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1010章 玉碎
        竹邑乃是【秦吏】泗水郡睢水旁的一个小县,以县郊多竹而闻名,竹林中是【秦吏】楚军从彭城撤向睢水以南的军营,从两年前起兵以来,楚卒几乎便没有歇息过,但他们的士气,早已不复一年前踏上秦地,在西河时的高昂,此刻十分颓唐,笼罩着失败的气息。

    睢水边上,正在举行一场审判,主审者正是【秦吏】项籍本人。

    “某想过他人会叛。”

    看着被五花大绑,跪在自己面前的将尉,项籍重瞳里是【秦吏】难以置信和愤怒:

    “却没想到,周殷,你竟也欲步钟离眛后尘,不但要做逃兵,带人去降秦军,更欲刺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周殷乃是【秦吏】陈人,项籍起兵后,也在陈郡与武臣等一同响应加入,是【秦吏】项籍攻克淮阳的重要功臣,西征期间曾有下洛阳、宜阳之功,可是【秦吏】与钟离眛、龙且、范增,并称为骨鲠之臣的人。在项梁为楚大司马后,周文任左司马,他便做了右司马,是【秦吏】楚军中第五号人物。

    但就是【秦吏】这样的一个人,却因为策划了一场针对项籍的刺杀,结果因为崇拜项籍的一名校尉获知此事,告发了他们,导致行动失败,周殷与十多名楚人将尉尽数被捕,此刻都被押在此处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项籍脸上挂着不解:“汝两年前在陈地,与周文父子一统同举兵响应,先登夺陈,鸿沟之战,破釜沉舟,也助我大破王贲部涉间之兵,西击三川,常为前锋,每每立有功勋,为何如今到了楚国反击的最后关头,汝却要加害于我?”

    “上柱国可知近日黑夫在陈地的作为?”周殷却并无愧意,而是【秦吏】面不改色地宣称,尽管他被绳子紧紧捆住,脸上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祭太昊陵,穿着楚服进入淮阳,其军于陈人无犯,使陈地父老士人仍为乡老官吏,不追究其从上柱国杀秦吏之罪,甚至提出要在战后减租、省刑……”

    项籍更怒:“此乃黑贼诡计,是【秦吏】想要离间楚人,你竟信了他?”

    周殷摇头:“我并非信了他,而是【秦吏】局势于我方而言,已是【秦吏】太差。”

    “东北有敌,胶东曹参已占琅琊,在进攻东海首府郯县。”

    “东南有敌,江东吴芮已以越兵夺广陵、淮阴,东阳叛楚,降其乡党陈婴,威胁徐县,而舟师尉阳,更早已派艨艟越过下邳,进入彭城附近,泗水以东,皆将不保。”

    “南方有敌,衡山豫章的赵佗配合丹阳安圃,进攻淮南,已破数县,在向寿春进军。”

    “西南有敌,吴广克汝南,驻扎新蔡,兵临颍水。”

    “西方有敌,韩人背叛楚国,公孙信投靠秦军,为秦先导,攻至苦县、谯县。”

    “北方有敌,陈平招揽丰沛诸县公,不断击我后方,陷我彭城,君臣不得不南迁至此。”

    “西北有敌,灌婴据睢阳,以梁地县公建砀郡兵,而李必、骆甲部也不断向东推进,与大司马项梁战于芒砀。”

    “加上已投靠黑夫的彭越,封我海上的胶东商贾船队,以及身处淮阳的黑夫主力大军,楚国已被十面包围!”

    在周殷看来,局势到了这种地步,再加上黑夫又善于收买人心,已经没什么好打的了,楚国必输无疑。

    面对楚国大厦将倾,各线的楚军部队已经不能做到像之前那般拥有极其坚定的意志,大多数县公,在得知末日将近,无力回天的情况下,纷纷选择了效仿丰沛、梁地的同僚,退守家乡或者投降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依旧对项籍抱有信心,还在对秦军进行疯狂反扑。

    这些人,大多数是【秦吏】参与过西河之战的,对西河人举起过屠刀,大肆报复。他们也听说了秦军处死魏人俘虏的事,楚国一旦战败,他们恐怕也难逃一死,所以在江河日下之时,也只能选择拼死搏杀,作困兽之斗。

    周殷颔首:“我知道,上柱国一直期盼,希望楚国能出现一场三百年前,楚昭王大败吴人实现复国的大胜,或项燕击破李信式的大逆转!”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在这种情况之下,项籍还在发布他的战争总动员令,号召楚人誓死不降,保卫他们的家国,在每一个里巷和秦人殊死而战。

    最初楚人还战战兢兢地拿着武器,但当他们发现,敌人并没有绝灭楚人的打算,甚至还口口声声说要从项籍手底下“解放”他们时,谁tm会理会这道命令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项籍只能用一件事来鼓励众人继续相信他。

    “吾举兵以来,无一场败仗!”

    “上柱国。“

    周殷沉重地说道:“从两年前起兵起,将士们随上柱国南征北战,起淮南,夺东海,定陈郡,攻砀郡,临三川,渡大河,入关中,屠西河……而后又奔袭千里回援淮南,南击衡山、南郡,却无功而返,又跑到中原与秦军苦战,败彭越,只要是【秦吏】上柱国为将,的确没有一场败仗。”

    “但吾等,真的已经累了,磨破了十多双鞋履,身边的乡党越来越少。“

    “而百姓们,他们已将子弟送入上柱国军中,多已战死,也不愿再做更多牺牲,上柱国恐怕不知道罢,在陈地一些地方,楚人开始早早将家里的被褥悬挂在窗外,作为投降的标志,他们甚至哀求楚军士兵不要再保卫他们的乡里,以免在最后时刻惹怒秦军,遭到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“可上柱国,你却下了一道什么命令?”

    而与黑夫那边竭力争取人心呼应的,却是【秦吏】项籍要求“焦土作战”的命令。

    根据以空间换时间,牵扯黑夫补给线的战略,项籍要求,睢水以北,颍水以西,所有楚人都进行迁徙。

    地不分东楚西楚,人不论老幼,皆有守土抗秦之责!

    他希望如此,但却没解决一个问题:要他们抛弃即将成熟的庄稼,离开祖辈生活的土地,谈何容易?且百万楚人徒步迁徙根本得不到安全保障,要经受大雨折磨,到了地方,也没有任何食物可供应,连项籍的军队,都已经开始缺粮,在仰食桑葚了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说来说去,只剩下了楚军中一句空洞的口号:

    “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!”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项籍的怒喝,他希望用五百万楚人的玉碎,叫秦人见识一下楚国的尊严和骄傲!

    这只已屹立了八百年的凤凰,已涅槃重生过一次,它还不打算死呢!

    “玉碎?”

    却周殷却对此哈哈大笑:

    “但上柱国,你想错了一件事,大家都只是【秦吏】瓦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你这项氏贵胄,才是【秦吏】玉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配角死于话多。

    周殷死了,是【秦吏】项籍亲自斩下了他的头颅,他的血流进了睢水里,脑袋用现砍的竹竿高高悬起,插在睢水岸边,作为对心存侥幸者的告诫,每个渡河的楚卒,都会看上一眼,然后低下头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一场叛乱似乎平息了,但周殷的话在项籍耳边回荡,如战鼓一般刺耳和残酷:

    “人皆贪生恶死,十多年前,楚人已经瓦全过一次,只要能活下来,还介意,再来一回么?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要碎,便由吾等,将上柱国先击碎了罢!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【秦吏】,我伙同有同样想法的将士,欲刺杀上柱国的原因!“

    “承认吧,项羽,这场仗,楚人已输了!”

    回过头,项籍看向因只能喝粥而饥肠辘辘的楚卒,不敢直视他目光的将尉,楚军的士气,似乎更加低落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输。”

    项籍只能心中重复这句话,露出笑,对所有人鼓劲道:

    “秦军举兵,十面包围楚国,可实际上,黑贼已犯了兵家大忌,他兵分十路,看似人众,实是【秦吏】敌分而我专!”

    “决战的时刻,到了!”

    在渡过睢水后,召集英布、龙且、虞子期等将尉军议时,项籍掷地有声地说宣布了楚军的战术:

    “管他几路来,我只一路去,定要将这十面之敌,各个击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今天只有一章。

    
友情链接:飞剑问道  励志故事  牧神记  飞剑问道  最强逆袭  扶蜀  明朝败家子  无敌超神奶爸  最强狂兵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IT百科  伏天氏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谎话大王  笔下文学  作文吧  战国赵为帝  情话网  笔趣阁小说  吞噬星空  超级神基因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飞剑问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