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62章 等上路兵线
    “武关都尉,你这是【秦吏】做什么?”

    看着关下被射杀的数十百人,以及慢慢后退的数千人,甘棠有些愤慨。

    在黑夫令俘虏前驱时,武关城头的众人本以为是【秦吏】让他们填沟壑的,岂料那些人却手无寸兵,也不着缕甲,一路狂奔,到了城下请求开门。

    甘棠觉得事情不对,请求等等,但司马鞅已被唤回咸阳,另派二世亲信郎官前来代为将,武关都尉则是【秦吏】咸阳市肆屠者之子,因做过赵高门客而得重用,让他守备要地武关。

    这屠者子却不听甘棠之言,只令守卒一通乱射。

    面对甘棠的质问,武关都尉却不以为然:“那些人中,谁知道是【秦吏】否有叛军,若开门之时趁机掩杀进来,如何是【秦吏】好?”

    甘棠倒是【秦吏】有急智,建议放一二吊篮下去,拉上几人,问恰厩乩簟垮楚情况再说。

    武关都尉依旧摇头:“我受陛下之命守备于此,得知通武侯逝世后,陛下已下制诏,大军撤进来后,便要紧闭关隘,不可放一人入关。”

    “甘长史,你要知道,武关一旦失守,咸阳最后的防备,就只剩下峣关(陕西蓝田县城南)了,但峣关不比武关,径且易,甚至能从蓝田谷绕过去,故武关务必万无一失!”

    甘棠跺脚道:“但这几箭出去,便是【秦吏】将那些不得已投降的秦人,往黑夫那边推,逼着他们为叛军效命,更寒了我军之心啊,士气大降,人心一旦散了,一旦交战,纵有险固,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武关都尉不以为然:“从汝等令其断后起,不就已放弃这数万人了么?”

    甘棠道:“若非南阳守降贼,按通武侯遗策,吾等自可全师而归……”

    谁能想到昔日与黑夫有过节的南阳守,却忽然跳反呢。

    武关都尉道:“他们既已投降叛军,那便是【秦吏】国贼、军贼,秦律从未有宽恕这两者的先例!至于寒心……”

    武关都尉耍了个小聪明,对旁边的传令官道:“让守卒大声呼喊,已击退叛军第一轮进攻!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城头再度鼓点大作:

    “都尉,寇复至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来的,却是【秦吏】在析县被俘虏的众人,骑兵五百主李必亦在其中。

    原来,方才骆甲等人狂奔至武关,却被一通乱箭射退,他们不得已,只好战战兢兢地退回北伐军那边,岂料北伐军却放平戈矛,黑夫更让人大声质问:

    “既已放汝等离去,为何复归?”

    骆甲等人面面相觑,只好道:“守将不开关城,以矢射吾等,不得入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却好似装傻,让人大声道:“恐是【秦吏】守将不认得汝等,也罢,汝等让开道路,叫析县的五千人再去试试吧!”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,析县降的五千人,就磨磨蹭蹭往前走,他们倒是【秦吏】学聪明了,走到两百步外就不再往前,而是【秦吏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无一人愿去挨箭。

    倒是【秦吏】有不死心的人,开始齐声呼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吾等亦是【秦吏】通武侯麾下兵卒。”

    “在析县不幸被截,今得放归……”

    “吾等绝非投降,绝非……”

    但回答他们的,竟是【秦吏】能射近两百步的飞石,也就是【秦吏】投石车!

    乖乖,对面优待俘虏的事,哪能让你们大声乱喊的?这不是【秦吏】扰乱军心是【秦吏】什么?该死!

    眼看人头大的石头飞来,倒霉的被砸死一两个,众人再不敢留,一边骂着武关都尉,一边狼狈往回头。

    走到北伐军阵前百余步,黑夫又让人问话了。

    “汝等为何亦归?”

    这一次,析县投降的众人纷纷下拜,声音沮丧:“吾等已表明身份,但武关守卒竟以飞石击之,若退迟一步,恐已成肉泥……”

    “关内的皇帝……不,胡亥,恐是【秦吏】不欲让吾等入关归家了!”

    俘虏们义愤填膺,北伐军阵中沉默半响,才分开了一条道,武忠侯黑夫乘车而出,他穿着一身漂亮的甲,头发梳得整齐,又戴上鹖冠,身后旌旗招展。

    他用悲悯而无奈的眼神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“既不愿加入北伐军,又不得归,汝等今后,作何打算?”

    俘虏们面面相觑,只觉得自己的人生,就像被武关和北伐军相夹的这短短数里,进退维谷!

    黑夫扫视众人,缓缓道:“余倒是【秦吏】知道,另一种入关归家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是【秦吏】什么?骆甲、李必望着武忠侯,嘴边微动,他们已经猜到了。

    “还用说么!?”

    这时候,在俘虏当中,不知何处,响起了这样的声音!

    “加入北伐军,弃暗投明!”

    “对,武关不让吾等进去,难道还不能攻下来么!”

    “伪帝和奸臣已抛弃吾等了,吾等的家人,也肯定被捕为隶臣妾,破武关,入关中,救家人!”

    类似的声音越来越多,最初分散,最后拧在了一起,连骆甲、李必,也受此感染,大声响应起来。

    “早该如此的!”

    “武忠侯,请容许吾等归顺北伐军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下拜,这次倒是【秦吏】真心实意,因为他们已无路可走!

    “善,看来北伐军,又要多出数万迷途知返武贲了!”

    黑夫露出了笑:“这可是【秦吏】,汝等自己的选择!”

    一挥手,让前阵收起矛,又让都尉、司马去约束众俘虏,使他们重新集合,面朝武关方向。

    “二三子可知,通武侯临终前,三呼何事?”

    这可是【秦吏】每天两顿饭前,北伐军军正必会大声宣讲的内容,十多次下来,那三呼,几乎印在了众人脑子里。

    “入关……”

    俘虏们下意识地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入关。”

    骆甲、李必看着武关,咬着牙如是【秦吏】说,又是【秦吏】挨箭又是【秦吏】挨石头,他们只觉得自己这一年多的从军生活都被辜负了。

    “入关!”

    上万俘虏,连同北伐军全体将士,同仇敌忾,吼出了这两个字!

    武关城头,甘棠面色惨白地听着远方传来的怒吼,只觉得事情要不妙了……

    武关都尉却哈哈大笑起来,指着数里外,洋洋得意地说道:

    “看啊,果如我言,那些所谓的俘虏,皆是【秦吏】叛军假冒的,一个人都没杀错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日的戏份结束后,为防敌军发觉己方兵其实不算多,冒险来袭,黑夫让三军撤至武关外三十里扎营。

    共尉很是【秦吏】兴奋,说道:“这近万人回到南阳后,将所见所闻告诉析县、穰县降兵,大帅明明信守承诺,放了众人,实是【秦吏】胡亥非得拒他们于门外,如此,降卒就只能死心塌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俗言道,归师勿掩,为了回家,俘虏们也可奋力而战,推翻胡亥,能派上点用场。”

    伤还没完全好的东门豹也乘机请战:“但攻坚战,还是【秦吏】得靠北伐军老卒,豹请为大帅攻武关,先登夺城!”

    黑夫却否决了现在就进攻武关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武关毕竟是【秦吏】险隘,且守卒众多,这是【秦吏】做了关城被破后,与我战于关后的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再加上他们的攻城器械尚未运至,想要蛾附强攻,必将付出惨重代价。

    黑夫不想在革命胜利前夕,增加己方太多伤亡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他道:

    “我军初定南阳,深入太远,武关道路途难行,粮食不足,器械未至,若久顿于关下,恐重蹈昔日六国合纵伐秦函谷关,却屡屡败北之覆辙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先以丹阳为基地,等俘虏改编完成,大军粮食器械云集后,再行攻打,以雷霆之势,破关而入!”

    东门豹和共尉垂首遵命:“唯,大帅深谋远虑!”

    等二人走后,黑夫却摸着下巴,自言自语道:“优势虽大,可越高地塔还是【秦吏】很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何不等打野带着上路兵线到了再一起推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向西南方向,关中者,四关之间也,东函谷,南武关,北萧瑟关,西散关。

    从武关往西,越过大巴山和秦岭的千山万水,便是【秦吏】关中的西大门!

    “现在,就等韩信在汉中的好消息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咦,一大早,太阳就打西边出来了。

    第二章在晚上。

    
友情链接:诸天最强大咖  笔下文学  首富杨飞  中国会计网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字幕库  最强狂兵  全本书屋  逆天铁骑  逆天邪神  龙组兵王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盛唐风华  男性健康  九重武神  花百科  完美世界  全民领主  情话网  北宋大表哥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经典语录  理财知识  五代梦  工作总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