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352章 推陈出新
    今日,秦始皇难得地放下了繁忙的工作,殿中堆积成小山的两三百斤竹简也撤下案几,挪到一边,裁剪整齐的浅黄色的麻纸取代了它们,整齐摆放在秦始皇御案上。

    皇帝拿起一张幅宽二尺二寸,长一尺的麻纸,果然如黑夫所言,轻盈如帛,但又比帛细密坚韧,因为是【秦吏】精挑细选的,所以看上去纸质匀净,触感平滑,边缘也裁得十分规整。

    再看另一张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篆字的纸,始皇帝看着字迹眼熟,便问道: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蒙恬的字?”

    少府少监蒙恬作揖道:“纸张初制,不知可否书写,诸君不敢贸然献上,便由臣来试笔……”

    毛笔肯定不是【秦吏】蒙恬发明的,数年前,黑夫在安陆县公堂上,看到小吏们人手一支笔时就知道了,此物出现的年代很早,孔夫子已经在“笔则笔,削则削”,到战国更加流行。各地称谓不同,秦地谓之笔,楚地谓之聿,江东谓之不律,燕赵谓之弗……

    不过,这些“毛笔”和后世区别还是【秦吏】很大的,毛笔头的毛被包在笔杆的外边,然后用漆牢固,与后来的毛笔刚好相反。

    前世今生,黑夫都拙于书法,字迹勉强能看而已,加上常年征战,也没想起来改造。

    等他来到咸阳时,才惊奇地发现,一种和后世颇似的新式毛笔,已经在宫廷官署里流行起来,以枯木为管,鹿毛为柱,羊毛为被,是【秦吏】谓“苍毫”!

    一问才知道,这笔又被称之为“蒙恬笔”,是【秦吏】蒙恬因伐楚战败被贬到上郡、雁门守边那几年制成的……

    所以蒙恬也只是【秦吏】改造了毛笔,后世以讹传讹,就变成了发明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蒙恬虽以武功闻名,但私底下,也是【秦吏】个喜欢舞文弄墨的,他也不推辞,当场就墨写了一份奏疏。”

    如此一来,便能证明,纸张的确能够着墨书写了。

    皇帝心中称善,就是【秦吏】这样一张轻若鸿毛,称量之后重不过十铢的薄纸,上面的书写内容,已经赶上一卷两斤重的竹简了……

    秦素来讲究“文书行政”,以纸张替换竹简能让秦吏的效率提高不少,就连秦始皇本人,每天捻着轻巧的纸质文书靠在榻上阅读,也比举着笨重的竹简轻松多了。随着天下一统,他每天要处理的政务也迅速增加,纵然皇帝勤政,但每天看着堆积如山的简书,案牍劳形,也实在是【秦吏】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作为一种书写载体,麻纸毫无疑问是【秦吏】合格的,唯一的问题,就是【秦吏】成本了。

    “造麻纸所费钱帛几何?”皇帝发问,黑夫便将张苍记录在纸上的账本献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禀陛下,吾等从少府及咸阳市肆里闾收破布、麻头,一石值120钱,算上车载之费、柴火、工序、人力,成本不过500钱。”

    “一石蔽布麻头可制幅宽二尺二寸,长一尺的麻纸千张!这亦是【秦吏】工坊每日的产量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【秦吏】说,一张麻纸的成本仅为半钱!

    “将作丞。”皇帝又呼了殿尾面色阴晴不定的少府将作丞。

    “一册能书三四百字的竹简,价几何?”

    将作丞本想看黑夫笑话,不料他真的化腐朽为神奇,用破布头烂边角做出能书写的纸来。

    若非蒙恬亲自巡视过每个工序,可以为黑夫作证,将作丞甚至怀疑,黑夫只是【秦吏】献上些较为细密的布……

    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,他只能老实地回答皇帝的问题:“因所用材质不同,竹册值两钱到三钱不等,柳木简牍则为一钱。”

    竹子本身不贵,但工序却很费时间,再加上牛皮韦带的价格,并没有想象中便宜。

    若是【秦吏】换成丝帛,幅宽二尺二寸,长四丈的一匹帛,价值500钱,裁至一尺长短,也价值10钱左右。

    一切都明朗了,同样的宽幅,书写同样多的字,一张麻纸的价格,竟是【秦吏】木简的二分之一,竹册的五分之一,素帛的二十分之一……纸张能取代竹简、帛书,不是【秦吏】没道理的。

    黑夫总算能松一口气,造纸的设想是【秦吏】他提出的不假,但在造纸过程中,他们每天都会遇到些麻烦。好在这项工艺并没有超出时代,所有工序都能用现成的办法解决,再说了,有程商等秦墨相助,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这时候,蒙恬却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:“今少府收咸阳蔽布、麻头数百石,日产麻纸千余张,可制一年,但一年之后,蔽布、麻头已尽,又为之奈何?”

    “少府少监之忧有理。”黑夫也不回避,接过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【秦吏】杞人忧天,黑夫前世曾听过一桩趣闻,说是【秦吏】造纸术经中东传入欧洲以后,欧洲人最初学到的只是【秦吏】用旧麻布造纸。

    单靠旧麻布做原料,便有些供不应求了,欧洲人几乎把所有能收集的旧布、碎片和破麻头儿都送进纸坊,以至于布料紧缺,发展到最后,英国政府竟颁布法令禁止用裹尸布包裹尸体埋葬,以节约布料。

    欧洲大陆各国之间也是【秦吏】开高价互抢破布,甚至出现破布走私,当时许多国家禁止个人收集“旧衣服、旧旗帜、破布和布料、皮毛和羊皮纸的碎料,及其他用于造纸的类似材料”,并严禁运出国外,违者处以重罚……

    黑夫不知此事是【秦吏】真是【秦吏】假,但单靠破布头来造纸肯定是【秦吏】不行的,咸阳城人口再多,真到了“朝衣鲜而暮衣弊”的程度,破布也有限。而且那些穷苦人家,破布循环利用,家里儿女轮着穿,纵然碎裂了,也能垫垫鞋底什么的。而穿衣大户豪奢之家,根本不在乎破布换的那点钱,随手就扔了。

    解决方法有二,其一是【秦吏】像后世那样,让里典强制征收破布,二是【秦吏】他早就在打算的,扩大原料来源……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黑夫便道:“陛下,造纸除了用蔽布、麻头外,也可用藤、桑、楮皮等,与麻纸工艺相同,九月底便能制出,成本或比麻纸更低……”

    将作丞恍然大悟,也明白黑夫上个月啥都没干,先跟少府苑丞要了许多楮木藤皮泡在镐池的原因了!

    此言也解了少府少监蒙恬的疑惑,他暗道黑夫此子能走一步看三步,着实厉害,点了点头,表示自己再无疑问。

    “黑夫请求制纸时,曾向朕允诺,说做出的东西定将物美而价廉。”

    秦始皇点着麻纸,欣慰地说道:“诚哉斯言!”

    他走到黑夫面前,勉励道:“从上月开始,朝野之中,多有人称卿为‘破布丞’,此乃偏僻小巷走出来的人少见多怪,学识浅陋的人中伤贤者,愚者之笑,智者哀焉,狂夫之乐,贤者丧焉!卿勿要管那些拘泥于世俗偏见的议论言词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信重。”黑夫作哽咽状下拜,一旁的少府将作丞等人则露出了羞愧之色,这绰号正是【秦吏】他们给黑夫取的,现在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秦始皇随即让蒙恬上前帮着磨墨,又让已经提拔为御史的程邈持蒙恬所造“苍毫”,在一张摊开的麻纸上,撰书写诏令。

    皇帝还特别嘱咐程邈:“用隶字,勿用篆书!”

    虽然这不符合前些日子定下的“诏令用篆”之法,但皇帝比法大,程邈只能颔首听命。

    秦始皇的确有他的用意。

    诗云: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,秦亦然!

    治世不一道,便国不法古,敢于进取,不断推陈出新,这便是【秦吏】秦日益强盛,并兼并天下,一海内的原因。

    秦始皇仿佛能看到,一封封用苍毫麻纸写就的隶字文书,不断在各郡县间传递,山东黔首们也要向秦吏学习篆书隶字,扔掉他们写满诗、书的竹笨重简,用崭新的纸张抄写秦律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【秦吏】他带给天下的新政新气象!

    “黑夫纸、蒙恬笔、程邈隶,新笔新纸新字,共为新政效力,倒是【秦吏】一桩佳话。有了这三物,书同天下文字,又能加快几分!”

    黑夫闻言,虽然暗道这纸名不太好听,以后或会被以讹传讹叫成“黑纸”,搞出“黑纸黑字”的奇怪成语出来,但皇帝金口玉言,他只能大呼:“谢陛下命名!”

    秦始皇复又踱步上殿,口述诏令道:“古人云,百工之事,或烁金以为刃,凝土以为器,作车以行陆,作舟行水,此皆贤者之所作也。天有时,地有气,材有美,工有巧,合此四者,然后可以为良。”

    “自古书契多编以竹简,其用素缣者谓之为帛书。帛贵而简重,并不便于人。今有假少府丞黑夫,承朕之意,虽初监百工之事,然有良匠之心,购麻头及敝布、鱼网以为纸,物美价廉,可代简、帛,广播天下。朕善其能,嘉其功,今赐黑夫宅邸一座,升爵为右庶长!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就爱读小说  战神狂飙  全职武神  中华康网  中华康网  减肥方法  回到地球当神棍  蜡笔小说  明末第一贼  全民领主  逆剑狂神  名人名言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经典语录  超级兵王  春野小神医  开天录  房贷计算器  吞噬星空  超强吸妖器  社保查询网  武道孤圣  神道丹尊  明朝败家子  赘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