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34章 一个就够了
        在家门口失败的滋味可不好受。

    尤其是【秦吏】当你手持利刃,把着加固过的厚厚大门,心里以为能将敌人御之于外时,他却机智地翻墙入院,从背面打得你措手不及……

    这便是【秦吏】自立为“燕王”的臧荼所经历的一切。

    夏天时,为了防御占据辽东、辽西的“扶苏”,他在碣石以东百余里处建造了一座关隘,并亲自领兵,希望守住辽西走廊的西大门。

    此举看上去起到了一定效果,扶苏大军停留在辽西徒河一带,只是【秦吏】派小部队来榆关试探了一番,碰了跟头后,整个夏末秋初都停滞不前,大概是【秦吏】在等秋后。

    秋后结束后,其大部队“万余人”开始沿着海岸缓缓西进,日行二十里。

    臧荼很高兴看到这一幕,他希望能以逸待劳,彻底击垮对手,夺取辽西,赢得声誉,让自己这“燕王”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但八月下旬时,一些身裹白衣的胶东商贾,尽管一方是【秦吏】叛秦自立的反王,一边却打着北伐军的旗帜,但双方一直在通过海路贸易,胶东商贾的船只一直在辽西海岸游弋,他们告诉臧荼:

    “辽西之兵,不过数千,扶苏恐不在此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他在何处?”

    臧荼登时大惊。

    他很快就收到了大后方的告急:

    在东胡人来袭时放弃了燕山以北地区的臧荼,万万没有料到,扶苏竟孤注一掷,尽发辽西辽东骑从,走平刚,还得到了楼烦人的帮助,五百里奔袭,通过燕山缺口,袭击了右北平郡的治所,无终城(天津蓟县)……

    无终城不止是【秦吏】臧氏燕国的新都城,也是【秦吏】渔阳地区粮食东运的屯粮之地,事关重大。

    惊闻噩耗后,察觉自己上当的臧荼欲亡羊补牢,心急之下,立刻挥师西向,却不料扶苏攻无终是【秦吏】假,他的真正目的,是【秦吏】围点打援,双方在徐无(河北遵化)相遇。

    徐无这地方并不出名,也不富庶,唯一露脸的,大概就是【秦吏】两百年前出过一位叫“徐无鬼”的隐士,去拜见魏武侯,与他说了很多大实话,比如:

    “与君主谈论诗、书、礼、乐,太公治国之法,国君未曾露出一笑,要想讨好他们,便不要兜售这些无用学说,而是【秦吏】与他谈论如何相狗、相马,国君自会开颜……”

    如今昔日隐士故乡,却成了两军交锋之地。

    双方都是【秦吏】临时组织的杂牌军,指挥官也不算出色,只是【秦吏】比谁犯错更多,战役过程并无值得称道描述之处,在敌人兵刃面前退缩的人,远胜于高呼“召王万岁”“燕王必胜”的无畏者。

    一个事时辰下来,双方各有损伤,最终还是【秦吏】骑兵较少的臧荼败下阵来。他一路撤往令支,准备据城而守,等待栾布支援。

    不想半道却为突然杀出来的楼烦人和辽骑冲散,又继续败退,丢盔弃甲,幸好扶苏也未猛追到底,原因是【秦吏】在渔阳的栾布发兵来援,牵制了扶苏的主力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能挽救臧荼的溃败,他们一路退回到碣石城(河北秦皇岛),这才得知,兵力空虚的榆关,竟也被扶苏偏师攻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下,臧荼面临遭两面夹击的危险。

    碣石虽然还有粮,但所谓的“燕国”不过是【秦吏】造反戍卒和地方豪长的武装,士气不高,臧荼得势时群起来投,如今他露出颓态,背叛窜逃者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没几日,他便只剩三千残部,左右皆敌,后方是【秦吏】大海,也不知能否撑到栾布和盟友代王韩广的救援。

    从海上撤离是【秦吏】一个不错的法子,碣石本就是【秦吏】燕地最大的海港,和平年代齐国船只常来此贸易。秦始皇帝时,东巡碣石,刻石尚在,并为了迎接征海东归来的大军,在此修了长长的防波堤,扩宽了港口,只是【秦吏】如今港湾里,船只寥寥无几……

    中秋时节,冰凉的海潮将白色盐沫冲刷上海滩,正当臧荼犹豫是【秦吏】否要抛下军队,带着少数亲信离开时,却得知了一个让人欣喜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大王,海上,来了许多大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扶苏来说,碣石是【秦吏】有特殊含义的地方。

    四年前,他结束了对海东的征伐,斩沧海君之首归来,便是【秦吏】在此向父皇献俘。

    当日情形他还记得很清楚,十万军民,百官群臣皆拜,大声道:“古往今来,皆不及大秦之盛!”

    那声音,甚至一度压过了海潮。

    歌功颂德声回荡在碣石山,所有声音都在告诉秦始皇,他是【秦吏】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最伟大统治者,而秦的统治,在此刻也臻于极盛!

    士卒苦于征战,百姓累于徭役,十数年间,流逝的生命和气力,这极盛下暗藏的诸多隐患,蠢蠢欲动的六国复辟势力,这一切污点,仿佛都被花团锦簇的赫赫武功给掩盖住了。

    而秦始皇帝,也给了天下一个承诺。

    “地势既定,黎庶无繇,天下咸抚。男乐其畴,女修其业,事各有序!”

    刻在石头上,就像大秦的国运和信誉,永不枯朽!

    但盛极必衰,很快,第一次南征以失败告终的消息传来,始皇帝怒,一意孤行,拜黑夫为昌南侯,又强使之为主将,两年之内,必克百越!

    那大概是【秦吏】大秦财政和国事彻底坠入深渊的开始。

    而“黎庶无繇”的承诺,也再无人提起。

    但扶苏还记得,天下人也期盼着,这一期待,早就刻在了他们心中:

    “天地之养也一,登高不可以为长,居下不可以为短。君独为万乘之主,以苦一国之民,以养耳目鼻口,夫神者不自许也。”

    “无盛鹤列于丽谯之间,无徒骥于锱坛之宫,偃兵休战。”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徐无鬼的主题,也是【秦吏】刻在扶苏等人心中的期盼。

    当自上而下的改变被堵死,自然就有人开始自下而上。

    南征开始了,达成了南尽百户的野望,却未得到公正的待遇,最后,这支南征军又掉过头,掀起了让故恰厩乩簟控崩塌的战争。

    在扶苏眼中,戍卒、燕人、赵人揭竿而起,为自己而战并无什么不对之处。

    但动机的正义,不代表行为的正当,他们对天下的破坏,已远胜于以”苛暴“而闻名的秦吏十倍。

    苍生在哭号,得有人站出来重建秩序。

    扶苏不知道,自己是【秦吏】不是【秦吏】那个人。

    又能做到哪一步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这些混乱与自己有关,他有责任去力挽狂澜。

    在达成天下人黎庶无繇和愿景前,得先扫平乱相,将大秦已走过的征程,再走一遍!

    “遂兴师旅,诛戮无道,为逆灭息。武殄暴逆,文复无罪,庶心咸服……”

    好在,这一战,便能抵定燕地局势了,为此付出的代价,是【秦吏】上千人战死,数县化作丘墟。

    以及扶苏脸上被流矢划开的一道深深伤痕。

    但当扶苏率领众人,登上碣石城外的山岗,但却看到了这样的一幕:

    眼前的景致如他记忆之中一样醉人:远处刻石的海岸,满是【秦吏】风化岩石和凹凸峰壁的悬崖、下面的大海在巨石脚下,如同无休的野兽一般咆哮不安、无边无际的天空与云彩、以及满是【秦吏】秋色的树林,成群结队的灰羽海鸥在明净的海岸上鸣叫。

    而十里外的港口处,因为防波堤和海湾的缘故,显得更加平静的津港,挤满了狭长的大船。

    就好像战争尚未影响碣石,燕齐商贾在此繁盛贸易。

    又好像四年前,扶苏与黑夫从海东远征归来的那一幕——只是【秦吏】这回,船只不是【秦吏】进港,而是【秦吏】在装满臧荼手下的残兵败卒后,头也不回地离去!

    扶苏知道,如此规模庞大的舰队,只可能来自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五年前,方士和工匠共同努力下,航海革命在胶东爆发,从海图到罗盘的发展,到新的操舵系统和船舶设计,这让胶东的船舶,可以凭借季风的帮助,短暂脱离海岸线,在海浪不那么大的少海(渤海)内航行。

    更大更适应大海的船只也被造了出来,主要靠风帆航行,进出港口和逆流航行时用桨,需要200多名船员,包括180名有战斗力的桨手和20名弩手,并可装载同量数量的人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扶苏曾坐在类似的船舱里,而现在,却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将即将被围歼的敌人运走……

    桅杆上打着白旗,船上的人穿着白衣,装作是【秦吏】投机的商贾,可扶苏很清楚他们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“陈平。”

    扶苏摸着左脸颊的伤痕,苦笑着摇头:“真是【秦吏】处处与我为难啊。”

    尽管都打着“秦”的旗号,但在这乱世里,谁能分得清谁是【秦吏】自己的朋友,谁是【秦吏】自己的敌人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一艘驶离碣石港的船上,一身白袍的陈平站在船尾,望着渐渐远去的海岸。

    他通过胶东商贾,以贸易、贿赂、游说来构建的包围网并不成功,代国和赵国尽管与燕国结盟,但却在忙活各自的事。

    以燕一国之力对抗扶苏,也并非不可,但因其秩序之混乱,大王之无能,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,在冥冥之中有只暗暗帮助扶苏的手,燕人最终功败垂成。

    这场失败竟使得,胶东不得不亲自下场,动用珍贵的船舶,来运载一群残兵败将。

    陈平没有去见臧荼,这个满身湿漉的无地之王,何足道哉,不过是【秦吏】在这场天下大棋中,一枚小小棋子,陈平能将他从绝境里拎出来,下一刻,也能毫不犹豫地抛出去。

    陈平已得知武忠侯攻破武关的消息,天下大势虽已抵定,但他很清楚,自己必须在边角的博弈中赢!

    “郡守,是【秦吏】向西航么?”

    船队的指挥前来询问,这群燕人惊魂失魄,是【秦吏】不是【秦吏】该送他们回渔阳郡。

    “燕地海岸风浪大,除了碣石外并无良港。”

    陈平露出了笑,这是【秦吏】给船上三千余“乘客”的解释,被卸下兵刃,分散安置,又在颠簸的海上,他们难敌船员,翻不起大浪。

    “向东,沿着海岸东行,送彼辈去辽东!”

    没错,胶东现在困于齐楚之间,无法全力北上扼杀陈平心中的大患。

    所以扶苏能撷取名望。

    扶苏能赢得一场战役。

    扶苏也能夺取一处郡县。

    “但你每赢得一处地方,势必失去一处后方。”

    陈平裹紧衣裳,摇摇晃晃,往船舱走去,眼下他亲自来燕地一探究竟,是【秦吏】时候回到胶东,继续谋划布局,为最终的胜利做准备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会毁了辽东。”

    陈平喃喃自语,封闭的舱室,将黑暗投到他的脸上,但旋即,一根根鲸油灯被点亮。

    “这是【秦吏】为了将来,十倍于辽东的郡县百姓,免受又一场战火荼毒!”

    因为。

    陈平吹灭了舱中多余的灯烛,只剩下最明亮的一只,他将其高高捧起,小心呵护,仿佛那就是【秦吏】天下唯一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结束这乱世的人,一个就够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19:10分发的,猜猜这章要审核多久。

    第二章在晚上,会稍微晚一点。
友情链接:九重武神  民国谍影  寒门崛起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全球高武  逆剑狂神  谎话大王  健康报网  汉乡  全本书屋  娱乐大头条  tplink  民国谍影  穿越小说  五代梦  开天录  免费算命网  毕业论文网  娱乐大头条  全本书屋  北宋大表哥  飞剑问道  逆剑狂神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牧神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