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56章 固将释私怨
        “何以至此!”

    降黑的言论从陈恢口中说出,吕齮顿时大为惊恐。

    他面露难色:“子复追随我一年有余,难道还不知道,他人皆能降黑,独我不能?”

    吕齮之所以觉得自己不行,是【秦吏】因为一段旧事。

    五年前,他为临淄郡守,而黑夫为胶东郡守。

    两郡本是【秦吏】邻居,但秦始皇东巡期间,吕齮大献祥瑞,但黑夫却在泰山脚下说什么“人瑞才是【秦吏】真正的祥瑞”,顿时将他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倒也不至于怀恨在心,不过后来齐地诸田叛乱,吕齮为推卸责任,与黑夫相互攻讦,认为是【秦吏】黑夫在胶东带头打击田氏,引发的反弹。

    又因为害怕受朝廷责备,且低估了诸田的力量,吕齮将此事说成是【秦吏】“群盗”,一直到烈火燎原,难以扑灭,他本人也差点被田安杀死在临淄。

    幸而黑夫带胶东兵及时赶到,救了临淄。

    事后,黑夫得到秦始皇嘉奖,扶摇直上,吕齮则因平叛不利,被秦始皇派人抓回咸阳,令廷尉审讯。

    秦始皇不到万不得已不杀统一功臣,吕齮侥幸活命,但昔日秦王宫的舍人近臣,却一朝被削除爵位,沦为庶民……

    不过也因祸得福,那几年里吕齮养好了身体,等到胡亥上位后,“与黑夫有过节”俨然成了政治正确,吕齮的污点反而成了勋章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在章邯、张苍、司马欣等“黑党”被大肆扫除之际,吕齮却被胡亥的朝廷平反,更因在南阳有为官经历,被任命为南阳守。

    朝廷对吕齮可放心得很,包括他自己在内,所有人都认为吕某人绝不会降敌!

    但陈恢却觉得,这根本不是【秦吏】事!

    他笑道:“敢问郡君,当年君虽与黑夫有过攻讦过节,但黑夫兵至临淄,闻田安叛乱时,有顿兵不止,坐视郡君死于乱兵么?”

    吕齮不得不承认:“这倒是【秦吏】没有,胶东兵进城极速,晚至半个时辰,老夫头颅已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问郡君,入城后,黑夫报复郡君了吗?”

    吕齮摇头:“没有,衣食照旧,有礼有度,他只是【秦吏】不理我,然后将我交到咸阳来的御史手中……”

    陈恢摊手:“如此看来,黑夫与郡君,其实并无私怨,顶多是【秦吏】因为公事,有些许小过。且我曾听说过,夫有霸王之志者,固将释私怨,以明德于四海!”

    “齐国内乱时,管夷吾奉公子纠为主,几乎射杀了公子小白,中其带钩。但公子小白回到临淄,却重用管仲,在鲁国的公子纠之党闻讯,皆言:‘管仲尚不死,何况吾等?’遂降齐桓公。”

    “寺人披曾奉命追杀公子重耳,头须曾卷了重耳的财物逃跑,可重耳归国,却宽恕了二人,还各自给予职务,以示亲近,晋人闻之,皆言:‘竖寺尚且不死,何况吾等?’遂服晋文公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那黑夫,能忍常人所不能忍,成常人所不能成,也欲行齐桓晋文之事,甚至是【秦吏】更大的志向!”

    “郡君此时投降,就好比送上门的千金马骨,他非但不会为难,反当好生安置,加官进爵,再大肆宣扬,希望关东诸郡效仿。”

    “马骨么……”

    吕齮仍有踌躇,昔为平等的同僚,今日却要肉袒以降,仰其鼻息……

    他吕齮,也是【秦吏】要脸面的嘛!

    更何况,他的正妻和长子,尚在咸阳为质,自己在这边降了,她们怎么办!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吕齮道:“我承认,通武侯不在了,军中虽无能敢与黑夫野战。”

    “但退守关中,以险塞拒敌,此庸将亦可为也,秦社稷不当灭,黑夫没那么容易入关,我就算随大军退回去,以我功劳爵位,也不失富贵安乐……”

    陈恢却哈哈大笑:“郡君以为照着将尉们的话做,再随之入关,就能平安无事么?”

    吕齮面色一僵:“此言何意?”

    陈恢道:“郡君别忘了,司马鞅等人就算撤回关中,他们手下兵仍在,仍是【秦吏】将尉,二世得依赖其守关,不会太过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但郡君就不一样了,受天子命,守此土,治此民,故曰守。郡君若失其土,弃其民,还是【秦吏】郡守么?对二世而言,恐再无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且秦律有明文,将自千人以上,有战而北,守而降,离地逃众,命曰国贼。敢问郡君,为官这么多年,可曾听说大秦,有弃土后还活下来的郡守么?”

    过去的话,范雎的亲信王稽,曾任河东守,邯郸之战后,前线大败,一路溃退,将河东丢给了赵魏,结果打败仗的王龁没事,王稽却以“弃土”的罪名被下狱,后来又被人告发曾与诸侯通,于是【秦吏】被斩,还连累了范雎……

    若嫌年代太久远的话,近些的例子也有。

    陈恢不怀好意地说道:

    “我听说,泗水郡守、陈郡守,都因弃地逃归,被视为国贼,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吕齮摇头:“我却有不同,是【秦吏】通武侯病逝,导致大军不得不放弃南阳,军尚不能守,我一区区郡守,又能做什么?此战之罪,非守之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咸阳哪管你有罪无罪!”

    陈恢却打破了他的幻想:“冯氏有罪么?公子高有罪么?”

    “冯劫据说是【秦吏】英勇战死,冯去疾在南阳夙兴夜寐,为通武侯调拨兵粮,还不是【秦吏】被二世皇帝网络罪名,全族死难!”

    “郡君,世道变了,律令早已无人遵循,忠恳长者活不到最后。”

    “想想就知道,硕大一个南阳,连城数十,百万之民,说弃就弃,事后总得有人来担罪名。我唯恐到头来,郡君做了那两件事后,不但会遭南阳人世代唾骂,二世皇帝还将此次弃土归咎于君,吕氏举族诛灭啊!”

    吕齮默然,咸阳宫的一顿扫操作,确实让前线将士守尉不由得为自己担心。

    陈恢再接再厉:“就算胡亥忽然变得仁慈念旧,就算郡君安然无恙,也不过多活一年半载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陈恢道:“周之盛时,在宛地设申、吕等诸侯,两国方强,为周之翰,故荆楚有所惮而不敢肆。周室东迁,申、吕亦削,楚既灭申吕,而俨然问鼎于中原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【秦吏】四岳的旧事,郡君身为吕国之后,不会不知道。如今南阳将失,唇亡齿寒,武关亦不能久,等黑夫破关入了咸阳,事后清算,追究起烧南阳粮食之罪,郡君还是【秦吏】得死……”

    吕齮都快哭了:“不管我如何选,都没活路啊?”

    一番剖析,陈恢明确告诉吕郡守:除了一条路外,都是【秦吏】必死结局。

    “为郡君计,也为全郡士庶计,与其为倾覆的朝廷殉葬,不如降黑,这便是【秦吏】宜降黑夫的原因,愿郡君无疑!”

    吕齮开始认命了,颓然坐下,喃喃道:“纵如你所言,但南阳尚在军队控制下,我该如何做?”

    陈恢出主意道:“三军不乱,完全是【秦吏】因为他们不知道通武侯已逝,郡守只需要暗中让人偷偷散播,彼辈必乱,撤离更匆,便顾不上管宛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与此同时,恢愿为郡守之使,前往南方约降!”

    吕齮抬起眼:“我要如何展现诚意?”

    陈恢早就想好了:“将通武侯死讯告知,愿献宛,并送上北军布防虚实,便是【秦吏】最大的诚意!”

    “此外,宛城狱中关着一些叶氏族人,虽是【秦吏】武忠侯夫人旁支,亲缘已淡,不过我可说成,他们一直是【秦吏】郡君暗中保护,故幸而未死……”

    吕齮拊掌:“善,便依子复所言!让我的族人吕马童,持通行符节,带你易服出城。”

    他还咬着牙道:“我再给黑……给武忠侯,献上另一份大礼。前线新野县,有别部司马吕胜,带南阳兵守于新野西郊,你去前线,便替我告知吕胜,南军北上时可直接倒戈。”

    言罢,吕齮对陈恢长拜:“我家生死存亡,便系于子复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夫的情报网,虽然没神通广大到,深入紧闭的宛城,但却也触及了南阳腹地。

    三月中旬,陈恢还在路上,尚未到达汉水,专司情报、通信的护军都尉季婴便来向黑夫禀报:

    “君侯,暗谍密报,南阳敌军,除了前线数万人外,多有移营迹象,规模很大,不像寻常调动,似是【秦吏】在朝武关撤军!”

    “撤兵……要放弃南阳?”

    黑夫嗅到了一丝不对劲。

    但他结合李斯家宰带来的上个月“王贲请诛赵高”新闻,在咸阳引发轩然大波,第一想到的,却是【秦吏】对方后院起火了!

    “莫非是【秦吏】关中有变?”

    “傻胡亥之下,王、李、赵,各为一派,政治局势已十分紧张,一点小火苗就能炸开花。”

    一拍案几,黑夫开始疯狂脑补: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【秦吏】李斯这老家伙行事不秘,前脚才派人来投诚,后脚就被赵高发现?而赵高困兽犹斗,欲像历史上那般干掉李斯,而王贲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接到十二枚道金牌了?还是【秦吏】要回关中诛赵高,清君侧?”

    黑夫一拍大腿:“通武侯终于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?何不早言,同去,同去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鸽子下山了,今天只有一章,咕咕咕。

    
友情链接: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修真聊天群  逆天铁骑  全职法师  花都最强医圣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经典古诗词  明末第一贼  太初  笔下文学  重活一次  毕业论文网  北宋大表哥  五代梦  最强狂兵  中药大全  天涯八卦  武道孤圣  个性说说  个性说说  好名字  努努书坊  房贷计算器  伏天氏  超级兵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