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55章 天下乌鸦一般黑
    宛城(南阳市宛城区)历史悠久,殷周时,它被称之为“申吕之地”,是【秦吏】两个姜姓小诸侯,后为楚所灭。

    楚国占据这片沃野美壤的盆地后,设申县,后来又慢慢变成了宛邑。秦昭王三十五年,秦国夺取楚韩之地,设南阳郡,以宛为治所,宛遂为周楚之间一大都会,城广数十里,居民过十万,房宅栉次鳞比,直连城外青山。

    陈恢便是【秦吏】南阳宛县本地人,在这座城市生活三十余年,对它的一街一巷都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这日清晨,陈恢穿上了妻子洗得干净的皂色深衣,仔细扎好发髻,戴上文士冠,拍了拍腰间四百石绶印,阖门而出。

    此处是【秦吏】内城居巷,多为官宦所居,出门后但凡人见了陈恢,都得恭恭敬敬朝他作揖,亲热地喊一声:

    “陈长史!”

    陈恢不止是【秦吏】南阳郡守门客,更是【秦吏】其长史。

    但官吏士人的街角寒暄,却总是【秦吏】会被层次不齐的脚步声打断——那是【秦吏】在城中巡视的秦军士卒,现在的南阳不比过去,俨然成了个大军营,数十万石粮食积于此地,王贲军三分之一的数量也汇聚于宛。

    与陈恢攀谈的本地小吏骂骂咧咧:“最近不知为何,三天两头城禁,城内之人不得出,连暮春之禊(xì),也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三月去水边修禊,这是【秦吏】南阳贵庶的风俗,也是【秦吏】当地著名盛景,常由郡守组织,城内成百上千的车马络绎出城,在育水之阳举行仪式,消灾祈福。

    往往是【秦吏】朱帷连网,曜野映云,男男女女,穿着一新,杂坐游戏,五色缑纷,顺便还能相个亲……

    可眼下,城都出不去,还禊个鬼哦!

    另一人则抱怨道:“不止是【秦吏】出不了城,外面的商贾也进不来,我为市吏,这几日市中真是【秦吏】无比萧条,市井繁荣,万商云集?打去岁秋后就没见过了!吾等那点禄米,哪够养活家眷仆役,眼看粮价一天一天往上涨,木柴也要贵于桂枝,真是【秦吏】愁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旁人安慰他道:“去岁就有一股叛军将绕着南阳打了一圈,烧了许多粮食,还兵临城下,大掠四境,如今才开春,地里的粟才种下,南阳本地根本无粮啊。兴许前方又打起来了,吾等能在高墙之后保全性命,已是【秦吏】不错,又岂能奢求其他呢?”

    时局艰难,对小人物而言尤其如此。

    南阳多柳,眼下四处都在飞柳絮,陈恢听着同僚抱怨,只是【秦吏】淡淡笑着,眼睛却穿过连绵柳絮,看向城东。

    “孔氏工坊的烟,停了……”

    南阳城东,是【秦吏】一个铁官坊,十多年前秦灭魏,将梁地的冶铁大族孔家连根迁了来,孔氏最初几年还闹腾,后来也消停了,做了铁官,在内战爆发后,日夜不休地冶炼铁器,以供应军需。

    快一年了,从没停过,直到近日。

    尽管前线据说并无战事,但铁官坊是【秦吏】决不能停的,这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而城南、城西的军营,这几天也取消了训练,城墙为王贲手下的都尉控制,陈恢纵为长史,也不得随意登城窥探,只在前日奉郡守命去劳军时瞥了几眼。

    他发现,城西、南的连绵军营虽仍在,但有几座已然空了,天上的乌鸦甚至都敢往下落!

    再结合近日几次不同寻常的粮食调拨,陈恢心中有了底!

    大军,在慢慢撤离宛城,也许是【秦吏】一天一座营,但他们的确在离开这。

    是【秦吏】调去前线了,还是【秦吏】……

    如此想着,郡守府已至!

    南阳守吕齮(yǐ),本是【秦吏】个懂得享受的人,他家里养了许多舞妓,陈恢是【秦吏】见识过的,歌女放喉,舞女翩跹,弹筝吹笙,唱南音,跳郑舞,舞似白鹤展翅飞翔,歌如蚕丝缭绕梁柱,好不享受。

    但自从战争开始后,吕郡守的好日子就到头了,享乐顾不上了,舞妓也冷落了。

    终日不是【秦吏】被军方的严苛要求为难得掉泪,就是【秦吏】被忽然打到宛城边的叛军韩信部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眼下,吕齮伏在案几上,手撑着自己额头,简牍纸张杂乱地摆在一旁,从旁边的燃尽的蜡烛看,似是【秦吏】一宿没睡。

    陈恢行礼:“郡君。”

    “子复,可算来了。”

    吕齮抬起头,却见其眼中有许多血丝,见陈恢来了,连忙让他坐下。

    “正有一桩大事,虽然被军中将尉叮嘱不可外传,但我心乱如麻,还是【秦吏】想听听子复建言……”

    但不等吕齮开口,陈恢便抢先一步道:

    “敢问郡君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【秦吏】通武侯已逝,大军欲撤离南阳之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”什么都瞒不过子复。”

    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后,郡守吕齮很是【秦吏】头疼:“王太尉已于前日逝世,但军中秘不发丧。”

    陈恢暗道自己没猜错:“果然如此,早闻通武侯身体不虞,竟丧于外,不过,三军居然还没乱……”

    吕齮道:“王太尉治军甚严,他逝世的消息不传出去,众人便一如往常,离开宛城的,也以为是【秦吏】正常调拨。眼下是【秦吏】司马鞅和甘棠管着三军,奉武忠侯遗命,封锁消息,这不,连宛城都四门紧闭,就是【秦吏】不欲让人知道营中虚实。”

    陈恢冷笑:“但眼看已撤走近半,幕上有乌,终归是【秦吏】瞒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吕齮点头:“王太尉早在病笃时,便定下了谋划,三军陆续撤回关中,南阳郡,要被放弃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恢有些齿寒:“南阳可不比长沙、衡山等户不过数万的小郡。郡君是【秦吏】清楚的,南阳全郡二十余县,户十九万零五千三百,口近百万之众,说弃就弃么?”

    光论人口、赋税,南阳比南郡、衡山加起来还多,这也是【秦吏】本地能支撑王贲二十万大军作战,抵敌黑夫的原因。

    吕齮叹息:“这也是【秦吏】没办法啊,王太尉已去,军中诸将尉,谁敢说自己是【秦吏】黑夫的对手?能阻其于宛城之野?强行留下来,打了败仗,到时候想走也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陈恢起身拱手:“事已至此,敢问郡君,如此打算?”

    吕齮看着自己的亲信:“司马鞅和甘棠让我三月底离开宛城,回关中去,但走之前,要我做两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让下吏猜猜看?”

    陈恢笑道:“第一件,是【秦吏】毁掉铁工坊,让孔氏全族随大军前往关中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便是【秦吏】烧尽带不走的仓禀存粮,一粒粟麦,也不可为叛军所得!”

    吕齮默然良久,点头道:“子复料事如神。”

    陈恢的笑容止住了,取而代之的是【秦吏】愤怒。

    “郡君,这第一也就罢了,第二件事,可万万做不得!”

    “自从去岁南阳为韩信所掠后,全郡便一直饱受饥荒之苦,从敖仓、关中运来的粮食都供给大军,郡人只能靠陈年谷子来勉强果腹支。眼下青黄不接,外面的黔首,甚至是【秦吏】一些小吏,都在挨饿啊,一些穷巷的闾左,都开始吃糠了。这时候烧粮,烧的不是【秦吏】粟麦,是【秦吏】他们的命!”

    吕齮摊手:“我何尝不知,但这是【秦吏】王太尉遗命……”

    陈恢声音高了起来:“太尉是【秦吏】将军,受命而不辞,敌破而后言返,师出之日,有死之荣,无生之辱。他只需要对皇帝负责,对三军负责,要考虑的是【秦吏】战争胜负,社稷存亡!”

    “至于黔首存亡,是【秦吏】饥是【秦吏】寒,不在其谋略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王太尉不像郡守,要为南阳,要为全郡百万生民的生计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他更不像陈恢等南阳本地人,子子孙孙,还要扎在这片土地上,延续生活数十百代!

    你们这群外郡人倒是【秦吏】烧了粮食,留下一片焦土,拍拍屁股走了,我们南阳人怎么办?吃土啊?

    “故郡君,这件事,万万做不得!”

    “子复啊子复。”

    吕齮拍案而起,怒道:“大军尚未完全撤走,剑还抵在我背后,我说不做,能行么?我召你来是【秦吏】问策的,你却与我说这些大道理,有何用处?”

    “那臣便说点有用的,一条可让郡君保身、全名,更能让南阳郡免受饥荒刀兵之灾的出路。”

    陈恢凑近,说出了那两个足以诛他三族的字……

    “降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明天上山,晚上才有,咕,咕咕咕。
友情链接: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极限保卫  银行信息港  笔趣阁  谎话大王  逆剑狂神  社保查询网  星座网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漂亮女人  工作总结  武道孤圣  大王饶命  明朝败家子  励志故事  伏天氏  开天录  穿越小说  美食供应商  武道孤圣  论文大全网  修真聊天群  社保查询网  99养生网  管理资料下载