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90章 不问苍生问鬼神
        三月下旬,当随何从河内返回河南时,恰在渑池遇上了浩浩荡荡的关中主力,黑夫的旗帜亦在此地。

    渑池之所以得名,在于一处古黄河故道留下的湖泊,作为洛阳远郊别邑,很早就被秦国控制。这里修筑有秦昭王时的行宫,过去秦始皇帝东巡,常在此歇脚。既然黑夫连阿房等关中宫苑都一股脑归公了,更何况这儿,自是【秦吏】不客气地入驻,大军在池边驻扎,方便取水。

    随何在渑池行宫谒见黑夫时,他的竞争对手郦食其已经再度消失,也不知又接了什么任务,去游说哪位豪杰王侯,眼下天下板荡,在各处奔波最忙碌的,就是【秦吏】他们这群靠嘴皮子的说客了。

    黑夫很快就让人召见随何:“先生去河内不过数日,便说得司马卬降,言辞不逊于苏秦、张仪也。”

    随何与郦食其最大的区别,就是【秦吏】少了那份狂士的张狂,他回应道: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形势太过明显,秦强而楚赵微弱,内郊外困,旦夕将亡,楚亦自身难保,无法渡河救援。司马卬局促于河内,已无计可施,我只是【秦吏】将周武王伐纣的往事拿出来说了说,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最后让他来选:是【秦吏】做助纣为虐最终被杀的恶来,还是【秦吏】做明智投降,史书赞誉的微子启,由他自己定。”

    黑夫不由笑道:“这世上的微子启,也真是【秦吏】多啊。”

    “世人能同富贵者少,而能共患难者更乏,大难来时,自是【秦吏】各自飞去。”

    不止是【秦吏】司马卬,连浓眉大眼的张良,也叛变复辟事业了,黑夫倒是【秦吏】挺期待中原战事结束后的会面,但在总参谋部设定作战计划时,依然要将韩国是【秦吏】诈降的可能性考虑进去……

    “不然,随先生太过自谦,真正的情形凶险无比,岂会如此简单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与随何一同归来的中年吏员却插嘴道:

    “司马卬最初仍犹豫不决,时有赵歇使者在河内,方急责司马卬发兵救邯郸,随先生便直接闯了进去,坐赵使者上坐,曰:‘司马将军已归夏公,赵何以得发兵?’司马卬不得已,只能杀赵使者,愿降服于摄政!”

    此人名为仲鸣,乃是【秦吏】十多年前,黑夫在魏地户牖乡任游徼时,手下的一个小什长,河内温县人士。

    仲鸣在灭魏之战后便与黑夫分开,回河内做了地方小吏,平凡度日,直到天下大乱时,作为河内本地人,保全己身,又降了魏。

    在季婴的授意下,黑冰台的人潜入河内,找到并接触了仲鸣,又通过他接触了河内女相士许负,这才对司马卬施加了影响。

    这就是【秦吏】陈恢所谓的,黑冰台提前做的工作。

    仲鸣是【秦吏】故人,此番对收取河内也出力不小,黑夫让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除了随先生的游说外,司马卬之所以愿意归降,还有一缘由,那便是【秦吏】河内女相士许负,许负对夏公倾力相助,通过占卜,使司马卬偏向投降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当时司马卬曾找许负卜疑,问曰,他若死战,可否保住河内?”

    “话音刚落,原本手持龟甲著草的许负却将龟甲一拍,说道:‘将军所问,乃鬼事,非人事也’。”

    “司马卬问,此言何意?”

    “许负遂轻声道,妾虽贱卜,亦知秦有南北大军,兴师十万,对河内虎视眈眈。”

    “商纣以七十万对三万,尚且败得血流漂橹,何况将军孤军驻守河内,以一敌十,如此形势,鬼神方能救,人力难救也,岂非鬼事?”

    “于是【秦吏】司马卬才放弃了抵抗之心,许负出力甚多也……“

    许负之名,黑夫多有耳闻,据说她是【秦吏】温县人,出生时便与众不一同,手握璞玉,小时候指点着街上行人,能一一说出他们的祸福,且无一出错,遂驰名郡县,成了民间十分敬仰的女相士。

    又据说许负脸上有麻,相貌丑陋,从小就戴着面具,曾有酒醉的豪侠取了面具,大肆取笑,但次日,那豪侠便莫名其妙地横死街头,众人都说是【秦吏】遭了天谴,之后再无人敢轻辱许负。

    如今仲鸣将事情原委说来,司马卬能降,或许的确有一点迷信的成分在里面。

    既然是【秦吏】识时务的合作者,黑夫也不必将她当做牛鬼蛇神打了,嘱咐陈恢按照功绩给予赏赐。

    仲鸣却道:“摄政,许负说,她只是【秦吏】倾慕摄政仁德,也为了河内免遭刀兵之灾,唯一的希望,便是【秦吏】能拜谒摄政,为摄政相面卜算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有些不大高兴,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,仲鸣并没有聪明多少,身为黑冰台的线人,竟是【秦吏】被那女神棍给忽悠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【秦吏】不以为然地一笑:“那许负,当真如此神奇?”

    仲鸣看上去十分笃信:“不少人曾找许负相面,皆十分准确,比如魏豹,年少时许负便说他以后会贵不可言,果为魏王。”

    “伪魏王可不是【秦吏】王。”随何在一旁打断道:

    “许负可曾算到魏将再亡?”

    “定是【秦吏】算到的,小人也请其相面卜算,她算到我后半生有富贵,当再遇贵人,这不就再见到摄政了么。”

    模棱两可的说辞,察言观色的试探,这就是【秦吏】相士的吃饭本领。

    “她还算到小人归来时,摄政当身在渑池……”

    灵活的消息和对天下地理的了解,甚至能揣测黑夫的行军速度,这个女人,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她还与我说起了数十年前的渑池之会。”

    仲鸣道:“许负说,当日不只是【秦吏】秦昭襄王与赵惠文王的饮宴会盟,也不仅是【秦吏】蔺相如维护赵国体面,当日宴上,还有两人……武安君白起,平原君赵胜!”

    “蔺相如逼迫秦昭王击缶时,武安君按剑起,平原君汗如雨下,但也不忘观察白起面相。”

    “多年后,长平之战前,赵孝成王曰:谁能当武安君,平原君曰:渑池之会,臣察武安君,小头而锐,瞳子白黑分明,视瞻不转,小头而锐,断敢行也,目黑白分,见事明也,视瞻不转,执志强也,可与持久,难与争锋,廉颇足以当之。”

    “此亦为相面卜算之道也,许负承其术,愿献予摄政,助摄政早定天下!”

    黑夫点了点头,看向老儒:“随何,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随何的答案很儒家:“卜以决疑,不疑何卜?至于相面之术,不过是【秦吏】诓骗乡间俗子的把戏,古人云,国将兴,听于民,将亡,听于神,魏豹、司马卬皆信许负,故或败或降,摄政有武贲数十万,奋戈而战,何须相士?我看那许负,大不必见之!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!”

    黑夫拊掌:“天道远,人道迩,若那平原君真有相面神术,就不会在赵奢杀其田部吏时欲诛之,也不必等毛遂自荐,许负纵得其相术又如何?”

    其实黑夫军中也经常搞迷信,羽翼营甚至还设了“术士二人,主为谲诈,依托鬼神,以惑众心。”不过黑夫有太卜徐福背书就够了,对不可控的女神棍,一点兴趣没有。

    “眼下,本摄政更希望和关东士人谈论天下苍生,而非鬼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仲鸣引荐许负虽未成,但黑夫还是【秦吏】让他做了河内郡丞,督河内道路粮秣。

    河内投降后,河东、河南便与之连成了一片,三河在手,秦军便在大河南北都站稳了脚跟,战略优势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十万援兵已至河南,赶赴汜水前线。”

    “司马卬降,洛阳军立刻从孟津北渡,接管河内,韩信麾下都尉灌婴,以边塞车骑从太行道入,令其至白马津,追张耳父子,击东郡,以断天下之脊!”

    “郦食其通项梁部郦商、雍齿,以为内应,颍川张良亦可响应……”

    总参一通筹划后,战争的条件,一个个齐全了……

    在向黑夫禀报计划时,陈恢的手,指在地图上的一点,一处张良早在一年多前,就预言过“未来天下争衡,必决于此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军的计划是【秦吏】,在荥阳围点打援,困钟离眛,吸引楚军陈郡、砀郡两军主力在决战,力求毕其功于一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,会有点晚。
友情链接:完美世界  中世纪崛起  毕业论文网  全民领主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盛唐风华  社保查询网  明朝败家子  星座网  莽荒纪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大明元辅  说说大全  情话网  明末第一贼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名人名言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中国玉米网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九御神王  中药大全  杀神白起  娱乐大头条  超级神基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