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90章 杨喜
    “我叫杨喜。”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内史宁秦县(陕西华阴县)人。”

    七月初一,北伐军战俘营中,烛光之下,年轻的骑吏杨喜有些拘束,他擦了擦嘴角还沾着的粟饭粒,搓着手,开始了自己漫长的自述:

    “宁秦县本来叫阴晋,是【秦吏】魏国土地,在惠文王时割让给了秦国,遂改名宁秦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杨喜露出了怀念的笑。

    不管去到何处,离家乡有多远,只要闭上眼,杨喜都能看到他家里闾对面的华山,险峻秀丽,乱石从生,那就是【秦吏】杨喜祖祖辈辈看到的风景……

    宁秦县地理位置很重要,南边有华山为阻,北面则是【秦吏】去往河东的风陵渡,西方有大道连通关中府地,东边百余里就是【秦吏】桃林之塞和函谷关,只有夺得了这,秦国才能称得上安宁。

    这次改名好像还真有些管用,从那之后一百多年,除了两次小打小闹的政变外,关中几乎再无战祸。

    黔首们不用担心睡梦中被强盗冲入家中杀人放火,也不必畏惧敌国大军忽然包围城邑,男乐其畴,女修其业,事各有序,道不拾遗,山无盗贼,家给人足。

    唯二要担心的,便是【秦吏】不小心犯了法后的严酷惩罚,以及今年该轮到哪家子弟被征召去服役做戍卒,为大王扫平六国……

    “我家中,除了老母,还有弟二人……”

    杨喜是【秦吏】家里的老大,当年他父母喜得长子,十分高兴,觉得总算有儿子继承爵位了,遂取名为“喜”,以表达高兴心情。

    过了几年,老二出生,仍是【秦吏】儿子,杨父杨母心情也不错,说就算杨喜成年另立门户,他们家也有次子足以养老,故取名杨乐。

    要知道,秦与其他邦国不同,男子成年是【秦吏】要立刻分出户籍的,这就意味着,当老大杨喜单独立户后,杨家的老父老母还要继续拉扯剩下几个饭量惊人的男孩成人,而在他们能干活时,却要分户自立去了,一般只留老幺养老。

    又数年,也就是【秦吏】秦始皇帝统一天下前夕,老三出生了,但很快就因病夭折,将这小小生灵埋葬在后山时,左思右想,杨家还是【秦吏】决定给他个名。

    “杨哀。”

    哀归哀,苦归苦,但日子总得继续过,砸釜卖铁,修我戈矛,也得支持始皇帝统一啊!

    按理说六国已经扫平,黔首负担该减轻些,但劳役却比过去还更重了,不但关中金人、骊山、阿房大工程不断,始皇帝承诺的土地,也总是【秦吏】分在边远郡县,服役变成了血本无归的事。

    但秦人们早已在商鞅之法驯化下习惯了这种耕战生活,倒未像六国之地那样有很大怨言。

    秦始皇三十年后,那些重役远戍,渐渐变本加厉起来,去南越、北疆、海东、河西的子弟归来者寥寥,要么是【秦吏】留在当地,要么是【秦吏】死于疫病。

    好在杨喜那时候还未成年,侥幸逃过一劫,但当时已有民谣在传:

    “生男慎莫举,生女哺用脯。君不见五岭南、长城下,死人骸骨相撑拄!”

    就在这种背景下,杨喜的季弟出生了,父亲其实想要个女儿,看着幼子的把,又无奈又愤怒,遂冠名曰:“杨怒!”

    但那时候,也只是【秦吏】敢怒而不敢言。

    带着这怒气,杨父随屠睢南征陆梁地,一去不复返,只有死讯传回。

    这下,杨母就得辛苦拉扯三个孩子了……

    喜乐哀怒,四个春天,不仅是【秦吏】杨家人的心情变化,也是【秦吏】十余年来,关中秦人的生活变迁的写照。

    好在那时杨喜已经傅籍,能够帮家中力田,日子勉强还过得去,只是【秦吏】他也被征召去骊山、阿房干了几个月更卒。

    三十七年夏天,杨喜还在地里苦耕时,始皇帝逝世的消息忽然传遍关中后,不管哪个县,所有秦人都好似丢了魂一般,第一反应觉得似在做梦,不相信是【秦吏】真的,以为听错了。

    等消息证实后,乡中三老在里门外嚎嚎大哭,撕心裂肺,恨不得随始皇帝而去,连杨喜那不识字的母亲,也会在家里偷偷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她说,陛下不是【秦吏】该万寿无疆么,怎么说没就没了?”

    尽管暗暗有点怨言,但在秦人心目中,始皇帝就是【秦吏】神啊,神怎么会像凡人一般死去呢?过去几年,因为各县每逢始皇帝寿辰,无不欢呼从胶东传来的:“陛下万岁、万岁、万万岁”的口号,深入人心。

    加上官府宣扬始皇帝已让李信将军找到了西王母邦,不久后王母就会腾云驾雾,携仙药来献,阿房宫就是【秦吏】为她而修的!所以,就一直以为始皇帝真的能够长生不死。

    杨喜自个也感觉心里空落落的,对未来充满了恐惧和迷茫。

    在他所受长辈的教育里,大秦的一切胜利,秦人的一切幸福,都是【秦吏】始皇帝赐予的,整整两代秦人习惯了始皇帝的统治,每一项英明的诏书法令,都与秦人生活息息相关,他的影响,已经成了秦人精神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离开了他,就像船没了舵,今后怎么办?

    事实证明,大秦这艘在狭窄航道里,被秦始皇帝加速到飞快的大船,失去掌舵人后,果然开始跌跌撞撞了。

    新皇帝胡亥只是【秦吏】个幼弱孺子,虽然努力戴上冠冕,摆出皇帝的权势,却全然没始皇帝的威望,更别说南方的昌南侯(秦人当时多不知黑夫受封武忠侯)竟忽然叛乱了……

    回忆那段艰难的日子,杨喜喃喃道:“二世承诺的减租不见兑现,劳役却更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三十七年下半年开始,少梁那边闹了蝗灾,影响到了宁秦,可咸阳每季都要派钱派粮,整天捱不完的苛捐杂税,还有徭役。”

    骊山陵要完工,南方的叛乱要平定,六国故地的反抗得镇压,仿佛回到了第二次灭楚战争时,整个关中再度被动员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种情况下,继承了父亲“不更”爵位的杨喜被征召入伍。

    “那是【秦吏】二月份,春耕前后,我在家给老马套犁,却被里正带人找上门来,说该轮到我去前线服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,我去岁服了两次更卒,在骊山做活,入秋方归。今岁开春又奉命去函谷关挖渠,数日前才回来,更何况我乃家中唯一成年男丁,不该去做戍卒了,我去了,只剩两名幼弟,农事不做了?租子不交了?”

    “但里正不听,让人逼我带着马匹、衣物离家。”

    商鞅之法百年浸淫,在秦人的性格里,深深刻下了名为“服从”的基因。

    他们不到夏天不敢上山砍柴,下河捕鱼,因为那会触犯《田律》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偷税漏税,就算税吏大意遗漏——这基本不可能,也会主动去向里正询问,因为一旦被发现,所受的惩罚会百倍于田租。

    其百姓朴,其声乐不流污,其服不佻,甚畏有司而顺……这是【秦吏】当年荀子的称赞,但荀子却不知道这背后的深刻原因。

    这种长久压抑唯一的释放机会,是【秦吏】进攻六国的时候,因为公战是【秦吏】被鼓励的,所以才有秦之锐士战场上近乎歇斯底里的疯狂。

    就算如今始皇帝死去,律令崩坏,绳子松了,秦人也会习惯性拘着身子,站在圈里,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故天下皆叛,唯秦地不反。

    这也是【秦吏】秦始皇死后,胡亥的朝廷能维持统治,未曾迅速崩溃的原因……

    所以纵然不合理,但杨喜还是【秦吏】在官吏面前低下头,带着家中唯一一匹老马,与里中几乎所有适龄男丁一同上路。

    “到了蓝田,因我有马,又继承父亲不更之爵,便做了骑吏,管着五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放在六国之地,不更都能当乡啬夫了,但在关中算个啥?宁秦县就有好几个庶长,还得自己下地干活呢,不更之爵,入伍后只能做小吏。

    “吾等倒也未曾立刻去南阳,而是【秦吏】在蓝田训练,直到四月时……”

    南阳大败的消息,让关中震动,即便是【秦吏】官吏封锁消息,但士卒中也不乏窃窃私语,官府不是【秦吏】说在通武侯统率下,南边黑贼的叛乱很快就会平定么?怎么平着平着,武关外全丢了?那些南阳兵还失魂落魄地撤了回来?

    就在这种人心惶惶之下,杨喜他们这批新兵,被从上郡来的王离接收……

    王离,武城侯王翦之孙,通武侯王贲之子,光这份出身,便足以让没太大见识的士卒稍微放心,但也不乏这样的声音:

    “虎父还有犬子呢……我听闻,这小小王将军并无将才,当年打匈奴还失道迷路了……”

    但毕竟有家学的底子在,王离治理军队有一定办法,杀了几个人后,收拾得新兵服服帖帖。更有在北疆历练多年的上郡兵团作为主力,新兵们被夹在其中,顺从地往武关开进。

    “等吾等抵达商县后,见上郡兵、南阳兵,加起来密密麻麻,营地比十个宁秦县城还大。”

    人多胆壮,杨喜他们又安心了些。

    可这点对胡亥朝廷最后的信心,却在武关的轰隆巨响里,被击得粉碎……

    回忆起那一夜,杨喜仍会面色发白,身体战栗。

    像是【秦吏】一千根蜡烛同时升空,还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,闪耀白芒,光彩夺目。

    “妖术?”

    “天雷?”

    “火鸦?”

    “陨星!?”

    远在武关以西十里待命的十万大军都望着这一幕惊呆了,接着是【秦吏】新的一阵巨响,武关烟尘滚滚,突然告破,小小王将军狼狈撤离,眼看三军骚乱,阵型不整,遂下令撤退!

    “那哪是【秦吏】撤退,分明是【秦吏】逃亡……”杨喜喃喃道,他一个同乡,就在那一夜不小心被乱兵践踏而死。

    事发突然,北军人心大乱,首尾不能相顾,一时间溃不成军,成建制往西北逃,唯恐后方的流星坠至,一路狂奔,只恨父母少生了两条腿。

    而南军前锋东门豹乘机在后追击,歼灭俘虏万余人。

    杨喜运气不错,他是【秦吏】骑吏,有马,是【秦吏】夜一口气跑了五十多里,回到商县后,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这时候大军已疲于奔命,开战前十二万人,只剩下八万不到,士兵们情绪低落,大家沮丧到了极点,在继续向峣关撤离的过程中,更是【秦吏】谣言四起。

    回想武关的那一幕,大多数人将它与秦始皇三十七年时,无数颗流星划破天际,坠向东方的可怖场景联系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有预言说,亡秦者黑,莫非是【秦吏】真的,黑夫真有天神相助?”

    一些在武关近处目睹全程的兵吏则信誓旦旦地说,他们分明听到了南军在欢呼:

    “始皇帝显神了。”

    “始皇帝为何会帮叛军打官军?打自己的儿子?”当时杨喜感到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一些从南阳退回来的老卒说出了早先听说的传闻:

    “胡亥少子也,不当立,南军宣扬说,是【秦吏】胡亥与赵高弑君篡位,黑夫则是【秦吏】受遗诏起兵,否则为何始皇帝要封他为‘武忠’呢?”

    “当立者谁也?长公子扶苏?他不是【秦吏】谋刺始皇帝畏罪潜逃了么?”

    “当立者恐怕也非扶苏,而是【秦吏】始皇帝显神所助之人!”

    底层士卒的脑洞越来越大:

    “始皇帝之神,没有传给胡亥。”

    “也未曾庇护扶苏。”

    “而是【秦吏】被武忠侯所继!难怪他能以天雷火鸦破武关!”

    猜测越发不负责任,最终,更夸张的说法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始皇帝如此庇护黑夫,莫非他,也是【秦吏】帝子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武忠侯难道也是【秦吏】始皇帝的儿子?否则为何能得先帝之神助。”

    “叔孙先生,是【秦吏】这样么?”

    讲述到这暂时中断,杨喜抬起头来,认真地看着正挥笔记录他故事的叔孙通。

    这儒生是【秦吏】昔日秦始皇博士,如今武忠侯身边红人,北伐军的舆论宣传,战前由季婴负责统战,打完仗就交给叔孙通润笔。

    昨日大战方毕,叔孙通正是【秦吏】奉武忠侯之命,来战俘营寻找合适人选,与之攀谈,最后相中了带头投降的杨喜。

    他要杨喜描述,从被抓壮丁成为一个助纣为虐的伪军——伪帝之军,到幡然醒悟,投诚北伐军的前后经历,心路历程……

    此刻,叔孙通停下了手中的笔,有些愕然,杨喜的发问,与黑夫交待他的工作无关,但这个无知小卒之问,倒是【秦吏】提醒了叔孙通,他顿时暗暗拧了自己大腿一下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呢!”

    有一件事,让叔孙通郁闷许久了,那便是【秦吏】君侯总喜欢到处标榜自己是【秦吏】“黔首之子”,甚至还固执地保留着“黑夫”这种土掉渣的黔首之名,硬是【秦吏】不改。

    在攻破武关后,叔孙通曾建议黑夫改名“尉邦”,“邦”是【秦吏】国家的意思,大曰邦、小曰国。

    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”“彼其之子,邦之彦兮”……都是【秦吏】好话。这就和君侯未来的身份地位比较相配。

    但武忠侯却先是【秦吏】一愣,旋即哈哈大笑,决然拒绝了此议。

    “我和这天下大多数人一样,八代贫农,没有上古帝王和先贤的祖宗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笑道:“我就叫黑夫,不叫尉邦。”

    末了又加了一句:“也不会叫尉元璋……”

    这让叔孙通想不明白,当时一边琢磨着“元璋”其实也是【秦吏】好名,一边又腹诽道:

    “君侯分明能轻而易举,攀附上古之帝王血脉,名正言顺,开启大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何非要死守着低贱的黔首出身不放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下午。

    另外推荐本偶然发现的书《捕快摸鱼指南》,轻松文,行文有趣,一言不合就开车……
友情链接: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广东高考网  创世中文网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大魏宫廷  诡秘之主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花百科  经典语录  最强狂兵  全民领主  五代梦  落秋中文  穿越小说  神道丹尊  理财知识  九御神王  扶蜀  极限保卫  回到地球当神棍  修真聊天群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毕业论文网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花都最强医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