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58章 定一
        “万万不可,此竖儒之见也!”

    一个大胖子从厅堂末尾踱步而来,说话的是【秦吏】张苍,他前来戏下禀报少府上计情况,刚好听到郦食其在那出馊主意……

    因方才已在外头听人说了郦食其的身份,张苍不由讥讽道: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自称高阳酒徒,但依我看,果然还是【秦吏】穿深衣冠测注的儒生啊,一直对封邦建国,念念不忘。”

    不止是【秦吏】郦食其,在咸阳的奉常官署里,也颇有些儒生在暗暗筹划,希望能恢复封建,只是【秦吏】他们在朝中是【秦吏】弱势群体,不敢贸然提出。再加上目前秦朝体制特殊,嬴姓秦宗室是【秦吏】不可能封的,而夏公仅二子,长子已立为“大子”,次子则是【秦吏】过继给叶腾的,理论叫叶伏波,年纪尚幼,也无早早分封的必要。

    集权是【秦吏】荀学一贯传统,不管是【秦吏】韩非还是【秦吏】李斯皆如此,张苍是【秦吏】极度反对封建的,他说道:

    “早在十余年前,在咸阳宫朝堂上便有一场大争辩,当时夏公与我亦在场,乃是【秦吏】丞相斯与丞相绾就封建与郡县之争。当时有一句话说得极好:今天下共苦战斗不休,以有侯王。赖宗庙,天下初定,又复立国,是【秦吏】树兵也,而求其宁息,岂不难哉!?”

    “分封子弟尚且如此,更勿论保留六王疆域社稷,此事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瞥见张苍的印绶和衣着,知道这是【秦吏】一位九卿,但郦食其却也不怂,笑道: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但天下的纷乱,并未因秦始皇废封建立郡县而结束啊。”

    郦食其是【秦吏】关东人,他能够举出无数秦之郡县在地方上导致的坏处:

    不用当地之人为官,而空降一批关中秦吏,他们有的连当地方言都不会说,古板难以接近,单以不适宜当地习俗的秦律约束百姓,犯了小罪就动辄处罚,而每年的徭役也压得人喘不过气来——至少在魏国时,服徭役起码不必走上几百上千里路到咸阳、边境干活吧,魏地因徭役远行破产者不在少数,这些人纷纷投入山林水泽,成了各路反王豪杰麾下的主力。

    黑夫听着郦食其吐诉,在他看来,秦制在关东遇到的情况,大概能这样简单描述:

    某外国互联网巨头空降高管到其他地区,不信任当地人,产品不经过本地化,就直接投入使用,美滋滋觉得肯定能“降维打击”,结果却因水土不服,最终败得一塌糊涂,只能狼狈走人。

    这天下太大了,各地风俗民情不同,政治统一是【秦吏】对的,车同轨书同文也必须搞,但并不意味着所有州郡的制度都要严格照搬首都。

    郦食其一摊手道:

    “始皇帝方崩,而四方举事,项籍反于淮南,鲁勾践反于河北,张耳动乱于淮阳,不过半载,齐楚燕韩赵魏皆复,这也导致王贲两面受敌疲于奔命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他没说,若非如此,以一隅敌天下的黑夫,也不会这么顺利站在这权势之巅了……

    “故而,废封建这条路,走错了,错了,就得改!”

    郦食其尽管学了些短长纵横之术,但他的想法骨子里还是【秦吏】儒家那一套——亲亲尊尊,君君臣臣,父父子子,按照周朝的制度,依靠分封治理江山,足以解决天下所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条路没错。”

    张苍却坚持己见。

    “周公制礼,设五等之制,确实是【秦吏】顺着史势,做到了以封建四周于天下,然而降于夷王及其后各君,却坏了礼法,损了尊威,封建已成崩坏之势。问鼎之轻重者有之,射王中肩者有之,伐凡伯、诛苌弘者有之,天下乖戾,无君君之心。所谓天子,徒建空名于公侯之上耳。”

    “而天下诸侯又相互兼并,遂判为十二,又合为七国,最后由秦一统。秦征天下,裂都会而为之郡邑,废侯卫而为之守宰,据天下之雄国,都六合之上游,摄制四海,正是【秦吏】取势之举,废分封而行郡县,乃是【秦吏】顺应时势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郦食其反驳道:“既如此,那为何不数载而天下大坏呢?”

    张苍自有思考:“天下败坏,在人,在政,不在于制!”

    “秦之所以革之者,其为制,公之大者也;然其情,私也,私其天下以奉一人。使得人怨于下而吏畏于上,而关东秦吏确实不能适应当地民情,一味照搬关中之律,对关东人而言太过苛刻,终至崩坏,但这,决非郡县之过。”

    郦食其还要强辩,黑夫止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张苍之言不错,始皇帝的大略是【秦吏】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错的是【秦吏】他的欲望,和治天下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怎样的土壤生出怎样的政体,在中国,集权的大政府是【秦吏】必然的选择。

    中原虽大,也有许多山河之固,但并没有那种险隘到隔绝地理的绝域,所以总的趋势不是【秦吏】分裂,而是【秦吏】趋同。

    再加上,农耕文明渴恰厩乩簟矿稳定,但却始终面对着黄河、长江、淮河几大河流的水旱无常,从大禹开始,让百姓免于水旱灾害,成为了贯穿历史的最基本公共需求。五百五十年的分裂,诸侯以邻为壑,甚至以水为兵来威胁对方,平静了两千年的大河,再度开始不安分起来……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,由一个强有力的中央集权动员全国资源,集中指挥有关人众进行治水,将水从祸患变成都江堰那样的利好,消弭内部战乱,就成了所有人的渴恰厩乩簟矿。

    秦始皇帝顺应了这种渴恰厩乩簟矿,完成了历史使命,造就了大一统的基石。

    但某种程度上来说,他也辜负了自己的使命……

    集中力量办大事是【秦吏】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集中力量后,用来办什么大事?

    是【秦吏】为了个人私欲,追求长生不死,而大造宫室楼阁和各种奇观,沉迷于远方的制片人小姐姐,不断发动战争,让渴望休憩的民众驱赶到边境送命。

    还是【秦吏】将这钱帛粮食来自人民,归之人民,将注意力集中在基础建设,水利农田,鼓励生育,兴办教育上……

    不同时代需要不同的统治者和理念,有时需要开拓进取,有时则要总结过去,学会控制欲望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天下人期盼的显然是【秦吏】后者而非前者……

    “随我来罢。”

    黑夫招呼郦食其,让他随自己出门看看,这老家伙用来当说客谋士还行,至于治国就算了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人出了大帐,登上戎车,随着黑夫来到先前郦食其被蒙着眼睛,未曾得见的地方,原来外面是【秦吏】一片广袤平坦的校场,一众兵卒正在列队训练,号子喊得震天响地。

    “那些是【秦吏】来自西河、河东的新兵,一心欲对六国复仇者,他们是【秦吏】战心最浓的,缺点是【秦吏】缺少秩序,尤其是【秦吏】河东人,得从最基础的齐步走开始练起。一旦迈错了脚,彼辈的小腿,会被军吏抽出无数条蚯蚓,直到听到号令,不必经过脑子,肌肉便自己做了反应。”

    黑夫又指着远方的故恰厩乩簟控军队,他们则在试用最新式的武器,除了传统的剑盾外,又加入了刀盾手,长矛上也加了缨,以避免刺杀后敌人的血弄得矛杆底部粘糊,士卒们需要适应新的兵刃,于是【秦吏】便每天几个时辰,都要对着用枯草扎的稻草人,不断练习刺杀姿势。

    还有北伐军的士卒们,他们则在军吏旗号下练习变阵——从坐阵变为立阵,结成最简单的小方阵,十多个小方阵又结成大方阵,从慢走到小跑,要尽量保持阵型不散开,维持足够的冲击力……

    更远方的塬上,则是【秦吏】一片烟尘,是【秦吏】黑夫从北方调来的北地良家子及灌婴等,在整合各路骑兵,加以训练,或开弓远射,或持矛冲锋……

    类似的场景,在戏下大营十余里开阔地上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黑夫问郦食其。

    郦食其是【秦吏】有些震撼的,好似见到了十几年前,横扫魏国的那支秦军……

    他由衷地夸道:“雄壮无比,无怪能横行天下,不论楚、魏、赵皆不如也。”

    黑夫却道:“我让你来看彼辈,不是【秦吏】为了炫耀以此众战,谁能御之?以此攻城,何城不克。”

    嗯,不是【秦吏】吗?

    黑夫摇头:“而是【秦吏】为了告诉你,北伐已经完成,我给彼辈换上了新的名号,从现在起,不论是【秦吏】过去的北伐军、故恰厩乩簟控军,还是【秦吏】新征募的西河兵、河东兵,都有一个相同的名号,汝可知彼辈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【秦吏】秦军?”郦食其揣摩着黑夫的意思。

    黑夫哈哈笑道:“俗谚道,旧瓶装新酒,可一般人只看瓶,不看里面装的是【秦吏】何物,过去是【秦吏】咸的,往后也以为是【秦吏】咸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刷了一层漆,很多人便认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只要骗着他们喝第一口,发现是【秦吏】甜的,彼辈便不会再在意装这汤饮的,是【秦吏】陶瓶还是【秦吏】漆瓶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这大秦还叫大秦,但说了算的是【秦吏】,不再是【秦吏】秦皇帝,而是【秦吏】我这夏公,诸夏之公,也不知能否让关东人更愿卸甲来降。”

    郦食其赞道:“夏公深思熟虑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道:“而为了不让关东百姓再度生出敌对之心,彼辈虽是【秦吏】秦军,但又不能叫秦军。”

    “而叫‘定一军’!”

    郦食其明白了:”昔日,梁襄王问孟子,天下恶乎定?孟子对曰:‘定于一’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道:“然,孟子虽然说了很多错话,但此言却让人拊掌而赞,天下欲定,百姓欲安,唯有大一统一条路!”

    郦食其坏笑起来:“但孟子的回答却是【秦吏】,不嗜杀人者能一之定于一!摄政又不肯给六王承诺,又想不战而屈人之兵,是【秦吏】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欲做仁义之师,只求以武止戈。”

    黑夫却道: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不杀人是【秦吏】不行了,只有烧尽杂草,才能好好种庄稼。区别只在多少少杀,而这不决定于我,而决定于六王豪杰们。”

    “吾宁可为一统而多杀,也勿要靠妥协使六国延续而少杀!”

    此言冰冷如刀,郦食其算是【秦吏】明白,黑夫为何能一路取得胜利了。

    此人的心,够狠。

    他确实没选错人。

    “郦食其,汝之性情胆识,倒是【秦吏】极对我胃口,我也给你交底,日后游说之时,好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那些愿意倒戈降我的各地豪杰们,可暂为其故乡一县之令,我只派遣县丞去佐政审案。”

    和秦朝刚统一时一样,黑夫可没有那么多官吏重新分配到秦吏几乎被杀尽的关东各地,派了也是【秦吏】被当地人架空,这种“自治”的局面,得等咸阳新学室第一批人毕业才能得到改善。

    “其二,愿意投降的六国反王,我甚至可以答应,削其爵为侯,与其亲信,远迁九州之外的岭南、西域。”

    “其三,消灭六国之后,六国当地的士人,比如你,可以参与到新的官府中来,不会被排斥在外,而以识秦字者优先。各地豪长氏族,其子弟可送入学室,通过考试的,也可为官。表现优异者,甚至能来咸阳进入朝廷,参与国政。”

    “但唯独九州一统,以郡县姿态听命于中央这点,绝无商量余地!”

    这就是【秦吏】黑夫的底线。

    一个中国,从始皇帝开始,到两千年后,都不容动摇。

    大一统,需要重重地印在这片土地上每个人心里。

    就好像思想钢印。

    “郦食其知之……”见黑夫决心已定,高阳酒徒不再试图反驳了。

    在离开的时候,黑夫却又说道:

    “我记得,周武王分封二王三恪后数年,而蔡叔与武庚叛,东夷肆虐,倘若当时无周公东征扫清叛乱,而周竟就此沦亡,后世之人,会不会说,周因封建的缘故,而两代而亡?”

    “谁说秦始皇的政策失败了?“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黑夫伸出手,面前是【秦吏】秣马厉兵,准备对河东开刀的大军:

    “他的大业是【秦吏】成是【秦吏】败,大一统能否延续万世,决定于我这继业之人,接下来做得是【秦吏】否足够好!”
友情链接:战国赵为帝  情话网  诡秘之主  创世中文网  中药大全  励志故事  逆天铁骑  大宋男儿  九御神王  房贷计算器  九重武神  经典古诗词  花百科  花百科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全职武神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漂亮女人  tplink  超强吸妖器  极限保卫  汉乡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管理资料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