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1005章 尝麦
    战争不仅在前线展开,也在后方进行,在土地上进行。

    七月初,站在灞桥上,看着又一批满载粮食的船只沿渭水东去,萧何与张苍这两位镇守朝中的大员重重舒了一口气,对视一眼,庆幸地说道:

    “多亏去岁摄政勒令关中所有轮耕公田私田,都种满了宿麦,如今却是【秦吏】救命了!”

    从开春后,黑夫东出函谷,关东反王豪杰只知道吃秦仓陈粮老本,却不事生产,许多西方被战乱波及,田地荒废,于是【秦吏】,素有“天府之国”之称的关中便一力承担了主要的军粮供给,每个月都有数十万石粮食东去,以至于进入盛夏后,咸阳仓禀渐空。

    眼看粟尚未熟,仓吏们难免着急上火,好在五六月间,郑国渠和上林中大片大片的麦田却已金黄……

    麦子很早便被中原人种植,但最初时,小麦的栽培季节和原有的粟、黍等作物是【秦吏】一样的,即春种而秋收。

    但渐渐地,擅长种庄稼的周人农夫却发现,小麦的抗寒能力强于粟而耐旱却不如,最适合小麦播种生长的,不是【秦吏】春天而是【秦吏】秋天。于是【秦吏】,当某位不知名的周人农夫试着将一捧麦种留到秋初才播种时,冬小麦,也就是【秦吏】“宿麦“便应运而生了。

    由于北方的粮食作物多是【秦吏】春种、秋收,每年夏季常会出现青黄不接,引发粮食危机,而宿麦的出现,却给了旱地农业的中原地区一个除了囤积陈粮、种植大豆、渔猎采集外的解决方案:它正好在夏季收成,可以继绝续乏,缓解粮食紧张,一旦遇到灾年,秋天绝收,可以立刻补种宿麦,防止灾情扩散。

    再加上同样一亩地,麦子亩产远胜小米,于是【秦吏】宿麦便受到了重视,顺利跻身五谷之一。

    至少在周朝时,便以宿麦列入五谷,祭祀祖先的习俗:“维四年孟夏,王初祈祷于宗庙,乃尝麦于太祖。”

    六月尝新麦,也成了一个隆重的日子,晋景公就是【秦吏】在尝麦那天腹胀如厕,结果掉进去溺死的……

    但即便有如此多的好处,宿麦也只是【秦吏】小米的备胎,饮食习惯是【秦吏】最冥顽不化的,中夏之人的饮食,还是【秦吏】粒食为主,并将此视为自己与蛮夷戎狄的区别。

    食麦也是【秦吏】麦饭,但这玩意蒸煮出来,饭的口感特别差,所谓“麦饭豆羹皆野人农夫之食耳”,不得已而食之耳。

    去年入主关中后,萧何便向黑夫禀明过这种现状:

    “在关东,麦饭是【秦吏】父母下葬时守丧的食物,又有官员以食麦饭不饷新米,而称廉吏。”

    “更有甚者,在以稻米为主食的楚地,麦饭在甚至连喂猪狗的碎稻米都不如。楚人常年吃稻米饭惯了,厌贱麦饭,以为粗粝,既不肯吃,遂不肯种,祖父既不曾种,子孙遂不曾识。”

    即便后来有了磨、碾子,情况也没得到多少改观。

    十年前,内史腾听了黑夫的建言,以麦磨面供关东迁虏为食。尽管面食可口,但能接受的人不多,不开玩笑的说,在普遍粒食里,忽然搞出面食来,简直属于典型的歪门邪道,跟“礼崩乐坏”是【秦吏】一个性质。

    因为一直有“麦子有毒”的传闻,那十几万户关东迁虏,一开始以为秦人要毒死自己,差点闹出了反叛,后来虽然勉强吃下去,但依然觉得,自己命不久矣,甚至有人一边大嚼香脆的麦饼一边流泪者……

    直到好几年后还活得好好的,那一批迁虏,才渐渐接受了这种食物,面食甚至成了他们这个群体里独特的小吃。

    但让人无语的人,只要有机会,他们往地里种的,还是【秦吏】小米而非麦子……

    迁虏尚且如此,更勿论秦人了,所以整个秦始皇时代,关中的麦子种植面积,一直难以增加,直到黑夫入主,依然是【秦吏】“关中俗不好种麦”。

    但天下板荡,黑夫让萧何、张苍计算存粮,料到次年夏,必定闹饥荒,需要大量夏日成熟的麦子来救急。

    没法子,只能靠强制的行政命令了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黑夫让陆贾将种麦子,提到了上纲上线的程度:

    “古有后稷作史,它谷不书,至於麦禾不成则书之,以此见圣人於五谷,最重麦与禾也。今关中俗不好种麦,是【秦吏】岁失皇天后土之所重,而损生民之具也。今摄政诏治粟内史,使关中民益种宿麦,令毋后时。”

    为了鼓励民间种麦,本来是【秦吏】米饭党的黑夫,甚至将麦面制成的食物搬进了咸阳宫的官服食堂,自己和九卿大夫们每天馒头就小米粥,心里胃里愁苦,脸上却得表现得欣喜万分,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结果让人哭笑不得的是【秦吏】,太医令夏无且,却极力劝阻这点,还告诉黑夫:

    “此剧毒也,摄政以身试毒,是【秦吏】欲弃天下于不顾么!?”

    黑夫:??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被如此告诫,黑夫当时是【秦吏】黑人问号脸的。

    夏无且却振振有词:“宿麦秋种夏熟,受四时气足,自然兼有寒温,粒热麸冷宜其然也。故宿麦汤用,不许皮坼,云坼则温,明面不能消热止烦之,更有丹石之毒也!”

    意思是【秦吏】,要用完整的小麦用水煮熟之后连汤带水一并食用,也即粒食,不能加工成面粉。否则就会中毒“病狂”,乃至死亡!

    这说法明显可笑,黑夫后世没听说过吃馒头和面包,会毒死人的。

    也不是【秦吏】老夏愚蠢,哪怕再过几百年,到了唐朝,长安人天天嗑胡饼的年代,药王孙思邈竟还觉得麦子有毒,吓得好多人弃面食粟。

    黑夫不得不搞一场学术运动,让陈无咎以学生反老师,写了许多通俗易懂的文章驳辩辟谣。

    因为愚夫对“麦子有毒”的认识根深蒂固,他甚至不得以谣传谣:“食面食再喝面汤,可解微毒。”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就有了“原汤化原食”的风俗……

    一边与积重难返的风俗做斗争,黑夫还向没有麦种的贫民免费发放种子,令农家大力钻研增加麦子亩产的技艺。

    农家人种地还是【秦吏】厉害的,他们想到,在播前用酢浆和蚕矢浸种,可以使麦种在播种前就预先吸收到相当水分,蚕矢也吸足水分,趁露水最多的时候一同下到地里,麦种就能得到发芽所需的水分了。

    “至春冻解,复锄之,到榆荚时,注雨止,候土白背复锄,如此则收必倍。”

    在精进耕作之术后,到五六月麦熟时节,郑国渠边的公家麦田多得丰收,产量高于上等田中粟的产量,是【秦吏】中等田粟产量的两倍,下等田粟产量的近四倍,更远远高于豆。

    靠着治粟内史执行的,强行收购余粮的政策,原本已经见底的咸阳仓禀,再度装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叫人哭笑不得的一幕出现了,关中农夫在卖粟时不情不愿,眼下卖麦子给官府,却个个争先恐后。

    好家伙,他们还是【秦吏】宁食粟而不食面,黑夫以身作则坚持了大半年的面食,算是【秦吏】白吃了……

    嘴和胃,果然是【秦吏】人身上最保守的器官,再加上思想僵化,寥寥数年,压根没法改变。

    “刁民,都是【秦吏】刁民!”南方人黑夫得知此事,只好一边偷偷吃着白米饭一边痛骂。

    但眼下也没其他办法了,麦子或磨面,或碾碎,陆续装船东运,一如许多年前的“泛舟之役”一般,被络绎不绝的粮船运至陕县茅津,再上岸用洛阳师史家的上千乘车装载,运往嗷嗷待哺的东方。

    但此番麦子东运,幺蛾子一样不小。

    那名为“黄石”的新谋士便以一事劝诫黑夫:

    “昔日魏楚交战,魏军乏,魏惠王使人以麦为饭,充当军粮,结果兵士皆困,士气低落,而楚国吴起急调一批南方稻米、粟米入营,以荷叶包饭供应士兵,结果楚军士气大振,攻之,魏军大溃,一路败退。”

    吃小麦与吃大米、小米,居然会导致军队士气衰落和士气大振的地步,这确实很奇幻,即便黑夫明面上带头吃,也难以扭转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军队“士气大减”,只好让军队继续吃粟,而麦子优先供应灾民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,十多年前,山东迁虏“秦人要用麦毒死吾等”,一边咬着馒头麦饼一边流泪与亲人诀别的那一幕又tm出现了。

    最终战胜习俗和谣言的,是【秦吏】名为“饥饿”的魔鬼。

    尤其是【秦吏】颍川、砀郡地区,正如张良所说的,秦楚在此交战,民失作业,而大饥馑,一些地方,凡米石五千,人相食,死者近半。

    许多地方都到吃观音土、树皮的程度了,哪还管麦有毒无毒?只要是【秦吏】吃的,都欢天喜地往嘴里塞,然后安慰自己:

    “宁为饱死鬼。”

    而且黑夫相信,他们在含着眼泪吃下麦饼后,最终的结果肯定会是【秦吏】:“真香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三十万石麦入颍川,一首歌谣,也在黑夫授意下,在韩地魏地传唱起来:

    “项籍屠我邑,夏公拯我民。”

    “项籍夺吾食,夏公予吾麦。”

    “项籍杀我子,夏公予安宁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夏天里,黑夫并未匆匆越过韩魏进攻楚地,而是【秦吏】一点点控制韩魏地区,让大军缓慢而坚决地向东推进。

    他还在宣传上下功夫,将韩魏地区所有人祸,所有痛楚凌乱,都甩到项籍身上。

    定要让项籍,变成中原人的公敌,成为被钉在史书上的杀人魔王!

    这一次,后世不会有任何人,为他的败亡而遗憾,更不会有人哀叹:“至今思项羽!”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乎,七月初,当黑夫及后军抵达砀郡襄邑,为一年前,项籍在此屠城的死难者发丧时,那句宣传语也散播在韩魏各地:

    “天下,苦项贼久矣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下午。
友情链接: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娱乐大头条  修真聊天群  大魏宫廷  天涯八卦  天天美食  超强吸妖器  星峰传说  修真聊天群  努努书坊  免费算命网  吞噬星空  全球灵潮  斗战狂潮  汉乡  女性健康  中华养生网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斗战狂潮  最强狂兵  开天录  电视指南  牧神记  明末第一贼  春野小神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