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41章 开门,查户口
        黑夫入主咸阳两月后,帝国首都的秩序已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摄政明断擅行,大权独揽,九卿皆奉武忠侯之命行事,中枢正常运转,时局稳定,不用再担心隔三差五的政变,各势力火并的战火波及全城。

    北伐军和投降的中尉军接管了咸阳治安,每日巡防不休,咸阳人早已习惯了这一幕,士卒们齐刷刷的脚步声不觉得吵人,反而让他们安心。

    有这支力量镇着,至少不必担心有作奸犯科之徒行窃抢劫甚至杀人,若真有胆大包天之辈,事后也被会缉拿,按照秦人早已习惯的律令来惩办——武忠侯废除了胡亥、赵高更易的一些律令,却将始皇帝时律文,几乎原封不动地保留,只是【秦吏】略加修改,比如将腐刑限定在强暴妇女的罪犯身上,若北伐军士卒敢造次,亦法不容情!

    只有如此严罚,才能管住丘八们躁动的下半身。

    “出问题的是【秦吏】定法之人,而非律法本身。”这是【秦吏】武忠侯的观点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居住在咸阳城外郭的农户们——他们大多是【秦吏】爵位不低的军功地主,打完谷子,缴完减半的田租后,在仓里清点着比往年稍多的余粮,也不由称赞起武忠侯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武忠侯亦是【秦吏】农户出身,果然知农事之苦,今岁家中余粮能多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乱世里,没有什么比积满谷仓的粮食更让人安心了。

    但农户们才开始享受农闲的时光,亭长、里正便挨家挨户通知大伙:“明日不得走家串门,各户皆居其家!”

    还在各家门上用土块标明了数字次序。

    果然,九月十五日这天,吃完朝食后,当地亭长、里正带着四名小吏来,顺着里巷,一家家敲门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人?”

    “开门,官府查户籍!”

    战战兢兢地开了门,一家老小都站在院里,农户们脸色不太好看,暗暗嘟囔道:

    “瞧这架势,莫不是【秦吏】要收口赋,今岁口赋不是【秦吏】说过不征了么?”

    秦以十月为岁首,在这“秦始皇三十八年”里,胡亥为了修骊山陵,维持战争所需,已对咸阳人征过四次口赋,搞得满城叫苦不迭,此时已是【秦吏】年末,黑夫当然不可能再给他们加负担,更宣布明年起,未成年人口赋减半。

    “莫非,摄政府库中没钱了,也要像胡亥一样违诺?”

    农户们却是【秦吏】多想了,官吏们还真只是【秦吏】查户口,其目的,是【秦吏】黑夫欲重整首都的户籍数据。

    早在商鞅变法时,一项举措便是【秦吏】整顿户籍,建立名籍、户居之制,规定,“四境之内,丈夫子女皆有名于上,生者著,死者削”,说白了就是【秦吏】后世的人口普查……

    不仅仅是【秦吏】列个人头数,“境内仓禀之数,壮男壮女之数,老弱之数,官士之数,以言说取食者之数,利民之数,马、牛、刍、稿之数”,人口组成,财产多寡,都要在每年秋,地方官上门征租赋时一一统计,目的当然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防止偷税漏税……

    所以天下七雄中,独秦国征税效率最高,别国的财政从地方到中央,如同漏水的筛子,剩不下多少,秦国却能好歹征足,将国内的人口资源,最大程度调用起来,从而国富军强。

    这本就是【秦吏】治粟内史的户吏分内事,做起来轻车熟路,一人手持在府库中找到的,秦始皇三十六年时的数据核对,另一人则在黄纸上记下如今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西街里户主不更蛮强,伍长。”蛮强是【秦吏】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走路一瘸一拐。

    “妻曰嗛,赵高作乱时在集市,亡,不知所踪。”看来这个家庭也因时局而遭到重创。

    “大女子细(成年),未嫁。”这女子十六岁,正在给菜圃浇水,长得还不错,里正笑着说,明年再不嫁就要倍其赋,还是【秦吏】快点挑个女婿吧。

    “小男子驼(未成年),年十二。”少年人也很缄默,眼睛离不开站在最后那名黑衣官吏的佩剑。

    户吏特地掏出随身携带的皮尺,给他量了量后补充写道:“身高六尺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轮到财产了,这个家庭还有两个奴隶。

    “臣曰聚,婢小女子曰夏。”

    这对奴隶父女穿着褐衣,他们很羡慕骊山刑徒能得到赦免,可惜武忠侯鬼得很,改革只革现在无人做主的皇家巨产,绝不触动私人财产利益。

    而在官府的档案里,隶臣妾的地位,只比牲畜高一行,住处也在空落落的猪圈旁。

    “无彘,牡犬一只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【秦吏】门前桑树下,冲着小吏们龇牙咧嘴的那只老黄狗,被狠狠踹了一脚后,夹着尾巴跑到后院去了。

    少府的税吏绕着屋舍走了一圈,记载道:“屋舍一栋二室,各有门,皆瓦盖,并有木大门,设施齐备,门前有桑树十株。”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一个中人之家。

    登记完毕后,户主蛮强乘机禀报,说自己有残疾,是【秦吏】服役时落下的伤,一只脚瘸着,还当场走了几步给官吏们看。

    “三十六年时,你怎么还没瘸?”户吏横着眉,对此人的禀报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去年,去年才落下的。”

    蛮强有些心虚地低下头,他是【秦吏】被征去南方作战时伤到的,侥幸捡回一条命,生怕被新政府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好在官吏们不予计较,里长也为蛮强作证,小吏这才进行了标记,算是【秦吏】免去了蛮强的徭役。

    但又警告,如隐匿成丁不申报,或申报身体病残不实,则罚甲二副,里正、里老各罚甲一副。

    三名户吏、税吏的工作完成了,一旁沉默寡言的黑衣官吏却才要开始,他一口南郡口音,显然是【秦吏】近来被安插到咸阳各官署的“北伐功臣”。

    因为蛮强在里中任“伍长”,此人便询问了他一番邻居的事,譬如有无外人来造访等,近期可有可疑举动等。

    临走时还放下一句话:“若有可疑者而不报,藏匿罪人者刑,什伍连坐!”

    等一天下来全里的户籍都核对完成后,四名官吏又让里正向全民居民强调:“无验传不得出乡,无符节不得出城,抓到直接遣返,入夜后有不归者,立刻禀于亭长!”

    总之一句话,没事家里好好呆着,没开到介绍信,就别想全城串门了,城里的逆旅客舍,也会严查一切流动人口。

    和后世一样,清查户籍,限制迁徙,是【秦吏】为了方便征兵收税。

    还有一件让季婴很上心的事。

    维护社会治安,防范敌特分子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咸阳城内各户、各里的户籍档案被抄录成一式三份,分别送到治粟内史、少府和新成立的机构“黑冰台”处。

    治粟内史感兴趣的是【秦吏】户口和各家田亩数,新官上任的萧何要量入为出,确定明年的收支预算,尤其是【秦吏】要搞清楚,关中的经济,是【秦吏】否能支撑起明年春,武忠侯的出兵计划,需要出多少兵卒,发动多少民夫?

    少府感兴趣的是【秦吏】人口组成,以及各家财产状况,张苍得为来年秋的口赋收取做准备。

    黑冰台关心的,则是【秦吏】近期是【秦吏】否有可疑人物混迹民间,他们要顺藤摸瓜,找出潜藏在咸阳城里的“六国间谍”……

    秦始皇帝时,咸阳的户籍制度相较于现在,有过之而无不及,亭长们最喜欢抓捕游士,很少能有可疑人士能混迹进来,也就有官身和手持符节的人能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可随着今年关中沦为战场,大乱之下,民生动荡,旧政权崩塌,新政权草创,在这交接之际,却是【秦吏】间谍最容易混进来的时候,或为商贾,或冒充来投靠武忠侯的士人,潜藏城中,倾覆政权自然没那本事,但也少不了暗暗串联反对摄政的人士。

    大概在十天前,黑冰台刚成立,季婴就办下了一桩大案:

    根据御史杨樛提供的线索,说一个赵地商贾在试图与“保皇派”们接触,而在早些时候,这赵贾还与蜀郡常頞的一位幕僚会面……

    季婴将那人秘密逮捕,严刑逼问下,才得知,此人果是【秦吏】赵国蒯彻的密友,籍贯是【秦吏】太原商贾,居于上郡,在六国撤离西河后,他假借献车马与北伐军,借机遁入咸阳,在此居住,试图离间黑夫与蜀郡的关系。

    一同被知晓的,还有“蜀郡立小公孙为皇帝,联辽东扶苏以抗秦贼”的大胆计划。

    “常頞幕僚严今已随君侯使者南下,常頞是【秦吏】否会有所反复?”

    黑夫没有十全把握。

    这桩案子,直接引发了黑夫对蜀郡的军事行动,他命令在汉中等待常頞的小陶,看准时机,不惜动用武力,也要确保常頞北上万无一失!

    只不知小陶现在是【秦吏】否得手,而咸阳城里抓六国特务的大网,才徐徐拉开。

    “六国亡我之心不死,其说客奸细潜藏汝潜伏于市肆之中,蠢蠢欲动!”

    “民户中可疑之辈要查,那些来自关东的商贾,更要彻查清楚!”

    户籍确定的民户只是【秦吏】顺带一查,季婴的主要目标,在于那些居无定所的行商贾人,他请求黑夫授权,将咸阳城里大大小小的商贾一股脑都抓来,一一甄别……

    “季婴啊季婴,你可饶了那些可怜的商贾罢,蒯彻派来的赵谍能混入咸阳,本就是【秦吏】特例,全城能有几个?大不必闹得鸡飞狗跳。”

    现在不比后世,间谍主要的作用是【秦吏】离间、贿赂,既没有飞鸽传书,又无无线电通讯,就算得了情报,也没法及时传回去——黑夫已下令,从九卿到庶民,暂停一切民间私人信件的传递,只有军队和官府能使用邮传系统。

    这下,季婴连拆信的功夫都免了。

    见季婴并未领会自己的意思,黑夫笑道:“我让你设此罗网,抓的可不是【秦吏】天上偶尔飞过的鸟。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脚下。

    季婴立刻明白了:“而是【秦吏】潜藏在地里的虫儿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该试探的也试探过,李斯已向我表明态度,小陶刚派人来报,说蜀郡局势已控制住,常頞继续北上,不日将至咸阳,留着彼辈亦无大用,不如杀鸡儆猴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以,收网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任乃是【秦吏】秦始皇时老丞相王绾之孙,师从政见与王绾相似的博士淳于越。而淳于越则做过扶苏幕僚,于是【秦吏】王任在胡亥时期被打压、下狱,直到黑夫入主咸阳,才获得释放,在御史府任职。

    可这两个月来,王任总算看清了黑夫的真面目:“名为忠臣,实为逆贼!”

    “迟迟不立嬴姓皇帝,或有谋篡之心。”

    出于对皇室的忠诚,多日前,那场咸阳少吏们的秘密聚会上,王任便是【秦吏】主要的发起人。

    也是【秦吏】他提议,众人才寻了昔日狱友杨樛,以其为首脑,一面抨击新政,一边试图通过联络蜀郡常頞,前任郎中令李良,函谷关赵贲等人,保卫嬴姓社稷,并想办法联络长公子。

    十七日这天,王任休沐在家,天已大亮,他昨夜与同僚们筹划,熬了夜,此时仍在酣睡。

    迷糊之中,王任梦到扶苏公子归来继承大统,在群臣和故恰厩乩簟控民的逼迫下,黑夫那厮战战兢兢,跪着膝行向前,向公子稽首,交出了手中权柄,国政归于新皇帝……

    自此,有好皇帝在位,乱政被废除,众正盈朝,大秦终于中兴……

    而这时候,他家门外,却传来一阵不紧不慢的敲击声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老阍人一骨碌翻起来,隔着门问道。

    “官府,开门,查户籍。”

    这几日,官府的确在咸阳城各里闾清查户籍,秦人不论是【秦吏】农夫还是【秦吏】官吏,也不管爵位高低,都需登记。

    阍人隔着门缝瞧了一眼,见对方穿着官服,亮出了印绶符节,不疑有他,一边让人去禀报主人,一边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户主何在?”官吏们倒也彬彬有礼,作揖后笑着发问。

    “主人在休憩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间屋子?吾等前去拜见。”毕竟是【秦吏】前任丞相家,还是【秦吏】挺大的。

    “正寝,汝等还是【秦吏】在厅堂等候罢……”

    但听闻此言,官吏们相互使了眼色,径直往正寝走去,他们越走越快,最后变成了飞奔,而从门外也不断有身着甲胄,手持刀兵者涌进来,将仆役们都制住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王少吏被惊醒时,便只见一群如狼似虎的中尉兵冲入室内,将剑架在他脖子上,后面则有几个黑冰台的官吏,他们径直冲入,手持绳索,冷笑道:

    “王任,你这六国间谍,还不束手就擒!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。
友情链接:谎话大王  天涯八卦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汉乡  九重武神  龙组兵王  最强逆袭  作文吧  大争之世  中国玉米网  笔趣阁小说  减肥方法  赘婿  极限保卫  超强吸妖器  社保查询网  广东高考网  伏天氏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逆剑狂神  免费算命网  笔趣阁  极限保卫  修真聊天群  女性健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