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1008章 太昊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秦始皇帝灭楚,将此事与与虞舜驱逐三苗相提并论,故祭了城内的舜庙,就是【秦吏】在那时候,在淮阳城中,我第一次见到了夏公……”

    作为朝廷的太祝,叔孙通此番随九卿之一的太仆章邯,押最后一批后军三万人及粮秣数十万抵达陈地淮阳。

    时隔十六年,故地重游,叔孙通少不了在一众来自中原各地的儒者士人面前大为感慨。

    他当时因为老师孔鲋不愿应秦始皇之召,故而来晚,结果在外头被一个黑脸秦吏拦住搜身,十分细致,只差将他脱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而之后叔孙通与两个老儒为篡改孔子说过的话,吹捧秦穆公之事在庙内争吵,又为黑夫听见……

    这些事情,叔孙通当然不会讲,他只模糊地说了下自己的见闻,对众儒道:

    “时秦始皇帝问对,而夏公为率长,自捉刃立于侧。既毕,我归于曲阜,鲁人问曰:’秦王何如?‘我答曰:’秦王雅望非常;然床头捉刃人,此乃真英雄也!”

    听到这,群儒士人先大赞黑夫,又夸叔孙通慧眼能识明主。

    全然忘了前段时间,他们这些与叔孙通有旧的人,还曾抱怨叔孙通做了朝廷的大官,却不推荐他们为吏,而专门推荐能斩将搴旗的群盗壮士。

    当时叔孙通便说过:“夏公方蒙矢石争天下,诸生宁能斗乎?故先言斩将搴旗之士。诸生且待我,我不忘矣。”

    而现在,他果然没忘记这群在中原拥有一定话语权的故旧,花了几个月时间将他们一一召集起来,今日汇聚于淮阳,正是【秦吏】要为黑夫谋划一桩大事:

    “祭太昊陵!”

    太昊本是【秦吏】任、宿、须句、颛顼等东夷风姓小国之祖,但后来,在古史不断的层叠累积与故事嫁接下,与“庖牺氏”,也就是【秦吏】伏羲神话彻底结合。

    传说伏羲乃是【秦吏】三皇之一,代燧人氏,继天而王。母曰华胥。履大人迹于雷泽,而生庖牺于成纪。伏羲蛇身人首,有圣德。仰则观象于天,俯则观法于地,旁观鸟兽之文,与地之宜,近取诸身,远取诸物。始画八卦,以通神明之德,以类万物之情。

    又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。于是【秦吏】始制嫁娶,以俪皮为礼。养牺牲以庖厨。故曰庖牺。有龙瑞。以龙纪官。号曰龙师。作三十五弦之瑟。木德王。

    总之,是【秦吏】个圣人,也和黑夫一样,是【秦吏】个大发明家,八卦、书契、娶嫁、驯化牲畜、音乐,都被归功于伏羲。

    其都于陈,立一百一十一年崩,葬于宛丘之北,这便有了太昊陵。

    祭太昊陵,这本来是【秦吏】羽翼营里的新贵,名为“黄石”的谋士建言,但叔孙通倒也极其赞成,对黑夫道:

    “当年秦始皇帝虽祭舜帝,可实际上,却是【秦吏】完全选错了祭祀之神。舜帝虽为五帝之一,但在陈地,只有陈国后裔每年祭拜,但太昊不同,不论是【秦吏】陈之后,还是【秦吏】楚之迁民,贵、士、庶,皆极其崇敬,称之为人祖,每年二月二必祀之。”

    关东与关西异俗,尤其重礼,要叔孙通说,哪怕蛮夷夺取了中原,也要表现出对礼乐的重视,来做裱糊,好赢取贵族、士人的支持。

    何况是【秦吏】夏公呢?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叔孙通就纠结起中原儒生士人,让他们参与进来,制定祭拜的礼仪,说是【秦吏】参与,其实都是【秦吏】他按照夏公的需求拿主意——因为夏公要在从宋地南下陈地时,先祭陵而后入城,时间很紧张。

    七月十五,祭祀的这一天,夏公的一万亲卫早已将太昊陵围得水泄不通,虽是【秦吏】传说,但城北还真有座如山般高大的陵阜,至于里面埋的是【秦吏】不是【秦吏】太昊,天知道,反正有了周、陈、楚官方背书,在此立庙,每年祭拜,不是【秦吏】也是【秦吏】了。

    在等到夏公后,叔孙通便说起了此事:

    “最初的墓冢可没有今天这么高大,只不知从何时起,民间传说用家乡的土给人祖添坟,可以生儿育女,免除灾祸。于是【秦吏】,前来朝拜的男女都要从家乡带来一袋黄土,撒在坟头上。久而久之,伏羲墓便有了山丘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中国人的信仰,果然很真实。

    黑夫大笑,末了又突然问了叔孙通一句话:

    “灵么?”

    叔孙通一愣,旋即想起,摄政东来前,夫人已经有孕,如今也已七八个月了吧,他立刻道:“据说很灵。”

    “我过去曾随夫子入内,这里面有一求子石,上有一个明显的孔状,过去有这样的说法,想要男孩便把手指放进去向,左转三圈,要女孩向右转三圈,而后,将手再放入袖中,便能应验。”

    黑夫道:“若真如此,当年东门豹便应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又笑道:“当然,现在也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听上去,他好像是【秦吏】“帮朋友问的”。

    但在稍后,在后世淮阳“担经挑”的前身,那奔放激昂的祭祀巫舞中,黑夫却悄悄将手指,放进了让卫士事先检查过三遍的求子石中。

    又向右,转了三圈,喃喃道:

    “这次,希望能生个小公女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太牢之祭,告慰羲皇。

    五百春秋,必有明王。

    季世多事,夏公东出。

    再统天下,除暴安民。

    今于宛丘,并奏华章。

    老树羽去,新宇辉煌。

    不腆之仪,伏惟尚飨。”

    随着太牢献上,冗长的祭文总算念完了,今天的仪式,是【秦吏】叔孙通全权负责的,他对黑夫说过:

    “五帝异乐,三王不同礼。礼者,因时世人情为之节文者也。故夏、殷、周之礼所因损益可知者,谓不相复也。臣愿颇采古礼与秦及六国仪杂就之。”

    而这典礼,也的确以周礼与秦、陈、楚之礼杂糅,算是【秦吏】都兼顾到了,看得中原儒生士人不住点头,认为得体。

    入城前举行祭祀太昊的仪式,一方面是【秦吏】强调这位“继业者”不仅继秦之业,也继三皇五帝的正统性,足以让陈地士人明白其愿意入乡随俗的善意。

    但普通人,却是【秦吏】全然看不懂的,所以在典礼结束后,黑夫进行入城仪式时,特地换下祭服,换上了另一身衣服,在相迎的三老面前晃了一晃。

    只这一露面,便足以让淮阳人惊愕。

    “我没看错罢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对秦人抱有仇恨的淮阳御夫庄贾,远远看见夏公那巍峨的高冠后,有些吃惊:

    “他穿着的,居然是【秦吏】楚服!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地虽被攻克已半月之久,但依然有些动荡,楚人纯粹是【秦吏】被武力压制住,一向注重安全的夏公,自然不会多露面,只是【秦吏】入驻淮阳后,频繁邀请当地士人去商议,要如何以陈郡阳夏人,郡尉吴广等人为首,组建新的郡府。

    所以解释夏公用意的使命,依然落到了叔孙通身上。

    “汝等没看错,夏公穿的,的确是【秦吏】楚服。”

    在召集陈地三老、士人的宴会上,叔孙通如此为黑夫背书。

    “夏公本就是【秦吏】南郡安陆人,亦西楚之地,言荆楚之语,与陈人乃是【秦吏】同乡也。他素来节俭,平日里燕居时,穿的是【秦吏】短制楚服,今日特地穿上长制楚服,冠楚冠,是【秦吏】因为进入陈地,特地入乡随俗也!”

    “入乡随俗?”

    陈地父老都有些惊讶,当年秦始皇帝入陈,可是【秦吏】以征服者姿态进来的,这位夏公,倒是【秦吏】有些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又闻叔孙通全程只言夏,不提秦,这群有产者的排斥之心,遂淡去不少。

    而在宴席之上,叔孙通如此描述夏公对陈地,或者说,对楚国,对六国之地的统治计划:

    “齐政修教,因俗而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。
友情链接:九重武神  中国玉米网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锦衣夜行  大族激光  逆剑狂神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神道丹尊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九御神王  电视指南  绝世邪神  经典古诗词  蜡笔小说  民国谍影  诡秘之主  明朝败家子  银行信息港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极限保卫  金庸网  中华养生网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励志名人名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