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371章 慷慨悲歌
    二十七年五月,秦始皇西巡陇西,亲至长城。而位于巨鹿郡的宋子县,正因为一件事,闹得满城轰动……

    “店家,且再与我说说那乐师之事。”

    宋子城中,商贾打扮的布衣男子将三枚半两钱放在案上,两指压住,轻轻划到客舍仆役面前。

    仆役接过塞进袖中,露出了笑:“客欲知之,那小人便知无不言!”

    正午时分也没什么客人,仆役便坐到风尘仆仆的男子面前,说起了这件举县均知的奇事。

    “那位乐师,本是【秦吏】本县富户赵氏的庸保,去岁才来到宋子城,像我一样,受雇充任杂役,做些低贱劳累的活,每月挣点饭食而已。偶尔来一次客舍酒肆,也只要最劣的酒,喝下去后却高呼痛快!”

    “他在赵氏院中干活,那一日,正好赵氏丈人宴请宾客,令乐者在堂上击筑助兴。这庸保便在院中彷徨,干完活也迟迟不走,听着乐曲,还出言评论,说筑的声调有击得好的地方,也有没击好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筑,是【秦吏】燕赵之地很流行的乐器,状似琴而大,头安弦,以竹击之,不同于郑卫靡靡之音,有苍凉肃杀之美,素为丈夫所爱。

    布衣男子颔首:“那庸保,果然是【秦吏】一位懂乐曲的罢。”

    “然。”

    仆役道:“一起干活的庸保嫌他话多,便向主人告状,说此人做着贱活,却在私下点评乐曲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有心戏弄,便让他登堂击筑。所有人都以为此人会闹笑话,谁料他却娴熟拿起竹板,轻击筑弦。初听似乎杂乱,可听着听着,却发现竟是【秦吏】一首完整乐章,比堂上乐师们击的都要好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【秦吏】主人称善,赐他酒食,并让他勿要再做庸保,改当乐师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仆役有些口渴,布衣男子也大方地叫了一盏酒——关中、南郡的禁酒令没有在山东诸郡推行,各地的酒价未被刻意抬到极高的价格。

    不过,打酒的量器,用的已是【秦吏】关中发到各郡县的标准方升了。

    仆役谢过那布衣男子,继续道:“于是【秦吏】,庸保就成了乐师,赵氏丈人大宴宾客,让他登堂击筑。那庸保在沐浴更衣后,换上了一身上好的衣裳,还怀抱他自己藏了许久的筑。我听去做客的人说,那筑由上好桐木制成,琴弦为代北骏马最长的尾毛,栗壳色底间朱红漆,一看就价值不菲!”

    “而他的容貌,在洗去污迹,梳好头发后也大不相同,隐隐间,竟有种名士的风雅,举座主客见之皆惊,下席与抗礼,将他奉为上宾。”

    “当他击筑而歌时,声音悲亢而激越,我当时去送酒菜,在院中也听到了几声,小人虽不懂乐,却总觉得筑声入耳,莫名的悲从心来,等回过神,竟已感动得泪流满面,而当日的坐上宾客们,也无不流涕而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那以后,乐师就成了全县皆知的人物,各家富户轮番邀请他的去做客。”

    布衣男子沉吟起来,若是【秦吏】在关西,在三川、颍川,遇上这种一看就是【秦吏】隐匿真实身份的人物,各家富户恐怕会第一时间报官,查他的身份验传吧?

    但这里是【秦吏】燕赵之地,丈夫相聚游戏,慷慨悲歌,遇上对胃口的人,哪还管那么多?

    可秦吏迟早会注意到的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他抬头问仆役道:“今日那乐师又会去谁家击筑?我想去听听!”

    当半个时辰后,布衣男子站在那人家院墙外,听到若隐若现的熟悉筑声时,他已确定了神秘乐师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高渐离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嗟叹:“你不好好隐姓埋名,如此大张旗鼓,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朦胧,月光如水,乐师回到居所时,合上了门,还未放下手中的筑,听力极其敏感的他,便察觉到,屋内还有一人……

    “谁!?”

    他猛地转回头,抽出了一直藏在怀中的匕首,对准了黑乎乎的案几处,随时可以掷出去。

    “旧友来访,高兄便以利刃相迎么?”

    淡淡的声音响起,随即燧石火星闪过,一位三十上下,容貌英俊的男子出现在微弱的烛光中,笑吟吟地看着高渐离。

    往前走了数步,高渐离才看清了他的容貌,不由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“张子房,竟是【秦吏】你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坐于案前,多年未见的旧识,却只能用微弱的声音对话。

    高渐离和张良相识,是【秦吏】在前年,不愿降秦的燕国、三晋之士,集结于齐国阿、鄄之间的时候。

    本来众人皆欲协助齐国,与秦决死,但张良却当堂大笑,预言齐王肯定会不战而降。

    “二三子还是【秦吏】各自寻找出路去吧!”

    他指着艳阳高照的天空,悲哀地说道:“天,就要黑了,长夜漫漫,不知何时才能复明!”

    众人都痛骂他长秦军士气,灭自己威风,但高渐离却注意到了张良,与之结交,发觉此人聪明绝顶,相谈恨晚。

    “若张子房早生十年,得以执掌韩国权柄,韩或不至于骤亡……”他给了张良极高的评价。

    “而荆轲,也不必入秦不返了。”

    每每想到被戮于秦宫的好友荆轲,高渐离依然充满了遗憾。

    没过几天,便传来了齐王建要入朝于秦的消息,阿、鄄之间的诸侯遗老遗少们大哀,只能作鸟兽散,二人也就此作别,张良东去海滨,而高渐离则隐匿姓名,流落到了巨鹿郡宋子县落脚。

    “一年未见,子房可黑了不少,当年那位面如冠玉的韩国君子哪去了?”

    好似脱了层皮的张良笑道:“海滨太阳酷烈,晒成了这般模样,不过也好,哪有终日奔波劳碌的小商贾会有一身白嫩面皮?”

    他现在为自己编造的身份是【秦吏】行商,张氏有不少门生故吏已进入了秦的体制内做吏,给他弄一套验传,是【秦吏】很容易的事,所以张良才能行走无阻。

    张良开始说起这一年多时间,自己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“孔子曾言,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。如今诸侯皆为秦所灭,王道崩坏,霸道横行,天下已无我辈容身之处。我便乘着船舶出海,去到东夷濊国沧海君处呆了半载,寻觅能助我刺杀秦王的勇士,终于找到后,这才从燕地回到中原。途径曲阳县时,便听到了宋子县神秘乐师的传闻,猜到可能是【秦吏】你,便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高渐离所有所思:“子房还是【秦吏】觉得,刺秦乃是【秦吏】灭秦复国的唯一良方?”

    “并非良方,却是【秦吏】唯一的出路。”

    张良笃定地说道:“秦王以一己之威压服九州,隳天下名城,杀六国豪杰,收兵聚之咸阳,铸以为金人十二,又迁十二万户入关,以弱山东之民,如今六国遗民敢怒不敢言,全然是【秦吏】因为秦王尚在。但若秦王死了,国中未立太子,必然生乱,届时山东豪杰举事,则国仇可报,六国可复!”

    他已经看出来了,秦的权力,极于秦始皇一人,而秦国赖以强大的政策律令,在山东六国的土壤上水土不服,难以扎根,只要杀死秦始皇,山东必乱!

    张良沧海君处避难,同时也在暗访勇士,如今已寻到了合适人选,像侠累结交聂政一般结交他,如今,只需要等待秦始皇东巡……

    他化妆成商贾的目的,就是【秦吏】熟悉各地道路交通,寻找合适的地点!

    时间紧迫,张良也立刻指出了高渐离的目的:“高兄不隐匿姓名,好好藏身于市肆,却忽然恢复容貌衣冠,还以击筑闻名宋子,是【秦吏】心生死志了么?”

    秦始皇深恨太子丹、荆轲,一天下,称皇帝后,下令天下通缉太子丹门客,高渐离作为太子丹座上宾,又是【秦吏】荆轲好友,自然在通缉之列,他的人头值黄金五百斤!若能活捉,则可得千斤!

    但秦政在燕赵之地没有根基,无法做到像秦地那样严密细致的管控,若高渐离一直以庸保形象藏身,秦吏是【秦吏】没法找到他的。

    如今却不一样,官府迟早会注意到他,派令史来调查。

    “子房还是【秦吏】同过去一样聪慧啊……什么都瞒不住你。”高渐离摇头,道出了自己的苦处:

    “我藏不下去了!”

    他曾是【秦吏】闻名燕赵的乐师,用一双灵巧的手,演奏动听的曲目,乐器就像是【秦吏】他生命中的女人,筑是【秦吏】有些凶的正妻,琴瑟是【秦吏】温柔的小妾,笙箫是【秦吏】偶尔亲近的外妇……

    但他失去了一切,身份、姓名、优渥的生活、他人的赞赏崇敬,作为庸保,终日做着沉重的体力活,这都可以忍,但当有一天,他发现,自己长满老茧的手,已经对筑弦有些陌生时,他便再也无法忍耐了!

    高渐离的手抚过筑弦,露出了温和笑容:“我想击筑,我想弹琴,我想再奏一曲韶乐,引吭高歌,即便就这样死去,也好过庸庸碌碌,像行尸走肉一般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何必如此……”张良慨叹,却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他建议道:“秦吏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要来索拿高兄了,或明日,或后天。高兄,今夜就藏身在我拉货物的牛车上,离开宋子县罢!我可以送你去海滨,让你乘船出海,去箕子朝鲜,去沧海君处,高兄便能终日奏曲……”

    “奏什么曲,亡国之曲焉?”

    高渐离苦笑:“我不想去首阳山上,做伯夷叔齐……而子房想要效侠累聂政之事刺秦,我以为不易成功,而且太慢了。”

    “子房应当知道,秦王去年下令,六国故地,必一度量衡、钱币,车同轨,书同文字,一起都要同秦地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燕国的下一代士人,将不会再写传承了八百年燕字,也将再看不懂历代流传下来的典籍史册。”

    他抬起头时,眼中已满是【秦吏】泪水:“赵政怀贪鄙之心,虏使其民,他不止是【秦吏】要践踏召公的社稷,还要毁掉燕国的根基,打断燕人的脊梁骨!如此下去,不肖二十年,这世上,便再无燕人!”

    “故我不能再等了,荆轲已逝,太子丹已死,但高渐离,还在!我要让燕国,让天下人知道,燕国,还有人有着铮铮铁骨,百折不断!”

    “你是【秦吏】想故意引诱秦吏来捉拿。”张良立刻猜到了高渐离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让秦吏将你带到秦王面前,你想效仿专诸、要离之事,近身刺秦!?”

    高渐离颔首:“赵政狂妄自大,自以为是【秦吏】天下之主,他赏金千斤,要秦吏活捉我,恐是【秦吏】想将我当做一件炫耀功绩的物件,摆在咸阳宫里!”

    “只要到了那,便有办法!”

    “他会防备你。”张良不以为然:“你恐怕连见他一面都难。”

    高渐离却有自信:“秦地亦喜筑音,世人,没有谁听到我的奏乐,会无动于衷。更没有谁听过一遍后,不想听第二遍!只要我被带去咸阳,就一定有机可乘!”

    张良知道高渐离决心已定,只能叹息:“高兄以己为饵,视死如归,这份勇气,胜过张良远矣……”

    高渐离拱手:“子房大才,当留有用之身,我却除了击筑奏乐,便一无是【秦吏】处,所欲治世,尚可娱情,值此季世,无所用也。”

    张良默然良久,过了好一会,才端起案几上的盏。

    “良只能以水代酒,敬高兄!”

    他重重作揖:“良是【秦吏】个惜身之人,明日便要速离宋子,不能亲自为高兄送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高渐离却大笑道:“若我事不成,便只能指望子房了,更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他手中的竹片再度从筑上划过,仿佛真的在弹奏一般。

    “早在多年前,我已为荆轲,同时也为明日的自己,写好了一首送别之曲!”

    凌晨时分,张良逾墙而走时,便听到了高渐离的筑声。

    先是【秦吏】让人听之便心生悲愤的变徵之音,让张良几乎忍不住在墙下洒泪,接着是【秦吏】慷慨高亢的羽声:

    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宋子县秦吏果然派令史来调查高渐离身份,带到巨鹿郡去,有曾见过高渐离的人指认了他的身份,巨鹿郡守大喜,遂将高渐离收监,脖子上套着木钳,派人送去咸阳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远在千里之外的陇西郡狄道。在目送秦始皇车驾北上前往北地郡后,李信、黑夫亦带着千余人的队伍,出长城秦塞,深入边外氐羌之地……

    按照秦始皇的计划,白马与黑犬,将踏出西拓的第一步!

    
友情链接:全本小说网  星座网  银行信息港  三国高校传  明朝败家子  最强逆袭  娱乐大头条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极限保卫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五代梦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星座网  五行天  逆天铁骑  春野小神医  99养生网  明朝败家子  笔趣阁  民国谍影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锦衣夜行  tplink  大王饶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