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1001章 唤醒睡龙之怒
        大河是【秦吏】横亘在中原大地上的一条丝带,它最初是【秦吏】自由奔放的,传说远古之时,龙门未辟,吕梁未凿,河出孟门之上,大溢逆流,无有丘陵,高阜灭之,名曰洪水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大河,可是【秦吏】号称“九河”的,拥有多条分流河道,从渤海湾北部入海,因为河道繁多而不固定,发大水是【秦吏】寻常事。秋水时至,百川灌河,泾流之大,两涘渚崖之间,不辩牛马,洪水横流,泛滥于天下。

    据说直到大禹之时,中原的部落在洪水逼迫下,达成了一个联盟,集结了所有部族的力量,才终于驯服了大河,治理了洪水。

    从此大河河道固定成了一条,人们称这条黄河河道为“禹河”,河水也是【秦吏】清澈的,有诗为证:”坎坎伐檀兮,置之河之千兮,河水清且涟掎“,除了商朝时闹过几次水灾外,大体上还算平静。

    但平静只是【秦吏】暂时,它永远是【秦吏】不安分的,周定王五年(公元前602年),这条沉睡千余年的巨龙,苏醒了过来,它稍稍扭动身子,造成了河道偏移,那是【秦吏】有史记载以来的第一次决口:

    洪水从宿胥口(今淇河、卫河合流处)夺河而走,东行漯川,至长寿津(今河南滑县东北)又与漯川分流,北合漳河,至章武(今河北沧县东北)入海,这条新河道在禹河之南。

    自那之后,河道便固定在了卫地濮阳西边,而随着大河中游人口越来越多,尤其是【秦吏】河东、河南、河内成为天下人口最繁盛的地域,森林和草原被广泛开垦为农田,阡陌相连、村落相望,大河含沙量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这条河道,遂被称之为“浊河“。

    大河搬运堆积泥沙形成的堆积地貌,使得其下游每隔一代人,就会发生一次决口,濒临大河的诸侯赵、魏、齐无奈,开始各自修筑堤坝,好在河水决口时挡住水患,让它受阻后去危害对岸的邻居。

    这种以邻为壑的堤坝,不考虑全局利益,更使河水游荡无定,水去时固然成为肥美的耕田,大水时至则骤然漂没,下游诸侯深受其害。

    天灾不时而至,而人为的祸患,也从此开始了……

    “以水代兵,魏国受害最重。”

    作为信陵君的孙子,魏无知从小受过极好的教育,魏亡后,他在大河边流亡藏匿,对这条河流的故事耳熟能详。

    在张敖决意带三千人去冒险时,他仍然试图做最后的阻拦,对张敖道:“七雄相争,早就有决水以浸敌国者,据我所知,便有四次!”

    “第一次是【秦吏】魏惠王十二年(公元前359),当时魏攻赵,而楚国出师伐魏,景舍为将,至于浊河,竟决河水,以灌我长垣以东,水濡数县,死伤数万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次是【秦吏】赵肃侯时,齐、魏联合攻打赵国,赵国决河水以灌之,齐魏死数千,只得退兵,大水弥漫数十里,月余方退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次还是【秦吏】赵国所为。”

    魏无知沉着脸道:“赵惠文王伐魏,在瓠口决河,使得濮阳受灾,水潦百里,因决堤而溺亡者便有八九千人,其损坏的房屋上万所,十万人受灾,不得已迁徙避难!”

    至于第四次,更是【秦吏】魏人心里永远的痛:十七年前,王贲派郑国决荥口,筑堤坝,引大河水入鸿沟灌大梁,大梁被灌,导致城内死伤者甚众,大梁城坏,魏王请降。

    但万幸的是【秦吏】,因为郑国规划得当,主要就大梁倒霉,其余魏地受灾不大。

    总之历史上四次“以水代兵”,对大河的利用,结果都是【秦吏】魏国倒霉。

    魏无知是【秦吏】想告诫张敖,若是【秦吏】他决大河以退秦兵,最终受害的仍是【秦吏】魏地。

    但张敖从小在秦宫为隶臣寺人,为人狠毒,对魏也并无太多情感,竟说道:“为何只能被人以刀伤我,而我不能反握其柄,用来伤人?”

    “这刀也会深深割伤魏国啊。”

    魏无知还是【秦吏】希望张敖打消这主意:“过去诸侯以邻为壑,河水难治,自从秦始皇一天下后,派郑国沿河巡视,拆毁了不少雍塞川防,大河这才安生了十余年。”

    统一王朝的力量,是【秦吏】治理河患的必备基础,在秦始皇恰厩乩簟靠有力的巨手按压下,百余年来,因为齐魏赵以邻为壑,而肆虐两岸的黄色巨龙,再度被降服,陷入了沉睡……

    安定下来的大河带来了中上游肥沃的土壤,改善了下游的盐卤地,河两岸的堤规附近,土地宽广,土壤肥沃,因为东郡人口众多,庐田庑舍,曾无所当牧牛马之地。在秦始皇下令“使民自实田”后,沿河民众纷纷进入周边,开垦土地,建立村庄,也兼任了守望堤坝的任务,起码生活着数万人。

    魏无知拉住张敖的马道:“水可以亡人国也,你打算决开堤坝,如今正值盛夏,大河水盛,若破口而出,汹涌南下,不仅是【秦吏】堤坝沿岸数万百姓人畜无存,连东郡诸县也均将受灾,到时候恐怕除了城高池深的濮阳城,其余乡里,都将为大水漂没啊!”

    今年的河水比往年都大,一旦堤坝被认为决口,波涛汹涌的河水瞬间冲进东郡平原,必将一发不可收拾,造成比历史上四次人祸更可怕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却恰恰是【秦吏】张敖需要的结果:“濮阳城能留下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大言不惭:“反正其余地方,多已降秦,他们便是【秦吏】敌国之邑!敌国之民!”

    魏无知有些不忍:“这可关系到十数万条人命啊!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命,有魏王贵重么?”

    一群庸碌蝼蚁的性命,有张耳大侠复国、任侠、忠义的名声理想重要么?

    张敖竟道:

    “若是【秦吏】牺牲了这些人,能让秦军大溃,便是【秦吏】救了魏国,也值了!”

    张敖一意孤行,他手持张耳赐予的虎符,遂不听魏无知之言,带着三千东郡轻侠离开了顿丘。

    而魏无知,也没了他大父窃符救赵的勇气,只能呆呆看着张敖离去……

    张敖一行三千人,多是【秦吏】仰慕张耳之名,悍不畏死的魏地轻侠,大半是【秦吏】东郡人,听了张氏父子“秦将尽屠东郡”的话后,抱着誓死之心,决意与秦军战斗到底,本来不少人还壮志酬筹,可等到了次日夜,他们抵达目的地后,却傻眼了。

    众人抵达的不是【秦吏】被重重围困的濮阳,而是【秦吏】濮阳西北方数十里的“瓠子口”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瓠子口,夜色依然深沉,出现在轻侠们面前的是【秦吏】一道宽厚的堤坝,堤坝后是【秦吏】汹涌河水,声若奔马,涛涛不绝。

    瓠子口乃是【秦吏】七十多年前,赵军决河水的地方,也是【秦吏】整个下游河道,最为脆弱的区域。河水通过长垣县赵堤,过回木沟,河道都还稳定,但在进入濮阳境内后,随着河床被泥沙抬高,天然岸堤已难以阻止河水浸濡,得人为增加才行。

    这一段地上河经常脱缰,濮阳过去没少受灾,必须每年修整才行,否则,河水便会破堤而出,往东南低洼的平原灌区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轻侠们猜到自己是【秦吏】来做什么的了——他们这次带着的不只是【秦吏】兵戈武器,更有锸、锄、钁、铲等农具。

    “挖!”

    张敖已事先派人瞧好了地方,指点着一处堤坝道:“掘开堤坝,大水向东南灌出,便能尽灭濮阳秦军!”

    三千轻侠沉默着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无人动作。

    “先掘者,赏十金!”

    张敖高声喊叫,但众人依旧没有动作,直到有人出列,讷讷道:“张君,小人的兄长家,就在东南方的甄城,此水若决,他家肯定要被漂没,吾等愿随张君去濮阳与秦军决一死战,但这堤坝,决不得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斩了他!”

    张敖怒喝,让亲信将此人按在瓠子口堤坝上,砍了脑袋,圆滚滚的头颅顺着堤坝滚了下去,落入水中。

    仿若献给河伯的祭品……

    在品尝到了鲜血的滋味后,黄河,这条沉睡的睡龙,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水流变得更加欢快,它知道,有人要再度效仿历史上的赵王楚将秦帅,为了利用自己澎湃的身躯,而唤醒自己。

    唤醒睡龙之怒,而代价,则是【秦吏】数百里的黄泛区和十多万条性命。

    “先掘堤者,赏百金!”

    杀了人后,张敖红着眼,提高了赏格,这次,还真有家不住东郡的人站了出来,拿起铲子,跃跃欲试了……

    “不能挖!”

    更多东郡游侠喊了起来:“吾等自己可以死,但家眷亲朋何辜,将遭大水漂没!”

    他们躁动,他们反对,张敖的手下分成了两部分,剑拔弩张起来。

    而张敖本人,则已带着亲卫,站在堤坝下,高高举起铁器,重重铲了下去!

    从春秋至今,建设修缮这条堤坝,需要好多年时间,其工程量,不亚于长城,甚至比长城更大。

    但要破坏,却只需要几天,甚至几个时辰时间,人力掘开一个口子,剩下的,就交给巨大的自然力量……

    千里之堤,毁于蚁穴!

    伴随着铁器铲下第一下声响,沉眠十余年的睡龙,睁开了眼!

    她是【秦吏】这个文明的母亲。

    是【秦吏】哺乳他长大的福祉。

    也是【秦吏】笼罩在他头顶数千年的噩梦!

    她能给这个国家带来富庶安康,也能带来恐惧和灾难。

    仿若不断旋转的三体恒星,文明跻身其上,造就一次次治乱循环。

    而除了难以避免的天灾,疯狂的人啊,也总是【秦吏】在试图利用自己根本无法凌驾的力量,一次次,玩水自溺!

    她龇开尖牙,甩动尾巴,对重新冲破枷锁,迫不及待!

    重赏之下的轻侠加快了挖掘的速度,而不愿看到家乡沦为泽国的东郡轻侠,也开始抽出刀剑,与张敖的亲信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就在这混乱之中,一道烟花,却猛地升空,炸开在瓠子口上空!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秦军夜间作战,约定成俗的信号。

    黎明将至,伴随着天边泛白的光,齐刷刷的脚步响起,一支黑色的军队出现在瓠子口周围,成包围之势,向轻侠们压来!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汝等必来掘堤!”

    灌婴自然是【秦吏】这支秦军的都尉。

    夏公也给攻魏的偏师派了羽翼营谋士,既然大河在边上,他们自然也算过,决堤灌濮阳的利弊……

    结论是【秦吏】,其后果,不是【秦吏】他们能控制的,遂打消了这个念头,但灌婴却为此多留了个心眼:“魏人孤注一掷下,是【秦吏】否会来决堤?”

    他派遣斥候在最容易出危险的瓠子口附近监视,果然等来了张敖。

    灌婴阴沉的脸掩藏在厚厚的甲胄之后,他看着在河岸上跳梁的轻侠,仿若一群在堤坝上龇牙咧嘴的白蚁,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按死!

    “将彼辈赶下河,以祭河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战斗持续了一个时辰,秦军势如破竹,轻侠们死的死,降的降,张敖也身中数箭,跌跌撞撞跳入河中,被浑浊的水流吞没。

    当河堤上再无一个魏人时,大河再度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劳作又开始了,这次是【秦吏】秦卒威胁俘虏,用他们死去同伴粘稠的骨血为浆,和着大河的沙土,补上被掘开的堤坝。

    随着枷锁再度扣紧,本已睁大眼睛的巨龙,失望地闭上了双目。

    她再度陷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只能等待,等待下一次百年一遇的天灾,等待下一次更加疯狂的人祸!

    只有大河依旧奔流不息,仿若巨龙沉沉的鼾声。

    不管是【秦吏】清,是【秦吏】浊。

    是【秦吏】灾难还是【秦吏】福祉。

    她都将陪伴正值少年的华夏文明,永远走下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

    没想到吧!回来早了就写了,写完就发了,这章算6.30的。

    因为作者经常咕咕咕,导致六月没能完本,好气,只好七月继续,最后的收尾阶段了,争取七月中结束。

    另外这个月不求月票,求一下推荐票,希望完本后,推荐票总数能比字数多,那样感觉倍有面子(叉腰)。
友情链接:民国谍影  我闺女是天师  锦衣夜行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广东高考网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南方财富网  第一课件网  盛唐风华  tplink  电视指南  杀神白起  蜡笔小说  说说大全  超级神基因  修真聊天群  民国谍影  全本书屋  减肥方法  盛唐风华  蜡笔小说  社保查询网  极品最强大少  房贷计算器  锦衣夜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