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1032章 楚汉
    风暴停了又来,永无平息。

    当刘季艰难上到甲板上时,天还黑,看不见星星,他们正巧转到迎风面,一阵极其恐怖的风暴正在咆哮,海洋和天空都被撼动了。

    船舱里已经足够狼藉了,甲板上的情况更恐怖,未来得及降下的主帆被撕成了碎片,桅杆弯得像一张弓。留在甲板上以稳定船只的人,统统暴露在如山高的骇浪里,三个舵手在尾楼甲板没过膝盖的水中挣扎,才能勉强掌舵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十分努力,但猛烈的风持续撞击着大翼,不停地折腾着桨帆船起起伏伏,让它左右摇晃、四处飘移,海水从船的两侧不断地冲击着船身,犹如巨石从山上滚下,直接砸向了木质船体,好似随时会将船击碎一般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仓皇躲避,勇猛的刘贾死死抱着手边的木头,徐宁也蜷缩在一角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唯独刘季迈着蹒跚脚步,走到船头,将绳索系在自己腰上,竟就抽出了腰间的三尺剑,一脚踩着船帮,就对前方汹涌的风暴海浪怒吼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快就被风浪和船的咯吱响声淹没,又咸又冷的水激到脸上,如同他的命运一般。

    “来呀!”

    刘季抹去脸上的海水,须发贲张,大喝道:

    “黑夫,乃公就在此处!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必藏着,若有胆,便来与我一决生死!”

    他怒吼着,好似这黑暗的夜,咆哮的风,正是【秦吏】黑夫的化身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从在咸阳城与黑夫相遇……不,是【秦吏】十八年前在外黄城头多看了那黑厮一眼后,刘季便觉得,自己的一生彻底完了,黑夫处处与自己为难,杀又不杀,只是【秦吏】踢得远远的,让他远离时代的中心。

    刘季也曾抗争,几次试图逃离,可到最后,却发现终究还是【秦吏】被黑夫玩弄于股掌之中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究竟为何要与乃公为难,看上了吾妻,还是【秦吏】看上了乃公?”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刘季最困惑不解地方,自己怎么得罪黑夫了,他到底有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闪电劈下,雷鸣震耳欲聋,船的两边都降下了可怕的雷霆,海上的很多地方看起来就像燃起了大火…….它们仿佛是【秦吏】黑夫的笑声,居高临下,在嘲笑刘季的无力。

    而无比狂暴的风,则将他们的船只高高抛起,有人因为拴在腰上的绳索不稳,整个人飞了出去,落入海中,他张大了嘴,声音却被风暴掩盖……

    刘季也没能拉住他,泪水的海水一起沾在脸上。

    在那些手握大势的人眼里,他们这些小人物的性命荣辱,喜乐哀怒,就如海上形单影只的船,是【秦吏】多么的微不足道啊。

    只轻轻一挥手,就能决定你的生死,或拨到天涯海角。

    “乃公不服!”

    但刘季没有退让,没有露出对死亡的畏惧,他这一生拼尽全力,也要摆脱这笼中鸟一般的命运!

    他披散着头发,对着风浪狂呼,怒吼,对抗!

    这一刻,他像极了手持残网,与大海抗争的老人。

    又仿佛是【秦吏】朝着海神波塞冬挥舞拳头的奥德赛!

    所有人都为刘季的疯狂所惊讶,就在这时,又一个闪电划过天际时,顺着刘季的剑,他们看到了前方的憧憧黑影……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陆地!”

    但看到陆地并不意味着希望,因为剧烈的风浪,船失控了,船头径直冲向岸边,眼看就要狠狠撞向陡峭的礁石!

    他们抛下的锚,未能抓住海底,而是【秦吏】在下面缓慢地拖动,这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,以及在眼前耸立的海岸,能让最坚强的水手都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一瞬间,船上的纪律就荡然无存了,桨手们开始到处乱跑,准备逃命,每个人都跑到看似更安全的船尾,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独剩刘季一个人站在船头,直面死亡!

    有时生存真的取决于一时的侥幸,如同奇迹般,一直在海底拖动的锚,像是【秦吏】抓住了什么东西,缆绳一瞬间就绷直,承载着整艘船的重量,让它在渐渐变小的风浪里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船上所有人都发出了欢呼,混乱平息了下来,更多锚被抛了出去,紧紧地固定在海岸上。

    他们就这样在那里停靠了一整夜,当次日风平浪静,太阳露出地平线后,所有人都用崇敬的目光看着昨夜唯一没向风浪和大海屈服的刘季,对他的称呼也变成了“刘公。”

    另一艘船不知去向,刘季他们满船百人,坠海了几名后,还活着的尚有93人。

    在刘季带领下,众人将船拖进背风的海湾,离开了崎岖多石的海岸,当刘季手脚并用,登上海岸边一块大岩石上时,纵观地势,此地三面环海,西有滩涂,东面山口,好似一个狭长半岛。

    他眯着眼看向东方,那是【秦吏】一片森林密布,山脉起伏的广袤陆地,鹿和野猪在林中走动,河流中有许多河豚,看上去尚无人类活动的痕迹……

    如同婉约处子,等待着老刘去开发建设。

    “这是【秦吏】扶桑么?”

    他们一共经过三天三夜的航行,据徐宁估算,至少在海上行驶了两三百里,虽然始终没有看到传说中的扶桑木,但他们相信,自己登陆的地方,就是【秦吏】扶桑!

    而历经大劫的刘季,只觉得,自己终于在这场实力悬殊的抗争中,赢了第一次!

    “黑夫想让我一直做纸鸢,将绳子拴在我背上,他随手操控,便可左右我刘季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错了!”

    拴在纸鸢背后的线,已在那场剧烈的风暴中,由刘季自己用剑,猛地斩断!

    扶桑距离中原千里迢迢,只要远离海岸,黑夫绝难再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他现在,拥有了自由的未来,黑夫再也无法干涉的未来!

    “黑夫想将乃公送到扶桑来老死异域。”

    “但乃公,偏偏要在这建国立邦!”

    “我当年见秦始皇车驾,曰,大丈夫当如是【秦吏】!我便要做这扶桑的,始皇帝!“

    思来想去,这些年刘季能自己说了算的地方,便是【秦吏】在海东东海岸的“汉城”时,他在那得到了一个儿子,也拥有了追随至今的亲信手下。

    “就叫汉……”

    尽管手下人口不足一个小村邑,但刘村长,却已经给未来自己的国,定下了国号。

    刘季拔出剑,迎着初升的骄阳,高高举起!

    “大汉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就在刘村长刚于本州岛西部登陆时,隔着一道浅浅的濑户内海,在后世的九州岛南部,也有一个绳纹人的村落,正从黎明中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扶桑还处于狩猎采集的原始时代,并无农业,当地的土著因独特的绳纹陶器而被后世称之为“绳纹人”,绳纹人面部扁平且极为宽阔,且短面,鼻根略微凹陷,且毛发极多,在这串群岛上生活不知几万年,与世隔绝。

    尽管过去也偶有外来者从朝鲜、中原漂流至此,被土著称之为“渡来人”,他们虽有更先进的文化,但毕竟形单影只,很快就湮没融合了。

    直到去年秋天,一艘来自外海的破船漂流至此,改变了一切……

    在绳纹人疑惑的目光中,船上下来的多是【秦吏】青壮,手持铜铁武器,高举着火鸟旗帜,打得还在使用木石的绳纹人抱头鼠窜,且拥有首领,竟是【秦吏】一个漂亮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女人名虞,被称之为“虞夫人”。

    不过,这位渡来人的女首领,更喜欢丈夫过去对自己的称谓。

    “虞姬。”

    这些早刘季几个月,登陆扶桑的渡来人,便是【秦吏】徐宁所说,去年抢了一艘胶东商船东逃的那群楚国残部……

    他们从东海郡出发,路程比刘季远数倍,遭遇的凶险也大数倍,除了猛烈的风暴外,还遇上了完全无风的情况。

    船一动不动地在烈日下枯坐,大海平静得像一杯水,所有的风都停了,大海哑了,周遭无比平静。

    所有东西都腐烂、发霉、发臭;水开始发臭,酒变得无法饮用;肉,即使是【秦吏】已经干燥和烟熏过的,也长满蛆虫,船上所有人在高温之下变得病恹恹的。

    不适应航海生活的人死于高烧或痢疾,他门凄惨地死去,只能将遗体投入海中。

    带着这群楚人离开中原的亚父范增,便死于复发的背疽,临死前痛哭流涕,觉得是【秦吏】自己害了项籍,害了楚国。

    他唯一能补救的,便是【秦吏】如伍子胥对待太子建那般,带着项籍唯一的子嗣,连同项籍的爱妾虞姬逃离中原,逃离黑夫的魔爪!

    范增去世后,虞姬便母凭子贵,成了楚人的首领。

    好在风很快就来了,且是【秦吏】西南风,他们帆桨并用,朝着未知的前方航行,在航行途中,船上的楚人经历了最严重的危险,也看到了人世间所有的奇迹。

    水龙卷风像一根巨柱,从大海里吸出了大量的水,海豚群跃出水面,仿佛在为他们做指引。

    到航行的第十八天,楚人终于发现了陆地,但由于身体过于虚弱,没办法选择一个安全的登陆点,有人在海浪里淹死,有人跪伏着爬到岸上,原先船上的83人中,最终只有50人存活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羸弱,他们依然凭借有代差的武器和战术,打得来窥探的绳纹人猎手抱头鼠窜,并顺势向绳纹人的村落进发。

    虞姬则巾帼不让须眉,不但因怀了“少主”而地位崇高,更有一身项羽闲暇时教的武艺:

    虞姬尤其善使弩,左右各持一柄,箭无虚发,在渡来人与绳文人的械斗里大放异彩,在征服几个村落后,她已被视为女神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楚人完成了对这片新陆地的第一次征服——占领了一个村邑。

    楚人将被称之为绳文人的土著当做奴隶,称之为“虾夷人”——就像楚国先祖在江汉对濮、越所做的那样,一切都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文明,是【秦吏】可以迁移和复制的。

    在男人们的构筑下,防御野兽的围墙取代了栅栏,在村落外围被兴建,田亩也被开辟,船上还剩余的一点稻种被小心翼翼撒在肥沃的土地上。

    文明的种子,也开始在这片处子地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而在低矮的虾夷人茅屋中央,一座楚式夯土建筑拔地而起,这是【秦吏】虞姬的居所,在扶桑最冷的时节,她在这儿分娩,并生下了一个男孩……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项将军的遗腹子。“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楚人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入夏四月的这天,穿着一身麻衣的虞姬,抱着三个月大的孩子,在村邑外,带着众楚人,对着那些刚建成坟包祭祀,这是【秦吏】亚父,以及在渡海途中牺牲的楚人空冢。

    她已为这村子,还有孩子,取了同一个名。

    “郢。”

    “项郢!”

    八百年了,不论楚人如何迁徙,如何沦亡,他们的都城,一直都叫做“郢”。

    从丹阳到鄢,从江陵到鄀,从陈到寿春,变得是【秦吏】地域,不变的是【秦吏】火红的楚声楚色。

    而现在,楚人的郢,在黑势力的威逼下,漂泊到了海外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放心,楚国没有亡。”

    虞村长怀抱着越来越健壮的孩童,她的目光看向大海茫茫的西方,似乎在对亡夫发誓。

    “赫赫大楚,会在这扶桑汤谷之地,浴火重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计算失误,在老刘身上多费了点笔墨,所以……

    还有三章,应该。

    另外推荐朋友的书《咸鱼的自救攻略》,做自媒体短视频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。
友情链接:极品最强大少  寸芒  情话网  创世中文网  第一课件网  明末第一贼  盛唐风华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赘婿  太初  银行信息港  极限保卫  开天录  作文吧  飞剑问道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斗战狂潮  全民领主  广东高考网  字幕库  铸天之景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广东高考网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