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24章 练队列有什么用?
    (为盟主“督公”……不对,是【秦吏】“吾坐菩提下”加更?,顺便求一**荐票)

    听东门豹这么一说,黑夫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打仗又不是【秦吏】踢着正步冲锋,整天练习队列,有个屁用啊!”

    前世高中军训时,黑夫也曾发过这样的抱怨,直到年纪渐长,进入警官学院,真正地体验到军营生活,这种想法才慢慢消失。此时听东门豹提起,顿感熟悉。

    “豹兄可曾上过战场?”他沉默良久,缓缓发问。

    东门豹摇头道:“不曾,我三次服更役,却一直没被征召上阵。”看得出来,他对征战立功十分渴望。

    这下黑夫放心了,他虽然也没上过战场,但前世耳渲目染,关于战争的纪录片也看了不少,肚子里的东西足够吹一吹了。

    黑夫笑着招呼东门豹在一根木头上坐下,对他说道:“行军打仗,和单打独斗的比武大为不同。战场上,那可是【秦吏】数千人、数万人的大场面,势如潮水,哪怕个人武艺再高,在人潮中也是【秦吏】无所施展其技。四面八方皆是【秦吏】戈矛剑戟,乱箭如雨般下下来,平日格斗时的见招拆招,根本就派不上用场。”

    见东门豹依然不信,黑夫就让他想象这么一个场景:

    他们是【秦吏】一群武艺高强的游侠儿,就这么乱糟糟地上了战场,准备靠着自己的好勇斗狠来打仗。

    这时候中军下达了缓缓前进的命令,用金鼓和旗号传达。结果游侠儿们却不知鼓旗,有的往前冲锋了,有的还一脸懵逼地留在原地。结果脱离大部队冲锋在前的,被对面的箭雨射了个透心凉;站在后面的则被军法官砍了脑袋;剩下那些一急想要往前走,却发现被自己人挡住了去路,如此一来,倒是【秦吏】将己方阵型搅乱了……

    哪怕最后和敌人交上手了,因为他们各自为战,也会被训练有素的敌军分割开来,一个人要同时跟几个、几十个人打,最后被剁成肉酱。即便幸存下来了,一盘散沙的他们面临的,很可能是【秦吏】轰隆驶来的驷马战车和疾驰而过的骑兵冲击。

    恩,这些人,就叫做齐技击,当年齐闵王雇佣这群出身临淄市井的“武林高手”打仗,结果每战皆败,硬是【秦吏】把国力雄厚的齐国打得差点灭亡。

    所以许多年前老荀子在点评诸国军队强弱时,把个人武艺最强的齐技击列为最差劲的军队,是【秦吏】亡国之师。

    场景脑补完后,东门豹不由满头大汗,他想象中上了战场就能靠着自己的勇武砍瓜切菜般斩十几个人头,原来没这么容易?

    黑夫又笑道:“故而,兵何以为胜?以治为胜!良好的纪律,是【秦吏】乌合之众与精锐之师的区别。而这些行伍队列的训练,正是【秦吏】孙武、吴起两位兵法大家苦心钻研出来的,你可知道这两位是【秦吏】何许人?”

    东门豹摇了摇头,这两人虽然曾经在楚地大名鼎鼎,但时过境迁,年代太过久远,一般的乡野小民哪能知道。黑夫只得又给他科普了下孙、吴的事迹……

    “世人常说,有提七万之众,而天下莫当者谁?曰吴起也。有提三万之众,而天下莫当者谁?曰武子也!现在你知道,这两位多厉害了吧!”

    “孙吴真乃英雄也!只恨不能效命于其麾下!”东门豹睁大了眼睛,显然还沉浸在孙子斩杀吴王宠妃、以数万之众转战千里力挫楚国;吴起杀妻求将、镇守西河、最后入楚变法死于乱箭的故事中。

    黑夫道:“当年吴起正是【秦吏】以训练精良的魏武卒,大败秦国,直到后来,秦国也将吴起练兵的法子用于军中。这些训练看似乏味,但当练成之日,若几百人、几千人都能做到吴起所说的坐卧有矩,行军整齐,进退有序,左右偏师像手臂一样听从中军指挥,各自为阵也能独立作战。那样的话,就是【秦吏】投之所往,天下莫当的锐士了!”

    “黑夫知道的真多!”东门豹赞叹不已,如果说第一天掰手腕他只是【秦吏】口服而心不服,那么经过刚才一番话,他真是【秦吏】对黑夫佩服得五体投地了。

    但他又面露疑色:“黑夫,你只是【秦吏】第一次服役,也没上过战场,为何知道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其实都是【秦吏】我的亡父告诉我的,他上过许多次战场。”黑夫又将便宜老爹拎出来挡枪。

    “真是【秦吏】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东门豹愤愤不平地捶着自己大腿道:“黑夫有位好父亲,将战场上所见所闻悉数传授与你。我那父亲也没少被征召作战,可每次打完仗回家,都只会阴着脸,一言不发地四处寻酒喝,喝完就死命打我!最后他倒是【秦吏】醉酒后失足掉河里淹死了一了百了,却硬是【秦吏】将好端端的一个中人之家,弄得穷困潦倒!”

    看来,这个莽撞冲动的东门豹也有自己的故事,但黑夫只是【秦吏】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深究。

    “什长……伍长……”

    结结巴巴的话语响起,一回头,却是【秦吏】小陶也起了,黑夫向他问好,换来小陶憨厚的笑,这孩子是【秦吏】典型的农家小青年,朴实而忠厚,就是【秦吏】有点胆小。

    这时候太阳完全升起,东门豹一改方才对训练的不屑,主动去将其余几人统统叫醒,有了这煞星催促,众人起床的速度比昨天快多了。

    黑夫微微颔首,看来自己除了季婴外,又多了个好帮手,于是【秦吏】便带着他们来到校场,宣布了自己的训练计划。

    “今日训练,先从比个头,排队列开始!”

    黑夫发现,秦国在律法上无微不至的强迫症,似乎没有传染到军队里来,军队的站队,不是【秦吏】根据身高,而是【秦吏】按照爵位、年龄排的,有爵位的站前,没爵位的站后,士伍里面,年纪大的站前,年纪小的站后。

    这也就造成了一什的人站得高低不平,很影响观瞻。

    黑夫昨日已经小心翼翼地问过陈百将,调整队列排序方式,不算违反军规吧?陈百将则说按照爵位排列是【秦吏】法律规定,但按年龄排只是【秦吏】约定俗成,并没有写到军规律令里去。反正他们什里只有两个公士,一个居前一个殿后,其余人等,黑夫可以随意安排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黑夫就大着胆子,开始调整队列了。

    “彘,你就站我身后……为何?自然是【秦吏】因为你最矮,勿要难过,或许你多吃点肉,还能长个头。”

    “牡,我知道你想挨着堂兄,但你身高八尺,得站到后边,东门豹前面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陶……”找了一圈,黑夫发现小陶已经站到彘后面了,这小子,别看结巴木讷,其实还挺聪明的。

    “季婴,没错说的就是【秦吏】你,勿要东张西望,好好站在小陶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朝伯,你平日里是【秦吏】按年龄站次位的,如今只能委屈一下,站中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平,可、不可,汝三人站在朝伯后面。”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们这个什的排序就是【秦吏】从低到高,顺眼多了。

    调整好队列,也有轻度强迫症的黑夫满意地点了点头,然后就进入今日的第二个环节。

    站!

    “学站立?”

    才宣布训练内容,季婴就差点笑出声来:“黑夫兄弟,不就是【秦吏】站么?我三岁以后就会了,这还用学?……嘿你打我作甚?”

    黑夫举起手里的竹棍,对着嬉皮笑脸的季婴抽了一下:“我话没说完前,不得插话,此外禁止在队列里说笑、打闹和左顾右盼。”

    黑夫在头一天折服东门豹后,便建立起了威望,而且有言在先,他会严格对待此事,不听命令的,按照军规,初犯的打三下,再犯的打十下,第三次犯,什长可以“熟笞之”,也就是【秦吏】往死里打!

    季婴见黑夫认真起来,便识趣地闭嘴。其他人看了看东门豹,发现他一反常态地听从于黑夫,自然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只听黑夫说道:“我听说过一句话,大丈夫立于世,要站得直,行得正!”

    说着,他面朝众人,做出了一个标准的立定站立姿势,说道:“站似一棵松!像我,就是【秦吏】山顶上的直松!”

    众人盯着黑夫,发现他的确站得笔直,好似青松般精神奕奕。

    黑夫又指了指季婴等人歪歪斜斜的站相:“而汝等,则像半山腰凸出来的歪松!风一吹便摇摇晃晃,成何体统!“

    大家面面相觑,虽然不觉得这么站有什么不好的,但无人再有异议,在黑夫的示范和纠正下,开始重新学习站直……

    “脚跟靠扰并齐,脚尖向外分开,对就是【秦吏】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两腿挺直并拢,小腹微收,挺胸,两肩要平,别一高一低的。”

    “两臂下垂伸直,手指并拢自然微曲,贴于裤缝……额不对,是【秦吏】下裳侧面。”

    “嗯,头要正,颈要直,口要闭,季婴,你别老是【秦吏】咧嘴对我笑!”

    “两眼向前平视,不可,你不知道什么是【秦吏】平视?来,你看着我的眼睛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,在整个上午朝食之前,其他什都开始跟着自己的什长、伍长开始了稀里糊涂乱七八糟的训练,整个校场呼喊声不绝于耳,好不热闹,唯独黑夫他们的癸什呆立原地不动,开始站起军姿来。

    宾百将也在土台上观看更卒训练,他手下一名屯长见状,说道:“百将,那黑夫所在的什呆立原地许久,或是【秦吏】在偷懒,下吏是【秦吏】否要过去申饬一番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宾百将摇了摇头,冷笑道:

    “他大概知道,练兵何等艰难了,这什长可不是【秦吏】好做的!任他折腾去罢!我明日要带县卒去云梦泽追剿盗贼,哪有时间管这等小事。就等着他在旬日大比当日,在所有人面前出丑!这之后,整个安陆县就能知道,所谓的擒贼壮士黑夫,不过是【秦吏】一个爱说大话的匹夫尔!到时候,我要骑着马走在前面,看他绕着安陆县城跳一整圈!”
友情链接:中国玉米网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笔趣阁  房贷计算器  哲夫当立  就爱读小说  大宋男儿  明朝败家子  星峰传说  好名字  春野小神医  铸天之景  扶蜀  笔趣阁  飞剑问道  调教大宋  武道孤圣  锦衣夜行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作文吧  努努书坊  明朝败家子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开天录  全球高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