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127章 大好头颅,谁当斫之?
    救命如救火,片刻都容不得迟疑,情急之下,黑夫不得不亲自上阵,用前世在学校里学到,但已经忘得差不多的战场救护,对东门豹进行急救。

    血液是【秦吏】维持生命的重要物质,像东门豹这种身被数创的情况,血管破损,会导致急性出血,流血量很大。如不及时止血,往往会引起休克和心跳停止,最终造成死亡。

    现如今,东门豹已经休克晕死过去,不省人事,所以黑夫首先要做的,便是【秦吏】为他止血!

    众人纷纷过来,七手八脚地帮忙,卸去东门豹碍事的甲胄。黑夫发现,他的主要伤口是【秦吏】腿上被戈割开的那一处,伤到了动脉,血液不断浸出,好在,伤口处没有箭簇、木片等异物存留。

    黑夫手边有什么?碘酒?消毒水?统统没有。

    橡胶止血带?更不可能有,黑夫只能就地取材,让众人解下腰带,再用有些生疏的手法,为东门豹开始包扎。

    众人的腰带或是【秦吏】粗糙的布带子,或就是【秦吏】一根麻绳。在后世,用这些材料止血,仅限于在没有止血带的紧急情况时临时使用。因布料麻绳不同于橡胶,没有弹性,很难真正达到止血目的,如果捆扎过紧,甚至会造成肢体损伤,缺血坏死!

    但这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若能将血止住,一切都好说,先保住东门豹的命,让他活到军营里交给专业的金疮医就行。

    “绑止血带的部位要正确,下肢在大腿的中上部,要有衬垫,松紧适度……衬垫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喃喃念着这些忘得差不多的诀窍,他左看右看,众人的衣物都十分肮脏,沾满血污,唯一干净点的,便是【秦吏】那面被众人扯下箭楼的魏国旗帜,倒是【秦吏】十分崭新。

    黑夫眼前顿时一亮:“去,将魏人的旗拿过来!”

    清脆的撕帛声响起,帛绢做成的魏国绛色旗帜,上面有张牙舞爪的瑞兽图画,此刻却被撕成一块块,成了东门豹大腿中上段的衬垫。

    “包扎松紧要适宜,打结时要避开伤口和不宜压迫的部位……”

    随即,黑夫又用一根腰带在衬垫上加压,绕腿部一周,两端向前拉紧,打一个活结。

    “箭杆!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大喊,小陶立刻捡起一根地上的长箭矢,除去箭羽和簇头,递给了黑夫。

    黑夫将这根箭杆当做绞棒,插在带状的外圈内,提起胶棒绞紧,将绞紧后的棒的另一端,插入活结小圈内固定……

    至此,东门豹腿上的主要伤口,便处理完毕了。

    一气呵成做完这些后,眼看东门豹腿上的出血算是【秦吏】止住了,黑夫这才擦了擦额头的汗。还好,在这救命的关头,他居然将大部分战场急救的操作都记起来了,没有掉链子。

    随后,黑夫又把那面魏旗撕下来的帛条当成绷带,包扎东门豹其他大小不一的伤口。有的地方用三角巾包扎,有的地方用螺旋包扎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东门豹身上,便全是【秦吏】绛色的旗条,乍一看,仿佛是【秦吏】裹着旗帜的烈士遗体……

    “呸!”黑夫连忙将这晦气的想法赶走,他坚信,东门豹是【秦吏】个命硬的人,一定不会死。

    这时候,西城门已经被打开了,黑夫立刻喊季婴和几个人,扛着一块攻城时填沟壑用的门板,将东门豹小心翼翼地放在上面,匆匆往军营方向抬去。

    他们渐去渐远,但黑夫悬起来的心依然不能放下。

    包扎结束后,卜乘试过东门豹的脉搏的气息,虽然虚弱但还算平稳,总算是【秦吏】活下一条命来,但黑夫最担心的,还是【秦吏】后续的伤口感染。

    整个包扎过程,没有任何消毒处理,使用的包扎布料也没办法保证干净,所以接下来,东门豹的生死……

    “就只能看大司命、少司命收不收他了!”

    言罢,黑夫便转过头,不再考虑这件事,再回到城头时,见那面魏旗还剩下一些,便好人做到底,帮手掌被箭矢射穿的先登屯屯长也包扎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那屯长总算睁开了眼,看着手上打个个八字结的帛条,朝黑夫颔首致谢,眼中满是【秦吏】感激。

    “我叫槐木,与屯中众人,皆是【秦吏】南郡竟陵县人。”

    “竟陵与安陆不过两日路程,你我乃是【秦吏】乡党,举手之劳,不必言谢。”

    黑夫笑了笑,再回头时,发现不止是【秦吏】自己屯的卜乘、利咸、共敖、小陶等人,连先登屯剩下的那十余人,都在用敬佩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不知屯长竟会金疮医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夫也没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,索性故作神秘。接下来的一刻时间里,他又充当了医务兵的角色,为受伤不重的数人包扎了伤口。很遗憾,先登屯那几个断了手,胸腹中了剑的重伤者,早就在战斗结束前死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城西已经完全被秦人占领,大批秦卒一拥而入,多达数百人,开始朝城南等地进发,扫清城内负隅顽抗的残敌。

    军法官也登上了城头,开始清点攻城时的斩首数量。

    要知道,秦人上首功,为此“捐甲徒裎以趋敌,左擎人头,右挟生虏。”在六国人眼中是【秦吏】十分可怕的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作战过程中,秦卒并不会每杀一个人,就蹲下来割脑袋拴到腰带上。百余年来,秦军早已形成了一个规矩,斩首的事,要在战斗结束后再做,而且得在军法官眼皮底下进行,这样才不会因为兵卒们忙于争抢首级,导致战斗被逆转。

    “外黄城西,共斩敌首四十二级。”

    军法吏手持两块大木板,一块记录逃兵,是【秦吏】论罪用的。一块记录斩首数,是【秦吏】用来论功的。说起来,秦军登城的伤亡虽然比较大,但当场杀死的敌人却不多,这四十二级首级,还得由几个屯,按照攻城出力的多寡来瓜分。

    先登屯得十个首级,好让他们达到“盈论”,让战死的人都能有爵位,这个众人自然没有任何异议。

    黑夫所在的屯出力甚多,东门豹更是【秦吏】以一敌众,守住了城垛,于是【秦吏】他们屯便认领了12个首级。他们这个屯战死了五人,如今斩获数超过战损数,黑夫好歹是【秦吏】逃过被问责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蹶张材士、弓手的两个屯,各自认领5个首级,这是【秦吏】他们应得的,尤其是【秦吏】蹶张材士,射死的魏人可不止这个数。

    此外,填沟壑的屯,扛竹梯的屯,也各得了5级,他们在城下时,也有不小伤亡,总不能让他们因为没有斩获而受责罚吧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这种军法吏按照作战贡献,为各屯分配首级,比起谁先砍下脑袋谁得,更为公平。

    然而,如此分配下来,众人却没办法皆大欢喜。因为除了先登屯计算首级的方式特殊,从屯长到兵卒所有人都能升一级外,其他几个屯,都得按照军爵律来计算。

    “得三十三首以上,盈论,百将、屯长赐爵一级。”

    这么算起来,一百人要斩三十三首才算盈论,五十人,要斩首至少要达到一半,17颗首级才算做盈论。

    眼下,黑夫的屯却只分到了12个首级……

    这也就意味着,虽然手下的兵卒,譬如东门豹,可以通过斩首升爵。但作为屯长的黑夫,却没办法达成盈论,立下“集体功”。

    豁出去性命拼杀了这么久,黑夫自然不甘心一无所获,于是【秦吏】在短暂休整,让伤员留下后,黑夫又带着剩余的四十人,开始朝城内进发。

    他们必须追亡逐北,杀到斩首足够为止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秦军登上城头,外黄令张耳“抵抗一阵再跑”的打算也落空了,他不得不带着城内众人,往城北撤退,跟随他的除了县卒、门客外,还有不少城内丁壮,怕有千余人。

    那个当着黑夫面逃走的浓髯轻侠,此刻或许真的已经跑到张耳身边,跟着他一起离开了吧?很不幸,黑夫对张耳并不熟悉,只感觉自己前世听过名字,但却想不起此人事迹成就,大概只是【秦吏】个秦末楚汉的小名人吧。

    所以他更没法猜出,那个浓髯轻侠门客,竟是【秦吏】历史上的大汉高皇帝……

    考虑到攻城的人数较少,害怕城内的人一旦无路可逃,会作困兽之斗,于是【秦吏】杨熊也没有将城围死,而是【秦吏】围三阙一,这就使得张耳带着不少人从城北逃窜。

    但也有没跑掉的,一些轻侠被涌入城内的秦军困住,在发现自己难以逃脱后,便扔下了武器,准备投降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却惊讶的发现,那些杀红了眼的秦人一点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依然兴奋地冲上来,一矛戳死了游侠儿,然后在屯长的指派下,专门有人负责蹲下来割人头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【秦吏】由军功爵决定的秦军作战方式,就算战斗结束了,只要各个屯没有达到”盈论“,不管对方有没有投降打算,秦卒都会继续杀戮。

    对此,主将也乐见其成,不会制止。因为攻城战里,数万人的大军,要达到八千斩首,主将才能升级,数千人的攻城,则需要达到八百级,杨熊可在心里细细算着呢,等到斩首足够时,他才会让秦军封刀。

    城内剩下的轻侠丁壮发现投降依然必死,比起俘虏,秦人似乎对他们的大好头颅更感兴趣,于是【秦吏】便继续仓皇而逃,而在里巷中追杀他们的秦卒到处都是【秦吏】!

    此战之后,外黄轻侠、民夫的心里,对这热衷于砍人头的狂热秦军,只剩下一个评价。

    “真虎狼也!”

    黑夫他们的屯也在其中,没办法,为了剩下的那五颗首级,他们纵使已经疲惫,也得继续作战。

    在一个里巷中,黑夫和利咸追上了一个游侠儿,黑夫举起手弩射中了那人,利咸则过去将此人一剑刺死!

    “这下你也有斩首了。”黑夫对利咸笑了笑,让他砍断死人的颈项。

    “终于能升公士了。”

    利咸激动得都快哭出来了,黑夫有言在先,在屯的内部,首级的分配,以杀敌为准。比如东门豹,黑夫便为他算了两级,好让这家伙能一次性升两级,也算对得起他的死战。

    这时候,屯卒们也从各个里巷汇拢过来,将各自的斩首交上。不多时,四颗脑袋的头发扎到一起,摆在黑夫面前,看上去十分骇人。

    “屯长,只……只有四级。”

    小陶有些羞愧,虽然他们已经追杀残敌小半个时辰,但只得到了四个斩首,依然没办法达标,所以感觉很对不起屯长。

    不过黑夫也没有怪众人,整个外黄县,都已被秦军拿下,战斗接近尾声,敌人死的死,走的走,已经很难再有斩获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利咸却有了主意,他狠狠地盯着里闾旁边的一户人家,随即一脚踹开了门,却见里面有个头发花白的魏人老汉,还有一个十余岁的小少年,满眼惊恐地看向破门而入的秦人!

    “屯长,吾等莫不如……”利咸回过头,面露凶相!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黑夫当然知道利咸打算做什么,却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他。

    “可是【秦吏】屯长只差一个首级,便能盈论啊!”众人都开始劝黑夫,在经历一场厮杀后,损失袍泽兄弟后,他们都有些痛恨魏人。

    这时候,里面的老汉也意识到了这些秦人的打算,连忙让孙儿躲在身后,他朝着门口稽首,用魏国口音求饶。

    “或许这老汉也上城抵抗,或许这少年再过几年,会成为反叛的游侠儿!”

    利咸指着二人面露凶光:“杀了他们,杀了随便一个,屯长就能成为不更!”

    黑夫看向屋内二人,老汉不断重重磕头,涕泪满面,口中的魏国话,黑夫能听懂一点,大概就是【秦吏】要杀就杀他,放过小孙儿。那小少年才十一二岁,靠着墙壁,害怕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我意已决!“

    黑夫将众人赶出了这户人家,朝那惊恐万分的魏人老丈作揖后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他有自己的底线。

    阵战杀敌,追亡逐北,斩获首级,他虽然谈不上喜欢这种生活,但却能接受,甚至连杀俘,黑夫也能捏着鼻子去做,毕竟俘虏曾反抗过秦军,甚至还杀过他们的袍泽。

    但杀良冒功,用无辜者的人头垫脚,那便是【秦吏】黑夫极度厌恶的了。

    这老头和少年,在秦人眼里,是【秦吏】外国人。但在黑夫看来,大家都是【秦吏】华夏百姓,何分秦魏?在入伍前,自己的手下们,也在各自的家乡,过着同样辛苦却平静的生活。

    虽说,战争中并没有无辜者,但倘若黑夫今日为了自己的升爵,对着手无寸铁的庶民举起屠刀,砍下他们的头颅……

    那么,距离他有朝一日,化作没有底线的恶徒,对着满城庶民,下达屠城的命令,纵容手下奸淫掳掠,也就不远了!

    黑夫宁可晚点升爵,也不愿意被这个纷乱的时代彻底同化,变成自己憎恶的模样!

    对屯长的决定,利咸等人眼中有些不解,都在为他可惜,但就在这时候,里闾之外,卜乘却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屯长,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他是【秦吏】和共敖一起行动的,如今却一个人跑回来,黑夫顿感不妙,问道:“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卜乘满脸焦急地说道:“共敖和另一个屯的人争首级!被军法吏抓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起晚了点,不过看在四千大章的份上,大家当然会原谅我了。

    
友情链接: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穿越小说  笔趣阁小说  中华养生网  武道孤圣  锦衣夜行  盛唐风华  圣龙图腾  笔趣阁  大明元辅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据说娱乐网  第一星座网  明朝败家子  春野小神医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南方财富网  落秋中文  中国玉米网  超级兵王  五代梦  笔下文学  个性说说  赘婿  励志名人名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