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80章 小心后面
        和叔孙通想的不一样,黑夫现在不是【秦吏】水德,也非火德,更非土德。

    而是【秦吏】站在昨夜爆破坍塌的武关墙下,一脸缺德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黑夫看着被黑火药燃烧爆炸熏得焦黑的坑道,脸上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“还真得感谢王离,多亏了守卒的反穴城之术啊,否则我军利器还真无法撼动武关墙垣。”

    虽然黑夫已经给徐福派了一些精通“商功”,也就是【秦吏】搞土木工程的小吏,但他们还是【秦吏】小看了武关的厚重,以及黑火药的强度,整整一棺材黑火药,都没能撼动三合土。

    倒是【秦吏】因为针对穴城之术,审之穴之所在,凿穴以迎之的法子,这两日来双方的地道战,在武关西段城墙下展开,你来我往,竟将一小段地基挖得半空。

    种种巧合凑在一起,才造成了第二次爆破时,丈余墙垣崩塌。

    一起塌陷的,还有守军的勇气,又是【秦吏】天火又是【秦吏】地动,早已超出了他们想象的极限,不少人开始相信,这真的是【秦吏】始皇帝和通武侯显灵,义在南方,当场就放弃抵抗投降了数千人。

    北军主帅王离,见武关守卒抱头鼠窜,知事不可为,也只来得及飞马赶回武关北边十里外的大营。那边同样为异象所惊,喧哗不已,只是【秦吏】隔着远,士气尚未到彻底崩溃的程度。

    王离只能带着本来列阵准备的众人连夜撤退,整整十万大军,不战而走,往商於退去,又为北伐军东门豹部所追,走者相腾践,奔殪百余里间……

    到次日清点人数,武关一战,北军投降、俘虏万余人,而往北一路撤退,当场践踏而死者数千,东门豹还在率恰厩乩簟堪锋追击,可能会有更大的战果。

    反倒是【秦吏】黑夫军中的伤亡,不过千余……

    “本以为会损失惨重,岂料果是【秦吏】兵不血刃!”

    “大帅真乃神人也!天火地动都能引得来!”

    北伐军士卒看黑夫的眼神变了,从过去的景仰,变成了迷信的崇拜。

    这时候,亲卫垣雍押着一个有些秃顶的中年人来到黑夫面前:

    “大帅,公输雠带到。”

    黑夫回首打量这个给他们攻城造成了巨大的困难的匠人:

    “汝便是【秦吏】公孙雠,为何不随王离一同逃走?”

    公孙雠毕竟是【秦吏】聪明人,刚开始骇于异象,竟还想用黑狗血破之,但后面嗅着那刺鼻的火药味,也回过味来了,觉得这八成是【秦吏】北伐军的新武器。

    他长拜及地:“从天火射到城头,地动墙崩的那一刻起,我便知道,君侯将打赢这场战争,我就算昨夜逃离武关也无用,君侯迟早会取得天下,到那时,公输氏还能逃亡何处呢?”

    黑夫笑道:“你这匠人,倒是【秦吏】聪慧。”

    公孙雠再拜:“君侯可曾闻,楚人有鬻盾与矛者?这卖矛、盾之人自誉曰:‘吾盾之坚,物莫能陷也。’又誉其矛曰:’吾矛之利,于物莫不陷也。’”

    黑夫知道,这是【秦吏】《韩非子》里的故事。

    公输雠道:“我公输氏从先祖鲁班开始,便一直钻研攻城之术,就好似最利之矛。”

    “而墨者则钻研守城之术,恰似最坚之盾。”

    虽然结怨两百年,但双方对对方的评价,还蛮高的。

    “世人皆言,夫不可陷之盾与无不陷之矛,不可同世而立,故两百五十年前,郢都之会,家祖九设攻城之机变,墨翟九距之,家祖之攻械尽,墨翟之守圉有余,矛未能摧盾。”

    “但两百年前,我家却又赢回了一局。墨家巨子孟胜带其徒百八十人为阳城君守阳城,而楚王击之,君侯可知,是【秦吏】谁人助楚破阳城?”

    阳城是【秦吏】黑夫曾去过的地方,在那里初次结识了秦墨,他已经猜到了:“是【秦吏】公输氏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公输雠眼中带着自豪:“那一次,盾未能御矛!”

    “而君侯现在左手矛,右手盾,已同时有了世上最厉害的攻守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三合土,大黄弩,在襄阳出现的瓮城,乃是【秦吏】最强之守。”

    “而昨日的地动墙崩,则是【秦吏】最强之攻。”

    “故君侯必将天下无敌,公输氏不敢顽抗,愿降君侯!”

    黑夫笑了:“公输氏能为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公输雠抬起头:“昨夜之术,虽然震动天下,闻所未闻,但是【秦吏】否已是【秦吏】最利之矛?恐怕不然,若非内外地穴挖空了这段地基,恐怕也会像东段墙垣那般,岿然不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君侯之术,尚需改进啊!”

    “而我公输氏,可为君侯效力!”

    黑夫没有轻易答应:“墨者为我打造了盾,又为我打造了矛,汝等技艺相差无几,我为何还需要公输氏呢?”

    公输雠却笃定地说道:“我家乃墨家之敌,故最清楚,墨者崇尚非攻,尊崇墨翟的道义。即便暂时为君侯所用,但彼辈所求与君侯不同,迟早会像与秦决裂一般,同君侯分道扬镳!”

    “而公输氏,才不管什么墨经道义,天下之利,吾等只是【秦吏】纯粹的工匠,君主让做何物,吾等便做何物,至于用作何用,全不在意,到那时候,君侯定会用得上公输氏!”

    “你且先留下罢。”

    黑夫回首望着一片狼藉的武关城垣:“我不是【秦吏】胡亥,能工巧匠,只嫌少,不嫌多。”

    公输雠稽首道谢,但最后还是【秦吏】忍不住,指着黑火药爆破后一股焦臭的坑道:

    “小人绞尽脑汁,仍不知这是【秦吏】如何做到的?”

    毕竟是【秦吏】领先时代一千年的科技。

    黑夫却只是【秦吏】神秘一笑。

    “公输雠,你往后族中祭祖时,代我告诉鲁班一句话罢。”

    “敢问君侯,什么话?”公输雠竖起而耳朵。

    黑夫骑马飘然而过,只留下四个字:

    “时代变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君侯欲收纳公输氏?”

    公输雠前脚才走,墨者阿忠后脚就来了,他听说公输氏投降黑夫的消息,有心劝诫。

    阿忠现在是【秦吏】真的害怕,墨者会重蹈助十年前的覆辙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秦墨追求的是【秦吏】尚同,一天下,结束战乱。

    为此,他们不惜放弃非攻,选择支持秦国兼并,大大改进了秦国的军工体系,最终帮助秦始皇帝横扫天下。

    岂料秦始皇一统后,却从未停止战争,南征北战,几无宁日,甚至为了追求穷奢极欲,逼迫墨者贡献技术,为他的奢靡宫室、庞大陵寝出力……

    那些事情,导致墨家与秦官府彻底分道,甚至有极端人员想到了刺杀秦始皇以达到“诛暴”。

    昨晚看到那些令人震惊的一幕,让阿忠有点害怕,黑夫已令徐福暗暗研制堪比鬼神之罚的力量,他唯恐,自己又遭受一次欺骗,当武忠侯夺取关中,平定天下后,也会忘记初心,沉醉在利器之下,穷兵黩武,重蹈秦始皇帝的老路。

    但黑夫接下来的话,却让他安心了。

    “阿忠。”黑夫宽慰他:

    “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么?”

    “工匠和技艺,本是【秦吏】没有对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对是【秦吏】错,要看执政之人,如何运用它们。”

    “公输氏所制的云梯、钩矩,用来攻城便是【秦吏】杀人之器。可若是【秦吏】用在为百姓修筑屋舍,用在码头接应船舶,却是【秦吏】利人之器。”

    “这火药亦是【秦吏】相似,它可以用来炸塌城墙,破坏屋舍。但假以时日,制作所费降下来了,也能用来开山裂石,开采铜铁,你想想,这能省多少人力物力?“

    阿忠颔首:“是【秦吏】阿忠浅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尚年轻。”黑夫叹道:

    “本侯希望有那么一天,公输、墨者,不必将汝等的聪慧才智,心灵手巧,在攻防上,在制作杀人之器上较量,而能在利国利民上,一较高下!”

    阿忠果然年轻,容易被骗,在他得到满意答复离开后,黑夫却暗暗嘟囔着道:“骗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利国利民的器物固然要做,但军国利器,也决不能落下。

    落后就要挨打,这是【秦吏】历史证明过的,对文明来说,你身后永远有追赶者,不进则退,未来需要长时间的和平,但并不意味着丢掉武备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徐福制作的黑火药,的确只能用来做窜天猴和二踢脚,但以后,它却有更加广阔的空间……

    回望武关,黑夫满是【秦吏】遗憾,他这次本来憋了一个大逼要装,岂料开挂差点失败了,万幸歪打正着,还真兵不血刃拿下了武关。

    但不可能次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,火药面世给人带来的恐慌感,也会逐次减弱。

    所以该研发的技术,不管多烧钱,还是【秦吏】得继续。

    “若方术士继续改造配方,增加纯度和威力。而公输、墨者的匠人则负责提升冶炼、铸管技术,不知我的故事结束前,可否做出青铜炮来?”

    他也不晓得。

    但若是【秦吏】真能有几排青铜炮,往城池下一摆,黑夫一定要威风八面地装一波,伸手一挥,百炮齐鸣,再吟出那首名垂千古的赋……

    “大炮开兮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他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尽管夺了武关,已经算作入关了,但黑夫这下又不着急了,并没有带着全军直扑北军最后的防线峣关、蓝田,等着韩信也从陈仓入关,一齐发难才是【秦吏】完全之策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他先让东门豹占领商于(陕西丹凤县),自己则在武关等待后方粮队,又将季婴、共尉二人唤来。

    “楚军到何处了?”黑夫问护军都尉季婴。

    季婴道:“数日前刚得到的消息,说是【秦吏】魏军魏无知部从河内渡盟津袭洛阳,又配合楚军围成皋,眼下三川郡已经全部陷落,赵贲退往函谷关,苏角率数万残兵退往汝阳、梁县。“

    梁县便是【秦吏】后世河南汝阳等地,本是【秦吏】东周王畿,后来失陷为蛮戎之邑,战国属韩,现属三川郡。

    当地山川盘纡,原隰沃衍。南出鲁阳关,则拊宛、邓之背;北首伊阙,则当巩、洛之胸;西指嵩高,而陕、虢之势动;东顾汾、陉,而许、颍之要举矣。春秋时,晋、楚争郑,常角逐于颍、湛间。及战国之季,韩、魏、楚之师,常战于三梁下。日后若北伐军与楚军在三川开战,梁县是【秦吏】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”夺取三川后,楚军一分为二,一部两万人驻兵洛阳,一部五万人由项籍亲自率领,兵临函谷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楚人扩军倒是【秦吏】挺快。”

    黑夫想了想道:“共尉带一万人去宛、叶一线,与南阳守的南阳本地兵卒汇合,戒备楚军南下袭宛城。”

    别只顾着前方,越是【秦吏】胜利在望,越是【秦吏】要小心后面别被人捅了。

    “再让随何、陈恢去汝阳苏角营中走一趟,告诉他,关中已为北伐军所得,伪帝已诛,新帝继位,问他是【秦吏】宁可投靠楚人,当一个国贼军贼,让自己及手下人身在关中的妻子被戮,还是【秦吏】做大秦的忠将干城,保有荣华富贵?”

    苏角根本没得选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黑夫,已经做好了同时打两场仗的准备……

    共尉奉命而去后,黑夫又问季婴。

    “现在发令,传至于吴越,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季婴道:“沿丹水而下,入汉水、大江,一路船行,速超奔马,二十日足矣!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黑夫露出了笑,忍耐多时,现在,他终于能肆无忌惮,捅项羽后面了。

    “传我将令,吴芮、安圃、尉阳三将,得令之日起,立刻发楼船及越兵渡大江,进攻淮南,进攻楚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。
友情链接:作文大全  锦衣夜行  星峰传说  全职高手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战国赵为帝  全职武神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秦吏  经典古诗词  极品家丁  步步生莲  作文吧  中药大全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开天录  最强狂兵  谎话大王  大王饶命  女性健康  武道孤圣  极限保卫  中国会计网  五代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