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21章 诛恶
    秦始皇三十八年,八月初,当陆贾从雍城抵达咸阳时,整座城市正处于狂欢之中……

    距离武忠侯入咸阳已过去一月,持续多日的军管禁令终于结束,街头恢复了往日的熙熙攘攘,百姓纷纷走出家门,个个脸上洋溢着笑容,见面就纷纷作揖,交相庆贺。

    庆贺的缘由有二,其一是【秦吏】,肆虐西河的六国群盗,终于被武忠侯驱逐。

    负责北伐军舆论宣传的叔孙通,将整场战争的过程,都写成通俗易懂的邸报,让咸阳的斗食吏们,在每个里闾张贴,宣读:

    报中夸张地描述了群盗在西河地区的暴行,临晋的残忍屠杀,夏阳的死人塞河,商颜的野无遗孑,项籍、张耳等六国遗贵,强盗头子仿若吃人禽兽,犯下了滔天罪行,让秦人听闻后,无不怒发冲冠。

    一百年来,只有秦人吊打六国的份,秦始皇帝一统后,六国之人西来关中服役,秦人也大肆辱骂戏弄之,视之为迁虏,何时轮到他们如此嚣张?

    愤怒之余,则是【秦吏】担忧,始皇帝已经不在了,关中尚处于混乱,他们根本无法想象群盗进入比西河富庶十倍百倍的咸阳城,会做出何种暴行来……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,尽管对满口南方口音的新秦人、北伐军心怀疑虑,但当咸阳人听闻武忠侯亲自将兵,要去光复西河,驱逐群盗时,还是【秦吏】发自内心地支持。

    兄弟阋于墙,外御其侮,内战胜负已分,接下来是【秦吏】该共同面对敌人了。

    那篇叔孙通改了又改的檄文,也被一遍遍宣扬,搞得人尽皆知,这檄文虽文采不怎么样,但胜在提气,咸阳人都为武忠侯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檄文才散播开不久,邸报上很快就充斥着一个个胜利的消息:

    “武忠侯渡过洛水,大军旌旗所向,六国群盗无不披靡而逃。”

    “秦军收复大荔,解救无数百姓,当地三老奉酒出迎,喜极而泣。”

    “骆甲、杨喜等故恰厩乩簟控人为前锋,进攻蒲津渡,高唱‘无衣’之歌,将楚人赶下大河,贼首项籍抛弃辎重,狼狈而走。”

    “龙门一战,少梁山西河之民以木罂缶浮河而下,阻赵魏后军,与上郡翟骑汇合,此战大捷,斩首数千!”

    总之,叔孙通操作的邸报,大意就是【秦吏】:”大秦各地人民团结在武忠侯身边,结成统一战线,齐心协力,抵御贼辱,赢得了一场又一场伟大胜利,维护了秦地的安宁和祖国统一……“

    内里要宣扬的主题则是【秦吏】:“继始皇帝之志,为秦人守卫邦国,护里闾安宁者,武忠侯也!”

    舆论宣传格外成功,月余前,当北伐军初入咸阳时,咸阳人都小心翼翼地在门缝里观望,不知道新的统治者会如何对待自己。

    可眼下,当北伐军从西河返回时,咸阳人态度大变,迎接他们的却已是【秦吏】涌动的人潮,以及阵阵欢呼……

    武忠侯大旗经过时,甚至隐隐有“武忠侯万岁”的呼声。

    而第二个原因,则是【秦吏】武忠侯将大乱的罪魁祸首,欲卖关中与群盗的奸佞赵高一并押解回来,在咸阳廷尉官寺进行公审!

    棘门法庭肃穆无比,从始皇帝的太医令夏无且,李斯之子李于,冯氏的门客,王贲的旧部,到胡亥身边的小宦,一个个证人被引上来,吐诉赵高或有或无的罪。

    篡改诏令、谋害先帝旧臣、苛待百姓、贪赃枉法、卖国求荣、勾结群盗,引诱胡虏、残害公子公主……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由北伐军两位军正乐和去疾给赵高所定之罪,最终宣判:以赵高之罪,旷古未闻,已超过了秦律中任何单项罪名,当数罪并罚,先具五刑,再行车裂,最后碎其尸骨!

    陆贾进咸阳当日,正好赶上这一盛况。

    处死赵高的当日,咸阳真是【秦吏】万人空巷,百姓们挤满了渭桥,涌向东市,全城来了足足有十多万人,其余人则堵在外围不得入。

    武忠侯不得不派出上万兵卒维持秩序,挡着汹涌的人潮,以免群情激奋的他们冲破阻碍,一拥而上将赵高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从王贲上书“请诛赵高”开始,赵高就成了咸阳人公认的大奸之徒,只可惜先前他们敢怒而不敢言,如今却能墙倒众人推。

    而在赤身裸体的赵高被押上来时,咸阳人情绪也达到了高潮,他们朝被北伐军士架住,往行刑台上拖拽的赵高狠狠挥舞拳头,仿佛它们真的砸在这奸佞身上一般。

    “佞臣!”

    “国贼!”

    “秦奸!”

    不同的称呼从众人口中骂出,如同狂风骤雨,朝赵高席卷而去,吹得他摇摇晃晃,脸上沾满旁人吐来的口水,在秋风中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他似乎想说点什么,但那微弱的声音,也许是【秦吏】一些“真相”,但却完全被喧嚣的“杀了他”所掩盖。

    当人民不想听你说话时,你说什么也没用。

    从始皇帝末年起,到胡亥倒台,关中人这几年里所受的苦楚,都被归咎于胡亥、赵高这对君臣,死人稍微幸运,活人就要承担万民之怒火,加之舆论煽动,真是【秦吏】集万恶于一身。

    但因为隔着远,大多数人其实看不清行刑过程,但并不妨碍他们回到家中,对被拦在更远处,未能目睹这一幕的邻居描述经过:

    先是【秦吏】黥面,狱吏用刀锯在赵高的两颊和额头分别刺了“佞臣、国贼、秦奸”一共六字,下手很重,一时间赵高面上血淋不止,痛呼不已,后又以滚烫的墨浇之,使其如同痣般,永远留在脸上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【秦吏】劓刑,本就被敲碎牙齿,又挨过几拳,断了鼻梁的赵高,现在永远失去了他那嗅觉灵敏的鼻子,面容好似鬼怪,说话更加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而后是【秦吏】腐刑,早已磨了半响刀的宫中刑官上前,亮出了特质的刀斧——据说武忠侯欲更律令,放空关中诸宫室,以后宫廷不再接收宦官,腐刑也将减少,只有强暴女子的犯人会被施以宫刑。

    过程很难看清,只知赵高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,他那血淋淋的玩意被割得干净,高高举起展示,又扔到人群中,被众人踩成了肉泥,粘在无数人鞋履底部。

    接着,赵高的左右脚也被活生生剁下,不少穿着踊,一瘸一拐的获释隐官刑徒也来观望。他们高高举起自己的木踊,欢呼阵阵,感慨赵高也有今日——尽管他们受此刑罚不一定是【秦吏】赵高所为,但并不妨碍众人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至此,被摧残了近半个时辰的赵高已半死不活,大流血导致他几乎晕死。

    赶在还有一口气前,他头、手、腿被拴在五匹马所拉的绳子上,据说这些马乃是【秦吏】赵高昔日为秦始皇驾驭的六骏,由其一手喂养照料长大。

    眼下五马惊惧,当重重的鞭子打在身上时,五马也顾不上身后是【秦吏】旧日主人了,拼命向前迈步。

    随着绳子绷紧,格格的骨骼拉扯声响起,接着是【秦吏】皮肉撕裂,在狠狠又一鞭子后,赵高的身体被彻底分成了五份!

    欢呼响彻集市,咸阳人享受这场残暴的欢愉。

    一如一百多年前,商鞅被处死时一样。

    有时候,死的人是【秦吏】谁其实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【秦吏】,他们的死能平息“人民”的怒火。

    赵高终于是【秦吏】死了,其头颅被带走,要用石灰腌制,传示关中,但其尸体还没处理完,刽子手开始进行最后一步:菹其骨。

    高高举着斧斤与大锤,赵高的残躯被一点点分割,砸碎成肉泥,不多时,恶贯满盈的赵高,终于骨肉无存……

    北伐军士卒的阻拦稍稍放松,咸阳人得以近前,他们痛恨赵高,于是【秦吏】有钱的捧钱场,欲扔钱向刽子手行贿,竞价争买赵高之肉生食之。

    但奉武忠侯之命,这种食人生番的行径没有被允许,只是【秦吏】在结束一切后,焚灰扬之于路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众人只能争抢那些被烧焦的碎末,狠狠塞进口中,并以此炫耀为能事,至于未能抢到的人,则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好在武忠侯考虑到了这点,负责此次行刑的司马欣又宣布了一件事:

    “武忠侯将铸赵高之俑,使之跪于始皇帝陵,及各地勋庙靖边祠前,百姓有怨者皆可前往唾之!”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咸阳人才大喜,稍稍罢休,是【秦吏】日继续他们的狂欢,士女卖其珠玉衣装市酒肉相庆者,填满街肆。

    黑夫本人未参与这场盛宴,只是【秦吏】在陆贾抵达官署,向他禀报今日所见所闻时,才摇了摇头,留下四个字:

    “罪有应得。”

    赵高的死,足以泄咸阳人之愤,至于胡亥,黑夫认为还得再等等,等到秋收减租,让前后政策有所对比之后,才能算账。

    他旋即看向陆贾,笑道:“你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此举的确大快人心。”陆贾话音一转:“然法令者,所以诛恶,非所以劝善,君侯欲抚秦民,光靠严刑峻法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黑夫并未否认:“这便是【秦吏】我召你入咸阳的原因了。”

    旧秩序已经摧毁,新秩序咎待确立。

    “罪人已遭惩戒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,便是【秦吏】赏功了!”

    陆贾猜对了,战争告一段落,关中已经廓清,黑夫在朝堂上将有大动作,首先第一步,是【秦吏】要根据整场北伐战争的功劳高低,重定九卿人选,确立帮他做事的人……

    只不知他陆贾,能占据何位?

    而这九卿人选,又有谁人?
友情链接:寒门崛起  扶蜀  花百科  全本小说网  努努书坊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最强狂兵  就爱读小说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南方财富网  赘婿  超级神基因  绝世邪神  落秋中文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重活一次  开天录  步步生莲  莽荒纪  笔趣阁小说  娱乐大头条  大魏宫廷  大族激光  完美世界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