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18章 重瞳子
    黑夫直到一日后,方才抵达蒲津战场,这儿两座浮桥早已烧毁,只剩下焦黑的浮木漂在岸边,微浊的河水冲刷着岸边堆积得密密麻麻的尸体,不论秦人楚人,他们的血已渗入湿润的泥土中。

    而楚军主力,包括项籍本人,则早已在对岸的河东蒲坂城了。

    “下吏等使项籍走脱,其罪当罚!”

    李必、骆甲、垣雍,还有杨喜,除了战死在蒲津的越校尉摇毋余外,所有幸存的将领都垂首伏在黑夫面前,却难以说清楚他们究竟是【秦吏】怎么败的。

    垣雍一五一十地描述经过:“当时我军万人居河岸上,楚军数千于河岸下,二成是【秦吏】车骑,其他均是【秦吏】步卒。”

    “项贼以己为饵,带着车骑及旗帜往左移动。李必、杨喜以为项籍欲逃,遂追之,却为其步卒所拦,将我军截为两段。但左侧处,仍是【秦吏】我军人数占优,故下吏决定,与骆甲司马先烧右侧浮桥,断了项贼退路……”

    垣雍说,因为堤岸泥泞湿软,他让众人抛弃车马步战,材官以强弓劲弩攻击回援的楚人,杀伤了数百人,除了阻止他们去救援项籍外,还欲逼近浮桥,将其烧毁。

    但眼看他们就要接近目标时,忽然之间,本来秦人更多的左侧战场,却开始出现崩溃。那边传来的骚动在一瞬间扩大,垣雍回头看到,尽管是【秦吏】步行作战,但手持长戟的项籍带着一众楚人,竟胜过了秦卒,甚至是【秦吏】本就擅长川泽作战的越兵!

    说到这他停了,瞪向李必,意思很明白:

    “李司马,轮到你了!”

    黑夫很清楚,自己的属下们,在叙述胜利时都扬眉吐气,争先恐后,恨不得将自己夸得多么英勇无畏,因为这关系到分功劳。

    可一但遇到败仗,就一个个像被霜打的叶子,相互推诿原因是【秦吏】少不了的,但也不能推得太过夸张,毕竟身后还有军法官记录功劳。

    作为贪功冒进者,李必有些心虚,话又不接不行,只讷讷道:

    “敢告于君侯,项贼的确骁勇,其手持长戟,身被甲胄,亲自为战。越校摇毋余持矛与之交战,竟只扛住了一合,便被项籍所斩杀,我军马匹失陷,失了先手,又无厚甲厚盾,只能且战且退,项籍便沿着河岸,从左往右,竟溃围而出……”

    没办法,他们也不想长他人士气,灭自己威风,是【秦吏】这场仗,大伙的确输得没脾气——战术上被诱导也就罢了,纯粹靠勇力的河滩大战,竟还被人数劣势的楚军打得步步后退,只要项籍所到之处,己方的队列常被切裂开来。

    骆甲也为袍泽说情:

    “下吏亲眼所见,不止是【秦吏】项贼有百夫之勇,其楚人短兵也皆悍不畏死,更有一名背负利剑的青年,就行在项贼之后,若有人欲对其不利,那人便拔出一柄式样古朴的剑乱砍,手起处,衣甲平过,血如涌泉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种情况下,秦军丧失了优势,将兵们个个善战,哪怕是【秦吏】新降的杨喜等人,也并非没有斗志,都卯足了劲想证明自己,然而命令却传不下去,动向完全地混乱了!

    简单一句话,项籍所过之处,尽皆披靡,短短一刻内,除了摇毋余,又有两名率长死在项籍手下,这让楚人更加骁勇,也使失去指挥的秦军各部更加混乱。

    垣雍补充道:”眼看项贼逼近右浮桥处,将与来援的楚人汇合,我遂让军中神射手持弓登车,欲射杀之。”

    “然项贼瞋目叱之,材官竟目不敢视,手不敢发,遂走还退入军中,不敢复出。”

    几位长官叙述完,轮到杨喜了,据说他是【秦吏】与项籍打了照面后,唯一还活着的人。

    杨喜垂着头道:“我与一众乡党拦在项籍前方,项贼已再度上马,亲自被甲持戟冲我而来,瞋目叱我,其声如雷霆,我座下马匹竟大骇而退,跑了数十步才勒住,再回首,项籍已与其从登上浮桥,且战且退……”

    仗着秦军人多,垣雍最后还是【秦吏】在浮桥上点了火,让千余名来不及随项籍过河的楚军或葬身火海,或不得渡,为秦军所俘。

    项籍终究还是【秦吏】没能将子弟兵全部带回去。

    这便是【秦吏】全部经过,四人垂首,等待武忠侯的勃然大怒和惩处。

    万户邑没了,千金赏赐没了,眼看官也要丢,丢了也没什么不好,反正六国群盗已击退,他们卸甲回家也没什么遗憾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未能杀死项籍,为西河人报仇。”杨喜面露不甘。

    黑夫却忽然笑了起来,将四人一一扶了起来,主动揽过道: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余之过也,本欲以万户邑、千斤金为赏,使将士奋勇杀敌,却不料这点竟为项贼所利用,以己为饵。”

    “但在这一战里,我军死伤者两千,楚军死伤被俘者亦两千,算是【秦吏】战损相当,汝等将项籍、楚军赶出西河,当是【秦吏】大胜,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尽管秦军以众凌寡,但要知道,他们面对的是【秦吏】项籍啊,没有全军覆没已经不错了,黑夫回想起来都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四人闻言大喜,皆下拜向黑夫道谢。

    这几人,就是【秦吏】黑夫的孟、西、白,因为秦穆公开的好头,至今秦军也只诛军贼、国贼,却没有杀惜败之将的传统,李信这种丧师辱国的家伙,也能有第二次机会。

    黑夫又岂会不原谅四人呢?

    过去一年多时间里,北伐军忙于内战,与六国尤其是【秦吏】楚军的交手寥寥无几,眼下输这一场,未必是【秦吏】坏事,至少将项籍的用兵特点摸清楚了。

    项羽,真是【秦吏】与黑夫性格完全相反的人,一个怂,一个莽,一个信奉理智和谋划,一个为激情暴戾所控制。

    但这场仗也让黑夫意识到,他缺少车骑良将,尤其是【秦吏】经验丰富,能指挥万人作战者,眼前的李必,骆甲,杨喜几人,都只是【秦吏】千人级别……

    他不由思索道:“我昔日在北地的旧部良家子中,能做骑兵司马的也不少,但能为骑都尉者,也寥寥无几啊。”

    而这边,眼看武忠侯并未责怪,众人松了口气,也开始你一言我一语,分析起项籍的“秘密武器”来。

    打完这场仗,众人一致认为,项羽的那对招子,恐怕有些蹊跷……

    “据说其为重瞳,能摄人心魄,往往转头瞋目叱人,常人马俱惊。”垣雍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“汝等的意思是【秦吏】……”黑夫乐了,知道属下们又开始迷信起来,遂道:

    “那项籍,怕不是【秦吏】有瞳术?”

    他只是【秦吏】随口一说,四人却当真了。

    骆甲道:“的确是【秦吏】与重瞳有关的巫术,或是【秦吏】楚巫的把戏。”

    “日书里说黑犬治鬼怪,可惜关中没有黑犬了,否则一盆黑狗血下去……”杨喜暗暗嘀咕着,抬头偷偷看了黑夫一眼,他们都知道胡亥屠尽黑狗是【秦吏】因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或许只有能召下天火地雷的武忠侯,能够对付项贼!”

    李必则秉承这信念,北伐军破武关的秘密武器尚未公诸于众,普通军吏士卒,对那一奇迹属于武忠侯之能信之不疑。

    黑夫却不置可否,让他们下去整理战役经过,交给军法官汇总,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自己则望着远方的河岸,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这场西河之战,尚未结束。

    尽管可惜,但楚军离蒲坂渡口近,放跑了实在是【秦吏】没办法。至于北边的赵魏联军,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在北方布置的后手,也该奏效了!”

    果然,到了是【秦吏】日黄昏,有夏阳来的斥候传来喜讯:

    “奉韩信将军之命,上郡白翟骑三千投诚北伐军,今南下西河,助武忠侯击贼。又汇合少梁山董翳,水陆并进,于龙门渡,截得未来得及逃走的赵魏军数千人!”

    更让黑夫喜出望外的是【秦吏】,那数千人中,还有一个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“奸佞赵高,亦在其中!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绝世邪神  努努书坊  穿越小说  修真聊天群  铸天之景  明末第一贼  吞噬星空  圣龙图腾  步步生莲  漂亮女人  北宋大表哥  金庸网  中华康网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飞剑问道  五代梦  女性健康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开天录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大宋男儿  全球高武  第一星座网  励志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