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63章 西当太白有鸟道
    秦始皇三十八年,四月中旬,汉中郡,郡治南郑西北部的褒中县(汉中市西北的褒城镇),年轻的裨将军韩信,面对叽里呱啦说了一通的蜀将,面露尴尬,看向一旁的陆贾:

    “陆郡守,他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这蜀郡派来的都尉是【秦吏】秦化的蜀人土著,虽然已努力用雅言发音,但依旧让人一头雾水,更何况韩信作为淮南人,关中雅言也极为糟糕,至今仍有楚音。

    二人相见,一时间如鸡同鸭讲,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好在,有语言天赋过人的陆贾当翻译。

    “都尉说,久闻韩将军大名,西城一战,歼敌数万,真乃神人也……”

    却说二月时,韩信便奉黑夫之命,入汉中,接受偏师指挥权。与此同时,东门豹率两万人东去进攻丹阳,做出放弃汉中的假象,韩信也让众人退回上庸,让出西城。

    汉中北军中计,欲取回西城,结果却为韩信包围,他又围而不攻,一通围点打援,打掉了汉中北军一半的兵力,于是【秦吏】北军撤退,回到南郑,据守不出。

    三月,陆贾入汉中,带来黑夫命令:汉中大举进攻,韩信便继续向西进军,而北军已得咸阳之令,又恰逢蜀郡兵也从金牛道来,遂放弃南郑,退往关中,北伐军遂全取汉中。

    汉中郡位于秦岭和大巴山之间,其实就是【秦吏】一个狭长的东西向盆地,辖西城、南郑、成固、沮、安阳、旬阳、褒中、房陵、上庸、武陵、郧阳、长利十二县,大半都集中在汉水沿线。

    韩信下令禁止将士抢掠,礼贤下士,宣传北伐军的政策,用以安抚汉中吏民,同时让陆贾及巴人在当地招募土著的賨(cóng),以为己用——因为汉中仍是【秦吏】华戎并存,西边是【秦吏】氐羌部落,山区则是【秦吏】巴人、賨人,比起官府,巴氏的骡马商队在那反而更有影响力,黑夫家与巴氏遗女联姻的好处便体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南郑秩序稍微稳定,韩信便来到褒中,与蜀郡来的五千人会师,并谋划进军关中的计划……

    陆贾这半年来往来巴蜀汉中,作为说客,对当地形势地利自然得了如指掌才行,他每到一处都自学方言,又与土人闲聊,韩信破南郑,陆贾更是【秦吏】第一时间就去府库收了未来得及烧毁的图籍。

    却听他在韩信、吴臣、蜀郡都尉面前如数家珍地说道:

    “汉中入关之道有三,从东到西,一曰蚀中道(子午道),二曰褒斜道,三曰故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吾等所在的褒中,北边三十余里,便是【秦吏】褒斜道的起点,其终点则在南山(秦岭)最高的峰峦惇物山(太白山)下。”

    褒斜道是【秦吏】关中通汉中的官道,这条路历史悠久,久到西周时,周幽王便经此路讨伐褒国,于是【秦吏】褒国不得已献上褒姒……

    到了近世,褒斜道也是【秦吏】入汉中的不二选择,秦花了百年时间,对这条路大肆修缮,范雎更建栈道千里,通于蜀汉!

    秦岭山势挺拔陡峭,中间流过褒河,两侧的山是【秦吏】真陡,几乎垂直于江面,只能穴山架木而行,栈道的阁梁一头扎入山腹,缘侧径于岭岩,缀危栈于绝壁,另一头则立柱于水中,水大而急。

    根据陆贾所获的图籍,褒斜谷长五百里,共有二千二百七十五栈,几乎每一栈,都要付出几个人的性命才能修成,纵然架好栈道,也不过能容一车同行,过时浮梁振动,无不遥心眩目,只要一个不慎,车马就可能跌落山崖,落入河里!

    韩信颔首:“有栈道尚且如此不易,更何况眼下,栈道已为北军烧毁……”

    栈道的确已经没了,汉中北军撤退时得了咸阳命令,一路退一路烧,不过半月,五百余里、两千多栈阁皆毁。

    陆贾叹道:“想想当年范雎花了十年功夫,付出了无数财力和数千条人命,才修起此道,今日却毁之甚易,真是【秦吏】令人感到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既无栈道,褒斜道便比过去难走了数倍……”

    韩信想想就觉得头晕,他去褒谷口视察过,但见秦岭山岭的汪洋大海中,两侧山崖对倾,互不相让,只勉强留出中间一条窄窄的小路,如此地形,让自小长在淮南水乡平原的韩信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陆贾又介绍了另外两条路:

    “蚀中道,又名子午道,南口曰午,在成固县(汉中市成固县)东百六十里,北口曰子,在上林之南百里,有子午关,谷长六百六十里,亦有些许栈道,据斥候回报,亦已被烧毁。”

    “故道又名陈仓道,自沮邑(汉中市勉县茶店镇)溯西汉水(沮水)而上,入山谷行,谷长四百二十里,全程凡六百五十二里,其中路屈曲八十里,凡八十四盘,出谷则是【秦吏】故道县散关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旁边静默良久的蜀郡都尉说话了,一通让韩信头大的方言后,陆贾摇头道:

    “祁山道太远了,绕路祁山,比以上三道长了两倍,足有千里!且沿途多为氐羌不毛之地,纵大军能出祁山,也不过是【秦吏】抵达陇西郡,距离咸阳,依然隔着陇关、雍城。”

    后世还有一条傥骆道,此时尚未开辟,杳无人烟,也不在考虑之内。

    韩信点头:“故我军欲行武忠侯之策,以汉中偏师配合武关主力,两路齐头并进,让咸阳首尾不能相顾,便要从这三条道路挑选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陆贾:“若是【秦吏】陆郡守,欲走何道?”

    陆贾道:“纵然褒斜道栈道已毁,但我还是【秦吏】觉得,当走此道。”

    “原因有二,第一是【秦吏】因它位置正好。南边的褒谷口正对南郑,不过三十里地,便于军、粮集中运送,北边的斜谷位置,正好在雍城东侧眉县附近,出了谷,便能通过驰道进攻咸阳!”

    “第二,褒斜道有一个别道所不能比拟的好处——漕运!”

    “南边有汉水可联通褒水,直通谷内;北边有斜水,直接联通渭水。”

    这四条河流构成了一个方便快捷的物流体系,可以带来更多的运力。虽然这条路因为山高岭陡,水路落差很大,部分路段不能直航,所以需要漕运一段,然后改陆路,在盘山道上走一段,再重新登船入水,但也比单纯爬山要方便。

    “我却以为,当走蚀中道。”

    作为韩信副手的吴臣却一直盯着地图东面的那条路。

    “虽然三道路途差不多,但若论去咸阳最近者,非蚀中道莫属。出了谷口,便是【秦吏】一马平川的关中,杜县城在前,不过数十里地,北去不远是【秦吏】咸阳,东去近处是【秦吏】灞上,可以一举插入关中腹地,若我军出蚀中,关中必将大震!”

    陆贾却以为不妥:“此非万全之计也,子午道狭,堪称天狱,沿途五百里皆石穴林莽,先前有些许栈道还好,如今和褒斜道一齐被烧后,大军便再难行走,只能容数千人出没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汝欺关中无好人物,蚀中离咸阳太近,很难瞒过,见我从蚀中进军,伪帝必尽起关中之兵,于黑水峪截杀,以逸待劳。非惟将士受害,亦大伤锐气,决不可用。还是【秦吏】走褒斜,以水路通粮,一边修缮栈道,缓缓以进稳妥。”

    “何不这样呢?”

    吴臣有了新的主意:“两路并进,将军若能让吴臣率巴卒五千,负粮五千石,直从蚀中出,循秦岭而东,当子午而北,不过十日可到关中。关中闻吴臣至,必举大兵来阻,导致后方空虚,韩将军可乘机出褒斜道,则一举而咸阳以西可定矣。”

    二人的争论在褒斜与子午二选一,或者都选,但陈仓的故道,却被忽略了。

    一来是【秦吏】因为走故道距离咸阳最远,其次是【秦吏】出了故道,还要面对险要的散关,以及集中在雍城的敌军——那儿毕竟是【秦吏】秦之故都,汉中军撤离后,便在雍地守备。

    可兵法里不是【秦吏】说了么,善攻者,敌不知其所守,出其不意攻其不备,眼下敌人虽多,却是【秦吏】能够调动的……

    听着陆贾、吴臣二人的争论,韩信在地图上面左右扫视,露出了笑。

    “如此行军,便能建功!”

    “将军有主意了?”

    陆、吴二人看向韩信,正要问他有何妙策,却听外面有亲卫来说报,说自东方有武忠侯军令送到。

    三人只好停下话头,出去迎了军令,待回到褒中县寺,由韩信郑重打开。

    信上尽是【秦吏】让人喜上眉梢的捷报,诸如王贲已死,南阳已降,数万北军为虏,武忠侯已兵临武关,以丹阳为前线基地,准备等军队云集,粮食充足后,在五六月间发动总攻……

    所以,他要求韩信也要在那段时间,开始新一轮的北伐,配合武关的攻势,让咸阳首尾不能相顾。

    而最最末尾,则是【秦吏】黑夫对韩信夺取汉中后,如何进军关中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或可明伐栈道,假袭蚀中,而暗渡陈仓……”

    韩信一时间惊讶不已:

    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,其策,竟与韩信所想,丝毫不差!?”

    “我实地勘察,方得此略。但大帅坐于帷幄之中,而知千里之外,真天授也。”

    韩信不由感慨:“过去的我真是【秦吏】太年轻了,哪来的胆量,竟敢妄言武忠侯乃中庸之将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汉中通关中的道路,参考了马亲王的重走诸葛亮北伐路,祥瑞御免,家宅平安。

    晚安。
友情链接:大族激光  飞剑问道  最强狂兵  中药大全  大宋男儿  都市之神级宗师  莽荒纪  减肥方法  据说娱乐网  天天美食  IT百科  IT百科  星座网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全本小说网  春野小神医  经典古诗词  明朝败家子  战国赵为帝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99养生网  谎话大王  极品全能学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