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95章 待到打下咸阳城
    从蓝田县往西,渭水以南的广袤地区,后世西安市主城区,此时还叫长安乡,只是【秦吏】帝都郊区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再往西去,则是【秦吏】一片茂密的苑囿,除了外围六国移民新建的小邑,点缀其间的宫室外,尚无大规模定居点,但也有驰道从中穿过,沟通阿房与蓝田。

    七月初二,一支数千人的军队行进在此道上,奉黑夫之命,已经升为司马的安陆人垣雍站在戎车上,从未来过关中的年轻人还在咸阳远郊,就已经被眼前景致惊得目瞪口呆:

    周览泛观,花草纷繁,眼花撩乱,视之无端,察之无涯。朝霞出自东沼,夕阳落于西陂。

    左顾右盼,却见深林茂密,有麋鹿奔走其间,甚至有他们南郡常见的犀牛身影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则有猿猴攀援其上,有的长啸,有的哀鸣,上下往来,矫捷灵巧,穿梭枝柯,相互嬉戏。

    若不是【秦吏】那些点缀其间的离宫别馆,垣雍还真以为,自己在的不是【秦吏】关中腹地,而是【秦吏】云梦大泽呢!

    眼下,站在一片巨大的宫室前,望着出来跪迎的海量寺人,美貌宫女,再仰头瞧瞧这宫城竟如此巨大:屋椽雕彩,椽头饰玉,辇乘阁道,绵延相连。削平高山,其上筑堂,台阁累累,重重叠叠。

    垣雍不由傻乎乎地问旁边的李于:

    “这就是【秦吏】阿房宫么?”

    李斯的次子,大秦御史李于对这些乡巴佬的无知感到好笑,只微笑道:

    “垣司马,这只是【秦吏】宜春苑,一个不起眼的小宫室罢了,阿房宫,有它十倍大呢!”

    “十倍!?”垣雍咋舌,这才明白,自己进入的,不过是【秦吏】上林禁苑的边缘,目睹了关中宫室群的一角。

    自秦惠文王起,便开始经营渭水以南地区,举籍阿城以南,周至以东,宜春以西,南方直达秦岭,方圆数百里地,都是【秦吏】专属于秦朝皇室的禁苑,被命名为“上林之苑”。

    到了秦始皇时,因为皇帝嫌弃咸阳宫狭小,更营作朝宫渭南上林苑中,诸多行宫都有甬道相连,供奉天子的庖厨,侍女,百官,宫中备具,无须从朝中调来。

    不过秦始皇帝忙碌于案牍,鲜少有时间到各宫苑居住,倒是【秦吏】胡亥继位后,在南方东方事态还未火烧眉毛前,乐此不疲,日游弋猎。

    当时有行人入上林中,胡亥大帝一边大呼:“他违反了禁入之令”,一边高兴得亲自上弩,射杀以为乐……

    除了供皇帝王孙避暑狩猎外,这里还充当了咸阳的后花园,上林蔬果,一直驰名咸阳,是【秦吏】达官贵人才能吃上的特供。

    北伐军接受宜春苑丞投降,让士卒暂时休息,惊叹完关中的穷奢极欲后,垣雍却又出奇愤怒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【秦吏】说关中已经没有多余土地,所以才让有功将士在江南、岭南安置么?”

    “但这如此广袤的地域,土壤肥沃,川流纵横,何不开辟成农田?起码能多划出一个县,安置十几万人了罢?”

    李于心中鄙夷,嘴上却道:“司马此想,数十年前,在秦昭王时,便有人提出过。”

    长平大战次年,秦中三县大旱而生饥荒。丞相范雎上书:“五苑之草著、蔬菜、橡果、枣栗,足以活民,请开五苑,准许饥荒者进入,采集山果野菜以活命!”

    但秦昭王竟是【秦吏】断然拒绝,一席话说得范雎哑口无言:“吾秦法铁则,使民有功而受赏,有罪而受诛。若开五苑,百姓有功无功者俱各得之,有功者何荣?无功者何羞?与其发五苑而乱,不如死民而治!”

    “宁落无情之名,不做乱法之君!“

    感动?佩服?

    那你就傻了。

    “故始皇帝继昭王之思,五苑不得妄开。”

    那边李于说得大义凛然,却有个声音尖酸讽刺道:

    “说得倒是【秦吏】好听,当年郑安平降于邯郸,按律,举荐者同罪株连,秦昭王却私赦范雎之罪,加赐食物日益厚,更称,有敢言郑安平事者,以其罪罪之……那时候,他怎就不记得自己要做守法之君?怎么就忘了有功而受赏,有罪而受诛?”

    李于看向发言者,却是【秦吏】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官吏,头戴法冠,窄袖皮鞮,是【秦吏】北伐军中典型的军法官打扮,从百长以上,皆作为副官随军。

    但却鲜少能见到如此年轻的军法官,担任的还是【秦吏】司马之副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【秦吏】……”

    垣雍是【秦吏】黑夫亲卫出身,但对这位同龄军法官却十分尊敬,介绍道:“此乃安陆喜君之子,恢!”

    喜的弟弟叫产,儿子有二,长子获,次子恢。

    获生于秦王政十一年十一月,喜去鄢县做狱吏时。几年前,喜因向秦始皇上疏惹怒皇帝,被发配玉门关,获追随去西域照料父亲了。

    而次子恢,生于秦王政十八年正月,喜北上从军攻赵时(此皆见云梦秦简《编年纪》)。喜流放时恢年纪尚轻,留在南郡学室,黑夫起兵后,他毅然抱着律令,笔夹在耳朵后面,投军加入。

    此子年轻气盛,有其父之风,一贯说话直接,执法无情,得罪了不少人,但有黑夫庇护,从军一年多来,职位越做越高。

    眼下,批判完秦昭王言行不一后,恢又开始批判秦始皇了。

    “始皇帝亦然,他赦免赵高死罪时,怎不记得自己要做守法之君?依我看,秦之诸君,嘴上要遵纪守法,实则是【秦吏】只许自己放火,不准他人点灯,百姓官吏务必守法,动辄严刑伺候,君王皇帝却带头乱法,反正无人追究,一旦有下臣上谏,也会落得远徙流放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对父亲的遭遇,恢是【秦吏】有怨气的,父亲那篇上书,黑夫曾人暗暗抄录原文带回南郡,交予恢,所以恢记得父亲喜在里面秉承的态度:

    “君主作为法政的源头,就像测量时刻的标杆,吏民,就像这标杆的影子,标杆正直,那么影子也正直,标杆若歪,影子也歪了!”

    他认为,天下之事败坏,正是【秦吏】源于标杆的歪斜,幸好有武忠侯毅然起兵,拨乱反正!

    一通批驳后,恢又指着上林苑道:

    “譬如这广袤苑囿,无数宫室,终日驰骋猎苑,不光君王耗费精力,还要消耗库府钱财,对天下百姓没有任何好处,不过是【秦吏】让天子一人独乐罢了,要我说,往后就该将上林开放,使百姓来自行耕作!不出十年,便能得一万户富县!”

    李于摇头:“如此一来,猎苑岂不是【秦吏】全没了,天子威仪何在?谁又能做到无私无欲?”

    恢道:“武忠侯便没有私欲,一心为公!”

    李于才不相信,他笃定,等进了咸阳,得了富贵后,黑夫的狐狸尾巴就要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其骄奢,其暴虐,其贪恋权势,说不定更胜于始皇帝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在宜春苑休憩一夜,在行宫外扎营,不得擅入,军汉们只能远远看着如花似玉的宫女流口水。

    “光这宜春苑的宫女,就有数百,每夜一人,也得一年,始皇帝果然是【秦吏】与凡人不同,真厉害!”

    “汝等不听那李于说了么,阿房宫的宫女,十倍于此,皇帝得临幸十年才轮得完啊!”

    众士卒最后纷纷点头,达成了一致:

    “难怪始皇帝累死了!”

    然后便是【秦吏】艳羡不已:“累死也值啊!”

    不过因恢严格约束,众人也未敢冒犯,按捺下他们心里痒痒的,除了军法外,还有黑夫在蓝田承诺大家的一句话:

    “待到打下咸阳城,北伐成了功,单身的士卒,一人一个小宫女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天,黑夫尚不知望夷之变,胡亥之亡,已率大军至灞上(西安灞桥区)。

    黑夫记得,十多年前自己从蓝田至灞上,是【秦吏】连绵不断,鸡犬相闻的数十个富庶里闾,可现如今,经过一场内战后,却显得有些凋敝——男丁悉数征发入伍,老弱妇孺躲在屋舍里不敢出来,他们尚不知楚人已入关的消息,对这支来自南方的军队依然心存疑虑。

    未变的,则是【秦吏】灞桥之景,此桥长达百步,桥头有高耸的华表,桥上每个石墩都雕刻着各种瑞兽,遥望对岸,则见筑堤五里,栽柳万株,好不壮观。

    站在这儿,东可遥遥望见四十里外的骊山,西北过了轵道,隔着渭水,则是【秦吏】八十里开外的咸阳城。

    黑夫本欲直赴咸阳,但在灞桥,却为一人所拦。

    拦他的是【秦吏】灞上乡啬夫,一个三十出头的小吏,在黑夫征当地乡寺歇脚,唤官吏来拜见时,拱手作揖道:“武忠侯欲直赴咸阳?”

    黑夫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楚人已至西河,吾自当速至咸阳,封府库,存典籍,抚群吏,安百姓,以卫国都。”

    小吏一笑:“楚人哪有那么快,更何况,这些事,文武之吏可代劳也,但有一件事,非君侯亲为不可!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小吏道:“君侯口口声声说自己奉遗诏北伐靖难,今北伐将成,却过骊山而不入,可乎?”

    一语惊醒,虽然嘴上天天说,但打心里,黑夫都快把这谎话给忘了,眼下差点露馅,萧何、陈平、随何、陆贾都不在身边,没什么智囊谋主,所以黑夫疏忽了……

    黑夫肃然起敬,起身问那小吏:“敢问君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小人韩胜,旁人常唤我韩生。”

    韩生见黑夫礼贤下士,进而谏道:

    “更何况,咸阳之民产业在焉,只要君侯不倒行逆施,自不愿生乱,缓缓安抚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但那骊山尚有刑徒数十万,却巴不得乘乱脱身。如若骊山生变,无君侯亲自弹压,恐将酿成两年前阿房刑徒之祸啊!”

    两年前墨者行刺始皇帝未果,难以洗清干系的扶苏为其部属所劫,出奔咸阳,为了延缓追兵,蒙天放还将阿房宫众多刑徒释放。

    那些民夫、刑徒骇于秦法之严,竟不敢动弹分毫,但也有一部分像没头苍蝇般,在关中到处乱跑,犯了许多案子,关中人也自发组织起来与之械斗……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自秦王政九年,嫪毐之乱后,咸阳陷入的最大混乱,影响深远,也对扶苏在关中的名望造成了巨大打击。

    一半人相信他是【秦吏】被冤枉出奔,但那些在乱中遭到损失的关中人,却笃定扶苏是【秦吏】真的行刺始皇帝的主谋,畏罪潜逃。

    骊山刑徒可比阿房多数倍,若那边炸锅,危害也必多数倍!

    更何况黑夫得知消息,楚人已从河东进入西河地区,而匈奴也在袭击北方长城一线,若刑徒乱于内,楚与匈奴击于外,关中局势可就真要乱成一锅粥了。

    韩生的话至此还很中听,可下一句却难听了……

    “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,君侯自视为新秦人焉?楚人焉?”

    “若君侯自诩为荆人,只为取关中之财富子女而返南郡,甘心做一南方伯主,先入咸阳,自无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但若君侯若还是【秦吏】以新秦人自居,欲继始皇帝之业,再统天下。关中阻山带河,四塞之地,肥饶,可为基业,最好还是【秦吏】去先去一趟骊山,再入咸阳不迟。”

    话虽然不太中听,倒也极有道理,黑夫肃然避席拱手:“若非先生点醒,几酿成大错,先生且为军中主薄,日后必有重酬!”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黑夫从善如流,让属下继续北上,去控制轵道、渭桥等要地,自己则带着亲卫数千,往骊山方向而去……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似曾相识的路。

    前世的一些记忆涌现出来,那时的黑夫还是【秦吏】个穷学生,揣着裤兜在西安游玩,在某个他早已忘了名的破车站坐了大巴,一路摇摇晃晃,过了灞水后,就能看到骊山峰峦,那里有华清池的温泉,可惜他没钱,未能去体验一把。

    不多的钱,都用在买死贵死贵的秦始皇陵门票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后来想想,那票可真值。

    除了蛮震撼的兵马俑外,绕着陵山周围走的一圈,那大概是【秦吏】他与秦始皇的初次接触罢。

    回到秦代后,黑夫出关赴任,也曾沿这条路东去过数次,但那时候秦始皇尚在,与他一日百战,精神得很。骊山还在动土,所以尚无感觉。

    但今日再走,黑夫却一里三叹,真有种清明节去为老相识扫墓的沉重感……

    在过了灞桥,抵达秦庄襄王夫妻三人陵墓所在的芷阳时,前方却有数骑匆匆西来,望见黑夫帅旗,下马拜谒:

    “君侯,出事了!”

    却是【秦吏】军正丞去疾,昨日去疾奉黑夫命,与陈婴、吴广去骊山控制刑徒,眼下他独自驰来,定是【秦吏】骊山有变!

    “幸好我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暗暗庆幸,对那灞桥吏韩生又高看一分。

    “别慌,吾已亲至,究竟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去疾道:“胡亥、赵高闻君侯胜于蓝田,欲东窜,竟以玺书令骊山之卒释刑徒,使之为乱,今刑徒暴乱欲散,我军只去了两万人,已难遏制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於是【秦吏】乃入上林斋戒。日游弋猎,有行人入上林中,二世自射杀之。——《史记.李斯列传》

    整天都在路上,今日只有一章。

    另外推荐一本玄幻书《诸天剧透群》:

    穿越天地复苏的平行世界,偶获诸天聊天群。

    正所谓剧透一时爽,一直剧透一直爽!

    李昊看着聊天群中熟悉的万界大佬们,陷入了长久的沉思。

    今天该调戏哪位大佬?

    还没搭上九龙拉棺的叶天帝?

    又或者凄凄惨惨的萧斗帝?

    再或者调戏狠人大帝?
友情链接:房贷计算器  神道丹尊  斗战狂潮  女性健康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经典语录  最强狂兵  超级兵王  全球高武  汉乡  经典古诗词  社保查询网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全球灵潮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全本书屋  房贷计算器  逆天铁骑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小学生作文  开天录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明朝败家子  超级无上神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