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487章 句芒
    二月二,阳气回升,大地完全解冻,对长城内的冠带之国而言,意味着春耕开始。而位于胶东郡即墨城郊东门外的空地上,早已被围得人山人海,一场热闹的“鞭春牛”仪式正在此进行。

    此仪式的主角,是【秦吏】一头用黄土塑成,大小如真牛一般的春牛。这可是【秦吏】胶东陶匠花了半个月时间才做出来的,塑造得十分精致:老牛健壮,背上高高驼起,肩胛处肌肉鼓出,它正在俯首拉犁,牛尾轻摆,好似在驱赶蚊蝇,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而黑夫,就尴尬地站在牛屁股后面,手中拿着根五色丝缠成的彩杖。按照传统,郡主官要扮演主管草木生长的“句芒”,鞭打眼前的泥塑春牛。

    此乃中原古俗,据说是【秦吏】周公旦时开始的,出土牛以示农耕早晚,寓意迎春天,农事始,五谷丰。

    不过,南郡和关中是【秦吏】立春鞭牛,齐地却定在二月二,大概是【秦吏】因为这边近海,天气回暖更慢的缘故?

    不管如何,黑夫都尊重了当地的习俗,没有强行更改时间。他还换下了官服,身穿青衣、戴青帽,旁立青幡,穿戴上这身看上去有些可笑的青绿色衣冠,在数千人众目睽睽之下演场戏。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陈平劝他的,郡守要表示与民同辛劳,才能让他们少些敌意,若和之前那一任郡守般,一概不管此事,胶东人岂会将他当成父母官?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,在鼓乐响起后,黑夫便围着春牛转了一圈,抡起鞭子,一下下朝春牛脊背抽去。

    三鞭抽完了,之后的长史陈平、田啬夫、牛长等人依序上前,重复黑夫的动作,旁边还有两个老农,用胶东话高声吼着农歌……

    与官员们的重视相比,围观的百姓,尤其是【秦吏】城郊闻讯赶来的农夫们,却并不买帐,大多面色漠然。

    放十年前,胶东人每逢春耕,都会兴高采烈,因为闲了一个冬天,他们也该下地活动活动筋骨了。齐国税轻,众人也懒得好好劳作,随便粗耕一番,到了秋天收获,交了十一税,再将十分之一产出孝敬卿大夫。剩下的,就可以任由他们支配,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但等秦控制胶东后,胶东人就发现,自己不得不将大把时间放在田地里,必须精耕细作,才能产出更多粮食,这样被秦吏收走1.5石后,家里人才不至于饿肚子……

    耕作成了沉重的负担,谁还快乐得起来?昔日的农歌,也如鲠在喉,唱不出口!

    更有一个即墨田氏的门客混在人堆里,低声对旁边的人说道:“这郡守也是【秦吏】可笑,不管他怎么鞭春牛,如何说自己重视农事,官府收走的每亩一石半租子,能少半斗不成?”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啊,吾等辛苦大半年的收成,还不是【秦吏】入了秦吏的囊中!”众人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过去五年,重税厚敛的怨愤在农夫们心里积累,虽然日子没苦到不造反活不下的程度,却也让他们气喘吁吁。不满的情绪逐渐蔓延,竟导致黑夫他们鞭打完春牛,让人将春牛的泥块分给农夫时,竟无人伸手!

    要知道,胶东农夫认为“土牛之肉宜蚕,兼辟瘟疫”,抢到手一块,便可以当护身符使,意味着今年五谷丰登……

    黑夫却未发怒,而是【秦吏】上到城头,朝围观的数千百姓一作揖,说道:

    “我本布衣,躬耕于南郡,后以功爵得为卿士,位列朝堂。陛下令我为胶东郡守,希望我能造福一方百姓,使黔首是【秦吏】富。”

    因为秦言、秦字成绩出众,被黑夫指定为自己临时翻译的儒士莱生将黑夫的话转述了一遍后,顿时引发了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一个胆大的农夫在旁人的鼓动下,大声道:“郡守说笑了,官府收泰半租税,黔首何富之有?”

    此言引发了一阵附和,混在人群里的田角门客又低声道:

    “听说这郡守,每年禄米2000石呢!这要多少农夫彻夜劳作,才能供养起来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昨日发给那两个士子的赏金,也值好几百石米,这亦是【秦吏】几户人家的血汗!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黔首是【秦吏】穷,秦吏是【秦吏】富才对吧!”

    农夫们的嚷嚷,黑夫听在耳中,但他却阻止了兵曹恼羞成怒,想要派兵进入人群镇压的举动,那样只会适得其反,而是【秦吏】笑道:

    “二三子说得没错,在胶东,每亩产3石,却要收一石半的租子,的确是【秦吏】泰半之租。之所以会如此,因为官府并不知,胶东的亩产,居然如此之低!”

    有几个一言不发的老农,这时候也忍不住发了声:“三石还低?”

    秦称石,齐称釜,其实容量都相同,连亩制也是【秦吏】240步大亩,所以统一度量衡的政令在这里受到的抵制,比书同文小多了。只需要将民间一直难以消除的”豆、区、釜、钟“等旧量换成秦的名词,再取消小斗大斗的区别即可。

    在胶东农夫们看来,自己种的地,出产还是【秦吏】不错的,毕竟时人有言:海岱惟青州,厥田惟上下,厥赋中上……

    放在整个天下,虽不敢说最好,但也是【秦吏】中上好吧!

    “那是【秦吏】从前,现在却大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在黑夫的示意下,奉命负责春耕事宜的陈平笑呵呵地站了出来,告诉了城门边的农夫们一个惊人的事实:

    “关中好的田地,一亩能产六石四斗,普通点的,也能产4石、5石!”

    “若六石收一石半,还算泰半之租么?”

    农夫们面面相觑,过了一会,才有机灵点的人算出结果,和田齐时胶东人要缴纳的实际租赋十分之二相比,好像还真的差不了多少!

    陈平乘机兜售道:“只要胶东能效仿关中,广修水渠,二三子再听田官之命,用新的粪肥之法耕作,虽不能马上到亩产六石,但亦有望产3石半,甚至4石!而田租,仍是【秦吏】一石半不变,所剩粮食,归各户所有!官府绝不多收半斗!”

    “因粪肥不足,此法只能给即墨周边,一百家农户使用,若谁愿试之,可到田吏初禀明!官府会派人教授,每月可来城中,免费挑粪肥!”

    黑夫倒是【秦吏】想立刻推广先进的农业技术,可惜即墨公厕才刚修起来,粪肥严重不足,胶东又不像南郡,土地大多掌握在豪长富户手中,官府没有大量公田,只能鼓励黔首做包产到户的第一批人。

    但此言一出,却无人响应,事关自家田地收成,黔首都迟疑了。

    “假的吧。”有人低声嘀咕。

    “过去五年,秦吏只管收租,不论旱涝,都要交一石五斗,何时管过吾等收成?”

    “然也,若此法无用,非但不能增产,反而减产怎么办?”

    此情此景,也在黑夫和陈平的预料中,官府前五年的施政太失败了,农夫的敌意和怀疑,不是【秦吏】几句话能消弭的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陈平向黑夫附耳几句,是【秦吏】时候请出今天真正的主角。

    黑夫颔首,使郡兵击鼓,咚咚鼓点制止了农夫们的议论吵闹,黑夫这才对所有人道:

    “方才本郡守穿青衣,戴青帽,竖青幡,扮演句芒鞭牛,但人人皆知,那是【秦吏】假的。然而今日,我却请来了这人世间,一位能使庄稼增产,货真价实的‘句芒’!”

    此言让农夫们都愣住了,在齐地的神话中,句芒是【秦吏】木神,主管树木庄稼的发芽生长,他也是【秦吏】春神,农作物的丰收减产,都是【秦吏】句芒说了算!

    众人都昂起头来,想知道这黑脸郡守在耍什么把戏!

    却见黑夫一比手,陈平搀扶着一位年迈的老翁出现在大家面前,身后还有几个身穿褐衣,神态拘谨的中年农夫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句芒鸟身人面,乃神人也,这老翁,就是【秦吏】所谓的句芒?郡守这是【秦吏】在欺骗吾等黔首么?”

    隐藏在人群中的田氏门客开始起哄,引发不少赞同。但随即,他们就被那老翁的身份震得无话可说!

    黑夫亲自扶老翁到城墙边,大声介绍道:“这位长者,是【秦吏】本吏特地从薛郡请来的农家首领,野老许胜!”

    “汝等觉得官府的话不可信,那农家的话,可信否?”
友情链接:全球高武  明朝败家子  字幕库  中华康网  努努书坊  圣龙图腾  笔下文学  大争之世  锦衣夜行  极限保卫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秦吏  电视指南  情话网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开天录  铸天之景  男性健康  汉乡  全球灵潮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飞剑问道  北宋大表哥  寒门崛起  励志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