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112章 今亡亦死!
    亭舍外的世界仿佛天地初开之时,雨流从浓重云层间瓢泼而下,吞噬了世间所有的希望,也淹没了戍卒刑徒们的一切出路。

    火把映照下,一张张黝黑的脸抬起头来,他们张开嘴巴,喊出了绝望而悲愤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失期,法皆斩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下苦秦久矣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亡亦死,举大计亦死!”

    绝望逼迫他们斩木为兵,揭竿为旗,一群人鼓噪着,高呼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纷纷涌入亭舍之内,一脚踢开客舍房门。

    里面正熟睡着押送他们的秦吏,听到声响大吃一惊,抬起头来,那张脸,不是【秦吏】黑夫还能是【秦吏】谁!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居然做了这种梦,真是【秦吏】晦气。”

    黑夫满头大汗醒来,发现自己的确身处一处陌生的客舍,待他推开房门,外面的天气寒冷而晴朗,空中只飘着几朵云彩,哪来的瓢泼大雨?

    而那50名由他押送的安陆县刑徒,此刻也正靠在客舍屋檐下熟睡,这群人衣着单薄,身上随便盖着点稻草御寒,在清晨的霜露中瑟瑟发抖……

    “亭长。”

    值夜的小陶见黑夫醒了,连忙过来结结巴巴地禀报:“昨……昨夜,平安,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黑夫拍了拍小陶的肩膀以示勉励,与小陶一同值夜的利咸,也红着眼睛过来与黑夫打招呼。

    现在是【秦吏】秦王政二十二年,十月二十三,也是【秦吏】他们离开安陆县城的第三天。

    湖阳亭五人,需要将50名刑徒,10名戍卒押送到数百里外的南阳郡方城服徭役,限期12月初一前抵达,这就是【秦吏】黑夫他们的任务。

    早在出发前,黑夫便得知,此次押送的刑徒里,大半是【秦吏】被自己亲手送进囹圄的:有去年参与诬告他的商贾鲍,有两个盗若敖氏墓葬的盗墓贼,还有不少被连坐沦为刑徒的盲山里里民,与他都算得上是【秦吏】仇人。

    县左尉如此安排,真可谓用心险恶。

    不过,左尉也不至于指望这些刑徒愤恨黑夫,如梦中那样,群起作乱,将他杀了。

    现在可不是【秦吏】秦末,又是【秦吏】秦国腹地,杀官造反的难度,着实不小。

    而且这群人的脖子上,都戴着刑徒的标志:木钳。钳上有麻绳,休憩时便拴上,将他们的手腕统统拴在一起,限制了活动。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押送刑徒的标准配置,可不能指望这群劳改犯老老实实听话。与之相反,亭卒们却全副武装,不仅人人带剑、甲,还配备了两架弩机。刑徒里不太可能出现陈胜吴广那样的人物,夺剑将黑夫等人杀了……

    所以黑夫猜测,左尉如此安排,是【秦吏】希望这些与黑夫有仇的刑徒,在半途逃跑!

    刑徒和戍卒不同,他们已经是【秦吏】罪人,家眷多半被收为隶臣妾,光脚不怕穿鞋的,众人已经没有什么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而且这大冬天的,千里迢迢北上,实在是【秦吏】苦差事。南方人对北方,尤其是【秦吏】北方的冬天充满畏惧。《楚辞》里,楚人对北方的想象就是【秦吏】“增冰峨峨,飞雪千里些”“北有寒山,逴龙赩只。天白颢颢,寒凝凝只。”

    总之,在江汉之滨的人看来,冬天的北方,简直不是【秦吏】人呆的地方,一定要避免前往。这种对天气、苦役的畏惧,随时可能促使刑徒们抽空逃跑。

    秦国对服戍役的刑徒逃跑惩罚甚严,而对放跑了刑徒的押送者,也有相应的惩罚。

    “死罪倒不至于,但我这亭长,也就做到头了,若是【秦吏】逃走的是【秦吏】超过十个,甚至我自己都要沦为城旦。二三子作为一并押送者,也会受到惩处……”黑夫如此对众人表明他们的处境。

    十多年后,那位沛县的刘亭长,正是【秦吏】因为押送的刑徒戍卒跑掉太多,明白自己也难逃惩处,索性心一横,带着剩下的人落草为寇……

    这么一说,湖阳亭众人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县左尉真是【秦吏】阴险,这分明是【秦吏】借刀杀人,想利用刑徒的逃亡,将他们这一伙人治罪,统统赶出秦吏队伍啊!

    所以众人便听从黑夫的安排,分为两拨,在夜间时轮番守夜。

    黑夫在出发的第一天和第二天,都没敢合眼,一直守着火燎,盯着刑徒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天没闭眼的黑夫,第三天终于撑不住了,在抵达新市县这座亭舍休憩时,就在舍内一觉睡到了天亮……

    好在除了那场噩梦外,一切如常。

    这时候,刑徒们也纷纷起床了,他们拨开身上的稻草,揉着酸痛的脖颈,看着蹲在地上,用柳树枝漱口的黑夫,眼神充满不善。黑夫知道,这三天来,一定有不少人日日夜夜寻思着逃走。反正不跑,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去,冬日服役,刑徒十死三四是【秦吏】常事,在残酷的现实面前,黑夫可没本事将这些绝望的人忽悠傻。

    休憩时倒也罢了,有绳索将所有人与房梁拴在一起,行走时却是【秦吏】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虽然黑夫等五人的伙食,可以由路上的亭舍提供公粮,但六十名刑徒、戍卒的吃喝嚼用,却得自带。所以每个刑徒,都得挑着一石粮食,没办法将所有人拴在一起。

    万一走在路上时,这50人相互使个眼色,轰然奔逃,光靠黑夫他们五个人,可抓不过来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座亭舍用过朝食后,黑夫便让季婴、利咸将准备好的长长麻绳斩为数段,让50名苦着脸的刑徒站出来。先挑一个与黑夫有仇的刑徒,再挑一个不认识的刑徒,每两人一组,将麻绳各绑在他们的一只脚上,打成死结……

    “两人一组,不管是【秦吏】走路、休息、吃饭、如厕,都必须一起行动。若是【秦吏】另一人逃了,剩下的一人,也要视为同犯,连坐治罪!”

    这样一来,虽然让前进的速度慢了下来,但走在路上时,也不怕他们突然逃跑。跑掉的人,多半会因为没有默契,相互把对方绊倒,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黑夫还将那10名自由身的戍卒,也召集起来,给他们分配了任务。

    “汝等皆为士伍良民,家中有父母妻儿,应当知道,逃跑乏徭会有何下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会亏待二三子,会让汝等一路上吃饱穿暖,能在屋舍中安睡。但汝等也要助我看押刑徒,行在路上时,每两人看住十名刑徒,抵达南阳郡方城县后,若刑徒无人逃跑,我会赠予汝等每人百钱,外加布履一双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10名戍卒不由喜出望外,出门服徭役,消耗最大的就是【秦吏】鞋履,到地方后,他们的履早就磨破了,黑夫承包了他们的鞋,让很多人松了口气。而那一百钱,也足够置办一件粗糙点的冬衣了。

    黑夫不缺钱,一年的亭长做下来,他因为屡次抓捕到贼人,得到了不少赏赐,加上家里几百亩地的收成,即便买了牛、马,也还剩五千多。所以他这次出门,就把剩下的铜钱,统统换成了容易携带的金饼,大概十两。

    他心里打着算盘道:“若只花一两千钱,就让这些戍卒帮我看住刑徒,那真是【秦吏】一场划算的买卖。”

    虽然黑夫做了诸多安排,感觉万无一失,但到了出发的第五天,他们途径新市县到鄀县中间,一段长达数十里的林木丘陵地带夜宿时,逃跑还是【秦吏】发生了……

    “亭长,黑夫!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被值夜的季婴、东门豹匆匆摇醒,黑夫赶到事发地点,看着地上被硬物磨断的绳索,还有卸掉的两个木钳,黑夫面色沉重。

    拿着名册的利咸清点了一下人数,禀报道:“是【秦吏】个做城旦的小贼,带着一个盗墓贼,一起跑了!”

    质问了一旁的刑徒后,东门豹也满头大汗地禀报道:“那个小贼,好像会开锁,几下就解开了木钳,我当时太困打了个盹,醒来后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黑夫瞪了东门豹和季婴一眼,看着那对朝南方林子里跑去的足迹,下令道:“一定要追回来!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友情链接:修真聊天群  春野小神医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南方财富网  圣龙图腾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武道孤圣  极限保卫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全球高武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最强逆袭  中世纪崛起  美食供应商  无敌超神奶爸  男性健康  赘婿  tplink  第一课件网  全民领主  星峰传说  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