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71章 群雄讨黑
    “兄长啊兄长,弟还以为,你这把老骨头,葬送在某个小地方,喂狼了。”

    见眼前老叟真是【秦吏】自己老哥,好胳膊好腿,连喜欢咳嗽吐痰的习惯也没变时,郦商这才松了口气,但仍止不住抱怨几句。

    谁让郦食其五个月前随张耳西击秦后,就音讯全无了呢?

    郦食其嗤之以鼻:“你那些轻侠本事是【秦吏】谁教的?以老朽的剑术,会怕几头豺狼?”

    “那兄长去做何大事了?”

    郦商压低了声音,早在他老哥撺掇他投降楚国时便说过,不论楚、魏,以后都会败亡,唯独黑夫能一统天下,而郦食其要在六国内部混熟络,到时候兜售自己时才能卖高价……

    郦食其却先不答,反问他家中可一切安好?带了多少人来?

    郦商道:“不多,只有两千,剩余两千由郦庎带着,留守陈留。”

    郦庎是【秦吏】郦食其的儿子,但郦食其对他却极不信任,不屑地说道:“郦庎?此子能让那些游侠儿信服?不过是【秦吏】靠你的威名罢了。”

    郦商无奈:”兄长啊,郦庎也年满三旬了,平日弟没少带他修习武艺……”

    郦食其却摇头道:“此子不类我,更学不会你三成本领,悲乎,老朽冒死挣下的功爵,他往后恐怕守不住,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他笑道:“传给你罢!”

    “功爵?兄长现在是【秦吏】……”

    郦食其道:“我现在是【秦吏】大秦摄政亲自钦定的左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【秦吏】我在河东,磨破嘴皮,说降了一个司马,两个县才换来的。”

    有这功绩不算夸张,厉害的是【秦吏】,因为郦食其计划周密,而黑夫设立的“羽翼营”又十分机密,他投靠黑夫并劝降数县的事,除了少数几人外,竟无人能知。

    郦食其这才得以混迹在河东败退的魏兵中,轻易跑到河内郡……

    “我在河内见了奉命协助魏人守备的赵将司马卯,他看着盟津、河阴的秦军,可是【秦吏】惊惧不安啊。”

    现在河东、河南已为黑夫所取,三河是【秦吏】一体的,也是【秦吏】天下人口最稠密、富庶的地方,河内人较早归顺秦国,甚至帮秦昭王打赢了长平之战,早早开始吃军公爵的利好,心态与其他关东诸郡都不太一样,他们是【秦吏】乐为秦民的。河内郡面临西、南两方敌人,换了任何人镇守那,恐怕都难以安寝。

    郦商道:“兄长说服他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一点。”

    郦食其扼腕叹息:“司马卯之祖父司马尚,乃是【秦吏】李牧同僚,二人一起掌兵,击退秦军,李牧为赵王迁所杀后,司马尚也被废去职爵,他家对赵国没那么愚忠,但司马卯与李左车,却是【秦吏】至交,李左车今在太原力敌韩信,战端将起,司马卯不忍弃之。”

    “而秦军在中原的优势,还是【秦吏】不够大,得看到大河南岸已成席卷之势,司马卯才会抛弃最后的幻想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渡河南下,来到大梁,刺探军情。”

    郦食其笑道:“这次项梁以楚国左司马身份,集结十八县公,以提防秦军开春东进,此地鱼龙混杂,却是【秦吏】我的机会!”

    左司马,这是【秦吏】项梁回到楚国后,除县公之爵后,新得的官职,项羽是【秦吏】上柱国&大司马,楚国军事最高统帅,那左司马便是【秦吏】其副手,项羽渡淮击退江东之师,又向西进攻临近的衡山地区,淮南交给季布,淮北的一切军务,则由项梁代劳。

    眼下楚国内部权力分割有些微妙,但也是【秦吏】战时无奈之举,郦食其好奇的是【秦吏】,面对这糟糕的局势,项梁能做到何种地步,能比项籍强么?

    “他当真,召集了十八路县公?”

    说起来,这所谓的十八路县公,实在是【秦吏】楚国才有的特产,相当于封君。

    因为战国七雄,基本都完成了集权和郡县,唯独楚国还停留在春秋的封建大梦里。

    没办法,国家太大了,跟其他六个加起来差不多,且有许多故旧邦国,濮越异族,直接统治根本办不到,只好让公族不断安插到地方。

    结果越封越多,昭景屈,若敖氏,都是【秦吏】历史悠久的老贵族,楚国也不似燕国、秦国那样,被吊打后痛定思痛大刀阔斧改革,船大难调头。

    当年吴起来到楚国,给楚王找的病症就是【秦吏】:“大臣太重,封君太众;若此,则上主而下虐民,此贫国弱兵之道也。”

    可吴起的改革也失败了,第三年就直接被贵族杀死在楚王葬礼上,楚国还爆发了内战,楚王支属的军队和贵族的封邑武装打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最后情节恶劣的贵族被干掉,但楚王也看到了贵族的力量,妥协了。就这样不温不火,积重难返,直到被秦国占领江汉,迁徙后的楚国不但没有改变,更变本加厉地分封。

    谁能想得到呢,春秋时大喊着“我蛮夷也,不以中原号谥”,因为不服周而自立为王的楚国,却成了最恪守周制,最沉迷礼乐的国家。

    结果到秦军再打过来时,楚王依旧没有丝毫号召力,还得大贵族项燕出面,召集县公们与秦死战,第一次赢了,第二次却功败垂成。

    亡国后,被剥夺了特权的县公及其门客、子孙,就成了反秦最积极的一批人,藏匿江湖,不死不休……

    当年那最犀利的叛逆者,终于成了最保守的守冢枯骨,纵然化骨了,那光滑的颅骨上还顶着夸张的高冠,白森森的躯体套着鲜艳如火,袖口宽大的楚服深衣。

    如今楚国涅槃重生了,还是【秦吏】被旧贵族鼓捣起来,而非闾左屌丝。自然要凸显正统,既然口口声声要恢复楚制,那肯定不能只是【秦吏】将官名后面加个“尹”这么随便。

    没有分封的楚制,是【秦吏】没有灵魂的!

    再加上各地实权派都拥有自己的武装,为了一致对外,新楚国也很痛快地承认了他们的权力,这广袤楚地上,顿时多了几十个“县公”,小者拥兵数百,大者数千,最大的如项籍,坐拥整个东海郡,他们项家子孙,只要成年的,都混了个县公。

    也不是【秦吏】没人看出这种体制的弊端,但最终还是【秦吏】这么做了,或许是【秦吏】现实的无奈妥协,也可能是【秦吏】相信……

    得到封地的群雄豪杰,就能为自己,为楚国而战了吧?

    “这要让夏公知道了,定要将这些县公打得一个不剩,虽然名同而意异,可不如此,便无以显公爵之贵也。”

    所以今日项梁要对抗东进的秦军,亦要学他老父亲当年的套路,一番召集,各地大小领主才能陆续带着自己的手下来加入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群雄讨黑的剧本已成。

    “眼下已来了十七路。”

    郦商是【秦吏】陈留公,离此比较近,来的也早,便一个个数给兄长听,而郦食其听到其名,一般都能报出事迹,这便是【秦吏】他卖给黑夫的“情报”。

    “固陵公周文。”

    郦食其道:“项燕军中视日,参加过十五年前的那一战,此人是【秦吏】极少数打过大仗的人,他也项梁的左膀右臂罢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【秦吏】,周文今任裨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下城父公余樊君,他是【秦吏】最先投降项籍的一批人,有莫敖龙且,还有个跑去赵国的陈胜……”

    “横阳公傅宽,魏人也,极其骁勇。”

    “取虑公郑布,起兵迎项籍,围攻郯地者。”

    “下邳公项缠,项梁季弟。”

    “雍丘公项舍,此乃相县公项襄之子,黄口孺子也。”

    郦商很讨厌这个邻居,最初项舍才是【秦吏】陈留公,但又觉得陈留轻侠难制,上禀项羽,遂与郦商交换,正中他下怀,但越发看不起项舍。

    “丰公雍齿,下邑公王陵,这都是【秦吏】丰沛一带的人物,皆县侠也,并没有出众事迹,但都响应项梁号召来了。”

    郦食其评价道:“若不来,恐怕就要被攻打了,形势虽然已定,但县公们皆粗鄙之人,不一定能懂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每个县公,都有人质被扣留在彭城!此范增之策也!”

    郦商咬牙切齿,他儿子郦寄,便是【秦吏】人质,否则他也不至于如此畏首畏尾。

    “这才十七,还有最后一位没到……”

    郦食其露出了笑:“沛公吕泽。”

    “吾弟,你且与我打赌,吕泽,还敢来此拜谒项梁么?”

    郦商摇头:“不敢来,外头都在传言,说吕泽暗通黑夫,他若来,解释不清的话,岂不是【秦吏】要被拿下祭旗?满族皆诛?”

    郦商自打来的那天起,就听从河东来的人说起过,据说黑夫在鸿门宴上,别人不问,却指名道姓问了吕泽,还有其手下一个叫樊哙的人……

    但若不来,吕泽的两个兄弟在彭城做人质,恐怕就要遭难了。

    “兄长,此事是【秦吏】真是【秦吏】假?吕泽当真投了秦?这千里迢迢,如何办到?莫非是【秦吏】沛人萧何、曹参为他引荐,我听说这两人都身居高位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晓……”

    郦食其嘟囔着,摄政的一些做法,好似信手拈来,又好像深谋远虑,聪慧如他,也完全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黑夫在那场鸿门宴上挖了坑,只是【秦吏】不明白摄政搞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公作甚,就算炸开,也影响甚微啊,郦食其只能见机行事了……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【秦吏】吕泽有胆来此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却一阵骚动,郦商出去一问,回来后懊恼地说道: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我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沛公吕泽,已至大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下午。
友情链接:首富杨飞  女性健康  完美世界  盛唐风华  太初  美食供应商  诡秘之主  绝世邪神  天天美食  全职武神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寸芒  中国会计网  如意小郎君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字幕库  圣龙图腾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蜡笔小说  工作总结  神道丹尊  杀神白起  五代梦  最强逆袭  重活一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