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1006章 锦衣夜行
        早在六月份时,丰沛的易手,彭越对彭城的袭击,的确给整个夏初,僵持于陈、宋之间的战局带来了极大改变。

    项梁在战略上比他那侄儿要强,在丰沛易手的消息传来后,楚军在睢阳再坚持不下去了,遂撤往西方的芒、砀两地,依托芒砀山阻挡秦军一时。

    都尉李必,司马杨喜作为踵军前锋,奉命追项梁至砀县,而刚带着“灭魏”之功,俘虏魏豹抵达襄邑的灌婴,方知自己眼下已升爵为右更,并得到了“砀郡尉”的任命!

    灌婴连称不敢,向黑夫下拜道:“下臣一年前还只是【秦吏】一介骑将,麾下之卒不过二百,岂敢任如此重职?更何况,灌婴过去是【秦吏】睢阳贩缯之徒,郡长吏一贯要异地任职,不可以本地士人为当地长吏。”

    异地为官,这的确是【秦吏】秦朝的规矩,是【秦吏】任职的重要回避条款,和后世一样,不论郡县,党政一把手一般都是【秦吏】外地人,为的是【秦吏】避免任人唯亲,防止关系网被利用,最终尾大不掉。

    照葫芦画瓢是【秦吏】不可行的,眼下不如往昔,梁地不比关中,这套制度本就是【秦吏】以官员代表朝廷,同地方势力博弈,要他们相互提防,相互斗争。但现在,黑夫需要的却是【秦吏】尽可能缓解被攻占地区士民的焦虑,鼓励更多带路党出现。

    黑夫看得很明白:“非常之时,当行非常之事!“

    ”魏人心思叵测,疑我军进入睢阳后,会大兴旧案。“

    就是【秦吏】怕秦人像还乡团一样,大肆打击报复,重新推行苛律,将所有反抗过朝廷的宋人统统绳之以法,或者像楚军一样,在梁地搞血腥大屠杀。

    “故必以梁宋之人先导,任其长吏,方可释其猜疑,更能征辟当地子弟青壮为我所用。以你为郡尉,不只是【秦吏】因为你战功赫赫,又敏锐细心,也因为你是【秦吏】砀郡人……“

    在这年头,乡党关系是【秦吏】很重要的,同乡可以指同里,也可以指同县、同郡,依靠籍贯、方言相互认同抱团。全天下包括十四个大的方言区,而其中魏地方言,又分宋、卫、梁等几种,同乡是【秦吏】文化认同和情感归属的对象。

    空降一个不了解当地的秦人、南郡人过去,倒不如起用军中那些来自中原各地的将尉士人。

    比如郦食其,就以说降之功,被黑夫任命为砀郡守,不过实权在砀郡丞手里。

    而作为睢阳人,近来立下赫赫战功的灌婴,当然就成了砀郡尉的不二人选。

    对睢阳,黑夫是【秦吏】有自己的战略诉求的,这儿过去叫商丘,是【秦吏】宋国首都,战国齐灭宋,这一带又为魏所得,建立了大宋郡,秦灭魏后,又置砀郡,因为大梁残坏,故以睢阳为首府。

    睢阳襟带河济,屏蔽淮徐,控制着睢水,沿水东下便能进入楚国腹地,舟车之所会,自古争在中原,未有不以睢阳为腰膂之地者。

    故此地是【秦吏】黑夫实现对楚包围,极其重要的一路。

    说完公家的理由,黑夫又将灌婴扶起,对他笑道: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原因,人言,富贵不还乡,如锦衣夜行,你如今跻身两千石,也该回故乡去看看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灌婴自知任务艰巨,一刻不歇,立刻带兵前往睢阳,他还得到了两个帮手,都是【秦吏】两个月前投降黑夫的砀郡人,一为陈留人郦商,一个是【秦吏】横阳人傅宽,横阳便在睢阳边上,皆为都尉。

    这支军队被黑夫叫做“砀郡军”,共计两万余人,基本上砀郡带路党组成,加上灌婴的车骑,于七月初进入睢阳。

    睢阳人本来的确有点人心惶惶,畏惧秦人报复,但听到进城的几个秦吏,居然口吐宋魏方言,见来的人多是【秦吏】同乡,不由心下大安。

    按照乡党关系的理解,一个本地出身的官吏,大概率是【秦吏】不会残害他祖宗坟墓所在的乡里,比较被乡里乡亲几代人一直唾骂的感觉可不好受。

    进了睢阳,十多年前被征召为戍卒,去了塞北就没回来过的灌婴只觉得,城里几乎什么都没变。

    延续宋国时的旧制,睢阳之北门叫桐门,这里地势平坦,只是【秦吏】沿着清澈水流的方向,从西北向东南微微倾斜。河道边种植着桐树,此时入秋,花儿早落。

    而周边田亩里,本该是【秦吏】则是【秦吏】黄灿灿的五谷,此地少麦,以粟、豆、黍为主,间杂水稻,克不少土地都因战争而荒废,秦楚之间爆发了许多次小战役,战火摧毁了大片田地。

    进了桐门,就是【秦吏】灌婴家曾贩缯的里闾,他的亲戚早就听闻灌婴归来,被城内众人推举出来,聚在街上翘首相迎了。

    历史开了大玩笑,作为重农的周人后裔,成周民众却因为地狭人众,只能从事工商,作为商人后裔的睢阳人,生活态度却较为保守,其俗犹有先王遗风,重厚多君子,好稼穑,虽无山川之饶,能恶衣食,致其蓄藏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儿,虽然也有工商居肆,但商贾的地位是【秦吏】不高的。

    昔日灌婴为贩缯小贩,将自家母亲织的履、衣等物当街叫卖,因为没钱租买屋肆摊位,只能推着小车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没少被市吏放狗追赶。

    如今再度归来,灌婴却贵为一地郡尉,曾经撵过他的城管,如今却跪在街侧,一口一个“灌君”,那感觉不要太爽,衣锦还乡的骄傲,在心中涌现,也对黑夫更加感激。

    但让灌婴感到诧异的是【秦吏】,当年同一个里闾的邻居,竟十去四五。一问乡党,才得知多是【秦吏】死于秦、楚战乱。

    甚至于,一个当年腰间别剑,在大街上以任侠为事的故人,如今却满脸胡须,眼神疲倦地对灌婴说道:“徭税无常,兵马往来频繁,只望睢阳能够早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乱天下者项籍也,凌虐梁宋者楚国也!他们,便是【秦吏】那颗荧惑星!”

    “故梁宋欲安,必先灭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下凌迟至此,一切都是【秦吏】项籍的错,消灭了此人,就能停止兵戈!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黑夫需要各地官员,给韩魏当地人讲的故事,大军的民夫需要他们充当,甚至成建制投降的军队,可以再次投入战场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新攻占的东方郡县,设置了大量本地人长吏。比如任命公孙信为颍川尉;任命东阳县人陈婴为东海守——虽然他人还在中原。周苛为泗水尉。

    只有巩固了脚下,才能继续前进!

    但现在,也有一个难题摆在黑夫面前。

    “吴广已夺取淮阳城,斩楚将萧公角,楚军未做更多抵抗,继续往东撤离。“

    前不久,项籍在彭城的前线间做了选择,其结果就是【秦吏】秦军的大规模东进,而项籍却来不及将兵调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【秦吏】对黑夫来说,淮阳,也就是【秦吏】陈郢,得之固喜,但它却是【秦吏】一个烫手的芋头。

    诚然,陈的确是【秦吏】楚国的西北门户,控蔡、颍之郊,绾梁、宋之道,是【秦吏】进入楚国腹地最方便的通道。

    王翦灭楚,由此始。

    但李信大败,也由此始。

    “陈地,简直是【秦吏】就是【秦吏】反秦力量的大本营啊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至今忘不了昌平君反秦造成的恶果,要知道,当年昌平君手里没有一兵一卒,单单驰车冲入陈市,便有上千人响应。

    还有自己身为军吏,驻扎淮阳之时,在这遇到的敌视与威胁。

    那几个他掏出糖来,却依旧恨恨看着他的陈地孩童,如今可长成为楚军中坚了?这样的人,又有多少潜藏在城中?

    而楚国灭亡后,张耳、陈馀长期隐匿于此,陈地也是【秦吏】继南郡、淮南外,第三个举兵反抗胡亥的地方。

    尽管黑夫第一时间任命陈郡阳夏县人吴广为陈郡尉,但对这种大本营来说,一般的绥靖政策是【秦吏】没用的。

    有人建议,干脆一口气屠了了事,好为西河的无辜死者报仇,但羽翼营的谋士“黄石”却以为不妥,给黑夫上书道:

    “臣曾在陈多年,深知本地好恶,有一策,可使陈人归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天黑前都是【秦吏】下午,第三章在晚上。

    
友情链接: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南方财富网  杀神白起  励志故事  第一课件网  寸芒  全职法师  龙组兵王  盛唐风华  蜡笔小说  大明元辅  第一课件网  超级神基因  明朝败家子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笔趣阁小说  电视指南  中华康网  金庸网  开天录  第一星座网  全本书屋  如意小郎君  中世纪崛起  完美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