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176章 冒险
    蒙恬还是【秦吏】说错了,当他接到消息时,李信已不在平舆,他带着三万关中精锐,缓缓离开了平舆,向东行去。

    平舆城头,被李信留下来镇守此地的都尉看着大军远行,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在这名都尉看来,李信能在一天时间内就攻破平舆,打的是【秦吏】一个出其不意。

    楚人的视线都放在鸿沟、颍水一线,放在被围攻的项城上,他们以为上蔡的秦军只是【秦吏】蒙恬率领的偏师,岂不知,在蒙恬偏将旗号下,却是【秦吏】秦军主帅李信。

    李信将来自内史、上郡、北地、陇西的五都尉统统集中在自己麾下,加上有秦墨和众工匠打造的攻城器械,不过两日,仅有两千守军的平舆便宣布告破。

    “此地北望宋、郑,南通淮、沔,倚荆楚之雄,走陈、许之道,田野平舒,乃襟要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可只要突破平舆,淮北便无险可守,这颍、汝之间,已是【秦吏】吾等驰骋无阻的疆场!”

    在平舆城头眺望远方后,李信扔下了这样一句话,便让这名都尉留守此地,他自己则再度励士出发,兵锋直指楚国腹地!

    在此之前,奉命留守平舆的都尉也曾面露忧虑,暗暗劝阻李信道:

    “将军破平舆实乃勇锐,也因为此城离上蔡不远,瞬息便至,让敌军猝不及防。但再往前,便是【秦吏】楚国内里腹地,将军携带三万大军,却无粮食后援,岂不是【秦吏】孤军深入?莫不如北上与蒙将军汇合,共同围攻项城,待项城攻下,再徐徐南下不迟……”

    李信却不以为然,他说道:“当年武安君伐楚,亦是【秦吏】引数万之众,深入号称持戟百万的五千里楚地。一路攻破城邑,折断桥梁,焚毁木船,断绝后路以使士卒专心作战,我今日当效仿之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粮秣?淮北素来富庶,楚人只来得及清空了边境粮仓,可内里的各乡邑,积粮必定不少,只要大军每人携带十天粮食,一路上掠于郊野,便可足军食!”

    他过去多在北方与燕、赵作战,出太原、云中,驰骋在华北平原,追敌于莽莽荒原,常凭借车骑立功,这次来到楚地,他的战争思维,仍然停留在北方。

    在李信看来,这颍汝之间一马平川,秦军的优势利于野战,在于平原上可以充分发挥的车骑,来自咸阳的戎车三百乘,上郡、北地、陇西三千精骑尽在手中,在这片土地上,他们是【秦吏】无敌的。

    拥有这样的优势,他应该横行楚境,一路寻找支援项城的楚军,并加以歼灭,而不是【秦吏】去城下空耗,让马儿养膘,让兵卒甲胄生虱。

    和老成稳重的王翦不同,李信是【秦吏】个敢于冒险的人,他也相信自己有能力将冒险变成奇迹!

    就让项燕在项城与打着李信旗号的蒙恬对峙着吧,在他困守死地的时候,打着蒙恬旗号的李信,已经要将楚国淮北之地击穿了!

    秦王政二十三年,正月(十月)初十,李信率军离开平舆。

    十月十三日清晨,经过数日行军,李信前锋已抵达平舆东面两百里外的寝丘……

    仿佛昊天也在暗助秦军,是【秦吏】日,一场大雾弥漫了整个寝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寝丘只是【秦吏】个小邑,墙高不过丈余,当年楚昭王曾封孙叔敖子于此,迄今为止,依然还有孙叔敖的后代,在这里做小封君。

    此地虽然城池不高,人口不多,却是【秦吏】从新蔡北上项城的必经之路,一支从新蔡出发的万余楚军正途径此地,驻扎在邑外,让寝公孙奉供给营地和食物。

    因为李信破平舆并向东进发的速度太快,这支几天前就从新蔡北上的部队并不知道,在自己的西边,借着浓浓的冬日晨雾,一支秦军车骑已经慢慢逼近……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呜!”

    寝公孙奉,作为孙叔敖的不知多少代玄孙,他们家族已经在这里繁衍了三百多年。直到这个清晨,本以为能够与楚同休的封君生活,却被外面震耳欲聋的号角金鼓声惊醒了!

    孙奉匆匆掀开被褥,扔下娇妻,从榻上爬起来,他跑出门外,上到城头,才发现外面新蔡楚军已经乱成一团,集合的鼓点响彻全邑。

    “出了何事?”孙奉拉住一个边跑边往带钩上挂剑的军吏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秦军!”军吏脸色苍白,与他那染成赤红的楚式甲胄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孙奉呆愣:“哪来的秦军?秦军不是【秦吏】在项城么?”

    项城离寝丘一百多里,所以他一直觉得自己是【秦吏】安全的。

    “有一支车骑已到两里外!定是【秦吏】乘着夜色浓雾逼近的。”

    军吏顾不得多说,匆匆跑开,去呼喊下属准备御敌,他只知道,秦军的车骑前锋已经近在咫尺,利用晨雾来到跟前,全军成战斗阵形,随时可能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孙奉有些失神地站在墙垣上,他看向城下,楚军营地里一片慌乱,兵卒们在黎明前的寒气里跌跌撞撞,有的人在忙着熄灭营火,几个光着膀子来不及穿衣服的武车士则在给戎车套上战马。

    他又朝远处眺望,视野之内,依然满是【秦吏】苍白的迷雾,什么都看不清楚,秦军在哪?

    “咚咚咚咚!”

    鼓点再度敲响,这一次更加急促,敏感的马儿仿佛感受到了浓雾对面的杀气,发出了嘶鸣,骖马与服马各跑一头,撇下战车,在营地里乱闯。车兵根本来不及出阵,只有徒卒手持戈矛,匆匆出营门迎敌……

    但还不等他们排好队列,便有疾驰而来的战车撕开了浓雾,突然出现在百步之内!

    百步距离,奔驰的战车瞬息便至,御者不断抽打马匹,车右手上尖锐的夷矛满是【秦吏】寒意。

    在这个距离,戎车是【秦吏】无可阻挡的,一下子就击溃了楚军徒卒单薄的防线……

    孙奉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数千匆匆出营的楚卒,在那三百戎车的冲击下彻底溃散,有如被铁锤敲打的陶罐,支离破碎,又被迅速逼近的秦国骑兵开弓射死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的,是【秦吏】从浓雾里漫山遍野地冒出来的秦军步卒,他们躲在盾牌和长矛构成的壁垒之后,整齐划一地迈步前进,将寝丘城下的楚国营垒彻底碾平……

    当太阳升起时,战斗已经接近尾声,楚军被打得狼狈溃散,到处都是【秦吏】追杀他们的秦人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寒意和恐惧潜进孙奉的皮肤之下,令他双手抽搐,几乎在城墙上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他只记得,在他双腿酸软倒下前,看到一面写着“蒙”字的虎熊大旗,缓缓向寝丘行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日后,十月十五,寝丘以东百五十里的颍水东岸,作为楚国第二道防线的钜阳城,接到了来自寝丘残兵的回报。

    “秦将蒙恬攻寝,大破我军!”

    随着溃兵和军情来到的,还有在颍水边饮马的秦军……
友情链接:极限保卫  超级兵王  花百科  超级兵王  大族激光  tplink  作文大全  太初  漂亮女人  寸芒  修真聊天群  中华康网  星座网  南方财富网  五代梦  落秋中文  全民领主  铸天之景  赘婿  全职法师  社保查询网  逆剑狂神  斗战狂潮  五行天  完美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