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232章 团结大多数,打击一小撮
        “穷寇莫追。”

    听着身后传来的鸣金声,望着半里开外,那些退入山林中的巴人,黑夫纵然心有不甘,但也只能让草草武装起来,随他出城击敌的夷道青壮们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倒不是【秦吏】他们不想追,而是【秦吏】压根追不上。谁能想到,这些巴人赤着双脚,却疾步如飞,比脚踩鞋履的秦人跑的还快,城内车马不多,也无法组织骑从去前方滋扰拦截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部分人逃走。

    而且巴人打小就在山林中生活,熟悉地形,在沟壑灌木间穿行如履平地,一旦心贪追入,恐怕会反遭伏击,反而不美。

    回头看看追出来的路上,那些因为撤退不及,被杀死的百余具巴人尸体,还有夷道城下两百余尸骸,也勉强算场完胜吧,这两天的守城之战中,军民的伤亡也不过百余。

    黑夫让夷道的百将,县吏们组织青壮收拾战场,他则打马往城池方向赶去,那些郡守派来的援军,这时候才刚刚抵达城下呢。他们忙着来驰援,也顾不得隐匿行踪,在大江上展开的帆影,敌我皆可窥见,巴人三次攻城都未能得逞,又是【秦吏】几个部落联合起来的,顿时士气消散,撤的飞快……

    待黑夫来到跟前,那个穿着甲胄的援军军吏也亲自打马而出,朝他拱手道:“黑夫……不,现在应该叫左兵曹史了,不曾想能在此处相会!”

    “程县尉!”

    黑夫一瞧也乐了,这不就是【秦吏】攻楚之战时,曾经做过自己一段时间上司的程无忧么?他在回来后才知道,项城大败时,程无忧侥幸未死,带着残兵跟随蒙恬撤离,因为后来抵御楚军进攻时立了点小功,所以爵位未削,还被调去秭归做了县尉。

    在碰面后,程无忧望着伤痕累累的夷道城垣,以及不远处被焚毁后还冒着些许残烟的里闾村落,恨恨地说道:”不曾想,我才离开夷道半载,蛮夷竟敢如此嚣张!“

    没记错的话,程无忧就是【秦吏】夷道人,见到家乡被破坏成这样,自然会气愤难平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另一个将吏也过来与黑夫相见了,正是【秦吏】夷陵县尉,名为凌夔。

    黑夫粗略数了数他们带来的人马,却见有人数近千。

    “也只是【秦吏】夷陵和秭归两县的兵力。”

    程无忧告诉黑夫,四天前,郡守在派黑夫先来夷道的同时,也派人向邻近各县调兵。

    “本来是【秦吏】打算以四县之兵,一举平定夷道叛乱的,谁料潺陵那边又来告急,说楚军以近万人围攻潺陵!于是【秦吏】便让江陵及枝江等县所征兵卒改往潺陵。”

    “近万人!?”黑夫大惊,这人数,怕是【秦吏】整个楚国的江南长沙全部兵力都出动了,同时他也明白了,为何楚人要鼓动夷道巴人反叛,看来这边并非主攻方向,潺陵,那才是【秦吏】楚人真正想夺取的地方。

    潺陵便是【秦吏】后世的湖北公安县,北临长江,南通湘江,东接汉江,西通川蜀。荆楚地区最重要的三条水路把公安县夹在中间,可以直通七省,所以在后世,武汉是【秦吏】“九省通衢”,公安是【秦吏】“七省孔道”。

    如今也差不多,潺陵被视为江陵的门户,一旦潺陵失守,楚人将与江陵隔江相望,其船队可以沿着油江入大江,一直开到黑夫他们上巳节沐浴的水域边,让郡城随时处于其威胁之下。

    “那样的话,南郡的兵卒怕是【秦吏】没法派往淮北了,日常的备战生产也会大受影响。”黑夫如此想着,届时,恐怕连夷道也得放弃。

    不过那并不是【秦吏】他们现在要关心的事,眼下虽然夷道之围解除了,巴人部落亦出现了矛盾,各自散去,但只要带头起事的樊禽一日未死,巴人君长们仍受楚人挑拨,这场叛乱便仍未结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砍完人头回到城池中后,黑夫作为手持郡守虎符的左兵曹史,毫无疑问作为指挥官,程无忧、凌夔都要受其节制,这让程无忧心中感觉有点怪怪的,一年前还在自己麾下的小百将,如今怎么就位列自己之右了呢?

    当黑夫问接下来的平蛮之策时,程无忧先未回答,反倒是【秦吏】夷陵县尉凌夔急促地道:“巴人杀县长、县尉,焚毁了不少里闾,绝不可宽恕!既然夷道蛮夷叛服无常,不如乘此机会,扫其巢穴,将其彻底驱逐!永绝后患!“

    他在夷陵县做官时,面对当地少数巴人叛乱,就是【秦吏】这么干的,而且那样做的话,更容易混到功劳。

    结果这句话立刻引来了本地人程无忧的强烈反对:”凌县尉,夷道和夷陵虽只是【秦吏】一江相隔,但情况大为不同。夷陵经过楚国经营数百年,多为编户齐民,乡、里秩序井然,山间少数蛮夷反抗,直接剿灭就行了。“

    “夷道则不同,编户齐民不过数百户,可巴人部众却有一两万之多。且不说以吾等这点人手能否一举将其剿灭,就算将巴人临时驱逐了,彼辈视夷水为神水,视武落钟离山为神山,势必谋求重新夺回此地,那样的话,夷道就永无宁日了!甚至会引发秭归、巫县、巴郡等地的巴人不满!这是【秦吏】在将其往楚国那边推啊!”

    “按程县尉的意思,当抚不当剿?县长、县尉,还有数百人死伤就这么算了?”凌夔被当场反驳,有些挂不住面子。

    眼看他们都要打起来了,黑夫连忙制止了二人的争论:“巴人的恶行,当然不能不惩,但以目前的人手进入山林追剿,恐也不易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秦人、巴人各自的优劣。秦军的优势是【秦吏】守城和平原的列阵而战,进入山地林莽后,却将处于劣势,一个不小心,就会重蹈夷道的县长、县尉中伏覆灭的悲剧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外面的小吏入内,说巴忠求见。

    巴忠入内后,拜见了三人,献策道:

    “敢言于三位上吏,此番巴人叛乱,本就是【秦吏】楚国使者从中挑唆的结果,一心反秦者,唯樊禽一人,其余君长,多是【秦吏】受他胁迫。如今巴人攻城受挫,不少部落君长已然后悔,故才提前撤离。如今若是【秦吏】以大兵压境,不分良莠加以剿灭,反倒会让彼辈重新聚集在樊禽旗下,与官府对抗,那样的话,数百里夷水将永无宁日矣……”

    之前在城头上,巴忠看着那些撤退不及的巴人被黑夫率城内青壮追上杀死,心情颇为复杂。

    他是【秦吏】一个深受秦国文化影响的巴人”夏子“,在这场叛乱中,他处于一种很奇怪的立场。

    一方面,他能够理解夷道巴人叛秦的原因,血亲之仇大于天,秦国官府将樊犹处死,虽说是【秦吏】依法判决,但的确是【秦吏】莽撞了。

    但另一方面,作为寡妇清之子,巴忠的眼光高于一般的巴人,知道过去的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只有接受秦国官府统治,遵循秦律方能生存。他们家直接与咸阳有联络,知道秦国虽然一时受挫,但最终胜利的定然是【秦吏】秦非楚,这时候与之对抗,只会成为被巨轮碾碎的拦路石子。

    望着那些在楚人鼓动下来进攻夷道,结果死于沟壑荒野的巴人,巴忠无奈而又同情,他极力想要做些什么,让这场叛乱快些平息。

    于商,巴氏需要一个和平的环境,于情,巴忠亦不希望更多的巴人毫无意义地死去。

    听完巴忠的建议后,黑夫看向程无忧和凌夔:”两位县尉以为如何?“

    “这是【秦吏】稳当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程无忧颔首道:“我在夷道为吏多年,知道本地巴人诸部各有仇怨,几乎每一部之间,都有械斗厮杀,与其同所有部落为敌,不如派人游说,孤立樊禽部!”

    凌夔却道:“夷道县长、县尉已死于非命,还有谁敢去做使者?”

    巴忠再度向黑夫请命道:“忠愿意前往武落钟离山,去见诸部君长,游说彼辈重新归秦!”

    黑夫沉吟片刻后,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烦劳巴君再走一趟,定要向诸部说明形势,让其勿要再执迷不悟。”

    巴忠临走前,黑夫也对他道明了当初离开夷陵时,郡守叶腾交待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“告诉巴人诸部君长,郡守依然记得当年的盟誓,此番巴人叛乱,纯粹是【秦吏】受荆人挑唆所至,郡守亦知其不得已。故只诛首恶,不论从犯,若他们能杀楚国使者,并助官府攻灭樊禽部,则樊禽部众、地盘,可任其瓜分!”

    黑夫记得前世的一句话,团结大多数,打击一小撮,是【秦吏】斗争胜利的不二法门,如今便要活学活用了!
友情链接:励志名人名言  第一课件网  大族激光  励志故事  理财知识  首富杨飞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五行天  大族激光  男性健康  明朝败家子  笔趣阁小说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莽荒纪  铸天之景  娱乐大头条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全职武神  杀神白起  银行信息港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经典古诗词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励志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