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50章 孰立?
    秦始皇三十八年,九月底时,这次从修订官方史书开始,对始皇帝崩后,过去两年内战若干问题的总结,终于告一段落,该定性的定性,该背锅的背锅。

    稍后,黑夫还在骊山附近,重新为公子高举行了隆重的葬礼,将其从陪葬坑移了出来,葬在秦始皇陵旁边,还重新搬出被始皇帝废除许久的谥号制度,尊之为“孝悼太子”。

    至于“扶苏”,只是【秦吏】葬礼上的配角,他被以诸侯之礼葬之,号“海东刚侯”,就这样“被死亡”了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必要仪式外,葬礼精简到了极致,除了几个考工处剩下的陶俑外,几乎没其他的陪葬品。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黑夫制定的新制:“棺材厚三寸,衣衾三件,足以使死者的骨肉在里面朽烂足矣。掘地的深浅,以下面没有湿漏、尸体气味不要泄出地面上为度。坟堆足以让人认识就行了。送葬者哭著送去,哭著回来,回来以后就从事于谋求衣食之财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【秦吏】墨家节葬之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摩拳擦掌,以为总算轮到自己出头的儒生们面面相觑,墨家在始皇帝末年遭到沉重打击,秦墨几乎被屠戮驱逐殆尽,也就武忠侯军中有一批年轻墨者。其中当官最大的叫阿忠,做了少府属下的考工令,掌管工程器械,六百石吏而已。本以为墨家在政治上影响不大,没想到武忠侯竟依然采用其学说。

    身为在朝儒生之首,奉常陆贾倒是【秦吏】赞同此制:“凡善法,不拘学派,墨子节葬之说,正适应当下情势,不损害生、死两方利益。”

    他还上书附议:“用之盈虚,在节与不节耳。不节,则虽盈必竭;能节,则虽虚必盈。如今国库空乏,民生凋敝,岂能再耗费财物往坟墓里埋?再让生者为王公大臣之死而荒废耕作,甚至陪葬?”

    而旁边高大的骊山陵,正是【秦吏】极尽奢华的反面典型,早已被各派诟病多时,被当成搞得天下板荡的源头。于是【秦吏】黑夫当权后,自然就走向了另一个反面:崇俭黜奢……

    在此影响下,公孙俊为“扶苏”守墓的时间,也从黑夫最开始设想的三年,变成了一年。

    此举倒是【秦吏】赢得了从官吏到墨者的一致赞扬,唯独有几个来自鲁地的儒生意犹未尽,觉得太过简略,仪式太过短促,无法体现他们的特长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在两场葬礼结束后,这几个儒生竟不开窍的地试探着询问陆贾。

    “秦始皇可需要补上谥号!?”

    他们很想给这个暴君来点“一言褒贬”。

    黑夫得知后,二话不说,直接让廷尉,将提问的人下了大狱,罪名和胡亥折磨这群儒生时一样:

    “非所宜言!”

    或许百年后,千年后,能得到公正的评价,至于现在,没人能理性地看待他,除了黑夫。

    “其功过,只能由我一人评说!”

    “始皇帝,这便是【秦吏】最好的谥,再无人能拥有的谥!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闭嘴,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随着年关将近,一个被搁置许久的问题,终于摆到了黑夫政权面前。

    “孰立?”

    既然说胡亥是【秦吏】谋篡,长公子扶苏已故,其子公孙俊痴呆不足以为帝,而正统的继位者公子高又举家皆死,那接下来,该轮到谁继位呢?

    朝野之中,难免响起一些异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商君曰:先王之法,立天子不使诸侯疑焉,立诸侯不使大夫疑焉。立适子不使庶孽疑焉。疑生争,争生乱。”

    “韩非子曰:国无君不可以为治。”

    幸好黑夫提前利用白手套打了一批“保皇党”,否则类似的声音更加喧嚣其上。

    总之一句话,早点确立一位始皇帝的继业者,以安人心。

    满朝故恰厩乩簟控臣吏的目光,都不由集中到了李斯的女婿,目前还活着的公子中,年纪最长的公子将闾身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子将闾,公子将臣、公子将夜三兄弟乃是【秦吏】一母同胞,只是【秦吏】母亲去世得早,靠着兄弟三人抱团相互庇护,小心翼翼地在咸阳存活。

    胡亥屠戮公子高全家的行为,让兄弟三人为之心寒,咸阳变乱时,他们聚集在公子将闾的妇翁李斯身边,想要谋得一丝生机。

    政变失败后,三人又随李斯出奔废丘,一来二去,竟成了始皇帝诸子里,唯一还幸存于世的。

    咸阳的动乱已经结束,但三兄弟却依然被留在废丘,不得回归咸阳。

    好在两个月过去了,尚且安好,家眷也被送到废丘来,只是【秦吏】这种朝不保夕的软禁生活,让人不能心安,他们心情忐忑,总觉得随时会被黑夫谋杀。

    “吾等好歹是【秦吏】始皇帝子嗣,堂堂公子,岂能如此禁锢?”公子将臣更为急躁些,有些烦闷,喝了酒后猛摔杯盏。

    “黑夫之心,兄长还不知么?恐怕是【秦吏】生出了谋权篡位之心,吾等三人就是【秦吏】他的眼中钉肉中刺。”公子将夜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武忠侯一向自诩忠臣,应不会堂而皇之做此事罢?否则必为故恰厩乩簟控人所恶。”

    直到公子将闾的到来,他们才停止了争吵,追问道:“兄长,李丞相信中如何说?”

    今日中断消息多日的李斯忽然来信,这或许是【秦吏】他们三兄弟的软禁生活有所松动的标志。

    公子将闾叹了口气,将李斯信中之言悉数告知两个弟弟,从黑夫为公子高举行葬礼,尊为“孝悼太子”,再到扶苏的“死讯”。

    “扶苏兄长也亡故了……”

    将臣有些怔滞,但旋即反应过来,惊喜地说道: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父皇子嗣,便只剩下吾等三人,而兄长,你便是【秦吏】接下来的皇位继业之人啊!”

    但公子将闾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,连连摇头:“莫要胡言。”

    将臣道:“绝非胡言,武忠侯虽任摄政,但那是【秦吏】初入关中,人心混乱之际,眼下关中稍安,也是【秦吏】时候立君以安社稷了,按照长幼次序,兄长为长。”

    “若按贤能,昔日先帝在位时,阙廷之礼,兄长未尝敢不从宾赞也;廊庙之位,兄长未尝敢失节也;受命应对,兄长未尝敢失辞也,一样当仁不让!”

    “做皇帝……”将闾却从没想过,父皇在世时上头论年长有扶苏、公子高,论宠爱也有胡亥,反正轮不到他们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【秦吏】这种形势下。

    “做一个傀儡么?”他反问弟弟道:

    “像诸侯坐大的周天子,反朝三卿的晋侯,还是【秦吏】被田常挟持的姜齐君主?”

    将臣声音变得低沉:

    “黑夫不可能掌权一生一世,等他老了,就算兄长已不在,朝中必有忠贞之士,子孙自当伺机复兴大秦!”

    将闾依然不为所动:“皇位已不是【秦吏】皇位,而是【秦吏】一个火坑,我可不想害了家人,叫子嗣也遭了毒手,吾等可知,李丞相在信中最后,如何告诫我?”

    他缓缓说道:

    “德不配位,必有灾殃;德薄而位尊,智小而谋大,力小而任重,鲜不及矣。”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《易辞》中的一段话,意思很明显,别掺这趟浑水!

    而李斯的来信,又必是【秦吏】得到黑夫允许的,黑夫的意思,再明显不过了。

    将臣呆呆地说道:“那吾等接下来会有何下场?会被如何处置,总不能在废丘软禁一生罢?”

    像养彘一样养着他们?想象就可怕。

    将闾叹息:“此事不决定于吾等,而决定于黑夫。……”

    言谈间,外面却传来了大门开启的声音,一名高冠大吏带着一群士卒入内,气势汹汹,吓得三兄弟的家眷仓皇躲避,以为命不保矣。

    三兄弟迎了出去,却来来客竟是【秦吏】杨樛——他现在已升任宗正丞,架空了子婴,掌管着宗室名册。

    “摄政有令!”

    杨樛面容肃穆,用眼神逼着三公子拱手作揖,才缓缓道:

    “公子将闾、将臣、将夜。”

    “始皇帝时,三公子无一事利国,空费俸禄,是【秦吏】为无才。”

    “胡亥篡位,孝悼太子被害,亦亦怯怯不敢发一言,是【秦吏】为不悌。”

    “宗室非有军功论,不得为属籍,今三人无才不悌,位尊而无功,奉厚而无劳,不妥,当复为庶人!”

    “我不服!”

    杨樛冷笑道:“此乃宗法律令,有何不服?”

    “吾等对推翻胡亥,亦出力甚多,这不公平!”将臣有些暴怒,欲起身与之强辩,却被兄长将闾死死按住!

    并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勾践亦能忍会稽之耻,切勿妄动,活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他们只能听凭黑夫发落。

    杨樛就这样盯着三人,直到他们老实了一些,才说道:

    “念其乃始皇帝子,使赴岭南,以充实陆梁地,置邑,各食百户,为国守边地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昨天脑子透支了,写的有点慢,第二章在0点前。
友情链接:开天录  太初  房贷计算器  五行天  寒门崛起  南方财富网  小学生作文  无敌超神奶爸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中国玉米网  娱乐大头条  就爱读小说  汉乡  广东高考网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都市之神级宗师  开天录  龙组兵王  社保查询网  据说娱乐网  极品最强大少  逆剑狂神  漂亮女人  第一课件网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