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19章 鱼龙
    赵高尤记得,十日前,自己被困重泉,绝望之际,为六国发兵所救时,他是【秦吏】欣喜若狂的。

    但一向最善于揣摩人心的赵高,这次却热脸贴了冷屁股,赵高献上自己在未能劫持胡亥外,不得已作为替代的礼物:被拘禁在高陵县的始皇帝子女——除了出奔的扶苏,嗝屁的胡亥、公子高,以及摇身一变成了投诚公子的将闾兄弟三人外,其余公主公子皆在于此。

    这些公主公子在西河被六国残忍处死,毕竟他们的战争目的之一,便是【秦吏】“屠秦宗室”。

    还有那枚精雕细琢,代表了大秦皇帝权势的玉玺,也被深知怀璧其罪的赵高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用和氏璧镌刻而成,其方圆四寸,上纽交五龙,正面刻有李斯亲笔所书,名匠篆刻的“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”八篆字。

    当这美轮美奂的玉玺被捧上时,所有人,张耳、李左车、项梁,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上面,难以挪开。

    当数十年前,它还只是【秦吏】一块和璞时,已价值连城,秦昭王曾以十五座城,欲与赵惠文王交换,由此引出了蔺相如的故事。

    如今更被赋予了政治上的光晕,皇权的重量,其所值,岂不是【秦吏】无价之宝?

    但这枚小玩意却被项籍的大手掌不客气地收下了,把玩在手中,仿佛看到了昔日“彼可取而代之”的大志。

    但这位年轻统帅的情商和吃相,未免有些难看,竟不顾赵国人在场,当众道:

    “和氏璧,这本就是【秦吏】楚国之物,为人所盗!今当物归原主!”

    还是【秦吏】范增轻咳一声,说什么“此物由纵长楚国暂时保管,待六国诛秦社稷,再分其宝货”,压下了赵人几欲当场发作的怒气。

    而之后,项籍却待赵高十分冷淡,连临晋城的军议都不让他参加,赵高卖国无门,只能守在外头,通过贿赂与会者,得知了楚国后方遭到袭击,六国联军欲退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让赵高失望透顶。

    “本来指望六国守西河之地,而我如约赴上党为王,如今这情形,西河不守,河东又岂能长久,恐一年半载后,黑夫便将至太行矣……”

    赵高忧心忡忡,从河东赶来的赵成,却仍在乐观中,甚至与阎乐争论起未来他们的“邦国”当叫何名。

    “立国于上党,叫‘党国’何如?”赵成喜武不喜文,没太多文化,就是【秦吏】想当然随口乱说。

    阎乐倒还读过典史,摇头道:“上党,古潞子地也,妇翁之国,仍称潞国才对。”

    言罢还笑吟吟地朝赵高拱手:“潞王!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赵高当时却拍了案几,让二人闭嘴,目光注视着他俩:

    “看六国对我态度冷淡,恐难以如约,即便如约,单凭心思各异的六国,恐怕也抵挡不了黑夫兵锋,不管在河东还是【秦吏】上党,都不安全,吾等还是【秦吏】得另寻出路!”

    赵成、阎乐面面相觑:“另谋出路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管我向东逃到何处,黑夫必穷追不舍,欲诛我而后快,眼下唯一的活路,是【秦吏】向北,去匈奴……”

    项籍、李左车不欲与匈奴结盟共同对付黑夫,这在赵高看来是【秦吏】极可笑的,耽于名声,耻于与戎狄共舞?殊不知,他们错过了与黑夫实力均衡的机会。

    倒是【秦吏】北边的匈奴大单于冒顿,杀父献妻,只为一胜,这种不择手段的做派,更像个做大事的人。

    且只要赵高遁入广袤草原,随牛羊马队迁徙,绝不在一地久留,黑夫纵真的一统中原,手也难以伸到漠北,寻他不到。

    赵高就如同一株藤蔓,自身没有强大的势力,只能靠不断攀附强者来获取权势,最初是【秦吏】秦始皇,后来是【秦吏】胡亥,眼下的他,只能在不断卖国卖身中求活。

    因为赵高很清楚,天下之大,唯独黑夫,绝不会跟他做买卖!

    赵成应诺,阎乐却还在犹豫,赵高决心已下,扫视二人道:

    “待东渡之后,便言我乃赵氏之后也,愿将上党献予赵国,换取雁门郡一小县为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果如赵高所言,六国对他没有丝毫信任,令赵成赴河东准备船只浮桥,接应联军东撤,却将赵高留在西边,以作为人质。

    好在,赵高通过最后一点金帛,贿赂了赵魏两国的将军幕僚,得以离开对他不甚重视的项籍处,随他们至夏阳,从禹口而渡。

    禹口,相传是【秦吏】大禹治水时用巨斧劈凿而成,它的北面是【秦吏】群山夹道的大河峡谷,南面是【秦吏】坦坦荡荡的平原,反差巨大。河水起初被约束在两岸悬崖断璧之间,白色的浪花如同千万匹奔马般横冲直撞,雷霆万钧,破山峦而径出,泻千里而东流,水浪起伏,如山如沸。

    此处以北,有一个壮观的瀑布,当年秦始皇帝曾来巡视,作为驾车的中车府令随行,对此地自不陌生。

    “这禹口也称之为龙门。”故地重游,赵高似是【秦吏】有无数感慨。

    “两岸屹立,河出其中,上宽百步,下泻千里,相对如门,唯神龙可跃,故称之为龙门。龙门每年十二月初为冰所封,次年三月惊蛰时冰消,每当这时,有黄鲤数千条自下游游集龙门,竞相跳跃,一登龙门,云雨随之,天火烧其尾,化为神龙,登不上者,点额曝腮……”

    那次随始皇帝出巡正是【秦吏】三月,赵高看着万鲤簇拥,争相欲跃龙门往上游而去,但成功者寥寥,大多数都是【秦吏】挣扎得鳞片脱落,无奈南返,更凄惨者,则失去了性命,无力地翻白肚皮。

    那时他便领悟了。

    “人生在世,便如逆流而行,不进则退,水中鱼儿众多,千千万万,有的鱼能接近显贵,但不管如何挣扎,如何被宠爱,鱼终究还是【秦吏】鱼,随时可能为网罘所获,金钩毒饵所害,朝不保夕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活得长,活得好,唯一的办法,便是【秦吏】越过此门,化身为龙!”

    但以他的出身,想要大权在握,保全己身,思来想去,只有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制造混乱,再以混乱为阶梯,攀附而上,最终越过那道坎,化身为龙!

    至于混乱造成的天下板荡,生灵涂炭,并不在赵高考虑之内。

    只可惜,赵高玩脱了,在这混乱里踏阶而上的,不止他一人,有条大黑鱼,在这湿滑的梯子上,比他走得更快,踩得更稳,已渐渐腾空,隐隐为龙!

    赵高悔恨异常,却无可奈何,只叹了口气,不再去看河中之鱼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求保命。

    在赵魏联军这边,赵高仍不受待见,被李左车放在最后,而就在他与阎乐即将踏上浮桥时,身后却横生异变……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骑从从西北方杀来,骑术娴熟,弓马超群,口中还大声发出呼哨声,尽管阵列没什么秩序章法,但赵魏两军留在西岸的数千人仓促无备之下,被这些车骑冲得阵脚大乱。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上郡的白翟人,彼辈也降黑了。”

    赵高咬牙切齿,上郡本就是【秦吏】白翟老家,尽管后来一部分白翟东迁,但当地仍多翟君,半耕半牧,秦朝北逐匈奴,胡亥南平叛乱,都征召了不少白翟人入伍。但这些翟种喜欢见风使舵,当年就在秦与义渠间摇摆,后来又参与了嫪毐叛乱,唯胜者是【秦吏】依,眼下黑夫已克咸阳,撷取了政权,白翟自然要迅速转投门户了。

    不同于南方的蒲津渡,有项籍亲自断后,龙门渡后方仅剩的赵魏后军无大将指挥,一时间被冲得七零八落,而桥上众人走得更快了,并无回援之意。

    赵高也踩在浮桥上艰难前行,龙门上游一段,河道狭窄,激流险滩,浪急浪高,今日风有些大,浮桥摇摇晃晃,再加上拥挤不堪,不断有人落水。

    他们此刻也像极了水中的鲤鱼,但追求的已不是【秦吏】跃过龙门化而为龙,而是【秦吏】只为活命。

    这场艰难的争渡,在上游一众木筏顺流冲来时,结束了……

    小筏顺着涛涛河水而来,上面是【秦吏】头扎布巾的大河汉子,这却是【秦吏】来自少梁山一带的“匪盗”,最初是【秦吏】受到赵高迫害的“黑党“聚集,后来六国入西河,大量夏阳人出逃去投,本以为是【秦吏】群残兵难民,翻不起大浪,岂料听闻黑夫进攻西河的消息后,竟组织起一众人手,由河工、船夫扎木筏,一众西河人眼里闪着复仇的怒意,悍不畏死地冲来!

    连续不断,浮桥遭受了剧烈撞击,更多人落水,木筏上叼着短剑的少梁盗也跃至桥上,与毁他们家园的赵魏兵卒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赵高武艺不凡,即便残疾着一只手,也拔剑杀了数人,但他水性却很一般,随着更剧烈的撞击,浮桥彻底解体,赵高也失足落水。

    他在微浊的河水中扑腾,如落深渊,脚脚踩空,赵高只能努力用双腿维持身体平衡,单手艰难划行,让自己探出河面,大口呼吸空气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自家女婿阎乐,浮桥本就是【秦吏】舟船所连,阎乐侥幸夺了一艘小舟,护着妻儿老母,捋起袖子拼命划桨。

    阎乐素来孝顺,前段时间赵高发动政变,欲劫胡亥,也是【秦吏】将阎母置于府中作为人质,才换得阎乐死心效命的。

    “吾婿,救我!”

    赵高奋力呼救,阎乐似是【秦吏】听到了,但只朝他身后看了一眼,便面露惊恐,竟毫不犹豫,与家人划着小船加速向东而去,将赵高独自抛在浊浪和混乱中!

    一阵浪打来,赵高又吃了几口河水,土腥味十足,就在他即将溺毙时,一张大网却落了下来,随着河工的号子声,他整个人被捞了起来,重重扔在舟中。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艘不大的渔船,水珠蒙住了眼睛,赵高看得不甚分明,但从船上众人死死按住他胳膊,往上面绑绳索的举动来看,是【秦吏】敌非友!

    有人拎着赵高的头发,将他整个人提起来,手还在他脸上一抹,仔细一分辨后,露出了惊喜的大笑。

    声如洪钟,似曾相识,赵高眨了眨眼,模模糊糊,看清了面前之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一张圆圆的大饼脸,胡须杂乱,说话时,口中气息还有一股鱼腥味。

    是【秦吏】昔日章台宫郎官,黑夫下属,一年多前被自己通缉,逃到少梁山落草的夏阳人董翳!

    这比溺死河中还糟糕,浑身湿漉漉的赵高寒意顿生!

    “竟然是【秦吏】中车府令,今日捕获颇丰啊。”

    董翳认得赵高,他龇开牙,露出了满意的笑:

    “武忠侯,会喜欢这条大鱼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今天还是【秦吏】只有短小无力的一章。

    推荐一本朋友新书《大王令我来巡山》。

    
友情链接:赘婿  极品最强大少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99养生网  天天美食  莽荒纪  论文大全网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天涯八卦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努努书坊  开天录  九御神王  小学生作文  大宋男儿  笔趣阁小说  据说娱乐网  中国会计网  星座网  全民领主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蜡笔小说  努努书坊  飞剑问道  回到地球当神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