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216章 明察秋毫
    叶腾依然记得,十多年前,自己升任韩国南阳郡守时,深感责任重大,曾去新郑拜访过韩非。

    “敢问公子,如何才能察奸?”

    考虑到鲁阳、叶县等地豪长甚多,小吏也喜欢蒙蔽主上,当时叶腾避席虚心求问。

    韩非是【秦吏】天下著名的法家学者,却是【秦吏】个结巴,他憋了半天,才憋出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察奸之所用……七……术也。”

    说完,韩非便将堆满案几的七卷竹简推给了叶腾,与韩非的口讷相反,竹简上是【秦吏】漂亮的韩字,七卷《内储说上》,洋洋洒洒近七千言,道尽了察奸所用七术、六微……

    那些竹简,是【秦吏】比黄金美玉还珍贵的礼物,是【秦吏】连秦王读了都会拍案叫绝的名篇。叶腾爱不释手,花了几天时间细细读了三遍,释卷后长叹,韩非公子明明比自己还略小几岁,可字里行间,却仿若阅尽了古今,看透了人心本质。

    越读,越是【秦吏】心惊,越读,越是【秦吏】心寒。人与人之间,果然只有利益可言么?君与臣之间,永远都是【秦吏】博弈,根本无法袒露心扉,来一出君臣际会么?

    那些书卷里,用很大篇幅论述了人主怎样才能看透臣下内心,有观听法、一听法、挟智法、倒言法、反察法等。

    但韩非又在书中说,想要灵活运用这七术,归根结底,还是【秦吏】要人主拥有一项能力,那就是【秦吏】明察秋毫。

    “人主必如离朱,能视于百步之外,见秋毫之末!”

    懂得为政方略的人,一定有远见且能明察秋毫,因为不明察就不能洞见隐蔽之事。

    讽刺的是【秦吏】,这些韩非赠卷最大的用处,却是【秦吏】让叶腾活学活用,做了人主不易察觉的“劫君之奸”。他顺利地蒙蔽了韩王,直到投降秦国前夕,韩王安还一直以为,叶腾是【秦吏】韩国的忠臣,准备殉国呢……

    降秦后,叶腾得以升任南郡郡守,继续以此术来御下,将那些瞧不起他是【秦吏】韩国降臣,刻意欺瞒的奸吏一个个揪出来处理掉。

    今天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出身卑微,面容黝黑,却在两年内忽然扶摇而上的年轻人,以叶腾在政坛摸爬滚打二十年的经验,一眼就能看出,他心里藏了许多事。

    只要将黑夫、橼和衷三人的籍贯摆在一起瞧上一眼,得知两年来农、工、医上的惊人创举,居然出自同一家的三人时,明眼人都会感到蹊跷。

    “安陆县令简直蠢如狗彘。”叶腾暗暗骂道,如此大的漏洞都未发现,大概是【秦吏】接二连三看到可作为政绩的东西,高兴过头了吧?

    叶腾可不蠢,他一眼就看出,黑夫,就是【秦吏】这几件事的始作俑者。

    对付这心存侥幸的年轻人,不必太复杂的法子,叶腾一上来,就直接揭穿了事实。

    要想尽办法提出令对方觉得不愉快的问题,使对方处于孤立状态,使他感觉到陷进危机之中了,同时观察其反应。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身为上位者的一大乐趣。

    当人处于危机状态中时,会呈现出赤裸裸的自我,掩饰外表的理智也会丧失,不知不觉地会吐露出真心话……

    这法子,十年来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巧合?还是【秦吏】另有缘由?黑夫,今日你最好实话实说!”

    二千石大吏,全郡生杀予夺均决于口,虽然叶腾看上去消瘦如刀,登时间却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眼看黑夫额头已经微微冒汗,谁料,这时候,外面却有一阵若隐若现的琴声传来,打破了这紧张的气氛。

    琴声不太熟练,像是【秦吏】一个初学者,在别人的指导下试弹,有些生涩,时不时还会走调。

    叶腾皱了皱眉,但随即又平息了怒气,嘴角露出了一丝笑,他也不急着听答案了,闭上眼睛,听琴不语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若隐若现的走调琴声,在黑夫耳中却如同天籁!因为这琴声救了他。

    面对叶腾的突袭式的质问,他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。不曾想,琴音响起后,叶腾的气势却弱了些,追问得没那么紧了。

    黑夫连忙利用这争分夺秒的机会,在脑中拼命思索该如何回答!

    没想到啊,当初自诩聪明,想钻秦律空子,带着亲戚一起富贵的行为,却成了眼下最大破绽。也对,一家三人之名,短时间内,分别通过三件不同的事传到郡守之耳,也难怪他怀疑。

    这时候该怎么办?叶腾何许人也,可不是【秦吏】平日里那句“家翁所教”的口头禅能敷衍过去的。

    随即想起之前在府邸外时,喜说叶腾已经向他问过自己的情况了,黑夫更是【秦吏】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想来叶腾已经对自己的底细了如指掌了,这种情况下,欺瞒敷衍,是【秦吏】最差劲的选择。

    仗着自己是【秦吏】李由亲信打死不承认?

    也没用,君不见叶腾谈及李由,如言邻家孩童。本该郡守郡尉商量的事,他自己就一言堂了,只在事后移书李由告知一声,可李由连抱怨都不敢说一句……

    感谢一路来和那两个小吏的闲聊,黑夫好歹了解了叶腾是【秦吏】个怎样的人:他是【秦吏】霸道独裁的郡守,是【秦吏】一天内处决四百名犯人的酷吏,也是【秦吏】明察秋毫的循吏。

    想法顺着他的性情做出回应,而不是【秦吏】盲目作死。

    黑夫暗道:“若他是【秦吏】想要李由难堪,追究我不直之罪,直接审于公堂不就完了?却特地让我来私宅,屏蔽左右密谈,这是【秦吏】不是【秦吏】意味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叶腾也不想将事做绝?”

    没错,并非每个秦吏都像喜那么铁面无私。

    随着那救命的琴音慢慢淡去,黑夫也想明白了,实话实说,是【秦吏】眼下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当然,是【秦吏】叶腾想听的“实话”。

    “下吏有罪!”

    黑夫像是【秦吏】一个被老师揭穿帮同学抄作业的学生般,诚惶诚恐地下拜认罪。

    叶腾缓缓睁开了眼:“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“不直之罪。以上种种,的确是【秦吏】黑夫想出来,又与伯兄、姊丈商量,再由他们做出的!”

    而后,黑夫就将这些发明的来源说了出来,他说自己心疼母亲、伯嫂舂米辛苦,看着家里打水用的桔槔突发奇想,便请姊丈做了踏碓。

    而后见到纪山铜官缺少劳力,碎矿缓慢,唯恐影响了冶铜效率和武库补充兵器的速度,于是【秦吏】又看着溪流江水,有了改踏碓为水碓的主意……

    堆肥沤肥,黑夫只说自己本就是【秦吏】农户子弟,成年前就终日与粪土屎尿打交道,是【秦吏】偶然一次发现的。

    至于裹伤之术,他则将锅推给了年少时的那次”奇遇“,说自己跌破腿后,遇上了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丈,受他救助所学,当初黑夫就是【秦吏】如此对陈无咎胡吹的。

    最后黑夫诚恳地说道:“黑夫虽然隐瞒了些事实,但若只是【秦吏】黑夫一人空想,既不能如姊丈一样,轻松做出复杂的器械,也无法如家兄一般,不避污秽,春夏秋冬无一日懈怠,尽心照料农田,证实堆肥沤肥的确能使粟稻增产!”

    “临溪羡鱼者无法得鱼,退而结网者,才是【秦吏】将鱼补上来的人!比起我,姊丈与家兄更应受赏得爵!故黑夫有罪,姊丈、伯兄却无罪!”

    黑夫一口气将这些事情都揽了下来,他还想着,若是【秦吏】叶腾不放过,继续追问,他就说,是【秦吏】十七岁的时候大病一场,突然开窍,然后看什么都通透了!

    怎么,我聪明也有错?

    岂料,叶腾却点了点头道:“你能说实话,这便够了。”

    黑夫正紧张地准备回答下一个质问,此刻只感觉一下扑了空……

    “此事我已知矣,你虽有不直之实,却无刻意欺瞒之心。虽然律令不允许官吏不务正业,但只是【秦吏】想想,提个建言也无过错。今后此事不必隐藏,可让所有人知晓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叶腾看着他,严肃地说道:“纵然是【秦吏】利国利民之举,但你在大王眼里,依然逃不过一个‘不直’的印象!梓材之木,也将变成大而无用的栎(lì)树了!”

    这便是【秦吏】叶腾今日非要问个清楚的原因。

    叶腾朝北方一拱手:“堆肥沤肥之法、水碓,都要送到咸阳给大王过目的,其功效足以震惊朝野,成为伐楚助力。但你试想一下,当汝家兄弟三人之名一齐呈于王前,我都能看出蹊跷来,何况大王?”

    叶腾最清楚不过了,秦王政,也是【秦吏】韩非之论的忠诚践行者。论对法、术、势的运用,古往今来没有哪个帝王能出其右。叶腾可不敢像糊弄韩王那样欺瞒秦王,韩国之奸邪降将,到了秦国,却只能做尽忠职守的良臣。

    再凶恶狡猾的狼,到了秦王脚边,就成了摇着尾巴的狗。

    若是【秦吏】不愿,就只能像昌平君那样造反了,不过在叶腾看来,那是【秦吏】死路一条,大势已定,昌平君已是【秦吏】楚国这座大坟冢里的枯骨了……

    大王生平最讨厌的,就是【秦吏】背叛,最敏感的,就是【秦吏】欺瞒!吕不韦、嫪毐、樊于期、长安君,想想那些背叛欺瞒大王的人下场如何吧。

    每天要检阅百余斤简牍的王,不会漏过任何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所以若不提前想好说辞,肯定会出事,难说连他这南郡守也要背个不察的罪名。

    这也是【秦吏】叶腾将安陆献上的“堆肥沤肥之法”压下,没敢立刻上呈咸阳的原因,他必须问个清楚,才能做下一步的决定。

    若方才黑夫胡吹一气,呵,虽不至于骤然刑杀,但此人这一生的仕途,也差不多到头了……

    眼下他实话实话,倒还值得救助。

    听到郡守提及秦王,黑夫也作恍然大悟状:“下吏多谢郡守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了?”叶腾露出了笑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哪还能不明白?黑夫只能道:“下吏铭记于心!此生不敢忘怀!”

    “那就下去罢,让你训练的医护急救之士,这件事务必做好!”

    不过几句话功夫,便能让前途光明的黑夫欠自己一个“救命之恩”,叶腾很满意,他现在虽然是【秦吏】小人物,但指不定哪天就用上了呢。

    既然目的已达到,他便拍了拍手,让外面的属吏进来,开始送客,临别前还不忘嘱咐几句。

    “你年纪轻轻,便已见闻于大王之耳,今后的路还长,切勿为了小利、小事耽误前程!当年韩非公子送我一句话,我今日转赠于你……”

    叶腾严肃地说道:“臣有大罪者,其行欺主也,其罪当死亡也!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电视指南  民国谍影  美食供应商  广东高考网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步步生莲  牧神记  中国会计网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广东高考网  南方财富网  全本书屋  漂亮女人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首富杨飞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据说娱乐网  逆剑狂神  房贷计算器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银行信息港  吞噬星空  民国谍影  星座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