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11章 输不起
    六国联军的总指挥部设在临晋城,这里本是【秦吏】大荔戎国的都城,大荔为秦所灭后,临晋被经营成了关中东部重镇,也是【秦吏】通往河东的通衢之所。

    过去百年来,秦军去扫灭燕、赵的军队由此出发东去,早已被秦人同化的大荔人是【秦吏】秦军中不可忽视的一支悍勇之师,他们归家时也带回了大量战利品,梁楚的绢帛,赵魏的漆器,甚至是【秦吏】燕国的牛羊,以六国的精美器物,装饰他们简朴的家。

    这里谈不上多么富庶,但也有许多军功地主的小庄园点缀在平原上,里闾间。

    但自从去年开始,不少男丁先前都被胡亥征去南方“平叛”,要么就去河东、函谷关增加东方的防御,根本没料到河东尉赵成竟然降敌。

    六国军队没遭到任何抵抗就穿过了河东,入侵西河,临晋首当其冲。

    面对忽然打上门的六国群盗,临晋的县令、尉下意识做出了抵抗的命令,但难敌对方数万之师,城邑三日便告破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,一切都调转过来,在临晋人看来,那些身材矮小,满口楚地蛮音的楚国群盗,胸中充溢着一种可怕的疯狂。

    名为复仇的疯狂。

    从一年多前起兵开始,项氏便向楚人们一遍遍灌输着楚国的百年之耻:从张仪的欺骗,楚怀王入关中不返,到鄢郢的十多万死者,先王之陵被秦人肆意焚烧,项氏三代人战死沙场,寿春郢宫中,宁愿纵深跳下高台,也不愿为秦人折辱的楚国公主季芈……

    就算是【秦吏】最漠然的楚人,对亡国之仇感触不深,可一遍遍耳濡目染,也足以对秦朝产生愤恨。更何况,过去十余载,楚人不得不背井离乡远戍咸阳、岭南的苦役,那些来自故恰厩乩簟控人的折辱鞭打,都是【秦吏】留在记忆乃至身上的伤痕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从楚人进入临晋伊始,便毫无军纪可言。

    他们像恶犬那样狂吠,像乌鸦一样云集,掠夺府库,践踏勋庙,将白起、司马错的灵位丢到地上,踏上一万只脚。

    对待平民百姓,也口出恶言,屠杀男丁,从母亲手中抢夺孩童,从孩童身边夺走母亲,肆意凌辱少女,既不怕军规的惩罚,也再不畏惧秦律的报复。

    楚军毒打一切穿玄衣的秦吏,拳脚相向,恶狠狠地鞭笞他们的身体,将法冠取下来做尿壶,又砍掉脑袋,高高插在矛尖,临晋街道上血流成河,许多人像羊一样被拖去宰杀了。

    不知出于何种逻辑,尽管项羽认为仲父与匈奴联合,是【秦吏】可笑的与禽兽为伍,但对临晋城里真正的禽兽暴行,他却是【秦吏】默许的态度,甚至还以为,这是【秦吏】正当的报复。

    “昔日暴秦如何对待六国,今日六国就将如何对待暴秦!”

    “报雠雪恨,以彼虎狼之道,还之彼身!”

    暴行就这样在临晋,徵县、大荔等曾剧烈抵抗六国联军的城邑持续了半个月:

    无论是【秦吏】在宽阔的大道,还是【秦吏】拥挤的里闾,没有秦人能够逃脱这场劫难,到处是【秦吏】哭喊声、泪水、哀哭和乞求声,男人痛苦的呻吟,女人们的尖叫,受害者被砍成肉泥,淫亵的行为,平民被卖为隶臣,家庭骨肉分离,贵族和德高望重的三老遭到可耻的虐待,人们哭成一团,富人被洗劫一空。

    和数百里外,北伐军进入咸阳时严明的军纪,几无冒犯相比,洛水两岸,真是【秦吏】一边天堂,一边地狱。

    直到范增到来,极力劝阻项羽,这些暴行才有所收敛。但整个临晋早已被狂乱的数万楚人祸害成了一座空城,居民要么被杀,要么拼命渡过洛水朝西方逃去。

    西河人开始用脚投票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六国联军连协助输送粮秣的本地人都找不出来。

    联军的战争会议,便是【秦吏】在这种情况下,于临晋县寺召开:

    楚军最高统帅,项籍坐于最高处,他年轻勇锐,一身赤甲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他的仲父,武信君项梁及亚父范增位于左右,项梁戴着的大冠将残缺的耳朵遮住,范增则简陋地插了个簪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西席上则是【秦吏】赵、魏、韩三方的代表:赵军统帅广武君李左车、苦陉君陈馀、客卿蒯彻;魏国则是【秦吏】魏相张耳,其子张敖;韩国则只有随项羽入击函谷关的韩信(公孙信)。

    本来蒯彻提议,知晓关中虚实的赵高也欲与会,但却被项籍粗暴拒绝,关在了大门之外。

    今日,联军的主要争议,是【秦吏】派往黑夫处的三名使者,只回来了一人。而项羽更是【秦吏】愠怒,因为他直到武涉归来,方才得知,负责楚国外交之权的范增,瞒着他干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只是【秦吏】为了试探黑夫,并非欲与之立约。”

    范增如此解释:“如今其意已明,摆明了是【秦吏】要继秦始皇之暴政,视吾等为群盗而非诸侯,对和谈共分天下也毫无兴趣,反欲灭之而后快!”

    张耳深以为然:”黑贼灭我之心不死,六国是【秦吏】时候放下偏见,一致对敌了,胡亥虽亡,然暴秦未灭,反较以往更强!“

    “然也。”

    赵国客卿蒯彻附议道:“一韩、魏、齐、楚、燕、赵以从亲,以畔秦。令天下之将相会于洹水之上,通质,刳白马而盟,不然,黑夫已据摄政之位,待其廓清关中,必效昔日秦王,出函谷以害山东矣。”

    策士的身份本就是【秦吏】多变的,横不离纵,纵不离横,全视天下形势强弱而定,蒯彻这会扮演的,却是【秦吏】力主合纵的苏秦了。

    但李左车却拆了自家客卿的台:“六国再度合纵,一致对敌强秦,可也,但若欲引匈奴入塞,恕赵人耻于与胡虏为伍!”

    当是【秦吏】之时,冠带战国七,而燕赵秦三国边於匈奴,边境之民常苦其为害,皆与之为敌,从未有哪一国为了进攻邻国,而引匈奴入寇,这已成了一种默契,直到燕代将亡时,才被走投无路的燕国太傅鞠武打破。

    而李左车是【秦吏】李牧的嫡亲孙子,他大父便是【秦吏】在雁门对抗匈奴时一举成名的,而李左车隐匿在代北,当秦北逐匈奴时,亦壮其气,也佩服黑夫为大父李牧设祠悼念的举动。

    眼下要李左车与匈奴人结盟,怎么可能,若使匈奴再度坐大,最先受苦的,不还是【秦吏】他们赵人么!

    但国土偏南的魏国人就有些难以理解了,大言不惭地说道:“吾等邀匈奴一同对付暴秦,这与赵国军中征楼烦人为骑,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他见李左车军中,就有不少头戴皮帽,长相奇异的娄烦骑士,都是【秦吏】胡人,既然可以利用娄烦,为何不能利用匈奴呢?

    李左车彬彬有礼,嘴上却丝毫不落下风:“敢问魏相,家养的犬与野外的狼,能一概而论?”

    总之,赵国人的意见摆在这了:合纵可以,但绝不同意将匈奴也拉进来。

    张耳还欲劝说,作为在场众人的主心骨,项籍的声音却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广武君之言,籍深以为然!”

    “六国之仇,不必籍匈奴之力,惹天下人嗤笑,而当靠吾等自己来报偿!”

    既然联军里最强大的楚、赵主帅都不同意与匈奴结盟,那此事便不了了之了,反正匈奴那边似乎也没什么诚意,至今仍在上郡边缘游弋,并无举族南下的打算。

    项梁心中叹了口气,他明白,将强大新秦国绞杀的机会,就这样失去了,匈奴人本就只想乘火打劫,既然六国不愿盟誓,冒顿自不会全力相助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的问题是【秦吏】,诸侯留在西河对敌,还是【秦吏】退回去?”

    接下来是【秦吏】持续的争论,三国的主事者尚未说话,其下的各路小帅都尉、军师策士便各抒己见,他们也把握机会,卯足全力……或大吼大叫、或高声咒骂、或晓之以理、或语带玩笑。

    楚、赵、魏各自掌握的情报被分享出来。

    赵国方面说,侦察到黑夫军一部两三万人,正沿洛水北上,似是【秦吏】韩信的部队,看上去是【秦吏】要去上郡的,而赵军忙于进攻太原,这边却连少梁山负隅顽抗的秦军残部都未能解决。

    魏国方面也禀报,风陵渡对岸的斥候,发现也有一支三四万人的大军,沿着驰道向东行进,进入魏军久攻不下的桃林之塞,桃林塞的秦人守卒稍作犹豫后,开城迎东门豹进入,想来抵达函谷关,威胁三川郡,只是【秦吏】时间问题……

    而楚国方面则坦言,黑夫主力十余万大军,已离开了高陵,向东进发至栎阳一带,兵日渐向西河靠近。

    最终得出结论,看来黑夫是【秦吏】想搞一出三方钳击,与六国在西河决战了!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大多数人希望暂时撤退,毕竟西河已被六国,尤其是【秦吏】楚军祸害得一片狼藉,当地人抵抗不绝,大军在此失了人和,不是【秦吏】决战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陈馀见联合匈奴无望,遂力主暂时撤兵,更指出:眼下联军在西河,除了以战养战外,吃喝全靠河东郡提供,已难以为继,不妨暂退,让疲累的军队得到休整。黑夫急于廓清关中,暂时不会东进,待各国休养一个冬天,再度发动举国之兵,凑齐数十万大军,再合力伐秦不迟。

    这个人提议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,但项籍却拍案道:

    “不战于秦地,难道要让黑夫兵临诸侯都邑之下,才匆匆拼死不成?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扫视众人:“诸将戮力而攻秦,却听闻黑夫入关,遂久留西河不行。赵魏之王埽境内而专属于汝等,国家安危,在此一举,何不在此与黑夫决一死战!?”

    张耳提醒项籍:“上柱国,在西河决战,吾等输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尤其是【秦吏】楚军,距离家乡最远,一旦败北,几无归还可能。

    但就是【秦吏】这种逼到绝境的气魄,才让项籍打赢了鸿沟之战啊!

    他肃然道:“夫战,勇气也,一旦吾等退却,勇气顿失。以黑夫之军,合关中之卒,不出一年,其甲兵将倍于六国,到那时候,秦人兵临邯郸、濮阳、彭城之下,吾等才是【秦吏】真正的输不起!”

    “可若在西河对决,黑夫,同样输不起!”

    “他一旦败了,就将失去咸阳,失去关中!”

    虽然是【秦吏】出于不服输,不愿退的单纯想法,但项羽却一语道中了六国现在的处境:西河之战,大概是【秦吏】最后一次,双方都输不起的战争了……

    他指出:“黑夫分兵乃是【秦吏】失策,虽有大批降卒及骊山徒,但不能全心信任,只能充当偏师,其主力不过十余万人,与我相当。”

    “那以上柱国之见……”

    项籍一挥手:“焚毁桥梁,烧掉粮秣,破釜沉舟,杀牛羊飨士,就在西河,与秦人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“一战定天下之势,若胜,吾等可入咸阳,焚秦社稷,报百年之耻,若败……”

    项籍叱咤怒吼:“那也死得其所!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霸气,但却可吓坏了众人,在场的人,包括李左车、张耳、蒯彻都大摇其头,觉得项籍太过意气用事了,他们可没有用三军来赌博的觉悟。

    就连楚国的范增、项梁,皆老成持重者,也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军议陷入了僵局,而就在此时,一个消息的到来,也彻底打击了楚人在西河与黑夫决一死战的决心。

    楚国的萧公角趋行上堂,他顶着高高的冠,绕过嘈杂的会场,来到范增面前,将一封帛书交给了亚父,又小步退下。

    范增睁着有些昏花的眼睛,打开后,瞳孔微微变大,但还是【秦吏】将帛书塞衣袖,不动声色地挪动脚步,来到项籍跟前,附耳道:

    “上柱国,寿春急报,黑夫令舟师自江东渡江击我淮南,九江、东海告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今天只有一章,这几天都在路上,工作效率也低,更新不太稳定,大家见谅。
友情链接:好名字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调教大宋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房贷计算器  金庸网  开天录  极品家丁  星峰传说  最强逆袭  寒门崛起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三国高校传  就爱读小说  逆天铁骑  全职高手  励志故事  好名字  春野小神医  说说大全  全职武神  明朝败家子  努努书坊  步步生莲  中学生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