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902章 男儿何不觅封侯
        七月六日这天,韩信已克郿县(陕西眉县)。

    距离他们这支偏师在虢县开会,决定北上雍城,围点打援,已经过去了七八天,这些天里,韩信军可谓高歌猛进……

    首先是【秦吏】在雍城一战,面对守卒和内史保中尉军的两面夹击,韩信果断以逸待劳,先败远到而来的内史保,又乘着雍城守卒出城接应的空当,派死士杀入城中,秦国旧都雍城遂破……

    也就在抓获的中尉军俘虏口中,韩信得知了武忠侯已击破武关的消息——但听上去更似是【秦吏】传闻而非事实,因为什么“流星火鸦”“地动山摇”“武关崩塌”之类,让人匪夷所思……

    赵衍首先表示不相信,倒是【秦吏】巴人武士丹虎提供了一种解释:

    “汝等秦人不是【秦吏】早就会移山分岭之术么?”

    他讲起了一个蜀中流传甚广的故事,许多年前,秦王知蜀王好色,许嫁五女于蜀。蜀遣五丁迎之。还到梓潼,见一大蛇入穴中。一人揽其尾掣之,不禁,至五人相助,大呼拽蛇,山崩时压杀五人及秦五女并将从,而山分为五岭,蜀道遂开。

    “当年能做,如今又为何不能?”丹虎言之凿凿,显然是【秦吏】把传说当成了真实,搞得韩信等人面面相觑,良久后陆贾才到:

    “徐福曾言,武忠侯极善兵阴阳家之术,又得大义,或许还真有祥瑞相助也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韩信想想也有道理,记得在讨伐百越时,韩信率兵卒去攻打骆越瓯越,武忠侯就特别强调,不许士卒战前说”此战胜后归乡成婚“等三句话,显然是【秦吏】兵阴阳家做派。

    不过在那时的韩信看来,兵阴阳家的作用,其实不在于真能取悦鬼神保佑,只在于安定军心,提升士气,毕竟士卒多是【秦吏】愚昧的,很信鬼神占卜。

    而眼下,在听闻武忠侯两日破武关的奇迹后,他却有些将信将疑了。

    “莫非武忠侯真掌握了我尚未知晓的兵道秘术?”

    不再骄傲自满的韩信心里如此想。

    既然武忠侯提前进入关中,那就大不必在雍地慢慢打基础了,韩信立刻做了决断,一边派人联络陇西、北地友军,主力则向东追击内史保残部!

    七月初五,韩信率军追至郿县,郿县令已闻东方之变,紧闭城门拒绝内史保入内。可怜的内史保不得不带着残部在城外列阵而战,但他面对的是【秦吏】韩信啊,再败,内史保本人自杀,余部万人皆降……

    眼看胜负已定,郿县令这才打开城门,迎北伐军入内,口称“义师”。

    按照北伐军的老规矩,陆贾令人封府库,官吏仍任旧职,一切以维持秩序最为紧要,韩信安排士卒在邑外扎营后,自己却转到了城东勋庙……

    勋庙是【秦吏】秦始皇二十九年,得黑夫、李斯建言后设立的,专门祭祀秦孝公以来,对秦一统天下有功绩的勋臣,分别是【秦吏】商鞅、白起、司马错等,而各地主祭又有不同,郿县作为白起故里,自然主祭武安君白起。

    在祭祀这位兵家前辈时,韩信显得格外郑重,因为他总觉得,白起的身世经历,与自己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同样是【秦吏】祖上可能阔过,后来中道衰落,在行伍里打拼,却被贵人穰侯魏冉相中,骤登高位,一出场便是【秦吏】为左庶长,将兵数万而取韩之新城,升左更。

    但秦国打下韩国新城后,韩魏两国反应剧烈,联兵二十四万御秦,当时魏冉力排众议,推举白起为帅,以十万秦军敌之,伊阙之战,白起先败魏将公孙喜,又破韩师,斩首二十四万,拔五城……

    被人蔑称为“小竖子”的白起一战成名,从此以后一发不可收拾,鄢郢、华阳、陉城,直至长平,三十余年间,一步一个脚印,终成一代战神。

    纵然世人对他残酷的杀俘多有诟病,但对兵道战术的运用,却无人不服,而白起从卒伍到君侯的故事,也成了军功爵最好的广告。

    虽然,现在有了更加励志的武忠侯……

    拜完白起庙出来后,韩信若有所思:“我遇武忠侯,好比是【秦吏】白起遇穰侯,现在已打了自己的新城、伊阙,还差一个鄢郢之战,以觅得封侯之位……”

    公侯将相宁有种乎,封侯亦是【秦吏】北伐军中每个军吏的梦想,而最接近这一目标的,除了黑夫几个南郡旧部外,便是【秦吏】战功赫赫的韩信了!

    他不再满足于在雍城打下一片天地,而将目光瞄准了咸阳!

    “武忠侯虽入武关,但听说蓝田仍有王离十万之师阻挠,我若急发兵东进,取废丘,兵临咸阳,便能打乱王离部署,使之腹背受敌,破城之功,也有韩信一份!”

    但武忠侯自己作为彻侯,有资格封他人为侯么?

    韩信曾向陆贾提出过这个疑问,但陆贾对此十分笃定:“君侯以一己之力,再统南北,他没资格,谁有资格?待入了咸阳,自有办法名正言顺!”

    韩信这下更放心了,下令大军在郿县休息一日,而后迅速东进,争取七月中旬前,与武忠侯会师咸阳!

    但当七月初八,韩信将兵至美阳县时,却接到了来自武忠侯的命令……

    “武忠侯已屈蓝田之兵,入咸阳?”

    韩信与众人面面相觑,皆十分愕然。

    “怎这么快!”

    韩信不知道,他这一路是【秦吏】真刀真枪一路打过来的,黑夫那一路,却是【秦吏】靠着嘴炮一路轰过去……

    自然更快。

    除了咸阳和平解放的消息外,更有黑夫给韩信的勉励和命令:

    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,取雍克虢,举岐之西,当赴咸阳受赏,然岐之东,亦须仗君之力也,待廓清关中之日,便是【秦吏】封侯之时……”

    打工仔韩信只能吃下这张画饼,目视众人,转达了武忠侯的命令:“渡泾水,开赴上郡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武忠侯让陆贾发岐西府库,进行一次赏赐,但军中抱怨未尝没有。

    毕竟韩信偏师两万余人,去咸阳看看花花世界的梦想破灭了,却要去陕北的黄土塬打一场新的仗。

    韩信倒是【秦吏】没啥意见,他告诉众下属:“现在的情势是【秦吏】,楚军已为赵高所引,陷西河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西河便是【秦吏】黄河以西,洛水以东地区,亦称河西(陕西韩城)。春秋之季,秦晋每角逐于此,后魏国吴起取之,据说用五万魏武卒大败前赴后继的秦五十万人,设置西河郡。

    虽然这数字听上去不靠谱,但那块地方,自此便成为秦国的耻辱,犹如燕云十六州之于宋。

    这才有了秦孝公丑秦卑弱,招贤变法强秦,以复故土。后来秦与魏三争西河,付出了无数人生命,最终在秦惠文王时夺取,行政上亦划归关中。

    西河是【秦吏】秦百年之耻,眼下楚魏赵联军再度攻占西河,富庶的临晋、夏阳皆沦陷敌手,所有秦人都感到了紧张!这也是【秦吏】蓝田秦军将尉大多不战而降的原因——南北之争、新老秦人之争不过是【秦吏】同室操戈,纵有胜败,也留底线,不至于屠家灭门。

    但楚人若打到家门口,这便是【秦吏】生死攸关的外辱了!

    “武忠侯言,六国群盗据西河,譬如卧榻之侧有仇雠酣睡,待咸阳稳定后,他便要亲率大军东进,驱逐楚军,以廓清关中。”

    “而吾等的职责,便是【秦吏】向东北行,经云阳县进军上郡!防止楚军北上的同时,也要抵御匈奴南下!”

    根据黑夫派人告知的情报,除了楚军陷西河外,北边的匈奴人,也在其单于冒顿统帅下,进犯云中郡,目前已在头曼城重新建立单于王庭。

    因为长城兵团悉数南下的缘故,北部边防空虚,匈奴人在云中如入无人之境,并对朔方、北地、上郡不断袭扰,劫掠人民畜口,昔日臣服于秦的林胡、白羊、楼烦也再度倒向匈奴,出其骑从助匈奴为虐北方……

    “武忠侯担心,匈奴人会寇上郡(陕北),上郡其地,外控戎索,内藩畿辅,上郡惊,则关中之患已在肩背间矣。若匈奴骑兵沿直道南下,与楚人共击关中,情势便更加麻烦。吾等须得在十五日内抵达上郡雕阴,隔绝北虏南蛮!”

    未能先入咸阳的尴尬一扫而空,韩信再度振作起来,他有预感,虽然错过了“鄢郢之战”有点可惜,但属于自己的“华阳之战”,就要来了!

    偏师行动迅速,八日已至好畴县(陕西乾县),七月九日,至郑国渠与泾水交汇处的仲山瓠口。

    泾河本来在大塬里弯弯曲曲流淌,出了仲山脚下这个峡谷口以后,才算到了关中平原,形成了一个S型河道,河面一下子宽阔起来。而郑国渠正是【秦吏】从瓠口取水,像一根长长的吸管,穿过关中平原北部,把泾河和洛水连接起来。

    武忠侯已派前锋来此收集船只,搭成浮桥,以让韩信偏师渡泾。

    光附近亭舍的船只当然是【秦吏】不够的,只能强征过往行船,但一艘从北地方向顺流而下的船只,却断然拒绝了小吏的征令!

    船上,一位体重高达两百斤,压得小船吃水线微微下沉的胖士人呼呼赫赫:

    “吾乃前柱下史张苍,来自北地,有万分紧要的军情,要去咸阳,告知黑……武忠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,会比较晚。

    
友情链接:飞剑问道  星峰传说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最强狂兵  中药大全  论文大全网  大王饶命  大争之世  第一星座网  吞噬星空  明末第一贼  字幕库  诡秘之主  减肥方法  99养生网  飞剑问道  天天美食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寒门崛起  大族激光  重活一次  圣龙图腾  步步生莲  逍遥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