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51章 没有皇帝的帝国
        “良人不舍得让扶苏之子去琼崖,对三位公子,倒是【秦吏】一点不怜惜,直接打发到岭南。”

    眼看新年越来越近,立君之事成了朝野聚焦的热点,叶子衿也不由得不关心。

    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【秦吏】,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三位公子,却被黑夫按照商鞅时便立下的《宗室律》,“无功公子亦为庶人”这一条,剥夺了其财富特权,直接扔到岭南,名义上是【秦吏】去做“邑主”,实则是【秦吏】流放。

    “若始皇帝当初听了我的建言,彼辈早在十多年前,就要奔赴边塞了,眼下不过是【秦吏】迟了些罢了。”

    黑夫倒是【秦吏】觉得,自己对三位公子已经够大度了,让叶子衿坐到他身边,说起一件往事来。

    “当时天下刚刚一统,始皇帝令群臣议定封建、郡县之利弊,有一夜我在宫殿宿卫轮值,便让我也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当时黑夫以自己南征豫章的经历告诉秦始皇:

    “从咸阳到豫章、长沙,林木沼泽甚多,道路险阻,少则两月,多则三月,难以知会朝廷。”

    “岭南更远,又要加上一个月,官府文书尚且如此,民间贸易往来,一个来回,一年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帝国的边疆能扩张多大,是【秦吏】由交通距离决定的,以这时代的路况、车马速度,哪怕有驰道、灵渠加成,岭南也远远超出了秦的国家辐射范围,不论是【秦吏】征服还是【秦吏】统治,都要付出巨大代价。

    “除了路途遥远,朝廷法令不能及时传达外,南方也以越人蛮夷为主,缺少编户齐民,根本收不上赋税。纵使设置名义上的郡县,实则无民可料,无土可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当初建言,与其空置郡县,不如使诸公子镇之。封为边侯,使之带民众迁徙,统治蛮夷越人,慢慢推广教化,以夏变夷。”

    只是【秦吏】被始皇帝否决了。

    “我本是【秦吏】苦心良言,但始皇帝听了却不太高兴。”

    黑夫一边说着,一边板起脸,揪着胡须,眉毛一样,沉着嗓子,模仿始皇帝说话的语气道:

    “黑夫,你这是【秦吏】想将朕的诸公子们,当做边地县令来用啊,你也曾上书称江南卑热,有水蛊之疾。诸公子长在北方,锦衣玉食,骤然入蛮荒之境,恐怕还没到地方,便已染病而亡!”

    叶子衿只觉好笑:“良人只需将脸涂一涂,便可亲到台上扮始皇帝了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在黑夫让叔孙通修改史书,向天下人揭露始皇帝崩前后的“真相”后,还蛮想将这一段制作成百戏,演给关中人看的,只可惜他们碰上了一个天大的难题:

    没人敢演秦始皇帝。

    在关中人心目中,始皇帝仍是【秦吏】如神一般的存在,虽然这神不太亲民也不太友好,更别说扮演了,那简直是【秦吏】亵渎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这场戏就被无限期搁置……

    “我可扮不好。”

    黑夫继续道:“我当时唯唯诺诺,没敢说话,心中却暗道,陛下有子十余,有能者却寥寥无几,与其养在咸阳天天白吃民脂民膏,还不如拿去填边塞。”

    也让人看看,始皇帝的公子们都被打发去建设边疆,那些被强制迁徙的庶民们,也便少了抱怨。

    但始皇帝决心已下,不论何地,都要推行与中央一模一样的制度,结果秦制在关东有些水土不服,放到边疆,更显得繁杂而无用了……

    “现在豫章、长沙倒是【秦吏】是【秦吏】渐渐富庶,比过去稍好。但岭南之地,仍是【秦吏】一片荒蛮,象郡、闽中等,不过是【秦吏】空置,为始皇帝凑齐他喜欢的6的整数而已,其实只治一二城,仅相当于一个县。”

    “两年来,我靠岭南谪戍迁民打回中原,承诺带他们归乡,将彼辈一批批往北方调。眼下岭南只剩下不到十万军民,由共敖镇守,除了番禺、桂林等大城,其余小县多数放弃,空置其地,越人又慢慢回到了各地,再这样下去,这场仗,就白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政治是【秦吏】需要理想,但也要顾及现实,中原人口太少了,始皇帝时有三千万,现在已不足那数了。强制性的移民已宣告失败,未来再度统一后,帝国需要眼睛向内,料理好肺腑之疾,先将诸夏完全统一了,才能往外扩张。

    这也意味着,黑夫有生之年,基本不可能再向岭南进行大规模移民了……

    “与其让空置的土地便宜了蛮越土司们,倒不如封给功臣们,广树边侯,各领一县,仿照周朝时,以夏君治夷民的故事,最终以夏变夷。”

    哪怕花一百年,两百年,都比历史上更快。

    九州之内推行郡县与大一统,九州之外的岭南、海东、西域,朝廷难以辐射,又不忍弃之,便进行小规模的分封,以此节省行政成本,这便是【秦吏】当年黑夫提出的“一国两制”。

    “功臣们可愿意?”叶子衿担心这点。

    黑夫却不但忧:“九州之内,彻侯亦只是【秦吏】虚封,但若愿为边侯,那可是【秦吏】实封。自己的封地,自己做主,还不需向朝廷纳租税,少量贡品即可。等打完仗,计较功劳,我一口气封他几十上百个侯,这里边,总有人愿意去……”

    至于能搞成什么样,是【秦吏】亡于蛮夷之手还是【秦吏】壮大向外扩张,就各看本事喽。

    而这三位公子,只是【秦吏】黑夫计划中的第一批试验品。

    始皇帝在时舍不得让儿子去填边境,黑夫舍得啊!

    将闾、将臣、将夜,三人福建一个,广东一个,广西一个,都扔在热带雨林边上,某座南征军撤离后的空虚小邑里。

    他们要忍受炎热的气候,肆虐的疾病,与越人打交道,以后还会被边侯的领地包围,就算不生病死掉,被越人攻杀,也足够世世代代陷在那,永远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问题又绕回来了:

    “三公子皆去,那谁可为皇帝呢?”

    “总不会是【秦吏】子婴罢?“叶子衿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子婴绝无机会。”黑夫对此人还是【秦吏】十分警惕的:

    “我曾被始皇帝压了十多年,虽然偶尔能听我谏言,但大多数时候,仍是【秦吏】计不听言不用,得按着他的喜好来。”

    他才是【秦吏】猎人,黑夫不过是【秦吏】一条猎犬。

    “现在,轮到我做猎人,指挥群犬狩猎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自在南郡举兵后我才发觉。”

    “头顶上无人冲你指手画脚,想做的事情能一一推行的感觉。“

    真是【秦吏】太舒服了!

    他干嘛还要在自己头上放一个大爷?

    “况且,六国对始皇帝的横征暴敛记忆犹新,未必会再接受一位嬴姓秦君……”

    叶子衿了然,小声问道:“那,良人欲自取之?”

    黑夫摇头:

    “彘肩未熟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一段时间,天下将迎来一段,没有皇帝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一个没有皇帝的帝国。

    就像没有国王的王国——弗朗哥的西班牙。

    “践阼而治的,只剩下一位终身摄政!”

    他想起许多年前,在淮阳看到秦始皇帝车驾的情形,那时候黑夫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欲戴其冠,先承其重!”

    一语成谶,现在,这半个天下的重量,已扛到黑夫肩膀上了。

    黑夫笑了笑:

    “一个无冕之王!素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始皇帝的年号,在三十八年终于走到了尾声。

    “周公恐天下闻武王崩而畔,乃践阼代成王摄行政当国,摄政七年,天下大治。”

    “周厉王既亡,有共伯和者摄行天子事,摄政十四年,天下复安。”

    “始皇帝崩,逆子谋篡,关东皆叛,幸有武忠侯靖难戡乱。今先帝诸子弟不孝不悌,难继大业,再统天下。故大秦帝位将空,以武忠侯晋爵为公,效伊尹、周公旦、共伯和事,践阼摄国政!”

    “明岁,当为摄政元年!”

    政治是【秦吏】门妥协的艺术,而这独特的政体,便是【秦吏】考虑到新、故恰厩乩簟控人接受程度后,妥协的产物。

    由周青臣暂代的御史府那边,才颁布了这个让天下震惊的消息,少府张苍、治粟内史萧何、奉常陆贾、太史叔孙通等便带着上百名僚属、儒生,请求黑夫加尊位。

    “天子重臣称公!武忠侯有大功于朝,当晋爵为公!”

    黑夫三让,这才顺水推舟允之。

    为了显示尊于其余彻侯,在二十等爵之上,加一“公”爵,这是【秦吏】旧时周代五等爵之首,实际上只有宋国和天子卿士能够得此殊荣,鲁、卫、齐等大国皆为侯,秦国最初更只是【秦吏】一区区伯国。

    至于公号为何,一般是【秦吏】看所选的封地,陆贾他们提议黑夫直接割一郡作为封地,但被黑夫否决,只择一县为封地。

    有人提议将封地定在“邓”,有人提议直接以洛阳县为封地,叫周公就行。

    “邓不行。”黑夫头摇得像拨浪鼓,周亦不妥。

    他眯着眼在地图上搜索了半天,一个个县看过去,不免抱怨道:

    “我大秦幅员如此辽阔,居然找不到叫‘包’的地方!?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哲夫当立  花都最强医圣  作文吧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房贷计算器  超级兵王  战神狂飙  修真聊天群  战国赵为帝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大争之世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南方财富网  大明元辅  个性说说  大魏宫廷  tplink  励志故事  中国玉米网  哲夫当立  开天录  全民领主  金庸网  据说娱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