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1019章 饮鸩止渴
        韩信贼猛。

    若用后世的话形容“代王”韩广的心情,这四个字再贴切不过。

    “从十月中到十一月,不过半月时间,韩信便连败代兵,杀我部将王黄,夺取了蓟城,全据广阳郡……”

    身处上谷郡府沮阳,韩广听得前线败仗连连,忧心得连摆在面前的小羊羔肉也吃不下去。

    同样是【秦吏】姓韩,差距怎那么大。

    他本是【秦吏】上谷小吏,在数年前的反秦风浪里以上谷戍卒造反,占据上谷与代郡,又通过与臧荼“互王”,得到了代王的王号。其后两年,陆续在燕赵崩溃之际,扩张得到了雁门、渔阳、广阳,一时间竟成了北方最强大的反王——当然也是【秦吏】硕果仅存的一个。

    他与匈奴人的勾结,却是【秦吏】受到了范阳人蒯彻所诱。当年韩广曾收留同族人,秦始皇帝的方术士韩生,蒯彻寻来,欲通过离间秦朝君臣以乱天下,便与其结识,就在黑夫渐次扫平诸侯之际,蒯彻又来了,给韩广出的主意,是【秦吏】与匈奴结盟……

    “中原罢於兵革,以故冒顿得自彊,控弦之士十余万。自灭东胡后,如今收复北假,占据云中,常扰雁门、代郡,若能得其助,以十万骑南下代地,与黑夫交战,或将两虎相伤,而代国便能幸存!”

    尽管知道这是【秦吏】饮鸩止渴,但韩广还是【秦吏】举起杯盏,将毒酒喝了下去!

    没办法,不喝,就渴死了。

    他不仅认了冒顿为父,还商议以后送女儿入匈奴,嫁给冒顿之子为阏氏,与之“和亲”,更答应赠匈奴絮缯酒米食物,作为匈奴出兵的报酬。

    但现如今,匈奴人在燕地战场的表现却不尽人意,一面是【秦吏】不听韩广部将黄广等指挥,只顾劫掠财货,另一方面,作战也不尽力,见到代军不利便撤走。

    就算是【秦吏】在蓟城郊外的一场战斗里,面对韩信的大军,匈奴的左贤王所率骑兵,也对秦军的强弓劲弩无可奈何,在传统的远射骚扰不成功,尝试冲锋践踏也被击退后,竟撤离了战场,导致蓟城陷落,王黄被杀。

    韩广手下兵卒不过四万,蓟城一仗后,顿时少了一半。

    面对他的质疑,蒯彻却不以为然,说道:“秦军之劲弩射程极远,匈奴之角弓弗能及也;秦军师旅阵战,井然有序,则匈奴无阵不整弗能当也;若是【秦吏】战于城池,下马格斗,秦军坚甲利刃,长短相杂,剑戟相接,则匈奴之兵革弗能当也,此秦军之长技也。”

    “故若是【秦吏】想让匈奴与秦军阵战,甚至是【秦吏】帮忙守城,却是【秦吏】将他们,用错了地方!”

    韩广气得不行:“那我向匈奴借兵有何用?”

    蒯彻的看法,倒是【秦吏】与李左车不约而同:“代北多土山丘陵,曼衍相属,平原广野,此车骑之地,步兵十不当一。而匈奴人生于苦寒漠北,以肉酪为食,风雨疲劳,饥渴不困,故而在代北交战,才是【秦吏】匈奴的用武之地!“

    听说战场将在自己的地盘上打,韩广更绝望了:“我还指望匈奴能助我守住三陉……”

    代北与中原,被太行山和燕山隔开,所谓三陉,便是【秦吏】其与中原的三个通道。

    从东到西,一为军都陉,便是【秦吏】后世居庸关,位于蓟城正北的军都山夏,两山夹峙,下有巨涧,悬崖峭壁,地形极为险要,是【秦吏】渔阳、广阳、上谷三地交界的重险。谁得了它,便好似得了锁钥,出可攻,退可守。

    二为蒲阴陉,便是【秦吏】后世紫荆关,在易县西八十里,路通代郡,山谷崎岖,多紫荆树。

    而第三条路,则在代郡与恒山郡中间,其名飞狐陉,两崖峭立,一线微通,迤逦蜿延,百有余里。

    作为中原通往代郡的必经之路,韩广寄希望于守住三地,好“御敌于国门之外”。

    但蒯彻却轻易撕破了他的美梦。

    “韩信挟广阳之胜,已发兵西击蒲阴,而我近日听闻,黑夫将大军十万,已至恒山,也将北攻飞狐,而代王现在只剩下两万余人,分兵扼守三关,与十倍之贼为敌,当真能守?”

    “一旦关破军亡,代郡之内必群起响应黑夫,缚大王而降啊!”

    因为引匈奴入关之事,原本还颇得人心的韩广,在燕代之地遭到了很大的反对,燕代常年遭受胡虏袭扰,对匈奴的人愤恨,更甚于秦军,在广阳郡时,一些部将就选择了倒戈。

    喝下去的鸩毒开始发作,但口中的干渴,却依旧如故。

    韩广急地像热锅上的蚂蚁,朝蒯彻长拜道:

    “那该如何是【秦吏】好?请先生教我!”

    “答案就在眼前。”

    蒯彻道:

    “大王可知,去岁入冬前夕,项籍发兵击衡山、南郡,欲捣毁黑夫南方偏师,解除楚国侧翼之敌,而黑夫部属利咸等是【秦吏】如何应对的?”

    韩广道:“我听说是【秦吏】壁清野,填埋水井,让项籍扑了个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!让项籍行军于无人弃地,无粮食可用,然后利用雨雪,让其知难而退,从而让项籍浪费了数月时间,陷入十面包围,从那时候起,楚国便注定灭亡了!”

    蒯彻道:“如今代国面对的形势,与当时利咸等颇同,既然无法与秦军角力,故不可攻,甚至不可守,而应当避其锋芒,将军不如将军都、蒲阴、飞狐之守兵全部撤回,作败退状,烧毁谷仓,填埋水井,带着他们向西,退往雁门平城一带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此,则黑夫将大军入代后,便只能扑一场空,秦军人众,在地广人稀的代地无以掠食,必不能久。时值严冬,寒风料峭,代北的风雪,可比南方酷烈多了,秦军多为南人,必死伤惨重。”

    “若黑夫知难而退,留军守备,大军撤退,则匈奴可助大王以众凌寡,复夺代地,让黑夫功败垂成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【秦吏】黑夫急于消灭代国,驱逐匈奴,一味追击,那更好,便可诱其深入,在草原边界处,大破之!”

    见韩广还在犹豫,蒯彻抬出了冒顿逼迫道:“此亦是【秦吏】匈奴大单于赞同之策,匈奴会助代军西撤,更会集结将近十万的骑兵,等待在草原上,好给疲敝的秦军致命一击!”

    “这是【秦吏】让代国存留的唯一机会。”

    也是【秦吏】让天下继续分裂的唯一可能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广迟疑再三,对向匈奴借兵之事,已是【秦吏】后悔莫及,但上了贼船哪那么容易下去?最后只能勉强答应。

    但在三日后,韩广开始离开沮阳,向西方撤军时,蒯彻却不欲同行,而是【秦吏】向他要了一队人马,要去东边……

    “蒯先生意欲何为?”韩广疑窦重重,这蒯彻一开始是【秦吏】赵歇之臣,后来却在赵国危亡时抛弃了赵歇,如今,又要逃离岌岌可危的代国么?

    “打赢此战,必须考骑射与戈矛阵战,我不善于此道,但却善于折冲樽俎……”

    蒯彻道:“仆欲去一处地方,为大王和大单于,寻得一位新的盟友!”

    韩广胡乱猜测:“莫非是【秦吏】……韩信?先生能说得韩信叛秦?”

    现在韩广,也只能期望奇迹了。

    蒯彻却摇头:“韩信对黑夫忠心耿耿,我已通过韩信一位‘一心为他着想’的亲信都尉试探过了,想让韩信叛黑,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那先生是【秦吏】要……”

    蒯彻指向东方:“没错,身在辽西的扶苏,或是【秦吏】最可能加入吾等的盟友!”

    韩广皱眉:“但扶苏亦号秦军,我还听说,扶苏与黑夫是【秦吏】故友,他还曾在辽东驱逐东胡……”

    韩广过去两年,与占据两辽的扶苏,一直是【秦吏】敌对状态,因为对方一直称秦军,也没想过能化敌为友。

    蒯彻却笑道:“黑夫也自称秦之摄政,但此秦与彼秦,能一样么?”

    “扶苏是【秦吏】是【秦吏】秦始皇帝正统继嗣,称了召王,而黑夫却只是【秦吏】秦臣,为夏公,他会向扶苏俯首称臣么?”

    蒯彻摇摇头:“绝不可能,故黑夫对外宣称扶苏死了!“

    “至于二人的交情……扶苏以两辽为根基,欲入中原,重整山河。但黑夫却先扫平六国,其九卿之一的陈平,可没少阻碍扶苏,屡屡刁难,扶苏岂能不恨之?天大的交情,也早已磨光,变得离心离德,更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蒯彻喃喃道:“这二人都希望自己能做那个扫平天下的英雄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样的英雄,一个就够了!”

    “一山不容二虎啊,黑夫名为秦吏,实为秦贼,杀胡亥而逐嬴姓公族,我怀疑蒙氏兄弟,也是【秦吏】其暗暗赐死,嫁祸于赵高。”

    “其谋朝篡位之心,早已昭然若揭,想必一统天下后,就要借势谋夺皇帝之位了!他此番北上,除了要对付代与匈奴外,另一个原因,便是【秦吏】要亲手解决扶苏,方能放心罢?”

    “代与匈奴对黑夫来说,只是【秦吏】肘腋之患,但扶苏,却是【秦吏】威胁他篡秦的心腹大患啊!”

    蒯彻冷笑起来:“所以若两秦相遇,便要先打起来,哪还顾得上吾等?”

    “而扶苏面对要夺嬴姓天下的黑夫,又会作何想呢?”

    “我曾见过扶苏,那时他尚且是【秦吏】个愚昧古板,只知道奉父命行事的公子,可现在的扶苏,见识了众叛亲离,看到了人间杀戮,起于海东,饱经风霜,行事作风,与当年大不相同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不相信,扶苏会将历代先君的邦国,拱手相让!”

    “而他想要避免像胡亥一样身死,就只有放下成见,与吾等合作!”

    纵横家是【秦吏】剖析人心的大事,最善于利用人性里的弱点。

    对权势的贪婪、对未来的迷惘、对敌人的恐惧、对将夺走自己一切之人的怨恨、对不公处境的愤怒、对忠臣益友的疑虑、还有无法低头为人臣属的骄傲……

    蒯彻不相信,扶苏心里,就没有一二种情绪。

    只要有,蒯彻便能用言语将其放大!

    “我会亲自前去辽西,赌上身为纵横策士的性命,说服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。

    
友情链接:穿越小说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金庸网  伏天氏  娱乐大头条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星座网  女性健康  小学生作文  蜡笔小说  大争之世  星峰传说  穿越小说  诡秘之主  圣龙图腾  第一课件网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大明元辅  就爱读小说  开天录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