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65章 原来是【秦吏】同行
    “恭贺妇翁!”

    复任郎中令的赵高从望夷宫回到咸阳府邸中时,女婿阎乐便向他贺喜。

    “王贲已死,黑夫又受阻于武关之外,妇翁可高枕无忧了!”

    他压低了声音:“与六国的通洽,是【秦吏】否还要停下?”

    “得抓紧,丝毫不可放松!”

    赵高摇头道:“王贲虽亡,但其旧部恐怕亦欲杀我而后快,还有那黑夫,却离咸阳越来越近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条恶犬在门外龇牙咧嘴,一旦开门,它就会扑过来咬断你的喉咙,由不得赵高不害怕啊……

    “且陛下病急乱投医,非但不欲诛杀蒙恬兄弟,更有释放之意,蒙毅是【秦吏】我仇人,若放出来,得了势,必藉王贲诛我之言。”

    赵高感觉自己已经玩崩了,现在里外不是【秦吏】人,王贲旧部、蒙氏兄弟、黑夫都想要他授首。

    就算有胡亥庇护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秦大势已去啊,陛下欲调王离南下为将,但吾等都知道,这位武城侯不比乃父乃祖,只会夸夸其谈,却无将兵只能,是【秦吏】绝对靠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而且赵高还警觉地发现。

    “李斯有鬼!”

    “这老贼不知在想何事,一味附和我,欲阻挠蒙恬、王离为将……”

    搞不好是【秦吏】同行?赵深海有种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他一面得提防李斯,另一面,与六国的沟通,还是【秦吏】得抓紧!

    赵高颇为焦虑地看向东方:

    “也不知张敖,可否抵达魏地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世元年四月中旬,张敖此刻正在翻过太行山,走在轵关陉(河南济源县)上。

    太行山横绝千里,将山西与河北分开,不过在高耸的山系间,也有一些沟壑小道,称之为“陉”。

    轵关陉便是【秦吏】后世“太行八陉”的第一陉,位置最南,处于太行、王屋二山之间,当地传说是【秦吏】一位叫“愚公”的老人带着子孙开道,感动天帝后,让操蛇之神移开的。

    绕过王屋山麓,山势越发起伏不平,道路渐渐狭窄起来,绵延的山岭占据了天空,一个又一个的隘口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轵者,车轴之端也,轵道者,通道仅当一轵(车)之险关也,一路都是【秦吏】山间羊肠小道,所经之处,崇山峻岭,瀑流湍急,实为险隘。

    在其末端,又有轵关横绝,张敖手持来自咸阳的通关符节,才顺利过关,抵达河内郡。

    张敖行走在河东时,还只见一片太平,但河内就不同了,所见尽是【秦吏】往西走,欲通过轵关去河东的难民——他们是【秦吏】为了避让战祸,秦军与赵、魏两国正在河内鏖战。

    原来,张敖走在路上的个把月里,关东形势再度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随着王贲死讯传到三川、颍川,当地秦军的士气也大为降低,而楚军主力,却已从陈地抵达大梁,在韩人的配合下,在熬仓吃过一次憋的项羽再度对荥阳发起猛攻,荥阳秦军不能守,遂烧毁敖仓后撤离。

    敖仓近百万石粮食,就这样化为灰烟,据说大火燃了三天三夜,就算在大河对岸的河内郡,动动鼻子,也能闻到烤粟米的香味……

    项羽未能获取敖仓之粮,气急败坏之下,又屠了荥阳城,旋即挥师西进,虽在京、索之间再败苏角,斩首虏近千,却受阻于成皋之塞,三川守赵贲派兵支援苏角,稳住了阵线。

    今已半月,楚军依然无法越过虎牢之险进军洛阳,更不用说函谷关了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,黑夫已到大门口,砰砰砰敲门了,但楚军距离关中,却还隔着一条街。

    项羽是【秦吏】个急性子,于是【秦吏】便命令魏相张耳,率魏军一万人,渡大河北上,配合赵军攻陷河内。

    看其意图,大概是【秦吏】想走河内孟津渡口,直接由赵魏两军袭取洛阳,再夹击成皋罢……

    眼下,赵军李左车部两万人,已包围河内治所怀县(河南武涉县),魏相张耳则在攻打温县(河南温县)……

    听闻张耳在温后,张敖喉咙微动。

    “轵县到温县,不过百里距离。“

    ”父亲,十六年了,儿从未离你如此近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再犹豫,立刻假言自己是【秦吏】奉命去前线传令的使者,让人护送,抵达了野王县。

    野王县是【秦吏】秦朝所有郡县中,最独特的一个,因为这里的统治者不是【秦吏】县令,而是【秦吏】一位封君——卫君角。

    卫国本是【秦吏】周代一个大诸侯,但却在晋国齐国夹击下越发衰落,到了战国,更成了谁都想砍一刀的肥羊,魏国和赵国为了争卫没少开战,近百年来,卫已沦为魏国的附庸,国君去侯号,只称君,地位跟魏国随便一个小封君并无区别。

    秦始皇六年时,秦军夺取魏国的东部领土,设置东郡,将卫国最后的领土濮阳收归己有,或许是【秦吏】因为吕不韦乃卫人的缘故,竟未灭卫国社稷,只是【秦吏】将卫君角迁徙到了河内野王,让他在这做一个安乐封君。

    秦始皇恰厩乩簟孔政后,也不知是【秦吏】将卫君忘了还是【秦吏】忘了,竟也没管他,卫国就这个上一时代的遗留物,就这样维和地存在于秦朝大一统的江山里。

    原本的历史上,这个在”你知道吗,秦始皇并没有统一中国“的各类真相体文章里露面的小国,会被二世撤销,但如今天下大乱,胡亥自顾不暇,河内也一团乱,哪还有时间搭理它?

    除了多个封君外,野王与一般秦县并无不同,因为打着咸阳使者的旗号,张敖得到了卫君角的热情招待,案上美食佳肴,堂下郑卫之音,一个劲地向他敬酒,并诉说着对六国群盗扰乱河内的烦恼。

    卫君角五十余岁,看上去温文儒雅,是【秦吏】个好脾气的善人,他向张敖作揖道:

    “还望尊使返回咸阳后,能替我告于陛下,盗贼纷乱,野王恐不能保,下臣角,希望迁徙到河东去。”

    张敖满口答应,筵席散场后,卫君角还打算让几个女子服侍,她们也真是【秦吏】奔放,刚进门就想解张敖腰带,有个浓妆艳抹的还往下面一摸。

    却空空如也!

    那女子的面色,一瞬间就僵住了,气氛无比尴尬。

    自然,她们立刻就被张敖恼怒地赶走了!

    作为刑余之人,张敖最敏感的就是【秦吏】下面,被这群女子一弄,他又想起自己残缺的身体了,开始自卑自艾了。

    又念及明日便能抵达温县,见到失散多年的父亲,张敖一时间变得踌躇起来,翻来覆去,难以入睡。

    虽然命运沉浮,但张敖毕竟,只是【秦吏】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就这样假寐到了后半夜,外面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敖以为卫君角又要让女子来伺候他,大为恼怒,却听到几声闷哼,才发觉不对。

    还不等张敖去拿剑,门扉便被一脚踹开!一群卫卒冲了进来,将狼狈的张敖揪了出去!

    张敖的几个手下已倒在血泊中,外面皆是【秦吏】明火执仗的甲士,卫君角也一身戎装,笑眯眯地看着张敖。

    “卫君,这是【秦吏】何意?”张敖并未慌乱,只怪自己大意。

    卫君角朝张敖拱手道:“真是【秦吏】对不住尊使了,野王去咸阳千余里,山河阻隔,远水救不了近火啊,为了卫国的八百年社稷能够延续,我也只能自救了。”

    张敖明白了:“你欲降六国?”

    卫君角道:“不瞒尊使,魏军将至,我家本就是【秦吏】魏之附庸,今天算是【秦吏】复归于魏,我已向魏相投诚,至于尊使……便是【秦吏】表达诚意的礼物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卫君角如此一说,张敖只差点笑出了眼泪,真是【秦吏】没想到啊,竟在这遇到了同行。

    卫君角道:“你这竖宦,为何发笑。”他已从几个婢女处知道,这是【秦吏】个受过腐刑的宦者。

    张敖却傲然扬起下巴:“卫君,知道魏相与我是【秦吏】何关系么?”

    “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“魏相是【秦吏】我父也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你这竖宦真是【秦吏】可笑。”

    卫君角顿时就乐了,这话逗得他,比看一群倡优赤身跳舞还开心:

    “你说魏国相邦是【秦吏】汝父?”

    “我还能说,那武忠侯黑夫,是【秦吏】我儿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晚安。
友情链接:说说大全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三国高校传  最强狂兵  极限保卫  漂亮女人  字幕库  经典古诗词  明朝败家子  扶蜀  开天录  中国会计网  努努书坊  男性健康  寒门崛起  南方财富网  全职高手  修真聊天群  赘婿  大明元辅  开天录  首富杨飞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蜡笔小说  锦衣夜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