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99章 蜂王
    秦朝的情况与后世反过来,苏北比苏南富庶,彭城(江苏徐州)乃是【秦吏】冠带大邑,沛县则人才辈出,反倒是【秦吏】包邮恰厩乩簟盔的江东却依然人烟稀少,华夷杂处,好多地方还在海里泡着。

    但也有特例,比如留县。

    留县是【秦吏】个小地方,位于沛县与彭城中间,以穷困出名,如今却成了溃兵的庇护所,奉陈平之命,沛县的豪杰任敖、夏侯婴、吕释之等人在此插旗收拢彭城方向回来的散乱齐兵,但见他们面容惶恐,说起当日经历来,仍止不住战栗。

    “楚军以虎豹为前驱,势不可当啊!”

    对这种说法,陈平嗤之以鼻,他知道,楚军不过是【秦吏】效仿春秋时城濮之战的晋军,将皮革画成虎纹,蒙在马身上,一来作为马铠抵御箭矢,二来那疾驰跳跃的黑黄条纹,也足以将乌合之众吓坏了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陈平仍对项籍的大胆和反应速度感到惊讶,因为最开始在他的计划里,不过是【秦吏】让彭越和南下的龙且硬碰硬,打个两败俱伤而已……

    连陈平也没算到的是【秦吏】,本该在陈、宋前线苦苦抵御秦军主力的项籍,却在察觉彭越异动后,自率车骑五千疾驰东进,在萧县击破了齐军一部偏师,又赶在彭越与龙且隔泗水对峙时忽然杀到,利用拂晓,由西向东进攻彭越军侧背,大破之。

    彭越军本就纪律涣散,不打仗光站着都是【秦吏】把队列摆歪,对项籍军的突然袭击仓促无备,稍加抵抗后便乱作一团。而龙且军也乘机渡泗水,彭越军欲入彭城,却遭到彭城楚人反击,只能往北面的谷水涌去,为楚军夹击所挤,多死伤,上万人倒毙河中,谷水为之不流……

    哪怕是【秦吏】跟着彭越侥幸渡过谷水的万余人,也再难重新列阵,在看到项籍的战旗出现在自己身后,调头就跑,整个大军转瞬间土崩瓦解。彭城北面一马平川,腿短的步卒只能成为楚军车骑冲杀或践踏的目标,死伤一片。

    距离彭城之战已过去数日,当彭越带着数千残部,狼狈不堪地回到留县时,陈平竟面带戚戚地来相迎:

    “不曾料到,项贼竟弃前线而不顾,回援彭城,未能及时发觉,向彭将军发出警告,平之过也!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【秦吏】汝等奸诈,明知楚军回援彭城而不报!”

    彭越的部将扈辄见了陈平便勃然大怒,正要发作,却为彭越所阻。

    “扈辄,胜败乃常事也,这场仗,是【秦吏】我自己输给了项氏孺子,战止罪也,不可迁怒于陈君!”

    瘫坐在车上的彭越抬起头,陈平才发现,他已瞎了一只眼,蒙着黑色皂布。

    虽然瞎了只眼,但彭越现在却看得更加分明了:陈平所言不实,利用自己袭楚彭城,又坐视楚人与自己交战,好削弱己方实力,可恨自己却中了他的圈套。

    但事到如今,他已与楚完全交恶,更被打得几乎全军覆没,哪里还敢和陈平,和黑夫翻脸?

    扈辄这时候也才发现,陈平身边皆是【秦吏】全副武装的豪侠,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……

    这才半个月,陈平身边却已经收拢了不少归顺黑夫的沛地豪侠,除了任敖、夏侯婴外,还有获救后,被黑夫派到单父的吕泽、樊哙,作为大功臣,回到丰邑的雍齿,带着族人来投靠的薛县大侠薛欧。

    从四月到六月,陈平和周苛,已在泗上玩了一出“狐假虎威”,靠着自己大秦九卿的名头,以及不断东进的黑夫主力,不声不响间,聚兵四五千人,且在留县以逸待劳多时,光论硬实力,已不下彭越的残兵败卒。

    两边若是【秦吏】火并,谁输谁赢,还真说不准。

    彭越只能吃哑巴亏,他现在的当务之急,是【秦吏】立刻回到大本营,舔舐伤口。

    受伤的眼睛又渗出了血,彭越朝陈平拱手道:“我损兵惨重,欲归于齐鲁,复征兵卒,以图再助摄政灭楚。”

    “自当如此。”陈平笑吟吟地答应了彭越撤兵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不过在此之前,彭将军还有一件事要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陈君想要我做何事。”彭越经过一场大败,瞎了一只招子,却是【秦吏】彻底成了明白人,他咧嘴笑道:

    “我此番归去,会立刻杀了那伪齐王田广,把鼓动齐鲁反秦的儒生通通抓起来,将齐鲁之地打扫干净,以待王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平让吕泽、雍齿等人放彭越军过留县,让他向北边的薛郡进发,回归鲁地。

    泗水郡尉周苛对彭越北上有些不放心,对陈平暗暗道:“陈君,就这样让彭越离去?彼辈在彭城丧胆,损失惨重,若能让丰沛豪杰助我等擒之,岂不相当于亡了齐国?”

    陈平却反问周苛:“是【秦吏】有蜂王的野蜂危害大,还是【秦吏】蜂王死后的野蜂危害大?”

    这问题莫名其妙,周苛没能答出来,陈平解疑道:

    “我年少贫贱,入林中取柴,曾见人取蜜。但凡有蜂王约束,纵是【秦吏】野蜂,也尚有些许秩序,可一旦蜂王死,蜂群失去控制,便三五成群,四处筑巢,常蛰伤人畜。”

    “故乌合之众,无其首,不如有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所谓的齐国,不过是【秦吏】一群齐鲁豪侠占据郡县而成,彭越为其首领,只要彭越在一天,摄政便可通过彭越操控他们,若没了彭越,彼辈躁动,相互争斗,恐将成为地方大害,哪怕像过去那样派遣官吏,一样能聚啸山林,非十年不能扫清。”

    所以陈平觉得,眼下的形势,留着彭越,必干掉他更有好处。

    “彭城一战后,彭越已经没有资格,与夏公讨价还价了,吾计成矣。不过彭越损失太重,残部丧胆,在面对楚国时,他已失去了用处,反倒会拖累吾等,不如放归。”

    陈平将目光瞥向济济一堂的丰沛豪杰们:“接下来,就要靠他们了,你我以丰沛为基地,盘踞泗水上游,不断使豪杰南下,劫楚粮秣,虏其丁壮,骚扰项籍后方,使楚军各念其家,难以尽力效力。”

    周苛却认为,不可小觑楚军的战力:“两年来,楚军也经历了大小数十战,项籍可轻败彭越,真秦之坚敌也。彭城虽然几乎毁了,再没法源源不断为楚军提供粮食兵丁,但项氏却得全胜,士气复振,若项籍挥师北上,光靠沛县豪杰,恐不能当……”

    陈平却很放心,他虽没料到项籍这么能跑,但接下来,项籍就算真是【秦吏】百年一遇的兵形势天才,也没有太多操作空间了。

    “项籍可没工夫来管吾等,他此番稍稍离开了陈、宋前线,这是【秦吏】给摄政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项梁能顶住一时,好戏也才刚刚开始,项籍会发现,放眼四方,他已是【秦吏】腹背受敌!”

    陈平道:

    “这场摄政早在两年前攻略江东,保全胶东起,便开始筹划的十面埋伏,不管项籍如何反抗,都必败无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如陈平所言,尽管彭城一战,靠着亚父预测:“彭越南下,必对楚不利”,而决然率精兵回师,杀得彭越丢盔弃甲,但此刻的项籍,却并无失而复得的喜悦之心。

    谷水里满是【秦吏】战死者的尸骸,时值酷暑,很快就腐败恶臭,并顺流污染了泗水,这条将东迁楚人滋养多年的“母亲河”,如今已不能取水饮用,昔日富庶稳固的彭城,也残破不堪。

    站在彭城城头,项籍仍能闻到水中散发的尸骸恶臭,一具臃肿的浮尸顺着水流飘荡,飘过码头,飘过芦苇荡,在即将去往更远方时,却撞在数艘溯游而上的船只上。

    轻快的艨艟,保护着一艘中翼,越奴整齐划一,拼命划桨,乘风破浪,从泗水下游而来,一面旗帜在中翼的单桅杆上缓缓升起。

    旗帜色黑,上书一个隶字:“尉”!

    他们还在船上大呼道:“奉大秦摄政夏公、吴郡尉将军之命,吾等已尽取东海诸县,特来招降彭城!”

    面对那几艘在泗水上耀武扬威的战船,楚人的回应是【秦吏】一阵箭雨,偶有几箭射到了船上,底仓的越奴停了桨,船只这才停止前进,顺从水流缓缓离开。

    虽然击退了对方,但楚人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去年才被项籍打退的江东舟师战舰,竟再度出现,更已逆流抵达距江东数百里的彭城,这带给楚人的震惊,不亚于彭越背盟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楚兵皆缄默不言,焦虑和恐惧笼罩了他们的心,而纵是【秦吏】无畏如项籍,这个永远不会轻易言败服输的男人,也不由低声喃喃道:

    “秦,已尽得东楚乎?”
友情链接:星峰传说  金庸网  汉乡  花都最强医圣  开天录  天涯八卦  逆剑狂神  绝世邪神  重活一次  99养生网  笔趣阁小说  南方财富网  天天美食  笔趣阁  飞剑问道  伏天氏  笔下文学  民国谍影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民国谍影  房贷计算器  牧神记  寸芒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全本书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