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60章 舟中指可掬
        从穰县往西北行,过邓林之险,便彻底离开平坦的南阳盆地,进入丘陵地区,道路崎岖陡峭。尤其是【秦吏】到析县(河南西峡县)地界后,有一谷名黄谷,为两山所夹,有一小关隘。

    据说共尉回报,他们从穰县西来时,在此遇阻,一场鏖战,付出不小伤亡才夺下黄谷。

    黑夫到此时,士兵们还在收拾战场,尸体被区分搬走,臂上缠红、白、黑布料的是【秦吏】南军,其余是【秦吏】北军。

    谷口处,数不清的箭矢插在地上,箭羽洁白,这是【秦吏】用当地一种水鸟制作的,所以析县也有另一个名:白羽城。

    等抵达析县城外,却见这是【秦吏】个水边的小城,黑夫一眼就看见城外几十个营垒栅栏里,抱头蹲着的俘虏,皆垂头丧气,与穰县那一批并无两样。

    数量倒是【秦吏】挺多,黑压压的数不清,共尉来拜见时,黑夫询问他:“截住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两万人!”共尉道:

    “数日前,贼军遇雨,山道难行,从宛城、郦县撤离的最后一批北军被耽搁了,只赶在吾等前一天抵达析县。不过我军在黄谷受阻多时,本已赶不及了,是【秦吏】东门叔父冒着雨,带兵袭击西岸,击破断后敌军,毁掉了浮桥,又挡住了司马鞅率师来救,这才绝了东岸两万人的希望,投降了,司马鞅不知我军多寡,也朝武关撤去。”

    两万人不算多,但也不算少,北军在南阳十五万人,新野、穰县的五万已投降,加上析县的,算是【秦吏】被留下了小半。

    不过,黑夫最担心的是【秦吏】东门豹那边损失太重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“东门叔父让大军掩后,他亲率恰厩乩簟酷兵陷阵,故伤亡不重,只是【秦吏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【秦吏】怎么?”黑夫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只是【秦吏】东门叔父自己受了伤!听医者说,还不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门豹的部队驻扎在丹水西岸,因为浮桥已毁,现在还没搭好,黑夫要过去,还得乘船。

    在这艘船上,他却看到了好几截没来得及清理的指头。

    共尉解释道:“浮桥为东门叔父所断,东岸北军为了过河,混乱中一道涌向河岸,争船抢渡。先上船者挥剑乱砍,故船中断指甚多,竟至可以捧起……这艘船,是【秦吏】哪个不用心的屯长清理的?下吏这就让人将它们扔了!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黑夫叹了口气,低头将那几枚泡得发白的指头一一捡起,孰视良久后,交给亲卫。

    “舟中指可掬,我还是【秦吏】第一次见到,可见此战之残酷啊,将它们,连同那些死去的北军士卒,一起埋了罢,那些年长点的兵卒,或许十多年前,还曾是【秦吏】一起伐魏灭楚的友军袍泽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罪的是【秦吏】胡亥、赵高,还有不愿悔改的司马鞅、甘棠,普通士卒,只是【秦吏】受上吏之命行事,在这场战争里,他们并无选择的权力!”

    “让彼辈的尸体,头向西方罢,好不容易,到了离家这么近的地方,却死于门闾之外,真是【秦吏】遗憾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插曲过后,载着黑夫的船只渡过均水,等进了东门豹的营地,却见这里虽然有不少伤兵,但减员不算严重,抵达大帐后,还不等他入内,却听到了一阵声音很大的唾骂。

    “韩信那孺子,去岁在丹阳被打得大败,损兵折将。而现在,乃公却在丹阳得了大胜,等再见时,我看他还敢不敢洋洋得意!”

    听这声音,黑夫知道东门豹应无大碍,掀开营帐进去,笑道:“阿豹,共尉说你受了重伤,为何还如此呱噪?”

    “亭长!”

    东门豹正光着上身,趴在榻上,由医者上疮药,却是【秦吏】背上中了一箭,但因为他甲厚,入体不深,此刻见黑夫来了,立刻起身。

    黑夫让他趴下,东门豹却浑不在意:“小儿辈没受过磨难,这点小伤算什么?想当年,吾等随亭长为卒伍时,谁不是【秦吏】满身疮疤?”

    他身上,从头到脚,的确多有创伤,好似一只豹子斑斓的花纹。

    黑夫却脸一板:“趴着,我亲自给你上药!”

    等黑夫亲手给东门豹敷了伤药,系绷带时,东门豹忽然叹息道:“亭长的手法一如昔日,想我最重的一次,是【秦吏】在外黄城头,几死矣,幸而有亭长救治,这才挽回一命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道:“陈无咎的作用比我大,没他的疮药,就算止住血,也于事无补。你呀你,都已是【秦吏】裨将军了,怎么打仗还是【秦吏】喜欢亲冒矢石?”

    东门豹道:“我当时也是【秦吏】无奈,那雨天里,敌众我寡,我军皆有退意。迟一步,东岸的两万人就要顺利撤走了,我不亲自冲锋陷阵,手下的吏卒,又岂会追随呢?”

    “阿豹死了不要紧,要紧的是【秦吏】多截住敌兵,如此,才能让亭长早日入关!让安陆乡亲,早点过上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【秦吏】折了你,纵再多俘虏两三万人,也是【秦吏】亏的!”

    黑夫打了活结,却又笑道:“阿豹,方才我听你在说韩信,莫非仍对我将你从汉中调回来,耿耿于怀?”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豹无能,未能攻克南郑……”

    东门豹嘴上不说什么,脸上的不满却袒露无遗——这不满并非针对黑夫,而是【秦吏】针对韩信!自从那次发生冲突后,俩个心眼一样小的家伙,已是【秦吏】结了仇。

    黑夫却摇头:“我换将,可不是【秦吏】因为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汉中和武关,哪边是【秦吏】主攻方向?”

    东门豹想了想:“自然是【秦吏】武关!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黑夫拊掌笑道:“汉中由偏师去取即可,但武关这边,我却需要一名勇冠三军的先锋大将!”

    旋即黑夫脸一板:“怎么,阿豹不欲与我同战?”

    “做亭长马前卒,也好过什么偏师主将,只是【秦吏】……”东门豹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黑夫站起身道:“开春以来,有些人,我便不点名是【秦吏】谁了……彼辈说我用人就像砌砖,后来者居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简直是【秦吏】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黑大帅愤怒地批判了这些流言,转而宽慰东门豹:

    “放心,东门暴虎有的是【秦吏】立功的机会,往后不论爵位职衔,都不会居韩信之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门豹这边,总算是【秦吏】安抚了,离开营帐,黑夫心中跟明镜一样。

    南郡乡党旧部里,东门豹算得上是【秦吏】爵位功劳最高的一位了,他的态度,不可不止是【秦吏】自己在耍性子,而代表了一群人!

    韩信的飞速崛起,甚至娶了黑夫侄女,这让不少旧部子弟又嫉又羡,同时有种深刻的危急感。

    虽然将“有功者居上”喊得震天响,但绝对的公平是【秦吏】不可能的,作为领导,一碗水要端平,以后军队里,黑夫之下,绝不会是【秦吏】韩信一家独大。

    他一方面要继续提拔旧部,另一方面,还得发掘新的人才。

    所以回到这件事,若完全客观地来看,东门豹是【秦吏】冲锋陷阵之才。

    而韩信是【秦吏】帅才,连百万之军,将兵多多益善,用萧何的话说,就是【秦吏】“诸将易得耳,至如信者,国士无双!”

    后者显然比前者更珍贵。

    但不能光看二人能力,还得看另一层面。

    “没错,韩信可为我而战。”

    黑夫露出了欣慰的笑。

    “但阿豹,他却能为我而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月上旬,北伐军连连告捷,穷寇能截的截了,未能截住的八万多人,也早已进入武关,闭关而守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黑夫就得面临新的问题:哪怕不算“投诚”的新野两万南阳兵,俘虏也多达五万人,一个月就得吃七八万石粮食,总不能白养着,如何对待这些俘虏,便成了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秦吏卒尚众,其心不服,至关中不听,事必危,不如击杀之!”

    好在,黑夫麾下,还没人提这种蠢主意。

    毕竟是【秦吏】体制内的反贼,他们这些荆地的“新秦人”纵被关中“老秦人”看低一眼,但这只相当于,天子脚下的帝都人民,看不起其他省份,是【秦吏】地域歧视,倒没有更多折辱无状,众人于北军更无灭国亡家之仇,没必要杀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所以如何对待俘虏,黑夫早就有打算了。

    “优待俘虏!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里,俘虏食物一如《传食律》,率长、五百主等,每餐粺米半斗,酱四分之一升,有菜羹,并供给韭葱。”

    “五百主以下,直到屯长,每餐粺米半斗,有菜羹,供应盐。”

    “什长、伍长,粝米半斗。”

    “士伍,粝米三分之一斗。”

    伙食一如北伐军各级别标准外,天下从未有过如此优待俘虏的,众人都有些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不过黑夫又说了,想吃饭,还有一个先决条件。

    每顿饭前,俘虏都会排排坐,军法官则对他们进行洗脑,告诉众人“衣带诏”的内容,北伐的正义性,以及王贲将军临终前的幡然醒悟……

    黑夫这么做,有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他曾看过一组数据,后世另一场内战,战争之初,国军的总兵力为430万人,我军总兵力为120余万人,双方兵力对比为3.5:1。

    但在辽沈战役后,国军总兵力降到290万人以下,而我军总兵力已达300万人以上,双方强弱异势了!

    等平津、淮海两战之后,比例更加夸张。

    总之是【秦吏】敌人越打越少,我军越打越多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【秦吏】简单的歼灭,而是【秦吏】此消彼长,不少俘虏通过整编,也摇身一变,成了解放军……

    黑夫准备效仿此法,毕竟就算推翻胡亥的小朝廷,战争仍未结束,东方六国余孽已经起势,黑夫需要打一场”再征服“之战。

    到那时,这些整编的俘虏,便又能派上大用场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让任王翳为都尉,专门统领投降的北军车骑,安排到汝南去。其余的徒卒,给他们好好吃几天饭,宣扬宣扬吾军乃义之所在,使其释疑安心后,便要开始甄别挑选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想要加入北伐军,继续留下当兵的,那便会被分配到各个军队当中。

    “若有不愿者呢?”

    季婴有些担心,他作为护军都尉,这几日可好好观察了下析县、穰县两地的降卒,知道他们在窃窃私语什么:

    “今武忠侯能入关取咸阳,大善;即不能,虏吾属而南,咸阳必尽诛吾父母妻子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根本别指望,俘虏吃了几顿饱饭,又没遭到虐待,就会喜滋滋地投效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【秦吏】这样想的?”

    黑夫点了点头,此乃人之常情,换了谁都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愿加入的,也不必强求。”

    季婴眼睛闪过一抹狠色,伸出手在脖子处一比:“亭长的意思是【秦吏】,将不愿加入北伐军的俘虏……”

    诈而坑之!

    黑夫却摇头:“我说过,有罪的是【秦吏】胡亥、赵高,普通士卒,只是【秦吏】受征令所召,不得已上了战场,在这场战争里,他们并无选择的权力!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,我却要给他们这权力!”

    黑夫露出了狡黠的笑。

    “我会将这些不愿加入的人组织起来,送到武关去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胡亥、赵高敢开关隘,我就任由他们‘入关’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。
友情链接:美食供应商  减肥方法  扶蜀  明朝败家子  我闺女是天师  蜡笔小说  tplink  牧神记  情话网  全球高武  完美世界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超强吸妖器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天天美食  笔下文学  全本小说网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大明元辅  都市之神级宗师  盛唐风华  诡秘之主  全球灵潮  调教大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