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63章 泥潭
        这世间有许多个叫“丹阳”的地名,除了武关之外的丹阳外,江东也有一处丹阳,位于后世的皖南、南京一带。

    去年北伐军自豫章东进占领此地后,割豫章及吴郡数县而置,郡治设在宛陵(安徽宣城),但大军却常驻在北部临江的新城金陵,此邑的中心是【秦吏】石头城,乃是【秦吏】楚威王破越后修筑的石头城堡,峭立江边,夜间可听到江潮拍打岸堤,又因毗邻金陵山,遂名江陵。

    摄政元年十一月底时的金陵城,不仅丹阳郡守安圃在此,连楼船将军尉阳、干越侯吴芮也从吴郡、会稽至此,江东三巨头会晤,商量的却是【秦吏】如何应对楚军西进一事……

    “去岁九月底,我军入东海郡,围楚将虞子期于下邳,而项籍以精兵归,使蒲将军击,败我东海军,杀越校一人,卒三千,军遂退。”

    之所以能保存实力,多亏了淮泗水上交通由尉阳的江东舟师控制。

    但在陆地上,吴芮却完全不是【秦吏】项羽的对手,其手下的越兵本就成分杂糅,亦无死战之心,纯粹是【秦吏】为了钱帛之赏。随着这次撤退,江东水陆并进,试图拿下楚都彭城的冒险行动宣告失败,好歹他们占领东海郡南部两月,把该割的稻谷都割了,用楼船运回江东,这趟总算没白跑……

    “只可惜项籍未曾渡江而东。”尉阳十分遗憾,这本是【秦吏】他们设下的一个圈套。

    大本营差点被端,淮南残破,项籍哪受得了这种气,十月初,他率师抵达历阳县乌江亭,眺望江东,有渡水来攻之势。

    但最终,项籍却为乌江亭的老亭长所劝,说平日里,江上素有楼船巡视,今日却不见一艘,恐怕是【秦吏】故意为之,就是【秦吏】要等楚军半渡,或者登陆后将他们包围,到时候上柱国麾下将士,即便人人有百夫之勇,恐怕也难以生还,这是【秦吏】要弃整个楚国于不顾么?

    项籍这才打消了报复江东的心思,此时淮南饱受劫掠,粮食凋敝,军民皆乏食,项籍遂让季布守淮南,虞将军守东海,自己带着英布等将士数万向西进发,兵锋直指黑夫起家的大本营,衡山、南郡,欲以战养战,从两地身上割肉止损……

    “今项籍日益西进,过大别,连破数县,威胁到了邾城安危,南郡、衡山丁壮皆在关中,尉郡守派人来江东请援。”

    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黑夫的老弟尉惊以收降铜绿山,攻占衡山郡之功,也混上了郡守的位置,但要论军事、政治才能,只能算平庸,去年的南方战场,他带着衡山兵东进,仗着人多,救下被英布所败的安圃,本欲按照计划,继续向寿春进军,却为从陈地驰援来的季布所挫,只能满足于占据彭蠡泽北部数县,这次项羽西进,又一股脑全丢了。

    “衡山乃是【秦吏】南郡之唇,唇若失,齿寒也,必救之!”

    丹阳守安圃首先发声,在安圃看来,去年北伐军之所以没有完美实现摄政的计划,攻占淮南,全是【秦吏】他的过错,他这个跟了摄政十几年的老行伍,竟输给了一个脸上黥面的刑徒英布,差点连性命都丢了,实在是【秦吏】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“安郡守所言不错,项籍是【秦吏】困于淮南少粮,欲移兵就食于衡山、南郡,这进军路线,过大别南麓而西,是【秦吏】欲破柏举,重复吴师入郢之事也。”

    作为黑夫南郡旧部二代子弟的佼佼者,尉阳在黑夫照顾下,受过良好教育,读了些兵法史书,柏举之战是【秦吏】孙武的得意之作,他自是【秦吏】十分熟络。

    吴军对楚作战,历来采取争取淮上,沿淮西进攻楚国北部地区的战略,孙武却把它改为经过柏举直趋江汉地区的战略,将舟船和重装备,停于淮汭;主力军经过唐、蔡两国支援,直趋江汉地区,威胁郢都。

    “柏举一战,吴军以少胜多,将楚军从大别追到小别,死伤无数,遂渡汉入郢,差点灭了楚国。”

    而吴人在郢都做的事,至今南郡仍有流传,辟如大肆烧杀劫掠,淫楚王后宫,甚至还有伍子胥将楚平王坟墓掘了鞭尸的故事……

    安圃颔首:“不错,若使项籍入于南郡,他必会大肆报复,使邾城、江陵化作丘墟。”

    在黑夫的有意宣扬下,项籍这个名儿,已经跟“吃人魔王”“屠城狂魔”联系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在当地募得丹阳兵数千,可为前锋,救衡山之危!”

    安圃上次大败后,倒也痛定思痛,知耻后勇,回来后立刻补充军源,力图雪耻。

    这丹阳地区百年来楚越杂糅,山险地贫,民多果劲,俗好武习战,高尚气力,其升山赴险,抵突丛棘,若鱼之走渊,猿狖之腾木也,光着脚也能在山林里健步如飞。

    但尉阳话却没说完,他摇头道:“正因如此,才不能派出全部兵力,救援衡山……”

    安圃愕然:“为何?”

    尉阳不但受过良好教育,更在军旅之中有五六年历练,在胶东时,打过沧海君,在岭南时,配合韩信打了消灭骆越的最后一战,更发动楼船之士兵变,跨越千里袭击会稽,入淮泗,横大江。

    对用兵之道,至少是【秦吏】“见过猪跑”的程度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兵法云,我欲战,敌虽高垒深沟,不得不与我战者,攻其所必救也,项籍虽暴虐,但也确实是【秦吏】用兵高手,但若吾等当真全力西援,恐怕会中了项籍之计。”

    “昔日柏举之战,楚令尹囊瓦率兵东进,与吴军夹汉水相峙。左司马沈尹戎以为,吴人远来,不能持久,不必急着决战,而让他带着申息之师向敌后迂回。囊瓦沿汉水与吴军周旋,沈尹戎突袭淮汭,毁坏吴军舟船,还塞大隧、直辕、冥阨三关,如此断其粮道,两面夹击,必能大胜!”

    “然囊瓦嫉贤妒能,又仗着楚军势众,竟渡汉而东,结果为吴军所诱,在柏举大败,局势便糜烂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料那项籍西进,一面是【秦吏】为了掠衡山之粮,报复去年的淮南之役,二来也因不得渡江东,欲诱我西援,在江西决战,若我军败,不但保不住衡山郡,连江东也会动荡。”

    对项籍,要采取避战之策,这是【秦吏】尉阳从去年战争里学到的东西,他不觉得安圃等人能与此人临阵叫板。

    尉阳道:“项籍军不过两万人,南郡、衡山兵虽不多,但也远超此数,足以守住汉水以西。更何况,与当年吴军不同,项籍无唐、蔡两国之助,孤军深入敌境,只能就地掠食。衡山郡狭小,之所以立郡,是【秦吏】因为铜绿山,因为武昌营,而不在邾城,只要我叔父能迁邾城之民至江南,从此往西,直至汉水、云梦,数百里皆空地。”

    从两年前安陆之战后,安陆人全部迁移到江南,那一带就成了一片无人区,北伐前夕,黑夫让乡亲们移居武昌种地,有大江和舟师保护,如今尉阳回头一想,可能从那时起,仲父就在做最坏打算,提防楚人乘南郡空虚西进了……

    项籍即便跑到汉水边上,也一粒粮食都找不到,若再往前,想到江陵城打秋风的话,非但后路将为舟师所断,关中的援兵,也该回到南郡了。

    到那时,项籍腹背受敌,他们甚至有机会,将此人彻底歼灭!

    “但衡山守请求支援,尉阳,他可是【秦吏】汝叔父。”安圃仍意有踌躇。

    尉阳却不以为然,他对仲父言听计从,对叔父,却仅当其是【秦吏】长辈:“叔父是【秦吏】治民官,而非战将,吾等需要根据临战时势而做判断,且等南郡利君的书信,若他也要求江东驰援,那形势才是【秦吏】真的危如累卵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旁久久未说话的吴芮却提议道:“我军何不先分兵三处,我以越卒继续袭扰东海,尉郡尉以楼船袭寿春,而安郡守便采用当年沈尹戎之策,迂回项籍后方。只要寿春告急,只要东海糜烂,而后方的县邑又一个个失陷,项籍便面临抉择,或是【秦吏】继续向西,或是【秦吏】撤兵东归,不论如何选,江东都做到了该做的事!”

    “这又何尝,不是【秦吏】一种围魏救赵之策呢?”

    尉阳意味深长地看了吴芮一眼,对此人,他一直是【秦吏】防着一手,此番二人看法相似,倒是【秦吏】稀奇,遂颔首道:

    “没错,不论他是【秦吏】留,还是【秦吏】退,江东都起到了牵制作用。”

    黑夫曾来信告诉过尉阳,江东就是【秦吏】敌人背后的刀子,他不知道你会何时发难,必须时刻提防,牵制敌后,这便是【秦吏】江东存在的最大价值。

    “不求这刀子一次插进敌人心脏。”

    “只望它,一刀刀,一次次,不断给其放血,叫重瞳儿痛痒难耐!”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尉阳做出如此决策的最大依仗,他觉得,自己领会了仲父的全局战略。

    “若吾等判断错了,那便是【秦吏】南郡的罪人。”

    安圃仍未能站在全局考虑事,沉溺在过去的失败里无法脱身,若这次因为他不回援,导致衡山再失,他恐怕无颜面再见摄政了。

    “可若吾等判断对了……”

    尉阳作为小辈,替安圃、吴芮倒了酒,笑道:

    “那南方战场,会变成一个泥潭,让项籍陷于此处,他陷得越深,陷得越久,仲父便能发大兵东出,横扫中原,早日一统天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吃粽子回来晚了,第二章在0点左右。
友情链接:全本小说网  大宋男儿  民国谍影  笔趣阁小说  IT百科  作文吧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全民领主  电视指南  名人名言  中世纪崛起  中华康网  寒门崛起  南方财富网  大王饶命  九重武神  经典古诗词  五行天  完美世界  房贷计算器  明朝败家子  大宋男儿  广东高考网  银行信息港  第一课件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