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98章 驱虎吞狼
    六月中旬,彭城已被外来者占领,到处都是【秦吏】高声祝酒、杯盏碰撞,混杂着马嘶、狗吠,以及妇女的哭泣声。而泗水河则在城外流淌,七八月水大,水流高涨,仿佛野兽在咆哮。

    扈辄步履匆忙,穿过这嘈杂的一切,从城外步入彭城(江苏徐州)“楚王宫”的阶梯上。

    和外面一样,这儿横七竖八躺着喝醉的彭越部下,甚至有人不顾这里曾是【秦吏】复辟后楚国庄重的殿堂,直接撩开下裳,撒起尿来,而有人更连下面那活都忘了放进去,见扈辄来了,竟持盏过来约他饮酒。

    也不知盏中是【秦吏】尿是【秦吏】酒。

    “汝等真欲坏将军大事,滚!”

    扈辄大怒,一把将这醉鬼推开。

    醉鬼摇摇晃晃起身,正要骂,却看清了是【秦吏】扈辄,这才像老鼠见了狸奴,连忙赔礼退下。

    扈辄在齐军中的地位,仅次于彭越。

    他本是【秦吏】彭越在巨野泽为盗的一百名盗匪之一,当年彭越举兵时,告诉群盗,若想他带众人去外面做一番大事,便要在第二天日出准时集合。

    当时有人迟到,为彭越杀鸡儆猴,但扈辄却是【秦吏】第一个到的,也从此被彭越视为左膀右臂,此番彭越大概留了一半人马在济北、临淄、昌邑,而带了三万人南下,扈辄便是【秦吏】其副将。

    对彭越的抉择,扈辄是【秦吏】支持的,眼看天下大乱即将结束,他们是【秦吏】时候重新选择阵营了。

    进军是【秦吏】顺利的,从昌邑往南,胡陵县还以为齐军是【秦吏】盟友,被很快攻下,接下来的沛县更容易,陈平已派人潜入,沛人内应,齐军过沛,这才在留县打了一场硬仗。

    留县是【秦吏】彭城的北门户,留县不守,彭城便对外来者敞开了大门。眼下楚军主力皆在陈、宋之间与秦军交战,彭城守兵寥寥,只剩老弱数千留守城中,听说齐军忽然违背盟约,进攻彭城,楚令尹,房君蔡赐连忙带着傀儡楚王和文武群臣放弃彭城南撤。

    就这样,六月十五这天,彭越军兵不血刃,占领了彭城。

    “彭城彭城,本就是【秦吏】该是【秦吏】我彭越之城。”

    秦楚还在西边数百里外苦苦对峙,而彭越却捡了便宜,得此大胜,难免有些自得,觉得自己手中的筹码又多了些,他让部下在彭城周边驻防,自己则进入城中,看看这楚国新都的繁华。

    泗水流域本就是【秦吏】是【秦吏】一个盛产五谷、桑、麻、六畜的地方,而彭城更是【秦吏】水陆冲要,四通八达,作为楚国都城后,彭城之繁荣,竟比残破的临淄更甚。

    彭越不客气地在楚宫住下,收楚人没来得及带走的货宝美人,终日置酒高会,欢呼畅饮,其部下也不客气,大索妇女,至于城防,则交给信得过的扈辄。

    扈辄从阶梯步入厅堂,却见里面更加混乱,人们忙碌进出,手拿酒盅酒杯,有的还搂着楚女,都喝得兴高采烈,六博投壶,杯盘狼藉。

    彭越则坐在最上头,看着兄弟们大醉后醉或妄呼,拔剑击柱,也不气恼,而是【秦吏】笑吟吟的。

    但他的笑,却在扈辄上前耳语后,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“东方十余里外有楚军靠近?”

    彭越大惊,醉意全无,让扈辄随他到外面,详细询问,当得知那支被扈辄派去的骑从侦查到的楚军有万人之多,且很可能是【秦吏】驻扎在琅琊的龙且部时,彭越只感觉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“陈平不是【秦吏】说,曹参会缠住龙且,必不使其南下么?”

    他严肃起来,问道:

    “陈平何在?”

    扈辄道:“陈平与沛地兵卒在留县,为我军督粮草,同时护我后方。”

    又补充道:“此乃将军所允也。”

    彭越咬牙切齿:“此人果然言不尽实,诱我来取彭城,实则有诈!陈平一直与胶东有联络,岂会连龙且南下归楚的消息都不知?我哪里还敢让他护我后方!”

    越想越后怕,彭越立刻让人将含着泪为他们跳舞的楚女轰走,将醉得不省人事的将尉都连打带踹喊起来,让彼辈去收拢兵卒,带上抢掠到手的金银细软,准备跑路……

    作为流寇,彭越从不是【秦吏】一个喜欢打硬仗的人,讲究捡了便宜就走。

    但部下狂欢放肆后,又岂是【秦吏】那么容易收拢的?哪怕是【秦吏】扈辄,也足足花了一整天,这才将分散在城中的三万人约莫找到,并在次日傍晚带着他们出城,准备北撤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,一支点着火把的大军,已经抵达泗水对岸,与彭越军隔水相望。

    瞧那旗帜,果真是【秦吏】龙且!

    这下,彭越也不敢轻易渡过泗水浮桥了,只好背靠城池,将三万大军列了长达四里的阵,与对面的楚将对峙起来。

    “三万敌一万,对方又是【秦吏】远道而来,应该能轻易击破。”

    彭越的几个部将倒是【秦吏】信心很足,过去半个月的胜利,让他们有些膨胀,觉得楚军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糊涂,我军岂是【秦吏】能打硬仗的?”

    彭越却很清楚自己部下的斤两,他是【秦吏】巨野大盗出身,麾下士兵成分复杂,有盗匪,有轻侠,基本上都训练不足,当初他们曾在临淄与楚军龙且部发生冲突,相同人数,全然不是【秦吏】楚军的对手,而对付胶东民兵,却难占上风。

    加上彭越近期火并了泰山群盗的队伍,更加大了军队间相互协调的困难,打打顺风仗还行,但要与敌人硬碰硬,他自己都没信心。

    “若我手下真是【秦吏】百战之师,坐拥五六万人,足以称霸一方,我也不必听陈平之言,急着投靠黑夫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因为明白自身实力是【秦吏】虚的,彭越这才希望在天下大定前,靠着那唬人的数量,保住现有的利益。

    但这下可好,彭越便宜是【秦吏】捡了,吓走了彭城的楚国君臣,让三军狂欢了一番,但却像一个入室盗窃后退走太迟的贼,被回家的男主人正巧撞上……

    唯一的希望,就是【秦吏】对方受了激,会仓促渡水,给彭越半渡而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他便让人对着龙且大肆挑衅,甚至折辱城中楚人,笑声十分肆意。

    眼看家园被凌虐,楚兵都恨得牙直痒痒,纵有忍不住欲渡水者,但都被龙且阻止,怀着仇怨,这群哀兵也坐在地上休憩,但都在打磨兵器,嚼着干粮,恶狠狠地看着杂乱无章的彭越军。

    就这样对峙持续了一夜,激敌仍未成功,彭越手下的士兵们有些不耐烦了,有的人甚至头一夜的酒还没缓过劲来,见对方也为汹涌的泗水所阻,无法渡河,便纷纷坐在地上休息,睡着过去。

    到黎明前夕,醒来的人口渴疲惫,更争抢着到附近的河中打水喝,全军已然秩序全无。

    乌合之众,甚至都不必交战,只要列阵的时间一长,自己就会失去秩序。

    拂晓时分,当彭越眼皮也开始打战时,右翼的扈辄,却忽然吹响了警告的号角!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

    伴随着天边的鱼肚白,号音响彻彭城郊外,狂野而急促。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警告,是【秦吏】敌袭!

    转过身,彭越看到了一生都难以忘却的一幕。

    西边的天空还是【秦吏】一片深紫,点缀着几颗星辰,淡淡的薄雾笼罩四野,杂乱的马蹄声,就是【秦吏】从雾的那一头传来的。

    彭越此生第一次感到战栗,他是【秦吏】一头不断游走,寻觅猎物的狼,这一次,却好似感受到了低沉的虎啸……

    上百乘战车冲出薄雾,滚滚而来,驷马身上还蒙着黑黄相间的皮革,看上去还真像一群张牙舞爪的猛虎,正向彭越后军扑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。

    
友情链接:寒门崛起  太初  大争之世  社保查询网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修真聊天群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全本书屋  诡秘之主  极品最强大少  99养生网  五代梦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调教大宋  战神狂飙  完美世界  完美世界  就爱读小说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南方财富网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作文大全  超级兵王  努努书坊  中华康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