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16章 斩项籍者邑万户!
        “秦与六国间没有和平,也不是【秦吏】真正的统一,只是【秦吏】十二年的停战……”

    而那曾烧遍六国大地的战火,终究还是【秦吏】烧到了秦国本土。

    前锋在百里外追击六国军队,黑夫率大军紧随其后,一路看下来,西河早不复司马欣口中的繁华安宁。

    通往蒲津的驰道两旁,原本种植了两排松柏,规整有序,但六国军队为进攻西河各城,大肆砍伐,用来制作兵器和攻城器械,眼下只剩下一个个光秃秃的树桩,而道旁的粟、麦田亩,也或被抢割,或被烧毁,或被穿境而过的六国军队,踩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今年的西河,恐怕要绝收了……

    一路走来,路过了几个亭舍、乡邑,都是【秦吏】空空无人,好似被一群野兽袭击过——亭门被撞开,里墙被推倒,常能见到血迹和伏尸,群鸦盘旋的地方,就一定能找到罪恶的遗迹。

    奉黑夫之命,每当遇到尸体,蒙着布口罩的驰刑士立刻奉命向前,能葬则葬,不能葬,也必须一把火烧了,以免战后恶疾滋生。

    尽管被祸害得十分残破,但在大荔,在临晋,在西河任何一个北伐军收复的城邑,黑夫都受到了当地幸存者的热切欢迎——其热切程度,竟与他当年在云梦泽举兵,打回安陆县时无异……

    “西河人盼王师久矣!”

    侥幸未死的当地三老伏在黑夫马车前哭泣,现在的他们,根本不想管这“王师”其实是【秦吏】过去一年多里,官府口中的“南方叛军”。

    在当地人看来,能驱逐六国群盗,解救西河百姓者,便是【秦吏】王者之师!当六国军队撤走,又见秦旗开进临晋,一时间人人奔走相告,如枯木逢春,更自发组织了众人来城前相迎。

    黑夫让人将三老扶起来,解下大氅披在他身上,叹息道:“只恨奸佞赵高引狼入室,恨逆子胡亥弃西河百姓,也恨黑夫不够快,迟来了!”

    被六国军队占领的这二十来天里,西河真是【秦吏】饱受凌虐,六国遗贵打的本就是【秦吏】复仇的旗号,西河便独自承受了六国之人,对秦的十代之恨。

    黑夫亦向西河人做了承诺:

    “一切在抵抗群盗时牺牲者,皆赐爵一级,尊为忠士。西河遭群盗烧杀抢掠,受损极大,但凡贼子所过之县,今岁田租、市税、徭役皆免,且县中粮田多为楚人所烧,幸而关中即将秋收,不日将有大批粮食运来,赈济难民!”

    西河人听闻,免不了喜极而泣,但也有幸免的男丁大声请愿道:

    “请将军勿要免除西河之戍役!”

    “请将军让吾等参军入伍,为父老亲眷报仇!”

    群情激奋,恨不得立刻拿起武器去追贼,这让随军而来的幕僚韩胜十分欣喜,事后朝黑夫贺道:

    “恭贺君侯,今又得十安陆也!”

    众所皆知,破武关时,北伐军十万人里,安陆人便独占一师,此外亦有不少安陆子弟,担任各级军吏,这是【秦吏】因为自一年多前,安陆残破,被逼到走投无路的安陆人,遂全民皆兵,老弱在后方安置,青壮几乎全部入伍,跟着黑夫从南打到北。

    西河虽然不大,但却足足有十个县,户十万,而眼下这些在六国屠刀下幸存的西河人,未来足以成为黑夫对付六国的铁杆……

    历史上,以复仇之名,祸害的关中区域更广,也难怪刘邦能屡败屡战,最终赢了楚汉战争,因为其背后,是【秦吏】数百万恨透了楚人,渴望报复的秦民啊。

    “我只愿再灭六国后,此地永无战争。”

    黑夫从未怀疑过,自己将赢得最终胜利,他在意的只是【秦吏】,花费的代价和时间。

    而眼下,一个提前结束战争的机会,眼看就要稍纵即逝了。

    大军抵达临晋时,前方索敌的骆甲、李必二将也派人来回报,说六国联军分南北两部,北边是【秦吏】赵、魏,撤至夏阳,欲从龙门渡口,乘船返回河东,南边是【秦吏】楚军,目前在蒲津,那儿有搭好的浮桥……

    “六国撤退,比我想得要快。”

    黑夫有些苦恼,对他来说,西河无疑是【秦吏】决战的好地方,不但人数占优,随时能从咸阳调拨粮秣士卒,更妙的是【秦吏】,西河人会很乐意为自己堵截敌人,通报消息。

    但彼辈撤的倒是【秦吏】快,这不符合黑夫了解的项羽脾性,是【秦吏】铁蛋开始听人劝了?还是【秦吏】……

    六国后方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黑夫想起了楚使武涉曾提议的辽西、辽东势力,但相比与此,更可能的是【秦吏】,他入武关时,下令江东对淮南的进攻,奏效了,楚人后方起火,再无死战之心。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,倒是【秦吏】我那命令,太急了?”

    黑夫很无奈,但古代军事通讯就是【秦吏】这样,相隔千里的沟通,远远比不上战局的急剧变化。

    眼下他们能做的,只是【秦吏】迅速抵达大河,能歼灭多少,就歼灭多少!

    他问恰厩乩簟堪方信使:“蒲津方向,敌军谁人断后?”

    信使回禀所见:“断后之军,除了楚军赤凤旗外,还有上柱国项的旗帜!”

    “项籍!?”

    黑夫顿时眼前一亮,立刻起身登车,向东一指:

    “留下辎重,三军轻装俱追!”

    将为三军胆,而项羽,便是【秦吏】六国之胆魄!

    “若能在西河斩了项籍,就算将其他人全放走,此战,亦是【秦吏】完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作相同想法的,可不止黑夫一人。

    七月下旬,骆甲、李必两名降将所率的车骑部队,经过数日行进,已击破了不断阻碍他们的楚军后阵斥候,抵达蒲津渡口旁的大河高岸。

    这年头的黄河,还没后世那么浑,众人眺望见波光粼粼的大河宛如玉带,两道舟船连接而成的浮桥横跨而过,直通河东……

    六国联军中,赵魏以及楚军大多数人本就欲撤,唯独项籍想在西河决战,但在得到淮南遭攻击的消息后,一贯恋家的项籍也终于听了仲父亚父之劝,只能含恨答应暂且撤兵。

    眼下,五万楚军正在通过狭窄的浮桥,徐徐渡河,战利品和辎重已过泰半,留在西岸的军队也所剩无几,唯独项籍的高牙大纛,连同数千亲卫,还树立在津口处。

    “迟来一步,还是【秦吏】叫群盗跑了。”李必看到这一幕,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“但若能咬下那尾巴,也不算一无所获!”

    他的同僚骆甲却盯着那面项字旗,指着那边道:“那应是【秦吏】在重泉城斩了他们上司王翳的六国统帅,项籍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来屡屡立功,眼下从最前方回来禀报的骑率杨喜跃跃欲试:“都尉,若能斩了此人,便是【秦吏】斩将夺旗之功,岂不更好?也算能给死难的西河父老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骆甲则摇头:“当日王翳将军围重泉,派吾等提防东面,孰料项籍却绕道从北而来,溃围而入,王翳将军欲战,却为项籍亲自突入中阵斩杀。据活着回来的人说,此僚有万夫之勇,无人能当其一合,其麾下车骑骁勇,奋力并进,不亚于上郡甲骑,还是【秦吏】小心为妙!”

    “楚人骑马再好,能比得上秦人?”

    杨喜有些不信,先前他也带队遭遇过一些楚人车骑斥候,但那群在马上做不到动作自如的小矮个子,都被他们打得落花流水。

    很快,众人就都将骆甲提醒的“小心”抛之脑后了。

    又有两批北伐军抵达此处,他们一部是【秦吏】垣雍所率的“轻兵”,一部则是【秦吏】光着脚的越卒摇毋余部。如今秦军车、骑、徒加一起,足有万人,而对面项籍身边的人,却不断去往东岸,越来越少,只剩下三千余……

    眼看我强敌弱,有心进攻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而垣雍带来的一个消息,彻底点燃了这万人的战心。

    “武忠侯有令!”

    传令兵在河岸聚集的前锋踵军面前飞驰而过,大声将黑夫的原话告诉所有人:

    “斩项籍者,购千金,邑万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今天还是【秦吏】只有短小无力的一章。

    
友情链接:完美世界  大族激光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字幕库  娱乐大头条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作文吧  理财知识  玄界之门  花都最强医圣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电视指南  全职武神  太初  全职武神  名人名言  全职高手  据说娱乐网  中国玉米网  诡秘之主  最强狂兵  明朝败家子  杀神白起  哲夫当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