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446章 撼山
    “低头!”

    随着屯长的一阵喝令,民夫灌婴仓皇扑倒在地,随后,一阵密集的叮叮当当便响了起来,那是【秦吏】箭雨落到武刚车大橹上的声音。大多数都被挡了下来,只有少数越过车垒,稀稀疏疏划落,或被迅速举起的秦卒盾牌挡下,或扎到他们的厚甲上,只破了层皮。

    但穿梭在前后阵线,运送物资的民夫就倒霉了,他们无甲无胄,灌婴前方那人,大腿上就挨了一箭,眼看血流不止,便哇哇大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叫!”

    押送他们的小屯长骂骂咧咧,那人却未停止,叫得更加厉害了,结果是【秦吏】被一剑割了喉咙……

    “阵前呼号,乱军心者诛!”

    小屯长狠狠瞪着面前这群山东民夫,对几个吓得想掉头逃跑的人道:“不听号令,胡乱奔走,乱我阵脚者,死!”

    众人立刻战战兢兢,一动不敢动,小屯长对被割了喉咙的民夫唾了一口,让灌婴他们回后阵时顺便抬走,又令道:

    “将掉落的箭矢捡起来,速速送过去!”

    灌婴默然无言,低头拾着方才扑倒时洒落的箭枝。

    他本是【秦吏】砀郡睢阳的贩缯小商人,每日推着小车往来家中与集市间,日子虽然紧巴,但也凑合。

    只是【秦吏】秦灭魏后,商贾的日子便不好过了,不但市税增加了许多,地位也越发低劣,每逢徭役,便要被优先征召。

    这次朝廷大征兵,睢阳城要出一千丁夫,到咸阳服一年的戍役,灌婴便不幸被里长点中,千里迢迢西至关中,在郑县集合时,又被分配到北地郡。

    在他的认知里,北地郡本已是【秦吏】天地的尽头,谁想,入夏之后,他们还被驱赶着,同关中秦军一起开赴要遥远的塞外,到了水苦风干的塞北。

    北地郡军万五千民夫,半数留在花马池,剩下的大部分人也安置在贺兰山,唯独灌婴他们这两千人倒霉,被要求随军进发,在作战时干些搬运箭矢,撒铁、木蒺藜,推攮武钢车的活……

    那位扶苏公子心善,待民夫不错是【秦吏】真的,但秦军阵前律令极其严苛,也是【秦吏】真的,一点小事,便是【秦吏】斩首以儆效尤。

    各军阵之间自有空隙,但那是【秦吏】留给预备队和传令兵走的,民夫只能沿着边缘前行,随时准备让道。

    又一阵箭雨落下,众人又低头躲了一阵,这次有人被射穿了手掌,也不敢高喊了。

    匈奴人的箭矢以骨、石居多,只要不中要害,死不了,有时候甚至有人会故意挨上一箭。若不乱叫,还能被送去后阵,虽然暂时不会有医者来救治,起码也能暂时远离这危险的前阵。

    灌婴的想法,却不大一样,他虽是【秦吏】小贩,胆子却大,在这纷乱嘈杂的战场上,在搬运箭矢之时,还有兴致观看,秦卒是【秦吏】如何作战御敌的。

    秦卒躲在名为“武钢车”的战车后面,此车两两相扣,前有一人高的橹盾挡住匈奴箭矢,但秦军的材官弩兵,却能在辆车空隙瞄准施射,将驰骋而来的匈奴人射得人仰马翻……

    即便匈奴人侥幸躲过了连续不断发矢的弩箭,赶到近处,面对武钢车前方长达八尺的长矛,他们的马儿也不能一跃而过,反而会畏惧地后退。

    可惜,武钢车只有八百辆,无法将长达五里的阵线完全遮蔽,在没有武钢车的地方,就要靠秦卒的血肉之躯了,灌婴看到,一队队手持夷矛的秦卒随时待命,若有匈奴人突破了鹿角车垒,便齐齐走过去,把长达2丈4尺的夷矛方斜,阻止匈奴骑兵前进。

    战斗已经持续了两刻,匈奴人虽然人数较多,但因为秦军位于两河夹角内御敌,匈奴人只能从正面进攻,几度奔袭驰射,却都不能攻破秦阵,反倒是【秦吏】自己死伤更多。

    又一次匈奴人的进攻被打退,灌婴正看得入神,小屯长的声音却在耳边炸响:

    “贩缯的,别看了,快些回去,这次要送些铁蒺藜来!”

    “唯。”

    灌婴连忙同民夫们又跑了一趟,每个人都扛着一筐铁、木蒺藜,这东西四面有刺,尖锐无比,灌婴有次不小心,还被其扎破了手指。

    此物也是【秦吏】对付骑兵的利器,但时间仓促,秦军未能将所有携带的都撒到阵前。

    但他们却有别的方法补上。

    一路上分别装在几十辆车上,由牛马拉拽,灌婴这些民夫推攮的那堆笨重器械,到了现场被工匠组装起来后,总算看明白是【秦吏】什么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飞石。”

    灌婴暗暗嘟囔着,多年前,魏公子咎守睢阳时,睢阳人只要十五岁以上者,皆上城头抵御秦军,秦军则制高大的飞石,也就是【秦吏】投石机猛攻城墙,破了睢阳外门。

    眼前的投石机,比灌婴几年前在睢阳城头见到的攻城重器小了不少,射程只较弓箭远那么一点,只是【秦吏】被墨者加了轮子,更加灵活些。

    在秦兵的命令下,民夫将搬来的铁、木蒺藜放到投石车的木筐里,十数民夫同时拉动绳索,随着一阵吆喝,将重达数十斤的铁、木蒺藜投射出去……

    像是【秦吏】春耕时,农夫手中播撒出去的种子,密密麻麻的铁蒺藜飞了出去,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。

    它们抛的不算远,远者数十步,近者十余步,洋洋洒洒落到被践踏得一片狼藉的草地上。这一片原本是【秦吏】没有铁蒺藜的,是【秦吏】匈奴人集中兵力进攻的重点,但随后纷沓而至的匈奴人,却纷纷人仰马翻……

    靠了这种方式,没有武钢车的地方,匈奴人也没那么容易突破了。

    但在各部跑来跑去运送物资的灌婴也注意到,长达五里的整条阵线上,武钢车布置在左右和中央,有武钢车的地方,就不抛洒铁蒺藜……

    还不等他细想秦军统帅这么做的原因是【秦吏】什么,下一次运送箭矢到右阵时,灌婴便从武钢车之间的缝隙里注意到,在数里外,一支数量庞大的匈奴人,正渡过水流缓和的都思兔河。

    “胡人的援兵到了?”

    他不由心中一紧,虽然关东民夫不喜欢被秦人呼来喝去,但也知道,若此战秦军败,他们落到匈奴手里,纵然不死,只怕会沦为更惨的奴隶,抓去寒冷的地方放羊。

    好在,民夫们又一次折返至后阵时,灌婴看向浩浩汤汤的大河对岸,发现一支骑兵已出现在那儿,正在陆续渡过由一千民夫搭建好的浮桥。

    随着“李”字大旗踏上浮桥,随着走在最前的那位白马将军越来越近,守在东岸的秦卒,均高举兵器,发出了一阵欢呼!

    先是【秦吏】陇西话,后是【秦吏】北地话,最后是【秦吏】关中话,汇成了一片……

    “飞将军!”(见372章)

    他们在喊:“飞将军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若能破秦阵,定要将这些可恨的车全部烧光!”

    鹰旗之下,头曼单于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他算是【秦吏】明白秦人作战之法了,每逢遇到匈奴来攻,都是【秦吏】将车乘往外面一摆,再利用秦军的强弓劲弩守要害之处,使匈奴不能轻入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战法,匈奴基本上无计可施,相比于锋利的秦弩,他们即便驰骋到近处,面对武钢车和秦卒的夷矛阵,亦踌躇不敢前,抛射进去的箭矢,顶多杀伤一些没有防具的民夫、弓手,冲了数阵,秦人没有杀伤数百,自己却已损兵千余……

    匈奴贵族、万骑将门一筹莫展,头曼单于只能找来鞠武相询。

    “鞠太傅,你看该如何是【秦吏】好?”

    鞠武是【秦吏】反对头曼放弃攻打白羊山,转而来袭击这支秦军的,他原本的建议是【秦吏】,往白羊山下放一把火,将秦人防御用的车垒烧毁,再引发山林之火,如此秦兵可破!

    结果火还没点起来,昨日就下了一场小雨,虽然片刻就停了,但地面已湿,不仅将匈奴人点火的欲望浇灭,还让那些秦军得了雨水,又能撑上几天。

    面对眼前这些秦军车垒,鞠武也只有一个建议:“除了火攻,恐怕没有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但比不了白羊山时,匈奴难以突击靠近射箭,更别提从容放火了,且秦人阵线长达五里,左右皆是【秦吏】河流,扑灭小火很容易……

    “谁能知晓,秦人竟能处处都设车阵。”

    面对眼前这个很难啃动的王八壳子,头曼单于又急又气,他的耐心,已经在这些天里耗尽。

    匈奴人利则进,不利则退,眼下既然难以成功,最好的选择,就是【秦吏】迅速退走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头曼带大军袭击消灭了三千上郡车骑,白羊山之围,又射杀了两千秦兵,而己方只损失了一千不到。

    只可惜,那支来无影去无踪的秦军车骑,也袭击了他位于后方的畜群,杀败一千骑兵,屠一千牧民,又将牲畜或逐或掠。

    总的来算,匈奴已经小亏了,归去之后,肯定会有流言传播,说他头曼已老,丢失了牧场,已经不配再做大单于。

    但就在头曼单于心生退意,让匈奴人停止进攻,先撤回来之际,原本稳如磐石的秦军阵线,却开始自乱阵脚!

    一辆辆武刚车,在民夫的推动下,开始缓缓向前移动,其身后则是【秦吏】密密麻麻的戈矛……

    匈奴人有种错觉:他们猛攻许久,都未能撼动分寸的大山,如今像是【秦吏】活过来般,摇摇晃晃地,带着满山的戈矛丛林,朝自己压来!

    
友情链接:无敌超神奶爸  论文大全网  穿越小说  全球灵潮  落秋中文  第一星座网  调教大宋  毕业论文网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大魏宫廷  龙组兵王  寸芒  绝世邪神  美食供应商  战国赵为帝  九御神王  杀神白起  飞剑问道  民国谍影  逆剑狂神  笔趣阁  全职法师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中华养生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