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432章 公子扶苏
    “我徂东山,慆慆不归。我来自东,零雨其濛。我东曰归,我心西悲……”

    沟壑纵横的黄土地,公子扶苏立于塬上,腰间环佩叮当,他看着山隘间绵长近十里,肩挑手扛,面容苦闷的关东民夫,不由念出了这首《豳风.东山》来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漆县为南豳,北地郡为北豳,皆周之故土,周公旦率西人东征,西人徂于东山,怀念西土。而今东人西役,亦是【秦吏】同当年的周军一般,军旅辛劳,风餐露宿,睡在车舆边上,好似四月时暴晒在野的桑虫。”

    自小经历了母亲被冷落死去,母族的楚国外戚尽被打压驱逐,舅父昌平君甚至背弃秦国,最终惨死这些事情,使扶苏形成了容易悲天悯人的性格。

    此番他作为监军,押送万五千名民夫入北地,一路上,扶苏可算是【秦吏】见到了真正的役夫之苦。听着不同方言的抱怨,目观其痛楚,扶苏真正感受到了这场战争带给他们的烦恼。

    二月农忙大体结束后,民夫才从各郡召集,三月至关中集合,四月便要抵达边地。尽管扶苏忍不住向父皇进谏,说这实在太急,但在秦始皇眼中,只有即将到来的大战,只有那等待开拓的广袤疆土,对民夫的死活却并不在意,只当是【秦吏】必须的损耗。

    扶苏却暗自摇头,他不认为,人命可以像箭矢、牲畜那样,被简单地当成消耗品。

    眼看民夫终日顶着太阳赶路,许多人水土不服、疾病缠身,还未到萧关,就以每天数人的速度倒毙。扶苏难免忧虑,等打完这场仗,光是【秦吏】民夫,恐有十之一二,永远回不到东方吧?

    扶苏感慨之后,一旁立刻有人应和道:“公子能理解诗中征人之意,真乃仁君子也。”

    却是【秦吏】个宽袍大袖的中年人,腰间带一柄剑,虽然热得满头是【秦吏】汗,衣襟却仍闭合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他叫淳于越,是【秦吏】公子扶苏带在身边,以备咨询的博士儒生。

    另一侧亦有一人颔首道:“子墨子亦曾言,以其涂道之修远,粮食辍绝而不继,百姓死者,不可胜数也。与其居处之不安,食饭之不时,肌饱之不节,百姓之道疾病而死者,不可胜数。此墨者之所以非攻也。”

    却是【秦吏】黑夫多年前在阳城县有过一面之缘的墨者唐铎,他三年前还帮黑夫改良过造纸术,如今也成了扶苏的宾客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下方传来一阵喧闹,又有个民夫因劳累而晕倒在路上,这已是【秦吏】今天上路后第十个人了。

    但秦吏却不欲停歇,勒令围观的众人将其抬到道旁,泼点水,能弄醒就继续走,若救不活,便让他就此死去,随便刨个坑埋了吧!

    扶苏看不下去了,他下了高塬,对蛮横凶悍催促民夫行进的秦吏士卒下达了命令:

    “停下,将晕倒的人抬到阴凉处,让本公子的医者来看看!其余役夫,就地休憩!”

    “公子三思!”

    校尉闻讯赶来后,劝道:“此乃御中发征,诣于边外,不得因疲惫而停止不走,若倒下一人便停歇,恐无法按时抵达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这条律令。”

    公子扶苏却道:“乏弗行,当罚主事者二甲,请校尉让刀笔吏记下,二十九年巳月初三日,扶苏一意孤行,使民夫休憩,当罚二甲!”

    说着,便让侍从去取钱来。

    刀笔吏很尴尬,记也不是【秦吏】,不记也不是【秦吏】,既然监军公子都这么说了,校尉也无可奈何,只能道:

    “公子,陛下有令,五月便要开战,在此之前,若不能及时押送民夫至边塞,即便是【秦吏】公子,也难逃责罚,还望公子勿要让下吏太为难!”

    扶苏也肃然朝校尉作揖:“多谢校尉,扶苏自有计较,定能在四月十日前抵达义渠城,五月抵边,一天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下吏不敢。”

    看着公子眼中坚定的目光,校尉叹了口气,去安排众人停下喝水休息。

    长蛇停止了前进,当民夫们知道是【秦吏】公子开恩时,安排人给晕厥者治疗后,不由赞声四起,用不同地方的方言道:

    “公子贤明!”

    跟在扶苏身边的淳于越和唐铎见此情形,不由相视一笑,但随即又别过脸去。

    他们的学派,是【秦吏】斗了数百年的死对头,但奇异的是【秦吏】,儒者淳于越,秦墨唐铎,这二人竟不约而同地选择追随扶苏,同他一起来到边疆……

    墨者看中的,是【秦吏】公子扶苏从小简朴好仁,一直以来,都强谏反对秦始皇大修宫室,贸开边衅,本来对秦一统后,未能非攻兼爱感到失望的秦墨,在这位贤公子身上,似乎看到了希望!

    至于淳于越,他是【秦吏】一个复古者,秦始皇虽用儒生为博士,却不加重用,对他们的复古分封谏言,也嗤之以鼻。扶苏则不然,他从小被华阳祖太后豢养,学过诗书,对儒学有一定兴趣。

    眼看秦朝堂之上法家独大,短时间内,皇帝绝无改弦易辙的打算,二人便索性呆在了公子扶苏的身边,希望慢慢施加影响……

    二人各怀心思,这时候,扶苏也回到了自己的车驾处,让人打开地图,看看距离今夜要抵达的泥阳县弋居乡还有多远。

    “还有二十里,北地郡尉已在此乡等待……”

    他毕竟是【秦吏】帝国的长公子,与一般监军不同,黑夫少不得要放低姿态,来北地门户等候,但扶苏心善,不忍催促民夫疾行,预计前日至弋居,却一直耽搁到现在。

    扶苏看着坐在地上都要睡过去的民夫们,再瞧瞧将黑的天色,皱眉道:“恐怕明日方能抵达。”

    他复又问墨者唐铎:“唐先生,你说在伐楚时曾与尉郡尉共事过,墨者程先生,更与往来莫逆,你觉得,这位北地尉,是【秦吏】怎样的人?”

    唐铎略一思量,说道:“臣依然记得,第一次与尉将军相见时的情形。当时我叔父唐夫子带我与程商登阳城,看昔日孟胜与一百八十名墨者为义赴死的地方,我和程商便起了争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,孟胜行的是【秦吏】墨者之义,多亏了此事,天下人才能信任墨者。程商则说,这不过是【秦吏】孟胜与阳城君的私谊,因为此事,墨家遂衰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尉将军只是【秦吏】一名小百将,他听罢后道,在阳城驻扎两月,孟胜之事,竟是【秦吏】第一次听说,本地百姓,已将墨者在此守城的事忘记了……反倒是【秦吏】一位世间鲜为人知的阳城邑宰,两百年前为百姓修了一条水渠,百姓念其德,为那邑宰修了祠,每年祭祀不绝。”(见172章)

    “他反问吾等,为何百姓能记得两百多年前的小邑宰,却忘了百多年前的墨家巨子?”

    唐铎至今依然记得黑夫微笑着说出的话。

    “他觉得,倒不是【秦吏】说孟胜之义,不及那邑宰,而是【秦吏】因为孟胜所行之义,不曾有惠及本地黎民,即便有一百多人赴死,震惊楚国,闻名天下,让诸侯为之扼腕,却不会给本地百姓留下太深印象,至多两三代人,就都忘了。反倒是【秦吏】邑宰之水渠,一直泽被百姓,只要水渠一日在用,便无人忘怀。”

    “泽被百姓,方为长久之义,能让百姓铭记之义……”

    扶苏颔首:“有道理,尉将军微末时,便出言不俗,难怪来关中后,常发惊人之言。”

    淳于越却冷笑道:“虽不俗,但这位尉将军,近年所行之事,却与其当日所说截然相反,岂不谬哉?”

    扶苏问:“如何相反?”

    淳于越道:“我对此人的印象,源于陛下令诸臣议分封、郡县之时。”

    和其他儒生一样,淳于越也是【秦吏】一个死硬的封建论者,极力想要秦朝恢复封建,让诸公子分镇四方,但秦始皇却决意废封建行郡县,让他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但比起同样支持郡县的法、墨来,他竟对持“郡国并行”的黑夫更加厌恶。

    “这是【秦吏】为何?尉君之议,不是【秦吏】儒家认同的中庸么?”

    扶苏不解其意,在他眼里,郡国并行,不失为一种好的折中。

    淳于越道:“为人处世能左右周旋,八面玲珑,上不违帝心,下不得罪群臣,不走极端,不出风头,所提之议折中。其实这不是【秦吏】中庸,而是【秦吏】孔子所说的‘乡愿’!“

    “乡愿者,貌似谨厚,而实则流俗合污,没有道德的伪善之人!正因他是【秦吏】这样的人,才屡屡揣测上意,鼓动陛下开边西拓。”

    西拓的确是【秦吏】黑夫的倡议,山东儒生却对陌生的西北一点兴趣都没有,他们甚至觉得,是【秦吏】这项国策,耽误了他们鼓动秦始皇去祭拜泰山,纳入儒家的封禅体系。

    淳于越毫不留情地说道:“在我看来,这尉将军,怕是【秦吏】将当日之言忘得一干二净,其所行何利于民?不过是【秦吏】借为陛下开疆拓土之名,让自己加官进爵,增加富贵罢了!我承认他有些才干,但孔子曰,今有人不忠信重厚,而多知能,如此人者,譬犹豺狼与,不可以身近也!公子切要小心!”

    唐铎的师兄程商与黑夫关系不错,对黑夫观感挺好,便反驳道:

    “淳于先生此言差矣,尉将军做郎卫时,便建言内史修磨坊,广种宿麦,以解关东迁民之饥。为少府丞时,督造纸张,麻纸皮纸已风行天下,非但官府文书,连民间抄书也方便了不少。今为郡尉,又在边地养羊纺布,虽然现在只用于军中,但迟早会衣被北方,让百姓免受霜冻之苦,这难道不是【秦吏】大利于民的事?”

    淳于越却嗤之以鼻:“戎狄羊裘,坏我诸夏衣冠,岂是【秦吏】大利,实大害也!”

    唐铎火了,他们墨家是【秦吏】推广羊毛衣的支持者,便指着淳于越鼻子骂道:“腐儒!”

    淳于越则一挥袖:“愚墨!”

    二人虽共事扶苏,欣赏其为人仁善,礼贤奋士,但在分封、郡县等问题上,分歧亦极大,一言不合常相互争吵。

    “二位先生且住!”

    扶苏却制止了二人的日常,他看着远处,道路尽头,一面打着“尉”字旗号的车骑在慢慢靠近,所到之处,役夫戍卒均肃然起身。

    他道:“恐怕是【秦吏】尉将军等我不及,亲自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连忙闭了嘴,扶苏一丝不苟地整了整衣襟,眼看那车骑越来越近,暗道:“古人云,夫弓矢和调,而后求其中焉;人必忠信重厚,然后求其知能焉。”

    “夫取人之术也,观其言而察其行,夫言者所以抒其匈而发其情者也,能行之士,必能言之,是【秦吏】故先观其言而揆其行,夫以言揆其行,虽有奸轨之人,无以逃其情矣。”

    “北地郡尉究竟是【秦吏】心有大义之士,还是【秦吏】一个乡愿奸佞小人,我此番出塞监军,有的是【秦吏】机会一探究竟!”
友情链接:神道丹尊  寒门崛起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大王饶命  修真聊天群  社保查询网  逆天铁骑  蜡笔小说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玄界之门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就爱读小说  房贷计算器  首富杨飞  大宋男儿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最强逆袭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励志故事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中学生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