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107章 战争的消息
    九月中旬,安陆县城以北,十里亭舍处,道旁的杨柳已经凋零,叶子眼看就要落光,透露出一股凄凉之感。

    远远看着土路上,那辆载着杜弦和他不多行李的车舆缓缓离去,来此送别的吏员们也纷纷相互告辞,准备打马而回。

    黑夫也正欲离开,却被人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黑夫亭长。”

    黑夫回过头,笑道:“陈百将,还有事?”

    陈百将看着黑夫头顶简陋的发冠,心情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一年前初次相见,黑夫还只是【秦吏】个刚得到爵位的小更卒,被人按在地上,朝不保夕。可一年时间过去了,不知不觉,黑夫现如今的爵位,竟与陈百将相当,只是【秦吏】官职略逊一筹。

    不过现如今,可不是【秦吏】他嫉妒的时候,因为随着杜弦离开,二人都失去了靠山,俨然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不懂律令,还以为,右尉会带着陈百将一同离开。”

    一同牵着马回县城的路上,黑夫如此感慨道,毕竟陈百将能从一个学室弟子,一步成为百将,多亏了右尉的举荐,这一年来,右尉或许对黑夫青眼有加,但他最信任的,依然是【秦吏】陈百将。

    “这绝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陈百将却似乎早已料到了这一天,摇头道:“《置吏律》有言,若官员调任别处,必须只身离去,不得带着原先的下属一同离开,就连郡吏调任也是【秦吏】如此,何况区区一县尉?”

    “我只懂擒贼捕盗之律,朝廷置吏之事,倒是【秦吏】知之不详。”

    黑夫也是【秦吏】慢慢才了解到,原来秦国的置吏,和山东六国那种门客政治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在楚、魏等国,上到信陵君、春申君这类王子公卿,下到外黄县令张耳这种地方小吏,都喜欢豢养门客。

    门客多半是【秦吏】到处游宦的贫士,为主人所豢,并为养者服务,进而找寻个人发展机会,实现个人价值。他们和主人之间,是【秦吏】“君”与“臣”的人身依附关系,强调对个人的忠诚。

    所以每逢某位魏楚官员从国都去地方上任,都会带着数十上百的门客,前呼后拥地出发。到了地方后,将这些人逐个安插到要职上,方便与当地势力抗衡。等到卸任时,又将这些依附于他的“臣客”统统带走,一个都不留下。他的继任者,自然又会带着一批新的门客入驻。

    若是【秦吏】这位官员在国内混不下去了,要跑到外国发展,那些对他忠心耿耿的门客,也会一路相随。

    唯独秦国,却自有国情在此,自成一套体系,杜绝了这种门客故旧政治的出现。

    不仅郡县中几名长吏需要异地任职,卸任或者调离时,哪怕对某个下属再欣赏,也不能将其带走,所有人统统都得留任原职,对他们的升迁调离,律令中自有安排,容不得个人插足。

    秦律对结党营私十分警惕,这种规定,显然是【秦吏】为了防止山头主义的出现,上司纵然对下属有提拔之恩,但双方依然是【秦吏】上下级关系,都是【秦吏】官府的打工仔,很少会出现下属视上司为“君”的情况。

    所以,才会出现三十多年前,武安君白起卸任后,无一亲故相随,孤零零地走到杜亭自刎的凄凉情形。

    白起固然是【秦吏】优秀的大将,但少了他,秦国的战争轮轴依然会继续转动。因为秦之强大,并不因某位公子的个人魅力,也不因数千门客的一时荟萃,而是【秦吏】被律令严格维护,方能百年不朽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不寻常的时候,比如吕不韦、嫪毐这两个外国人,就把东方的门客风气带到了咸阳,豢养数千人,任人唯亲,官府吏治律令一时败坏。

    只可惜他们都不长久,文信君和长信侯相继倒台后,数千舍人门客或被抓,或流放,或者像李斯那样,迅速投身秦国原有的体制之内,直接效忠于大王。现如今,也只有昌平君、昌文君等贵戚被允许豢养少量宾客。

    所以今日安陆县右尉调任,也只能和来时一样,孑然一身上路……

    这种制度对国家自然有好处,但对黑夫和陈百将而言,杜弦一走,他们的好日子,就到头了。

    长吏来来去去,副手佐吏却长期把持地方官署,这也是【秦吏】异地赴任带来的问题。中央和地方的博弈,永远都在继续,夹在其中最难办的,就是【秦吏】黑夫他们这种外官提拔的亲信,走又走不了,只能硬着头皮留下来,寄希望于下一任右尉能继续起用他们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是【秦吏】很可能出现的,毕竟没有哪位外来的长吏,会心甘恰厩乩簟块愿被当地势力架空,既然没办法自带亲信赴任,起用上一任留下的人,就成了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但新的右尉,恐怕要到十月中旬才能赴任,在此之前,安陆县尉官署,便是【秦吏】左尉的一言堂,黑夫亭长,你我要多小心啊……”陈百将心有戚戚,他很清楚,左尉郧满可不是【秦吏】一个心胸宽广的人,说不定会打一个时间差,对右尉的亲信来一场大清洗。

    “纵然是【秦吏】左尉,也不敢公然违背律令,携私报复吧。”

    黑夫却没那么害怕,这一年多来,他虽然深深与左尉结仇,在办案时也得罪了不少人,许多因他锒铛入狱的人,都仇视他,恨不得他去死。

    但与此同时,黑夫也结识了一大批秦国的基层官吏,如喜、怒、乐,还有县城的仓蔷夫、县工师等,虽然谈不上多深的交情,但像喜这种真正的君子,若黑夫遭到了不公待遇,甚至会站出来为他说话。

    在民间,黑夫的名声也十分不错,赠钱购马,让他得到了“仁义”“廉洁”的声名,即便左尉恨他入骨,在处置黑夫时,也要考虑到民间舆情。

    所以黑夫很看得开:“左尉最多把上次走失了贼人的事拎出来,将我说成渎职,逼我卸任,到时候逼得急了,我离职就是【秦吏】了,回家种地务农,也比整日惶恐不安强。”以他现在的爵位,不管做不做官,当战争到来,最起码也能做个屯长。

    话虽如此,但之后几天里,黑夫还是【秦吏】提高了警惕,并要求下属们也不得造次,黑夫已经感觉到了,郧氏已经盯上了自己,在这敏感时刻,他可不想授人以柄。

    就这样小心翼翼地过了十天,到了九月下旬时,县左尉的报复倒是【秦吏】没等来,去县城的季婴,却带回来了一个让所有人震惊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二三子,大事不好了。“

    刚进门,季婴就高举县尉发来的文书,嚷嚷了起来:”秦国和楚国,开战了!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漂亮女人  九重武神  诡秘之主  健康报网  极品家丁  星峰传说  修真聊天群  好名字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全球灵潮  逆剑狂神  民国谍影  飞剑问道  作文吧  最强狂兵  说说大全  调教大宋  莽荒纪  大宋男儿  花百科  笔趣阁小说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北宋大表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