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69章 山海
    PS:上一章倒数第五段有更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辽南虽在辽东半岛,行政上却不属于辽东郡,而归隔海相望的胶东管辖。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黑夫在胶东做郡守起便一直延续的旧制——谁让从胶东北部各港到辽南只需要数日,从襄平跋山涉水抵达半岛末端却要足足一个月呢?

    虽经数载开发,但辽南除了如珍珠般镶嵌在半岛尖端的“旅顺”外,其余地方仍然人烟稀少:

    沿海是【秦吏】群岛密布的海岸,海豹的数量比居民还多;内地则是【秦吏】满是【秦吏】松柏交错组成的森林,林间冒出许多青葱的圆岭、许多长着茂盛花朵的土丘和许多尖尖的山峰,间或看到麋鹿、獐子在林间跳跃。

    这时代的东北,处处皆是【秦吏】北大荒,偶有夷人杂处其间,甚少编户齐民。

    不过在距离鸭绿江口不远的地方,却有一座小邑,这是【秦吏】西安平(辽宁丹东),本是【秦吏】秦军戍卒驻地,但在扶苏带着戍卒离开后,此地遂空,如今成了逃亡戍卒卫满等人的居所。

    卫满本来带着昔日逃亡的戍卒群盗,在箕子朝鲜以北的山林出没,光靠野物可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,时常对夫余、朝鲜、辽东劫掠。眼看天下大乱,辽东不宁,卫满也生出野心,甚至想吞并海东戍卒,为一方之主。

    岂料扶苏比他早到一步,控制了戍卒,双方在武次县遭遇,卫满大败,北归之路被断,只能南下,暂居辽南海滨。

    时值寒冬腊月,众人衣食无果,好在几艘胶东商船抵达,留下一批物资。

    作为条件,卫满遂听胶东之命行事,在辽南一直呆到开春,冰消雪融后,见西安平空虚,扶苏也忙着对抗东胡人,卫满遂乘机占据此地。

    好歹有地方遮风避雨,周边还有戍卒开辟的熟地,但就算种下粮食,也要到秋后才能收获,千余人的吃食,除了狩猎捕鱼外,仍由胶东供应。

    五月初,胶东的船来了又走,这次送来的却没有一粒粮食,而是【秦吏】一批甲兵……

    “上好的革甲,虽然只有三百副。”

    “兵器倒是【秦吏】足数。”

    卫满拾起一柄铜戈,捧在手中,笑道:

    “武库淘汰的铜兵,只是【秦吏】销去了武库匠作的铸名,真当卫满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刀间给卫满带来的话是【秦吏】:“授人以鱼,不如授人以渔,粮食是【秦吏】再没有了,但却可提供甲兵,汝等欲食,且自取之……”

    刀间希望,卫满能向北进攻武次县,再越过千山,劫掠辽东腹地。

    “每月初一,在西安平,以人口换取粮食,大男子大女子换两石,小男子、小女子减半。”奴隶商贾撂下这样一句话,便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卫满的手下凑过来道:“将军,吾等真要听胶东的话?”

    卫满冷笑:“胶东这是【秦吏】将吾等当剑使,我听说那自称公子扶苏的人,已取辽东、辽西,拥兵近万,且多骑从。吾等不过两千,若惹怒了他,回身来击,恐又要大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管胶东?”

    手下出主意道:“抢哪都是【秦吏】抢,吾等不如去朝鲜罢,箕氏软弱,其民又不善战,可比辽东好打多了!”

    “你当胶东傻么?”

    卫满倒是【秦吏】挺心动的,但又指着鸭绿江上停泊的胶东战船:“刀间并未走远,一直在那看着呢,还有十余艘艨艟大翼。更知会了朝鲜,教其提防吾等,吾等敢乘筏渡江,彼辈就敢横击之,乃公可不想葬身渔腹!”

    不仅辽南,在海航恢复后,箕子朝鲜,也被胶东视作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手下们傻眼了。

    卫满道:“辽东,打是【秦吏】肯定要打的,不打便没有粮食,但吾等只将男丁交给胶东,女眷自留,尤其是【秦吏】会毛纺制绒衣者!”

    发端北地郡的羊毛衣,以及黑夫最喜欢的狗皮帽,都已传入辽东,在苦寒的东北,掌握毛纺技能的女子,成了香饽饽。

    “等掠取足够女眷、粮食后,吾等便不在辽东久留,离开海滨,既避开扶苏的报复,也脱离胶东掌控,往东走,进山去……”

    卫满理想中的地盘,便是【秦吏】他们之前流亡的地域,辽宁、吉林之间(辽宁恒仁、新宾,吉林通化),后世高句丽的起家之地。

    北边是【秦吏】新建的夫余国,其王曰东明;南边是【秦吏】朝鲜,西边是【秦吏】辽东,东边是【秦吏】东沃沮。虽然丘陵纵横,多深山老林,但也有些许平坦可耕作之地。

    最妙的是【秦吏】,能够远离海滨,不必再仰胶东鼻息。

    “我要在那,修筑城邑,繁衍生息,建立属于我卫满,自己的邦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卫满打算抢一波就跑,向山里走去的同时,臧荼却来到了大海之滨。

    栾布前来相迎,拱手下拜:“大王!”

    臧荼还是【秦吏】贪图虚名,他没听栾布的劝,拒绝了赵国送来的“渔阳君”封号,称了燕王,定都无终(河北玉田县),也因此与欲吞并燕地的赵国决裂,双方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现在这“燕国”占据渔阳、右北平及辽西郡滨海地区,总兵力不过两万,还得一分为二,一半在西边与“代王”韩广一起提防赵国,另一半,则派到了东边的辽西走廊上。

    辽西走廊是【秦吏】燕地去辽地的必经之路,此地东临海湾,西依岭山,有的地方宽,有的地方窄,而最窄之处,莫过于渝水,山海之间不过数里坦途。

    开春时,在听闻扶苏复起于辽东后,臧荼十分警惕,将此事通知赵国,希望能一同对敌的同时,也派栾布在这山与海交接的地方,筑起了一道夯土及山石所筑的关隘……

    却见此地北倚崇山,名兔耳、覆舟,山皆斗绝,高峻不可越。南临大海,有渝水通海,是【秦吏】天然的护城河。

    臧荼还是【秦吏】知兵的,巡视之后,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孤近日从胶东商贾口中得知,扶苏已并有辽东、辽西,欲西击燕地,必过此处,本王决意新征,在此御敌!”

    栾布一惊:“大王欲亲自来此御敌?国中何人守备?”

    臧荼却很放心:“栾将军有所不知,赵国亦已知扶苏复起之事,其行人蒯彻代赵王到无终出使,说扶苏志在恢复暴秦统治,其人又奸诈虚伪,好为善事以欺民,一旦得逞,燕赵代地恐为其所有,唇亡齿寒,故三国应当协力抗之!”

    “于是【秦吏】,三国已在军都山达成盟约,燕代赵休兵。”

    在陈平有意推动下,在蒯彻的私心下,在反王们对“公子扶苏”这一名号的畏惧下,胶东、燕国、代国、赵国、卫满,一个扶苏包围网,已渐渐形成。

    欲将这股不该出现的秦之余孽,剿杀在东北!

    臧荼有自己的意图:“我虽为燕王,然并非召公之后,姬姓王族,燕地贵人多有不服,我若能亲自击破扶苏,声望在燕地将无人能及,燕赵豪杰亦将争相来投!”

    他又道:“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,栾将军且回去守渔阳,就算赵国信守承诺,寡人也担心东胡……”

    近来东胡王带着部众西行,在渔阳、上谷以北数百里活动,臧荼恐其再度入塞。

    栾布有些不放心:“大王还是【秦吏】要小心为上,我听闻扶苏收戍卒及辽民,大破东胡于白狼水上,其战力不可小觑也。”

    臧荼却不以为然:“我自然不会去与其战于野地,吾等只需要在此以逸待劳,渝关背靠碣石、令支等县,兵食充足。扶苏若来,却要在亭驿皆毁的滨海行进数百里。渝关依山襟海,攻之不易,彼与我兵力相当,又无后援,定会撞个头破血流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。”

    臧荼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:“或许扶苏在途中会遭遇什么意外,连这,都到不了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渔阳的路上,栾布一直在思索臧荼的话。

    “大王说扶苏或会在途中殒命,是【秦吏】何意也,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栾布心中了然,虽然他为人方正,对此略有排斥,但兵者诡道也,若能就此消解扶苏对燕地的威胁,也不失为好事。

    但等五月中旬,栾布回到“燕国”都城无终时,却从北方,听闻了一件令人惊讶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东胡,已在上谷渔阳之北,为匈奴所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晚安。
友情链接:中国玉米网  笔趣阁小说  好名字  逆天邪神  寸芒  房贷计算器  中国会计网  中药大全  大王饶命  完美世界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励志故事  社保查询网  天天美食  龙组兵王  锦衣夜行  房贷计算器  全职法师  九重武神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大族激光  九重武神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