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1028章 敌友
    “冒顿已死!”

    “冒顿已死!”

    在白登山之战后三天,捷报连同冒顿的头颅尸身一起被送到了平城,在此停驻的十万大军,皆呼万岁!

    杀死冒顿者为匈奴的右大将,如今他已自立为新的单于,这位新单于倒是【秦吏】很上道,不但献上冒顿首级,还答应将掠入草原的中原民众送回,以求得大秦的原谅,承诺他们会退出北假、云中,远遁漠北,不再南返——匈奴在害怕,怕黑夫要对匈奴赶尽杀绝,如今损失大半青壮的匈奴,已经在阴山以南站住脚,招架中原的讨伐。

    面对右大将的恭顺,黑夫却问负责典属国事务的娄敬。

    “白登一战后,匈奴还有多少活着的王、将?”

    娄敬禀报道:“还活着的,有左谷蠡王,左大都尉,右大当户,右骨都侯几人,皆为我军所捕,关押在白登山下。”

    “据你观察,这四人中,哪两个更老实。”

    娄敬的业务能力还是【秦吏】很强的,他前些年奉命如代地时学过匈奴语,已将这几人的家族、过往都打探清楚了:“左谷蠡王、右大当户和右大将一样,皆是【秦吏】孪鞮氏之裔,而左大都尉则为兰氏,右骨都侯为须卜氏,要论恭顺,自然是【秦吏】后两人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了然:

    “放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再让奉常刻印,我要封那左大都尉为归义都尉,西部单于,大漠以南,居延以北,阴山以西,残余的匈奴人,归其统辖。右骨都侯为向化都尉,东部单于,大漠以南,阴山以东,长城以北,归其统辖!”

    “至于苦寒的漠北,大秦鞭长莫及,便留给右大将去吃沙子罢!”

    娄敬奉承道:“夏公妙计,草原分则弱,合则强,使三单于并立,则匈奴必裂,相互攻战,而中原可渔翁得利!”

    这还没完,黑夫继续定策道:“一同册封的,还有逃到乌桓山、鲜卑山的东胡部落,开春后派人去探索寻找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北海之地,臣服于匈奴的浑庾、屈射、丁零、鬲昆、薪犁之国,也要想办法让商贾过去,各授予印绶,封为属国都尉。”

    地图开疆谁不会,别管能否实际控制,先赶紧把法理确定下来,将这几百万平方公里土地的“自古以来”留给后世子孙……

    “以上诸胡部单于、大人、都尉,若愿臣服,皆为大秦属国,送质子入朝,每年向中原缴纳兽皮羊毛牛马若干!”

    被放走的两个匈奴贵人,还有饱受匈奴压迫的东胡和丁零诸部,能抱上秦的大腿,应该会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末了。黑夫却想到一时,露出了玩味的笑,问娄敬道:

    “娄敬,你觉得,让匈奴贵人送女来朝,嫁与列侯子孙为妾,以促进夏胡睦邻友好,就叫‘和亲’,何如?”

    岂料历史上,最先给老刘出主意搞和亲,让他认冒顿做便宜女婿,高举“为了和平,陛下做单于外公又有何不可”大旗的娄敬,此刻却十分反对和亲……

    他作揖道:“臣以为不妥,古人云,夫婚姻,祸福之阶也。由之利内则福,利外则取祸,故君王列侯,可与同族婚配,而不宜纳异族。”

    “昔日春秋之季,南蛮与北狄交侵,周襄王竟也依仗赤狄,讨伐不尊王命,箭射王肩之郑国。”

    “事后周襄王感激狄人,竟打算娶狄人女子为王后,大夫富辰劝谏他勿要亲近戎狄而离弃宗室。周襄王不听,乃以狄女为后,岂料狄女对礼仪的看法不与华同,厌恶襄王老迈,竟与周襄王之弟王子带公然通奸。周襄王大怒,乃废狄后,狄后竟与王子带引狄人入秦成周,占领洛阳,周襄王出奔,终于酿成大祸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眨了眨眼睛,长见识了,这件事他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前车之覆,后车之鉴,野性未驯的母狼,岂能使之登堂入室?”

    且不说胡女貌陋为中原不喜,再加上双方礼俗不同三观不一,就算一时爽快,事后也会有无穷的麻烦,此举必然两面不讨好,起码娄敬绝不愿意自己多一个胡女生的孙子……

    黑夫倒也从善如流,于是【秦吏】此事便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倒是【秦吏】外头,叔孙通等随着后续大军抵达的文士,一直处于亢奋状态。

    他们游走在战后的白登山附近,反复询问士卒经过,并觉得冒顿授首的事,值得大书特书,在关东好好宣传一下——六国遗族勾结匈奴入寇,而救了燕代赵免遭胡虏肆虐的,不是【秦吏】什么豪杰侠客,而是【秦吏】对天下一视同仁的夏公!

    “这不只是【秦吏】秦军对匈奴的胜仗,更是【秦吏】诸夏对胡人的完胜。”

    “昔日有齐桓公齐桓公越燕伐山戎,破孤竹,残令支,救燕黎民社稷。时隔五百年,又有夏公亲征代北,力挫冒顿,杀胡十余万,解救代地百姓数十万,故曰,五百年必有伯者出!”

    如今的霸主,自然是【秦吏】黑霸王了!

    但在儒生眼里,霸道依旧不够,得进一步升为王道才行!

    还真是【秦吏】瞌睡来了枕头,一匡天下后,接踵而至的便是【秦吏】远人来朝!

    叔孙通们将黑夫封匈奴三单于,鲜卑、乌桓东胡大人,以及北海诸属国都尉一事,同历史上唐虞、夏禹、成汤、周公时的四方属国来献相提并论……

    “昔者唐虞崇举九贤,布之於位,而海内大康,要荒来宾,麟凤在郊,而今夏公当政,亦是【秦吏】如此,此圣人在位之兆也!”

    儒生们觉得水到渠成,已经摩拳擦掌,乘着内战外战的连续胜利,对夏公劝进了……

    但有一件事,却成了从龙之臣们心里的一根刺。

    黑夫手下的将尉谋士们,此刻并未因匈奴的残灭而放松警惕,依旧如临大敌,他们觉得战事尚未结束,一旦雪停了,随时可能要再度北上。

    因为这场仗,虽以秦军完胜,却出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。

    作为北伐东征的功臣,战后的最大得益者,列侯是【秦吏】最不希望此人出现的人,他们窃窃私语道:

    “‘扶苏’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我邀他来的。”

    黑夫对已为心腹的“黄石先生”袒露了实情,虽然他早已宣布了扶苏的“死讯”,将辽兵的实际掌控者说成是【秦吏】刘季,但这点伎俩只能骗骗小老百姓,如张良等才智只士,心里门清。

    “早在我灭楚北上时,便派使者走海路,给扶苏送去了一封信,约他来代北一同猎狼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信中对扶苏说。”

    “来则仍为故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还是【秦吏】以为,此乃画蛇添足之举,徒让众人心生不安!”

    张良认为,没有扶苏,夏军一样可以大败冒顿,至于能不能杀死他,纯看运气,倒是【秦吏】让扶苏在侧,反而生出了许多变数,觉得黑夫是【秦吏】在给战争增加风险,皱眉道:

    “若他不来,或者来了反助匈奴呢?”

    黑夫一边抚着两条爱犬,喂它们吃来源可疑的肉,一边道:

    “那便是【秦吏】敌人!”

    黑夫甚至哼唱了起来:“朋友来了有美酒,敌人来了有刀枪……”

    他为此做了充足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胶东一线,尉阳带着海船舟师,随时准备,可以北渡辽东。”

    “而广阳郡一线,没有北上进攻匈奴的军队,也在秣马厉兵,只等雪化,便可越过已投降于我的渔阳郡栾布,向辽西进发!”

    “好在,他还是【秦吏】我认识的那个扶苏。”

    黑夫站起身来:“准备准备罢,我要邀约扶苏,前来赴宴。”

    “我二人的恩恩怨怨,是【秦吏】时候做个了结了!”

    张良道:“他若来,夏公又要如何处置?如臣一般,让其隐匿身份?但但扶苏与我可不同,他是【秦吏】秦始皇帝的长子,秦之社稷的正统继承者,岂会甘心为夏公臣属?”

    “而若是【秦吏】杀之,扶苏却又能分清大是【秦吏】大非,一旦屠戮,就要连同其属下数万卒一同抹去……”

    在张良看来,顺着先前宣布的扶苏死讯,让这个人从此消失不见,或许是【秦吏】最好的方式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上,黑夫却不欲他人置喙:“我自有打算,可两全其美。”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何办法?”张良追问,心中隐隐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【秦吏】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抬起头,从容笑道:“推贤让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12点半。

    另外推荐一本朋友的书《努力工作才能活下去的魔头》,给我七月一个面子去看看啊!
友情链接:五代梦  全职高手  中华养生网  我闺女是天师  春野小神医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中国玉米网  据说娱乐网  努努书坊  天涯八卦  星座网  星峰传说  房贷计算器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战神狂飙  最强逆袭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民国谍影  励志故事  漂亮女人  全职武神  名人名言  龙组兵王  中华养生网  如意小郎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