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98章 驱传渭桥上
    七月初四日,废丘城外,围困李斯等人已近十日的数千郎卫材士听闻蓝田军破,黑夫已至咸阳,几作鸟兽而散,剩下的人也投降了抵达此地的北伐军。

    而李斯听儿子讲述峣关、蓝田黑夫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事后,只有一句叹息:

    “天时地利人和尽失,此天亡胡亥矣……”

    万幸的是【秦吏】,他们李家这次又站对了位置,不必给胡亥陪葬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一来,李斯在废丘”举兵响应“显得有点尴尬,但他并不担心战后自家的地位。

    关中一片混乱,黑夫麾下多是【秦吏】小吏出身,无治国之能,急需熟悉政务运转,能帮他厘清乱象,并为其抚恤关中黔首的先帝老臣……

    而后李斯又问了黑夫今在何处?

    “君侯改道去骊山了,今日方入咸阳。”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该先祭陵而后入城。”

    李斯颔首,黑夫今日入城的话,这也意味着,他这把老骨头是【秦吏】赶不上了,毕竟废丘与咸阳宫之间,还隔着条渭水,几十里路,恐怕难以赶上。

    “也罢也罢,李斯也不必肉袒牵马,丢人现眼,为天下嗤笑,武忠侯大军抵达时,咸阳诸卿自会在城外跪地相迎。”

    御史大夫胡毋敬是【秦吏】与李斯合谋的人,眼下也一起在废丘。而咸阳九卿里面,哪些人会逃,哪些人会降,李斯心中门清。

    郎中令本是【秦吏】赵高,李斯出奔,赵高继任丞相后,这位置上还没来得急任新人,廷尉是【秦吏】阎乐,太仆、少府、治粟内史三人也无不是【秦吏】胡亥为公子时的亲信,眼下应随胡亥、赵高一同出奔了。

    另外三人,大概率会降。

    卫尉李良在蓝田就“反正”了自不必说。

    奉常周青臣,本是【秦吏】儒生,秦始皇逐群儒时侥幸未死,是【秦吏】靠逢迎而上的,一向是【秦吏】个滑头的家伙,绝不会为胡亥尽忠。

    典客王戊,本是【秦吏】秦始皇郎官,据说早年和黑夫还有点小过节,故得胡亥幸任,但此人贪生怕死,家眷又在咸阳,亦会投诚。

    唯独最后的宗正子婴,李斯却有些拿不准,此子在人前都是【秦吏】一副老实人形象,近几年因水蛊之疾,更是【秦吏】一副病怏怏的模样,但官场沉浮多年的李斯总觉得,子婴不简单……

    “从叛臣成蹻之子,到最受始皇帝信任的宗室子弟,担任黑夫监军又全身而退,胡亥继位颇为受宠,作为宗正,但不论是【秦吏】冯、高之案还是【秦吏】前几日的咸阳之变,他都巧妙躲过,此人,不一般啊!”

    他儿子李于关心的却是【秦吏】另一件事,此刻难得父子独处,便低声道:“父亲,黑夫已得志,进咸阳城后,会立刻篡位么?”

    李斯立刻板起脸来,低声呵斥:“武忠侯是【秦吏】奉遗诏靖难北伐,何来篡位之事,乱说什么!”

    但旋即又面色一缓,说道:

    “关中未定,民心未安,连胡亥赵高都未落网,若黑夫头脑一热,露出谋篡的真面露,他欲让老夫、诸卿、蜀守等人如何自处?一旦贸然篡位,他的一切大义,便荡然无存,恐欲叛者众矣。黑夫聪慧,就算包藏野心,也定不会那么急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于咸阳中出城跪迎黑夫的诸卿都有哪些,李斯还真猜得一点没错。

    七月初四日中午,初秋天气晴朗,咸阳城已为黑夫派遣的一万前锋控制,又让叔孙通等人在全城告谕官吏百姓曰:“黑夫奉始皇帝遗诏靖难,是【秦吏】为百姓除害,非有所侵暴,诸吏人皆案堵如故,无恐!”

    咸阳百姓这两年来遇到过好几次政变动荡了,胡亥施政也还没到让他们倒戈相击的程度,所以对新来的黑大帅,尚在观望。

    咸阳诸卿百官却不同,在叔孙通安排下,以奉常周青臣、典客王戊为首,黑压压一群衣冠官吏,此刻都站在渭桥南岸,等待黑夫大军抵达……

    七月初的关中依然很热,众人皆穿着厚重礼服,顿时满头大汗,但北伐军前锋士卒持兵戈站在旁边,众人又不敢去觅阴凉处歇息,只能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强撑着,翘首以盼,心里望着武忠侯快点快点来。

    黑夫仿佛是【秦吏】故意要让众人在太阳下多晒会,苦等了几个时辰,就在奉常周青臣已经快晕厥过去,典客王戊也摇摇晃晃时,黑夫的帅旗终于出现在远方。

    北伐军士卒里最为威武雄壮的一批人被挑了出来,迈着大步,扬着尘土朝渭桥走来,将百官往路边田埂上赶,留出中间道路,容武忠侯旗帜仪仗通过。

    “这威风,这排场,他以为自己是【秦吏】始皇帝么?”王戊心中暗骂,但在黑夫车驾驶到渭桥边时,却第一个出列,正要下拜。

    谁料身旁的奉常周青臣不甘落后,抢先一步下拜并大哭起来:“咸阳百姓苦胡亥、赵高二贼久矣,吾等也望君侯如盼甘霖,今日君侯总算是【秦吏】来了!”

    王戊顿时心中一惊,这老周,台词和说好的不一样呢,不是【秦吏】约定要“体面”的投降么?周青臣这成什么了!

    但那边周青臣呼天抢地,他王戊板着个脸是【秦吏】什么意思?对武忠侯有意见么?王戊无奈,也只好将头重重磕在地上:

    “罪臣王戊,叩迎武忠侯!”

    黑夫站在戎车上,大咧咧地受了众人之拜,又笑道:“昔日始皇帝在时,吾等同殿为臣,何必如此?我听闻,二三子在伪帝奸佞出奔后,约束咸阳秩序,指引北伐军入城,封府库宫室,此亦有苦劳也,且起来罢。”

    众人起身,这次王戊学乖了,与周青臣破音齐声道:“请君侯入城!”

    黑夫颔首:“我刚得知,胡亥已死,虽然赵高尚在潜逃,但离落网也不远了,本帅自当入城抚恤百姓,将这大好消息告知他们!“”

    “二世皇帝已崩!?”王戊、周青臣面面相觑,心中骇然,但来不及多想了,只跟着黑夫戎车后面小跑入城,吃着灰土,还得为其大声吆喝……

    渭水贯都,以象天汉;横桥南渡,以法牵牛。渭桥又叫横桥,是【秦吏】连接渭北咸阳宫与渭南章台宫、阿房宫及上林苑诸行宫之间的要道,过了渭桥,才相当于从帝都五环外进入市中心。

    此时许多黔首也在道旁观望,却见武忠侯车驾将跨越渭桥,这时候,不知是【秦吏】在街道两侧横矛站岗的北伐军将士疏忽,还是【秦吏】为什么,却有一个留着发鬟的小童子冲出人群,跑到大道正中央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被行来的驷马戎车撞上!

    咸阳百姓皆惊呼连连,却碍于北伐军士卒所阻,无人敢上前。

    但好在,距离那孩童丈余的地方,御者将马车停了下来,武忠侯下了车,走到那一屁股坐在路中心的小孩面前,冲他一笑,然后伸臂将其抱起,环顾四周,大声问道:

    “这是【秦吏】谁家孩童?”

    四周一片缄默,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黑夫无奈地摇了摇头,看着臂膀里的小孩,笑道:“既然是【秦吏】走失的孩童,今日且随我一游咸阳何如?等到了汝家所在里闾,你便指一指,我亲自送汝归家!”

    言罢,竟真抱着孩童,重新登车,大队人马沿着渭桥大道向前走去,只留下面面相觑的围观百姓,皆言:

    “不曾想,武忠侯竟如此和蔼亲民!”

    “他说要为吾等除害,秋毫无犯,莫非是【秦吏】真的?”

    殊不知,这只是【秦吏】黑夫让叔孙通安排的戏份,小孩是【秦吏】街边随便找的,嘴里还含着颗糖,这是【秦吏】叔孙通塞给他的。

    但叔孙通倒也会挑人,这孩童别看年纪不大,胆子却不小,未曾被黑大个吓得屁滚尿流,还好奇地睁着大眼睛,在他脸上左看右看。

    黑夫与他对视,孩童脸上有些脏兮兮的,但黝黑的双眼却纯真无邪,好似两面镜子,能将黑夫的模样映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孺子知道我是【秦吏】谁么?”

    孩子道:“高冠的人说,你是【秦吏】武忠侯,是【秦吏】秦人的大英雄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是【秦吏】叔孙通,此刻的叔孙通,也正站在人群里,指着武忠侯怀抱咸阳孩童入城这一幕,激动地让手下儒生“如实”记载呢:

    “都记下来,要让咸阳人和后世都记住这一幕,就像君侯说的,北伐军不止是【秦吏】威武之师,更是【秦吏】文明之师,仁义之师!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你就不怕我?”车上黑夫仍与小孩百无聊赖地聊着,黑夫知晓,在胡亥、赵高的宣传下,自己在咸阳名声可不太好,绝不是【秦吏】什么大英雄,大反派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孩子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黑夫咧嘴吓唬他道:“汝家长辈如何说我?吃孩童?还是【秦吏】人身犬首?”

    “我没长辈了。”

    孩童眼睛却是【秦吏】一红:“十天前我家被烧,我找不到父母、阿姊了。”

    这竟是【秦吏】个受李斯等人政变连累的孤儿?其父母家人,恐怕已经在动乱中遇难了罢?

    而这场持续一年半的战争,又在秦地制造了多少孤儿?

    黑夫收起了笑:“汝家原本住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西渭里。”

    黑夫抽出块绢,给孩童擦去脸上的灰土泥巴。

    “汝之父母、兄弟姊妹,我会为你找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如果,他们还活着的话。

    小孩的悲伤来得快去的也快,兴许是【秦吏】得了黑夫承诺,孩童顿时高兴起来,含着嘴里的糖,他复又抬起头,开怀笑道:

    “等我再见到家人,定会告诉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武忠侯面色,果真和长辈们说的一般黑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。
友情链接:全职武神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笔趣阁小说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花都最强医圣  娱乐大头条  明朝败家子  逆天邪神  天天美食  创世中文网  落秋中文  蜡笔小说  全本小说网  中国玉米网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回到地球当神棍  漂亮女人  名人名言  就爱读小说  赘婿  名人名言  三国高校传  开天录  健康报网  全职武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