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94章 了断
    钟离眛被带到成皋关府中时,黑夫正站在庭院里射弩。

    射的是【秦吏】一个吊在树上的假人,黑夫一身劲装,手持式样古旧的秦手弩,每每发矢,都正中五十步外假人要害,或头,或胸,或腹。

    当然,也偶有射中腿脚的。

    在陈恢禀报人已带到后,黑夫放下了手弩,转过身,看到被卫士用绳索紧紧缚住,甚至还拷上桎梏,使其难以动弹的钟离眛。

    钟离眛被按在地上,黑夫走近跟前,蹲下身子来,仔细端详他的容貌,看了良久后叹息道:

    “果然是【秦吏】你啊,那个十八年前,从我手里逃走的贼人,纵然披了甲,蓄了须,我还是【秦吏】认得出你。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身后插满箭的假人:“要射中腿脚,可比射中胸腹难多了,我说得对罢,敖……不,应该是【秦吏】钟离眛,当日若非你箭下留情,这世上,便没有什么夏公了。”

    钟离眛仰着头道:“我也认得出你,当年的黑面亭长,曾狠心将盲山里百余人绳之以法,却为了帮一个无辜受过的公士,白送了他四千钱,我杀人欲归楚国,却被你抽丝剥茧,通过蛛丝马迹查了出来,在此之前,我从未见过如此精干的亭长。“

    黑夫颔首:“我在那之前,也未遇到过你这么难缠的毛贼。”

    二人旋即默然,似是【秦吏】陷入了回忆,十八年前的安陆山林,秦楚边境,那忘我的追击,警匪惊险的交锋,以及生死一瞬的恐惧。

    钟离眛哈哈大笑起来,黑夫紧随其后:

    “还是【秦吏】当年好啊,我虽是【秦吏】最卑贱最低微的秦吏,区区亭长,只管捉贼除恶,办案查案,保十里平安,却过得很充实。”

    就是【秦吏】这样的他,却被这个时代一点点,推到了最前沿。

    没法子,不做弄潮儿,就只能被潮头打落,变成简牍上的一个简单的名:黑夫。

    而给他警醒的,恰恰是【秦吏】钟离眛的那一箭!

    “你那一箭,我在汝南渡口还回去了,那带伤逃走的楚骑从,是【秦吏】你没错罢?”

    钟离眛道:“确实是【秦吏】我,夏公倒是【秦吏】毫不留情,恨不得将我击杀。”

    黑夫摊手:“这分明是【秦吏】当日你离去时说的,说秦楚当在不久后交战,你我在战场上,或许还能再会!届时,便各自以兵戈作为问候罢,我可是【秦吏】记得清清楚楚!”

    钟离眛颔首:“确是【秦吏】如此,知道鲖阳之战是【秦吏】公所为,我倒也心服口服了。”

    惺惺相惜,这大概是【秦吏】钟离眛当年没有直接杀他的原因罢,自诩为士,也承认对方是【秦吏】“士”。

    就这样,黑夫坐在阶上与之对话,听上去还真有点像故人相见,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【秦吏】一个高坐阶上,一个沦为阶下囚,紧紧绑着绳子的话。

    钟离眛被绑久了,手腕破皮,血流不畅,难免龇牙咧嘴,黑夫玩味地笑道:“你莫不是【秦吏】想说,缚太急,乞缓之?”

    “确实缚之甚紧。”钟离眛举起沉重的桎梏:“可否松一松?”

    黑夫却丝毫没有放他的意思,打趣道:“缚虎不得不紧,更何况,这是【秦吏】迟了十八年的法网,你且先受着罢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看向陈恢:“我听说,你欲降我?”

    钟离眛道:“夏公也看到,项氏不救,我坚守孤城多日,自问亦不负项氏,既然摄政宽容大量,不记恨当年一箭之仇,更能释我麾下数千人,钟离眛愿降!”

    黑夫笑道:“好啊,良禽择木而栖,这话许多人来投靠时对我说过,但你……钟离眛!”

    他收敛了笑容,指着钟离眛道:“我偏偏不信,当年为了楚国能孤身潜入秦境的钟离眛,亡国十余载一直四处奔走谋求复国的钟离眛,会投降!”

    钟离眛矢口否认:“夏公,我是【秦吏】想让楚国早日远离战祸。”

    “夏公当记得,十八年前,以我的本领,随时可以悄无声息地逃走,为何拖到案发?还非要带着其他几个庸耕者一起走,甚至不惜以身为饵,为不会骑马的六人争取时间?实际上,他们不是【秦吏】楚国细作,只是【秦吏】在楚国活不下去的普通庶民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我混入这些楚国逃民中间过江,隐藏身份。到秦国后,众人才发现,并没有传闻中的好日子,在秦或在楚,区别不大。身为邦亡之人,想要在异国受公平相待,何其难也,于是【秦吏】众人便后悔了,想要逃回楚国去,那里虽然也好不到哪去,但至少是【秦吏】故乡,还有亲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离开,自是【秦吏】不难,但若弃他们不顾,事后被发现了,众人皆要连坐服刑。我不愿让他人为我受累,便想贿赂里监门,为吾等伪造验传,谁料他却中途反悔,我不得已杀之……这便是【秦吏】那起案子的缘由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年为了救六个楚人,宁愿犯险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也是【秦吏】为了救城中数千人,而甘愿不战。”

    “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天下局势已定,楚国数百万生民何辜?项氏自取灭亡,但楚人,不必为之陪葬!”

    “故我愿降于夏公,夏公所患,不过是【秦吏】楚人怏怏不服。摄政与我的仇怨,楚人皆知,若摄政能释我,则楚人自觉不必遭报复,自无抵抗之心,我愿为摄政招降楚臣,如此,则楚不难定也!”

    这半真半假的肺腑之言,黑夫似乎有些动容:“听上去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但钟离眛啊。”

    他忽然又笑道:“你这样做,当真是【秦吏】看明白了形势?还是【秦吏】说,你依然执迷不悟,想要通过这些话语,在我军中站住脚,慢慢取得我信任,最终靠刺杀我,来为楚国赢得苟延残喘的时机!?”

    “你是【秦吏】想做从背后刺杀庆忌的要离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【秦吏】潜藏在秦宫里,刺杀始皇帝的高渐离第二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黑夫的忽然翻脸,钟离眛再度被侍卫按倒在地上,脸紧紧贴着地面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这会,黑夫是【秦吏】真正的居高临下了,指着钟离眛道: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人,我见过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高渐离,十年前,他被熏瞎了眼睛,作为宫廷乐官,但仍然不忘为荆轲和燕国复仇,我当日匆匆入宫,打算阻止此事,不只是【秦吏】为了护始皇帝,也是【秦吏】为了救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能说是【秦吏】救他。”黑夫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要挽救的,是【秦吏】秦始皇帝对六国之民愈来愈深的忌惮歧视!”

    “但我迟了,高渐离的筑抛了出去,砸碎的不只是【秦吏】那筑,还有始皇帝善待六国的最后期望。从此以后,始皇帝再不亲近六国之人,甚至想依靠战争,将六国青壮在海东,在岭南消耗掉!”

    好好的大一统,也变成了十多年的停战。

    “高渐离以为他自己的所作所为,不负荆卿,不负燕人,世人也皆赞不绝口,以为是【秦吏】大勇之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在我看来,他却做了大恶事!”黑夫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你也一样,站在楚国角度,汝大可自诩为孤胆英雄,但在我看来,却是【秦吏】欲害天下陷入万劫不复的恶徒!”

    钟离眛贴在冰凉的地面,冷笑道:“我本无此意,但没想到,公竟怕死至此?这便是【秦吏】要一天下的英雄?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陈恢斥责,黑夫却让他退下,留着几个卫士即可,他接下来,要跟钟离眛,这位故人说几句发自肺腑的话。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否英雄,不由你我来定,而由史书来定,由后世之人来定。”

    黑夫让人将钟离眛提起来,让他站直身子。

    “看的不是【秦吏】决事是【秦吏】否豪气冲天,打仗是【秦吏】否身先士卒,甚至不看行事是【秦吏】否光明磊落,而是【秦吏】看此人对这天下,是【秦吏】否有建设,有传承,而非破坏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没说错,我的确怕死。”他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“刚开始,是【秦吏】不怎么怕的,我曾在云梦泽力擒三贼,带着人去缉拿杀人越货的盗墓贼,最凶险的是【秦吏】深入盲山里,被数百暴民围攻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时的我,一心只想着做事,做个好亭长,未曾想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或者是【秦吏】足够自信,想用正确的方式,改变这个时代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是【秦吏】从什么时候开始怕的?”黑夫回过头,看着钟离眛的双目,好似看到了十八年前,自己青稚的倒影:

    “便是【秦吏】被你射了一箭之后!”

    那一箭射穿的不只是【秦吏】小腿,还有他的三观。

    “我才知道人命何等脆弱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自己,我的命,比秦始皇帝还重要!”

    从那以后,黑夫变了许多,他做的一切,不再是【秦吏】为了正义,为了良知,而为了让自己更安全。

    地位一点点拔高,打仗越来越怂,能不冒险,就不冒险。

    为了正确的目标,不再吝惜用卑劣的手段,甚至会将自己,包装得冠冕堂皇!

    他从需要冲锋陷阵的屯长,到随时会被当做弃子的司马,就算做了列侯,做了封疆大吏,亦不安全,皇帝一声令下,黑夫就必须死,秦始皇帝是【秦吏】个强势的人,黑夫必须,只能做他的“武忠侯”!

    不管活着还是【秦吏】死了。

    但黑夫不敢跟始皇帝为敌,欺负他那弱智的儿子胡亥倒是【秦吏】很擅长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是【秦吏】再无忧患了。”

    黑夫感慨:“但我,也旋即成了整个大秦,最大的弱点!”

    黑夫哪能不明白,他建立的临时制度,有天然的弱点,那就是【秦吏】在传承性上,极其不稳,他活着一天还好,他若不在了,恐将人亡政息。

    虽然立了长子做“大子”,也就是【秦吏】继承人,但弱冠幼子哪能让悍将智囊们心服口服啊,若黑夫有个三长两短,他的手下们,就能打一场“继业者战争”!

    “钟离眛,汝等发觉难以胜于战阵,便想抓住我最大的一个弱点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暴毙,这新造的大秦,便会分崩离析,楚国又能涅槃重生了,对么?”

    钟离眛默然良久,没有承认,也没否认:“既然夏公不信,那便杀了我罢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你?”

    黑夫失笑:“我可不是【秦吏】忘恩负义之人,一箭之仇,我在第一次伐楚时便报了,而现在,我要报答你当年的不杀之恩了!”

    “但我不会重蹈秦始皇的覆辙,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做第二个高渐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再见到我,而会迁徙去远方,就此再不相见!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我不必杀死我敬重的士,你也能做我的马骨,被我利用。”

    虽然,这骨头被仍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黑夫给钟离眛下了判决。

    也为这十八年的恩怨,做了了断!

    “想看看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的风景么?我送你去!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那西域风光吧,看看天外有天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那时候,钟离眛,你也能为楚牺牲的狭隘里走出来。”

    黑夫挥了挥手,卫士开始将钟离眛,往门口拽去,从始至终,黑夫都没给他松一个结。

    钟离眛没有挣扎,没有歇斯底里,他只知道自己的赌博,赌输了。

    “黑夫,你果非当年的湖阳亭长了……”被带走时,他只是【秦吏】如此叹息。

    “你也一样,不复当年。“

    黑夫叫住了卫士,对钟离眛道:

    “记住,钟离眛。”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留你性命,不是【秦吏】因为眼前的项氏部将,一心为楚续命的钟离县公。”

    “而是【秦吏】因为那个十八年前,尽管作为楚谍,却还存有超越国籍的良知,会为了六个楚隶以身犯险,在火烧厩苑时,放过厩吏等人性命,甚至不烧耕牛,有所为,有所不为的楚士!”

    “那个我,秦吏黑夫,一直敬重的对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钟离眛被带走了,他会被包装成接受大义,投降黑夫的楚将,得到厚爵重赏,然后送到远方做富家翁。

    而黑夫也会再一次宽恕一个仇人,让楚国那些意志不坚定的县公将尉好好考虑考虑未来。

    但对黑夫个人而言,这件事更大的意义,他了断了一桩私人恩怨。

    放下手中的弩,这一次,他终于准确命中了树上假人的腿。

    十八年前,黑夫青稚冲动的一面,死在了钟离眛箭下。

    “没有那一箭,便没有今日的我。”

    黑夫喃喃道,而现在,是【秦吏】可以真正向前迈步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这天下匈匈,无罪之人肝胆涂地,父子暴骸骨于中野的混战,也是【秦吏】时候,做一个了断了了!”

    召来陈恢,黑夫下达了命令:

    “荥阳失守,楚军将退,派人去通知灌婴、随何、郦食其、东门豹、张良,还有……陈平!”

    “开始罢!”
友情链接:极品家丁  神道丹尊  北宋大表哥  南方财富网  落秋中文  女性健康  明末第一贼  开天录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我闺女是天师  笔趣阁小说  全职武神  调教大宋  漂亮女人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笔趣阁  男性健康  超级兵王  重活一次  全球高武  电视指南  笔趣阁  扶蜀  全本小说网  就爱读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