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551章 朕安
    “朕安,天下亦安,黔首安乎?”

    即墨乡校,黑夫手持简陋的铜皮喇叭,将这句秦始皇的口谕重复了三遍。

    整个市肆,忽然间便静了下来,富户、商贾、轻侠、黔首,所有人都面面相觑,脸上的神情,别提多精彩了。

    黑夫见此情形,嘴角露出了一丝笑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和普通人不同,在黑夫视角,这事情的经过,更加惊心动魄些……

    自从秦始皇离开胶东,前往琅琊、东海巡视后,黑夫便沉浸在赶土豪分田地的繁忙工作,和造船募兵事宜上。

    当三月初,秦始皇在琅琊郡莒县以南山道遇刺一事传来时,吓了他一大跳!

    黑夫第一反应就是【秦吏】:“张良,博浪沙,误中副车?”

    这点知识黑夫还是【秦吏】有的,他早在咸阳时,就曾旁敲侧击地向张苍打听过,博浪沙在哪,结果你猜怎样?博浪沙,就在张苍的家乡阳武县!

    黑夫还顺便打听过韩人张良,最后是【秦吏】无果而终,这个人只知道是【秦吏】韩相张氏长子,秦始皇二十一年,也就是【秦吏】黑夫穿越的第二年,新郑之乱后就不知所踪,更无从找起,因为这十一年间,天下再也没有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黑夫非但没有放心,反而更加警惕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【秦吏】张子房,这样的人,才是【秦吏】懂得自保和待时而动的危险分子啊!”

    最糟糕的是【秦吏】,你知道他会发难,却不知是【秦吏】何时何地发难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历史发生巨大变动,秦始皇因黑夫西拓之建言,先对匈奴动手,暂缓了东巡,等他这次上路时,也压根没过阳武县,而是【秦吏】走了陈留、定陶一线,从亢父之险进入薛郡。

    后面的泰山、临淄之行,黑夫在旁追随,抵达胶东后,一切沿途戒备疏导又是【秦吏】他亲自操办,都十分妥当,没有出事——一旦出事,不管皇帝有事没事,身为郡守,一个失职是【秦吏】跑不了的。

    总之,送秦始皇出胶东时,黑夫长舒了一口气,本以为博浪沙是【秦吏】彻底没了,却不曾料到,居然在莒南出了事。虽然猜测或是【秦吏】张良迟到的刺杀,但传来的消息模棱两可。秦始皇是【秦吏】极其谨慎的人,他的生死,只有身边人才知道,对郡守们,只是【秦吏】传来诏令,要求他们大索天下,稽查可疑人士,掘地三尺,也要把刺客找出来!

    黑夫一一照办,但仔细琢磨此事,却不由得脊背发凉。

    历史上,秦始皇死后,其死讯被李斯赵高掩盖,秘不发丧,一切照旧,反正皇帝平日里也神神秘秘,不喜欢轻易暴露行踪,让外人见到,按照比较传奇的说法,还用几车鲍鱼来掩盖越来越浓烈的尸臭……

    黑夫当然会怀疑,这次御驾行宫方面,对皇帝情况语焉不详,是【秦吏】否是【秦吏】历史提前上演?

    秦始皇如果现在死了,而且还是【秦吏】遇刺而亡的,会怎样?

    黑夫一贯脑洞极大,便悄摸摸琢磨开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夫首先想到的便是【秦吏】:“赵高会不会像历史上那样搞事?”

    仔细推敲后,黑夫乐观地发现,秦始皇若有不测,赵高作为御者,也有推卸不了的责任。老丈人叶腾是【秦吏】知道黑夫与赵高有矛盾的,身为廷尉,当场拿了赵高下狱也不是【秦吏】不可能。再说了,往好处想,或许那一椎砸死的是【秦吏】赵高呢?那就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而秦始皇帝若死,有两种可能,一是【秦吏】留了遗诏,二是【秦吏】没留遗诏。

    若是【秦吏】留诏,只可能是【秦吏】公子扶苏,因为公子胡亥还小,十三四岁年纪,国赖长君,皇帝哪怕不喜欢扶苏,也不会选择一位幼主登位。

    子婴虽然跟在皇帝身边,但他不过是【秦吏】区区五大夫,还是【秦吏】叛国者长安君之子,也没有任何资格继位。

    若是【秦吏】无诏,秦始皇又无太子,就要从诸子里挑选。

    可能是【秦吏】李斯、王贲、叶腾这三位大佬商议拍板,按照传统宗法制度,有嫡立嫡,无嫡立长,在没有其余人选的情况下,扶苏一样是【秦吏】第一继承人。

    而且别忘了,这会扶苏不在他处,而在咸阳!且与蒙恬兄弟十分相善。

    蒙恬、李信镇守西北,有大军十数万,得知消息后,回关中镇守易如反掌。李斯一文臣,就算他儿子李由扼守三川,面对根本拦不住的蒙恬,也不敢在帝位继承上胡来啊。

    所以黑夫设身处地,为李斯考虑,他的最优选择,便是【秦吏】定扶苏继位,以拥立之功,换取继续当丞相。最多拉上王贲,让王贲做太尉,李王合作,瓜分朝局,孤立廷尉叶腾。

    “所以单论对中央的影响而言,秦始皇帝此时逝去,也许还一定是【秦吏】坏事,时间点正好,政权会平稳过渡。”

    但这种局面,至多维持到天下大乱。

    没错,天下大乱!

    和自然死亡不同,秦始皇若死于一场刺杀,这仿佛是【秦吏】一个讯号,一个鼓动六国遗民起来造反的信号!

    小蝴蝶翅膀扇起的风,已经极大影响了时代,许多地方都与原先不同了。

    其他地方不说,就谈齐地,因为黑夫来胶东做郡守的缘故,形势迥然大变!

    齐地虽然暗流涌动,但秦吏不动诸田,诸田也不反秦朝,就这样高度自治地挨到秦末,然而,黑夫却搅乱了这潭深水。

    他夷灭了夜邑田氏,迁走胶东诸田一共八家,这种暴力强拆的做派,显然是【秦吏】在秦吏和诸田之间,勉强维持的关系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平衡已被打破,齐地的形势很不稳定,秦始皇在,无人敢造次,只能老老实实等着发落。但始皇若出事,七十二城里,只要有那么一两个有骨气,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诸田,乘着秦始皇死讯举事,或许还真能闹出点阵仗来!

    胶东是【秦吏】没诸田了,可它的外面,还被琅琊、临淄、济北包围着呢。

    若只是【秦吏】齐地闹事,一切还好说,若是【秦吏】关东皆反,黑夫就惨了。

    他可没自信,靠着千把秦地兵卒,几千忠心堪忧的本土郡兵,还有新近收服的,随时可能见风使舵的万余户闾左,便戡平暴动,能守住胶东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若朝廷发兵不及时,或战事不利,让整个关东都反了,黑夫被齐楚豪侠团团包围,困在胶东这个极东的旮旯角,最后逼得他东渡朝鲜,也不是【秦吏】不可能……

    啧,那样的话,他就真成穿越者之耻了。

    虽然长远看,黑夫有自信打回来,但这个过程还是【秦吏】有点尴尬。等大乱平定后,朝中局势已定,黑夫很难再分一杯羹,他想成为帝国实际的掌舵人,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“幸好我早早搞定了刘季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不由吐槽,位面之子在他爪下,随时可以按死,危局之下,没有比这更安心的事了。

    至于以秦吏身份投反秦阵营?那啥,手上沾了无数仁人志士鲜血的冈村宁次忽然跳反投共,你信么?项家、张耳、诸田,黑夫的仇家还真不少呢。

    再者,以秦之强,只要中央不乱,反秦群雄很难赢,更别说历史被黑夫搅得一团乱,刘季这个主力都跪了,项羽现在还是【秦吏】未成年吧?而且还与其叔父项梁一块,被迁到关中待着,住在栎阳城,黑夫也派人留意着。

    他显然不知道,那个被项梁带在身边的少年,其实是【秦吏】冒名顶替项羽的项庄……

    总之,琢磨之后,黑夫发现,若皇帝此时崩逝,于他而言,是【秦吏】很不利的。

    “我这些年的暗中布局,会被全部打乱,苦心经营的东西,反给他人做了嫁衣,甚至连方兴未艾的胶东新政,也要半途而废……”

    若天下即刻大乱,什么格物,什么学以致用,什么白菜萝卜,统统都要放一边,先打吧!打个天昏地暗再说!只希望能速战速决!让华夏少流点血,最后便宜了冒顿那匹野狼。

    历史将如同脱缰野马,不在黑夫掌握之中,等他再度持辔,或许二三十年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大势这种东西,一旦没把握住,要夺回来就很不容易,黑夫只能暗暗准备,同时立刻派亲信去东海郡查看情况,与叶腾取得联系。

    好在,黑夫的最坏打算没有出现,拖了几日后,更详细的消息传来,叶腾的消息!

    “陛下无恙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腾在信中讲述当日情形后,黑夫才知道,原来,那突如其来的铁椎虽然击中了皇帝乘坐的主车,但只砸到了车轮上,使马车翻倒,没有破窗而入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【秦吏】,那大铁椎,其实也就百十斤重,是【秦吏】人手抛出来的,又不是【秦吏】炮弹。但秦始皇的金根车有多大?两丈长,一丈宽!需要六匹马才能拉着前行,且是【秦吏】闭合的,皇帝坐在哪个位置?是【秦吏】前是【秦吏】后,外人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刺客必须在十数丈外的极限距离,猜测并准确命中皇帝安坐的位置,才能一击毙命,歪了一点都不行,难度是【秦吏】很高的。

    此外,还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。

    好消息是【秦吏】,赵高在这场事故中,似乎受了伤,废了一只手臂,据说是【秦吏】被惊马踩断了骨头。

    坏消息则是【秦吏】,正是【秦吏】多亏了赵高高超的驾驶技术,堪堪让马车来了个急转弯,才让本来会命中车顶的铁椎,最后只砸到了车轮,虽然马车侧翻,惊马奔走,但好歹没有让秦始皇重伤暴毙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赵高虽然废了一支胳膊,换来的,恐怕是【秦吏】加官进爵和皇帝的倍加信重……

    “赵高也开挂了么?”

    黑夫有些不爽,但心底里,却发现,自己竟为秦始皇的生还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位性格鲜明的千古一帝,他渴望长生不老,但凡人皆有一死,谁也逃不过这血肉诅咒,只是【秦吏】黑夫觉得,秦始皇帝,不该以这种窝囊的方式死去……

    至于秦始皇帝本人,可能受了惊吓和轻伤,并无大碍,唯一的问题是【秦吏】,他一贯行踪故作神秘,遇刺后更是【秦吏】倍加警惕。

    纵然露面,让东海郡人看到他无恙,因为地理消息隔绝,其他郡县也不可能有电视转播看到这一幕啊。于是【秦吏】,在有心人传播下,谣言自然便蜂起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黑夫依然没完全放心,直到秦始皇得知各地谣言四起,传了一道的口谕出来,不止是【秦吏】胶东,齐楚梁地的郡县守令,皆要在郡府县寺前击鼓,召集黔首,向他们宣读这句话:

    “朕安,天下亦安,黔首安乎?”

    这句口谕,很有秦始皇的风格:简短,不多添一字废话,却将意思说得明明白白!

    对官吏、黔首而言,这是【秦吏】皇帝在向他们报平安呢!

    而对那些别有用心者而言,这句话,却是【秦吏】秦始皇的轻蔑宣言,也是【秦吏】对谣言最响亮的回应:

    “刁民们,朕好着呢!”

    “朕的天下也无事,你们的一切谋划,都是【秦吏】白费功夫,老老实实吧,该干嘛,干嘛去!”

    眼看这句话将即墨乡校千万人震得鸦雀无声,黑夫不由感慨,也只有秦始皇帝本人,才有这样的能耐,喧嚣尘上的乱相,一句话就压下去!

    过了半响,众人才反应过来,那些已经做了官府良民,习惯了在秦始皇停留即墨的那段时间,冲皇帝车驾三呼万岁的闾左庸保们,纷纷开始为皇帝祈福,相互庆贺,即墨市井似乎又恢复了正常秩序。

    这一次,没有人再敢轻易传谣了。

    因为,秦始皇很可能真的还活着!还传出口谕,亲自告诉百姓,他好着呢!

    一时间,宵小噤口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总之,见此情形,黑夫感慨之余,不由得想起了一首诗。

    “小小寰球,有几个苍蝇碰壁。

    嗡嗡叫,几声凄厉,几声抽泣。

    蚂蚁缘槐夸大国,蚍蜉撼树谈何易!”

    后人有言: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!

    然而,秦始皇帝的生死举重,已不止是【秦吏】泰山,天平另一头称着的,俨然是【秦吏】半个天下!

    这或许,就是【秦吏】“伟大领袖”的分量吧,其生死,完全可以作为时代的分界点,仿佛日月交替。

    “夕阳余晖,尚且有霞光万丈。始皇既没,余威震于殊俗,何况他仍在呢?”

    一切谋算到此为止,但黑夫的目光,又投向了远方。

    “胶东的暗流,是【秦吏】被一句话镇住了,但其他地方呢?”

    他接下来要考虑的是【秦吏】,这场意外事件引发的后续影响,以及自己如何才能在余波中,赚取最大利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PS:第二章在下午,第三章在晚上,另外我求的不是【秦吏】月票,是【秦吏】活动点赞啊,任何章节末尾,人人可以免费点,今天24点就停了,到数额后月票红包翻倍,快去投快去投。
友情链接:完美世界  五行天  锦衣夜行  重活一次  明朝败家子  好名字  如意小郎君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五行天  寒门崛起  步步生莲  广东高考网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说说大全  明朝败家子  字幕库  穿越小说  武道孤圣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笔趣阁小说  大魏宫廷  飞剑问道  极品家丁  全职法师  超强吸妖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