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57章 赤帻
    俗言道,民以食为天,国以粮为本,在秦国,关中咸阳专门设置了“治粟内史”,来管理全国仓禀粮食,据说咸阳仓积粮十万石、栎阳仓积粮二万石。

    而地方的县,也都设立了粮仓,由“仓啬夫”管理,和工师一样,仓啬夫秩两百石,相当于后世的县粮食局局长。

    安陆县仓位于官寺区,这些圆形的储粮土仓被墙垣紧紧保护着,内外还安排了县卒巡逻,没有县令、县丞尺牍黑字的手续批准,谁也休想从这里偷拿半粒粮食!

    此处大致分为三个区域,存储刍稿的刍仓、存储谷子的谷仓,还有存储去壳大米、小米的米仓。

    谷仓和米仓之间,是【秦吏】一间长长的屋子,没有墙壁,只是【秦吏】顶上支着瓦棚,棚下摆着一排排石臼,旁边摆着木杵。

    每一日,仓啬夫都会派仓佐吏从谷仓里取出秋后新收上来的谷子数百石,运入长屋内,让里面服刑的隶妾将其舂成糙米、精米,然后运到米仓储存。

    春夏秋冬,不论寒暑,这些可怜的女刑徒都要不断举着重杵舂谷,县中官吏的食俸、前线兵卒的口粮,都是【秦吏】她们日复一日地舂出来的。

    若不能完成工作,便不得休息,不少人干了几年,胳膊都快废掉了。难怪“舂”可以和男性服的“城旦”一样,成为最令人谈之色变的徒刑。

    腊月初一这一天,众隶妾依旧一大早就在仓佐吏的斥骂下,开始了舂米的工作。作为刑徒,穿的又单薄,舂的好米自己也吃不上,她们自然谈不上什么工作积极性,只是【秦吏】麻木地将木杵举起、放下,举起,再放下,效率很低。好在现在是【秦吏】冬天,律令格外开恩,她们每日只需要做夏天时三分之二的活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也得每天舂完2石谷子,得三四个时辰,最惨的是【秦吏】被分配舂精米的隶妾,要从早干到晚方能完工。

    就在上百名隶妾一言不发,形同行尸走肉般干着活计时,一名仓佐吏却突然到来,点了两个身形差不多的成年隶妾,让她们出来。

    这两名蓬头垢面的隶妾忐忑不安地出列,跟随仓佐出了棚屋,来到外面的空地上,一看可了不得了,仓啬夫、县工师两位县里的有秩长吏都在这!

    隶妾们连忙下拜顿首,一个在猜测自己是【秦吏】不是【秦吏】又犯事了,面露忧虑,另一个则猜测是【秦吏】不是【秦吏】有家人来赎买自己了,喜上眉梢……

    结果,她们只是【秦吏】被安排了新的工作,还是【秦吏】舂谷。

    但不一样的是【秦吏】,仓佐和一旁的县工师等人要求两名隶妾,一人用普通的杵臼,一人则用摆在地上的器械“踏碓”。

    二女无奈,只得奉命干起活来,一个高举木杵,一个不断利用身体的重量踩得踏碓的木杆一上一下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工师适喊了停,而后迫不及待地走到装米的木斗边,亲自查看二女舂了多少谷子。

    “杵臼舂了3斗,踏碓舂了……5斗!”

    他惊喜地抬起头,又质问两名隶妾,果然,用杵臼的那个和往常一样劳累,用踏碓的那个本也想说累,好多歇会,被官吏们凶神恶煞地一吓,才实话实说,其实并不劳累,还可以再舂。

    黑夫的姊丈橼看着眼前这一幕,总算松了口气,他是【秦吏】个老实巴交的工匠,过去在里中,见过最大的官就是【秦吏】来巡视的乡中斗食吏。如今却得站在两名百石吏面前,没了黑夫在旁,他别提说话了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……

    不过,工师适是【秦吏】谨慎的,在和仓啬夫商量一番后,二人决定,再挑一对隶妾出来试试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橼的心再度提了起来,死死盯着舂米的人,生怕那个用踏碓的隶妾偷懒,导致舂出的米数量少了。

    又是【秦吏】半个时辰过去了,新的结果已出,这一次,用杵臼的还是【秦吏】只舂了3斗半,踏碓则舂了5斗5升!

    县工师心中再无疑虑,顿时大喜。

    “使用生疏尚且舂了这么多,若能熟练,和那黑夫记录的一样,半个时辰舂6、7斗不成问题!”

    县工师越看这踏碓越是【秦吏】喜欢,此物构造简单,材料随地都是【秦吏】,造价肯定便宜。至于使用,更是【秦吏】方便,一学就会,半大的小孩也能坐在上面舂米。

    “此物极合我国《工律》中‘功至为上’之意,我当立刻去告诉县令!”

    此物若是【秦吏】献上去,定能得到褒奖,县工师觉得,自己去年因为制作器物不合规格而遭受的惩罚,便可以抹除了,甚至还能积累一些劳绩呢!

    县工师在那浮想联翩,一旁的仓啬夫也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作为管理粮食的官员,还有谁能比仓啬夫更清楚此物的妙用?安陆土地丰饶,并不缺谷子,但麻烦的是【秦吏】,隶臣妾是【秦吏】有限的,工作效率也低,很多谷子不能及时舂成白米,只能积压在仓里。若是【秦吏】这些粮食不慎发霉了,仓啬夫是【秦吏】要被问责的……

    开玩笑!秦律是【秦吏】何等的严苛,对待粮食更是【秦吏】又严了三分,他这仓啬夫不但要管粮管人,还要管老鼠。只因为一个粮仓里若是【秦吏】出现了三个老鼠洞,负责这个仓的佐吏就要受罚!他这仓啬夫也脱不了干系!

    再说了,发俸禄时,总不能直接给官吏谷子吧?那同僚们不得黑了脸。将粮食送往前线时,也不能直接运谷子吧,难道还要让士兵们在打仗开饭前,还得先舂半个时辰的米?

    如今,这个难题却被踏碓解决了。若能在县中推广开来,不仅普通农户舂米的效率提高了许多,最受益的还是【秦吏】公家。安陆县这上百名被判“舂”的女刑徒,全改用踏碓的话,每天能多舂多少谷子?最少一石!

    仓啬夫算了算,粟谷二十斗,可舂成粟米十斗。稻谷十斗,可以舂得稻米六又三分之二斗……这么算起来,在原先的基础上,每年至少能让县仓多出万余石米来!

    “仓中多了上万石米,这可是【秦吏】大功劳啊,足够让我在明年的考绩里,得个全郡第一!”

    仓啬夫如此想着,眼神却和县工师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县工师笑容可掬:“多谢仓啬夫相助,证实此物之妙用,我当立刻禀报县令,令木工坊的匠人们赶造一批……”

    仓啬夫亦不甘示弱:“应该是【秦吏】我谢过县工师,此物事关仓禀,在我职权之内,明显是【秦吏】归我管的,还是【秦吏】由我去告知县令吧!”

    县工师脸色顿时一僵,指着一旁的橼道:“仓啬夫这就不对了,此物可是【秦吏】一个百工送来的,他归我管,你若要抢夺,可是【秦吏】越权了。”

    “县工师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仓啬夫嘿嘿一笑,手揽上了县工师的肩膀:“不如这样,此事既然与你我都有干系,莫不如一起上报如何?”

    二人在那低声说话,橼却在一旁尴尬得不行,他不断回头,盼望黑夫早点完事回来,不然,待会若两名上吏问他话,他该怎么办?

    果然,等到县工师和仓啬夫分赃完毕,就开始回头问他问题,可橼这个闷葫芦却瞠目结舌,一个字都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百工……这器物到底是【秦吏】不是【秦吏】你做的,什么都问不出来。”县工师很是【秦吏】头疼,不问具体点,他们如何去给橼请功?顺便也算上自己一份功绩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离县仓不远的一处官署院子里,发出了一阵惊呼,接着是【秦吏】连绵的拊掌声、赞叹声……

    侍候在旁的小吏都扭头朝那边看去,在一旁分功劳的县工师、仓啬夫也抬起头来,奇怪不已。

    那院子是【秦吏】主吏掾办公的治所,平日里安静异常,今日这是【秦吏】怎么了?

    不多时,就有个满脸兴奋的仓佐吏走过来,告诉他们是【秦吏】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按惯例,腊月初一,主吏掾开堂考核官吏,方才有一个被县里征召做亭长的公士,主吏掾考了他二十个律令答问,此人居然全部答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二十问全对?这么厉害!”

    县工师和仓啬夫面面相觑,秦国以法为纲纪,但凡为吏者,必知法度。他们做吏的时候,也都得先过了主吏掾那关,分别考察跟自己工作有关的《工律》《均工律》,《仓律》《传食律》等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二十问答对十四五问,你便合格了,十六七问已是【秦吏】良好,十八九问已是【秦吏】优秀。

    至于二十问全对?大概一两年才会出现一个吧。

    “那人莫不是【秦吏】学室弟子?”仓啬夫问道,若是【秦吏】学了三年律法的学室弟子,还是【秦吏】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只是【秦吏】一个乡里公士,一个月前还不知律令呢。对了,他就是【秦吏】前不久擒拿三名盗贼,拜为公士,全县知名的那人!”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他?”

    乍闻此言,县工师顿时就明白是【秦吏】谁了,而一旁尴尬了一个多时辰,半句话没说的橼,也惊喜地喊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黑夫么?”

    “对,就叫黑夫。”仓佐吏说着,朝县仓门口一指:“瞧!他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看去,却见一名魁梧青年大步朝这边走来,之前的皂布衣已换成了绛色衣,脚上穿着一对行縢。他的发髻依然裹着褐色包布,但额头之上,却多了一抹鲜艳如血的赤帻!

    黑夫一路走来,两侧的斗食佐吏们纷纷向他拱手,黑夫也只是【秦吏】以平礼回应。

    等走到县工师、仓啬夫二人面前时,他也不再像之前那样,下拜行礼,而是【秦吏】双手合拢,朝二人微微一揖。

    “下吏来晚了,还望二位上吏勿怪。”

    县工师可不敢像早上初见时那样怠慢,他与仓啬夫一起,朝黑夫微微拱手,以礼待之……

    秦国亭长乃斗食吏,并无专门的官服,赤帻绛衣,正是【秦吏】其标志物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黑夫已不再是【秦吏】普通庶民,在通过主吏掾考核后,他便是【秦吏】湖阳亭长,是【秦吏】一名“秦吏”!
友情链接: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社保查询网  武道孤圣  斗战狂潮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娱乐大头条  玄界之门  赘婿  星峰传说  伏天氏  扶蜀  大宋男儿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绝世邪神  重活一次  修真聊天群  社保查询网  中世纪崛起  武道孤圣  战国赵为帝  超级兵王  天天美食  北宋大表哥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广东高考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